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意外来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十五章 意外来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天两块钱。

  30天就是60块钱。

  这比小学老师的薪水都要高了,在旧上海,一个60块大洋的工资,绝对能够碾压大多数的工薪阶层。

  王长寿这个富家公子哥显然不知道,一个报童一天呢个赚三毛钱就很高兴了,他更不了解旧上海普通工人一个月也赚不到二十块钱。

  所以王长寿才给出了一天两块钱的薪水。

  听到有两块钱,陈强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他走街串巷的卖报,即便算上到各个学校门口推销风月小报,一天也赚不到两块钱。

  帮助高中生拔河,肯定要比卖报轻松的多。

  几天后,王长寿给陈强找来了一套背心短裤,衣服有些旧,应该是某个学生穿剩下的。但却是百分百的纯棉制品,穿在身上很舒服。

  又过了一天,王长寿给陈强借来了一双胶鞋,当然也是别人穿过的,而且比衣服更加破旧,上面还有重新缝补过的痕迹。陈强甚至猜测,这根本就是从估衣铺里淘来的。

  ……

  运动会当天,陈强来到了复旦附中。

  复旦附中的操场并不大,几乎没有什么硬件设施,跑道也是煤渣铺成的。

  “好久没有见这种煤渣跑道了!”陈强忍不住走上跑道踩了两脚,随后有些不满意的摇了摇头,这条煤渣跑道有些太松软了,而且也不够平,比起后世的煤渣跑道差得远。

  1896年第一届现代奥运会的时候,跑道是由泥土压紧的,表面的平整度和软硬均匀程度都很差劲,运动员奔跑过后会尘土飞扬,那一届奥运会,谁跑后面谁吃灰。

  参加长跑的选手比赛完了第一件事是先洗脸,把脸上的土洗干净,要不然各个运动员都像是从矿坑里出来的,根本分不清楚谁是谁。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1900年的巴黎奥运会,主办方将田径跑道设置在了一片草地上,避免尘土飞扬。但是草地跑道的防滑鞋很差,运动员也很容易受伤。

  到了1904年的奥运会,第一次铺设了煤渣跑道,而随后的六十四年里,奥运会使用的都是煤渣跑道。只不过煤渣跑道的技术也在进步,从单纯的煤渣,变成了煤渣、泥沙、石灰等按照一定的比例混合。

  1968年的墨西哥奥运会首次使用了塑胶跑道,从那以后塑胶跑道才开始普及,并且代替了煤渣跑道。

  西方国家在七八十年代便已经普及了塑胶跑道,田径运动也在那个时候进入了大发展的士气,各种田径的世界纪录不断的被刷新。

  而在国内,由于成本的原因,塑胶跑道在九十年代末期才开始慢慢的普及。

  陈强当运动员的时候,还是用煤渣跑道进行训练,因此他对煤渣跑道也算是非常的熟悉。

  熟悉了一下跑到,陈强又抬起头来向四方观望。

  “这果然不是400米的标准跑道。”陈强心中暗道。

  以陈强的专业能力,是不是400米的标准跑道,他一眼就能分辨出来。

  这个结果也早就在陈强的猜测当中。在当时的中国,怕是找不出一个400米的标准跑道。

  旧中国的前两届全运会,田径使用的还是英制的“码”作为测量单位,也就是说当时的短跑没有100米和200米,而是100码和200码。换算过来的话,100码相当于是91.44米。

  当时举办比赛的场地也不是专门的体育场馆,旧中国第一届全运会使用的是南京劝业场,旧中国第二届全运会则直接在天坛举行的比赛。去过天坛公园的都知道,那里就是一条长的直道。

  1924年举办的旧中国第三届全运会开始采用“米”制,当时的比赛场地是武昌的跑马场,也是在那一届全运会后,国内才开始建设专业的体育场。

  当时所谓的专业体育场,也不是现在这种标准的体育场馆,比如1931年官方开始筹建的南京中央体育场,田径跑道是500米一圈的,而且还专门设立了200米的直线跑道。

  现代奥运会的200米短跑,是一半弯道加一半直道,当时设计这条200米直道的人可能对田径运动有所误解,他大概觉得200米也是一路直着往前冲,所以弄出了一条200米的直道。

  试想一下民国政府官方建的体育场都不是400米的标准跑道,又怎么能指望一个私立中学的跑道可以和国际接轨。

  ……

  陈强在运动场内找到了王长寿,王长寿也将陈强介绍给了同伴。

  “这个就是我找来的人,他叫陈强,之前那些拔河的窍门,就是他教给我的。”王长寿开口说道。

  “他不是学校门口卖报的那个报童么!别以为换了衣服我就认不出来了!”一个声音突然响起,说话的是另一个少年。

  陈强回头看去,这说话的少年正是自己的一个老客户,曾经买过不少的风月小报。

  “庄永刚,你也从陈强那里买过报纸?”王长寿顿时用一种奇特的眼神看着对方。

  被王长寿这么一问,那个叫庄永刚的青年顿时反应过来,这个报童卖的可都是风月小报,那东西在学校里可是见不得光的。若是承认自己在报童那里卖报,岂不是说明自己买了风月小报!

  庄永强顿时有一种被抓住小辫子的感觉,此时的他是心虚的,但他还是强装镇定,开口说道:“我只是在学校门口见过他一面,没有从他那里买过报纸。”

  “是么,只是见一面就记得这么清楚么?”王长寿笑嘻嘻的望着庄永强。

  “恩,也可能是我记错了。”庄永强确定不再这个问题上跟王长寿纠结,找了个借口躲到了一边。

  然而王长寿和庄永强的这番对话,却被周围不少的同学听到。其他几个从陈强那里买过风月小报的同学,也都刻意的远远避开。

  也就在此时,几位参赛的学子站上了跑道。

  “短跑100米的决赛要开始了,等他们跑完之后,就轮到拔河的比赛了。”王长寿开口说道。

  陈强向着跑到望去,只见有五个少年站上了起跑线。

  之所以只有五位运动员,是因为跑道不够宽,只能容纳五个人。

  现在的田径比赛,短跑都是八个人一起跑的,而在当时,即便是奥运会上,也只是六个人一起跑。若是在比赛中拿到一个第五名,在现在看来是一个还不错的中游成绩,而在当时就是倒数第二。

  陈强望向这五位参赛选手,最靠边的一人瞬间吸引了陈强的注意力,

  陈强敏感的察觉到,这个人的气质与其他四个人不同。

  而且这位参赛选手没有挂号码牌,他的背心胸前是两排字。

  背心上面的一排字比较大,但却是日文:みなみまんしゅうてつどう。

  这一行字陈强看不懂。

  不过背心下面的那行字却是中文,字体要比日文小一些。

  “南满洲铁道株式会社!”

  ————————

  早起的鸟儿有虫吃,早起的过关要推荐!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