第十一章 寻找客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十一章 寻找客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卖报纸是一门技术。

  卖风月小报更是一门高深的技术。

  虽然风月小报的利润够大,可卖出去的难度也大。

  报童卖报,靠的是走街串巷的吆喝,可这风月小报,却没法吆喝着去贩卖。

  就比如寻常卖报的时候,报童吆喝一嗓子:“老板买份《申报》吧,里面最新的战事。”

  无论买不买,这听起来也都是正经八百的报纸,报道的是正经八百的内容。买份看看那叫关心国家大事,不买那叫抠门。

  要是哪个报童吆喝一嗓子:“老板买份《大众风月》吧,里面少妇白某的故事。”

  这老板就算是心里想买报也拉不下脸面,大庭广众之下买少妇白某的故事看,周围的大姑娘小伙子肯定会投来鄙视的目光,必须要和这种不健康的东西划清界限,脾气好一些的送给报童一声“滚”,脾气暴躁的一脚就踹过来了。

  可报童不吆喝,怎么卖报?靠眼神交流么?若是在东北是要被削的。

  “这风月小报不能吆喝着卖,只能一对一的推销了。”陈强知道,卖这种有些见不得光的风月小报,得主动去找客户。

  什么人会看这种风月小报?肯定是有需要的人。

  比如单身狗!

  有老婆的人没必要看这种东西。更有甚者那种娶了好几房姨太太的,每天都是肾被掏空的状态,整箱的肾宝都补不过来,自然用不着用这种风月小报来自我慰藉。

  旧上海并不缺少单身狗,比如那些出卖劳力的,像是拉扯的车夫,码头的脚力,运货的把式,还有因为战乱涌入到上海的流民,他们当中光棍多的是。可这些人基本上都不识字,看不懂报纸,也不会成为陈强的客户。

  “要不然去四马路碰碰运气?”陈强心中暗道。

  旧上海的四马路类似于京城的八大胡同,是妓院一条街,那里有大大小小一百多家的妓院。

  有高级的“书寓”,那里的失足妇女都会唱一些“思凡”、“化蝶”之类的小曲,其中很多都是卖艺不卖身,当然主要还是因为客人的钱没给够。

  有中档的“长三”,那里的失足妇女都是有了些名气的,他们不会唱小曲,但却可以品茶,这就是所谓的“打茶围”,因为出一趟局收费三块,所以叫“长三”;

  比“长三”低档的是“幺二”,那里的失足妇女虽然没啥名气,但也会在堂上“挂牌子”,因为她们出一趟局收两块钱,所以叫做“幺二”。

  而最多的则是花烟馆,名字里带个“烟”字,自然就是可以抽大烟的地方。这种场所不仅仅会售卖鸦片,失足妇女会陪客人一起抽大烟。

  还有其他诸如野鸡处、钉棚、咸水妹之流,详细的不多介绍,各位读者大人自行脑补,考验你们想象力的时候到了!

  言归正传。

  陈强觉得,去这种地方的人大概是有生理需求的,或许能卖出去一些风月小报。

  可仔细一想却不是那么回事。一来是四马路的这些特殊场所开店时间就比较晚,得等到天黑了才会有生意,陈强想要卖报也得等到晚上,这大半夜的黑灯瞎火,谁能看清楚这报纸上写的是啥?

  二来则是去那种地方的人,肯定都是冲着实战操练去的,能掏得起两三块钱的老板,犯不着买这4分钱一张的风月小报。还有那些去花烟馆的,鸦片吸上那么几口,估计脑子里产生的幻觉得比这风月小报里写的还精彩。

  “不行,这四马路卖风月小报肯定不行。”陈强挠了挠脑袋,正在他绞尽脑汁的时候,刚好看到一辆人力车从面前经过,而车上坐着一个十四五岁左右的少年,看起来像是个学生。

  “有办法了!找到买主了!这风月小报,可是青春期儿郎们的最爱啊!”

  陈强还记得,自己当体育大学教授的时候,有一次去某所体校选拔运动员,当时有几位同学没有来参加选拔测试,原因是因为违反了纪律,正被老师批评。而他们所违反的纪律就是在宿舍里藏了一些内容不健康的书籍。

  青春期嘛,正是对某些事情好奇而又懵懂的年龄,又是精力无处发泄的体育生,这能理解。

  陈强所想到的客户群体,就是那些涉世未深的学生。这帮正处于青春期的“好奇宝宝们”肯定会对风月小报青睐有加。

  况且这风月小报并不是真的淫秽色情刊物,顶多是打一些擦边球,给人一些可以遐想的空间,就像是现在的标题党,话起个开头:“飞机失事,三位男乘客和一位空姐流落到荒岛上”,至于他们接下来会干什么,读者自己琢磨去吧!

  思想纯洁的人会觉得,这四个人正好凑了一桌麻将?

  想歪了的大概会琢磨,三个男的一个女的,怎么分?难道其中会产生一对搅屎棍子?好不可描述的事情啊!等等,搅屎棍子好像不是关键吧!

  青春期的小男生,想象力可是很丰富的呦!

  ……

  确定了目标客户之后,陈强先是去了几个人流多的地方,将《申报》、《新闻报》等正常的报纸卖光后,才前往学校,等待学生们放学。

  五四运动之后,民国的中学主要实行的是壬戌学制,也就是1922年所提出的《学校系统改革案》,其中规定小学六年,初中三年,高中三年,大学四年(医科五年)。贫困地区的可能会有所缩短,但是在旧上海,大体都是按照这个规定进行的。

  此时已经进入到8月份,除了教会学校之外,其他的公立或私立学校都已经开学了。

  古代的学校是没有暑假的,嘉庆年间制定的《义学条规》有专门写道:“长不辍耕,幼不辍读,暑日休务者,薄其饩廪。”

  这段话的意思是,大人到了夏天不能停止劳动,小孩到了夏天也不能停止上学,私塾先生如果给学生放暑假的话,家长可以扣先生的工资。

  民国的教育家,南开大学创办者之一严范孙在批评旧式教育的时候也曾说过:往者学校未兴,吾国儿童无毕业之期,无寒暑之休,无实验之法,无体操之训。也就是说在那个年代,学校没有毕业年限,没有科学实验,没有体育课程,也没有寒暑假。

  南京国民政府的教育法在1928年才开始起草,所谓的《学校学年学期及休假日期规程》也在1930年才开始实施。所以在1929年,学校是否放寒暑假全看校长的心情。

  外国人建立的教会学校,假期时间会比较多,比如寒假,会在圣诞节前开始。中国人自己开的学校,放寒假主要是为了回家过年,而放暑假就是为了避暑。毕竟那个时代没有空调电扇,夏天在课堂里中暑晕倒是常有的事情。

  言归正传。

  陈强一路小跑到了徐家汇,这里有好几所中学,包括复旦大学附属中学。

  当时的复旦大学附属中学还是私立的,在1922年以前,这里还是复旦大学的校址,1922年4月的时候,复旦大学迁址江湾校区,而这徐家汇的原址全都教给了中学部使用。

  此时的复旦附中相当于是复旦大学的一个下属机构,和复旦大学是同一套领导班子。

  陈强复旦附中门口的时候,学校还没有放学,但是门口已经聚集了很多的人力车,他们都是来接学生放学的。

  能上私立中学的,肯定都是有钱人家,他们或许买不起汽车,但雇一辆人力车是绰绰有余的。

  旧上海也有很多这样专业的私家包车,主人家每月给车夫一些钱,而这个车夫就专门为这一家人服务。送少爷小姐上学,送先生上班,然后送太太去逛街打麻将,送佣人买菜,然后到了时间再一个个的接回来。

  这些私家包车的车况要好的多,一般也不会安装黄包,以便和那种随叫随停的黄包车区别,大体就算是现在的私家车。而随叫随停的黄包车相当于是现在的出租车。

  没过多久,学校内响起了放学的钟声,只见学生们陆陆续续的走出来,有的人直接上了车,而有的则站在学校门口翘首企盼,大概是自家的包车还没有赶过来。

  陈强则仔细的观察着每一个人,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客户。

  终于,一个胖墩墩的少年进入到了陈强的视线当中。

  这个少年给陈强的印象只有三个字,那就是“死肥宅”!

  死肥宅嘛,肯定没有女朋友。

  “风月小报肯定是死肥宅的最爱。就卖他了!”陈强一边想着,一边走了过去。

  ——————

  各位读者大人,顺手把下面的推荐票点给我吧!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