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100米不如你,我们比200米(求月票,求订阅)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九十一章 100米不如你,我们比200米(求月票,求订阅)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日本体育协会会长岸清一虽然没有去朝鲜,但却一直在关注京城府竞技会的事情。

  为了让陈强去参加比赛,日本要包吃包住,还要负担来回路费,关键是还要给一笔350日元出场费!

  对于岸清一来说,这点钱不算多,但心里面膈应!这350日元花出去,让岸清一有一种丢了35000日元的郁闷感。

  “你一个中国人,我请你参赛,就已经很给你面子了,你还敢要钱!最终钱还真给了,怎么觉得我这么贱呢!”

  想到那350日元,岸清一就觉得生气,他恨不得再打碎一两个茶杯。

  “现在比赛应该已经开始了吧!或许南部君和吉冈君,已经战胜了陈强!”

  电话的铃声突然掀起,岸清一接听了电话,竟然是大岛中将打来的。

  “大岛中将,您放心,我已经派人去电报室,等着朝鲜传来好消息,我会第一时间通知您的!”岸清一开口说道。随后他又和大岛中将寒暄了几句,便挂上了电话。

  一分钟后,电话的铃声又响了起来,电话里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岸清一派去电报室的那个手下。

  “中野君,朝鲜那边是不是传来好消息了?吉冈君和南部君的成绩如何?”岸清一开口问道。

  “会长,百米短跑的比赛刚刚结束,吉冈君的成绩是10秒7,南部君的成绩10秒6!”电话另一头说。

  “10秒6,新的亚洲纪录,太好了!亚洲最快,终于属于我们日本人的了!”岸清一兴奋的攥起拳头,这胜利,让他有一种快要窒息的感觉。

  对于岸清一来说,这场胜利不仅仅是为日本夺下了“亚洲最快”的称号,更是在朝鲜人的面前展现了日本体育的强大。

  接下来日本可以在朝鲜大肆的宣传,大和民族是多么的优秀,日本要比朝鲜曾经的宗主国中国更加优秀,一个更优秀的民族,理应统治朝鲜,而劣等民族朝鲜人,也应该向日本表示臣服!

  岸清一正在做着春秋大梦,电话的另一端却接着说道:“会长,我还没说完,那个中国人陈强,他跑了10秒5!”

  岸清一的笑容凝固下来,他的思维突地停滞住,心头的那种酸楚感,仿佛是被人夺走了女儿似得。

  一瞬之间,从天堂到地狱!

  ……

  天津,《大公报》报社。

  最新的一期《朝日新闻》报纸刚刚运抵报社,精通日语的胡编辑,立刻拿过来,仔细的研读起来。

  《大公报》没有在日本派驻记者,所以也只能通过日本的报纸来了解日本方面的信息。胡编辑精通日语,他的工作就是每天阅读日本来的各类报纸,然后将其中一些值得报道的内容翻译成中文,以转载的形式刊印在《大公报》上。

  胡编辑看的很快,一转眼的功夫,就看了好几版的内容,但并没有发现值得转载的内容。

  突然间,一个豆腐块大小的新闻报道吸引了胡编辑的注意力。

  《我国运动健将打破亚洲百米短跑前纪录》。

  这是一份日本报纸,这里说的“我国”,当然指的是日本。

  “我记得前些天看过一篇报道,说是我们中国人创造了亚洲百米短跑纪录,难道这就被日本人给打破了?”胡编辑心中一紧,立刻看起了内容。

  “吉冈隆德以10秒7的成绩获得了季军,南部忠平以10秒6的成绩获得了亚军,并创造了日本人最好成绩,同时打破了亚洲百米短跑项目的前纪录?‘前纪录’是什么鬼?还有这种说法么?日本人只是亚军,那么冠军是谁?”胡编辑愣了愣神,接着看下去。

  “冠军被中国选手陈强所获得。”胡编辑长出一口气:“闹了半天,赢得还是我们中国人!”

  日本媒体的报道虽然不是断章取义,但也是避重就轻,弄出来一个“前纪录”的说法,显得自己的运动员很厉害似得,这种说法忽悠忽悠那些无知的读者,稍微有点体育常识的人都能看出来,日本媒体这是在自嗨。

  《朝日新闻》在特意的回避陈强夺冠的事情,所以对于陈强的报道只是一笔带过,甚至连陈强的成绩都没有提。但有脑子的人都能看懂,第二名的南部忠平都是打破了亚洲“前纪录”,那第一名的陈强岂不是更快?

  胡编辑没有找到陈强的成绩,但是他并没有死心,他又拿过一份新来的《每日新闻》,也在上面找到了豆腐块般大小的报道。

  《每日新闻》报道的还不如《朝日新闻》,上面关于这次比赛的报道更少。胡编辑又找来了《读卖新闻》,情况也是差不多,相关报道寥寥无几。

  日本媒体其实是很矛盾的,南部忠平创造了一个日本最好成绩,这本来应该大书特书,南部忠平也应该被塑造成为英雄一般的人物。

  但是南部忠平却不是冠军,胜利的果实被陈强所摘走,日本媒体显然不想报道这种失败的消息。于是乎在写新闻稿的时候,都是避重就轻的一个豆腐块,免得引起相反的效果。

  胡编辑有些无奈,他翻遍了日本各大报纸,都没有找到有关这次比赛的详细信息。

  突然间,胡编辑灵机一动,想到了这次比赛的举办地是在汉城。

  “我可以去看看朝鲜的报纸,说不定上面会有更相信的报道。”胡编辑想到这里,立刻去寻找朝鲜来的报纸,还真被他找到了一份最新的《东亚日报》。

  这个时代的《东亚日报》,虽然是朝鲜文报纸,但是其中的内容基本上是中文汉字夹杂着朝鲜文,汉字占比还要多一些。胡编辑完全能够看得懂《东亚日报》的内容。

  一直到八十年代,韩国的报纸上也还有大量的汉字,现在五十岁左右的韩国人,小的时候也都经历过汉字的教学。而韩国年轻人的话,如果不专门学习汉字,大概只会用汉字书写自己的名字,因为韩国人的身份证上是有中文名字的。

  言归正传,胡编辑翻开了《东亚日报》,很快的便找到了京城府运动会的消息。

  朝鲜的报纸关于京城府运动会的报道可比日本报纸详细的多,胡编辑很快就找到了陈强的成绩。

  “10秒5!这是百米短跑项目新的亚洲纪录。陈健将好厉害,这才几个月吧,就又打破了亚洲纪录!‘亚洲最快’的称号果然是名实至名归!”

  胡编辑有些激动,他决定将这篇报道详细的翻译出来,然后说服主编,放在头版头条去报道。

  ……

  张伯苓走进办公室,最新的报纸已经放在了他的办公桌上,最上面的一份正式《大公报》。

  张伯苓打算先处理一下公务,等到有了闲暇,再去看报纸,所以他一把抓起报纸,准备先放在一旁。

  然而头版头条的标题却吸引了张伯苓。

  《“亚洲最快”陈强再破纪录》。

  看到这个标题,张伯苓失神了几秒钟,随后捧起这份《大公报》,认真的阅读起来。

  激动的表情逐渐的浮现在张伯苓的脸上,他面带喜色,看完了这篇报道,随后却觉得不过瘾,又看了第二遍、第三遍。

  “好!”张伯苓突然站起来,拿着报纸在办公室里走了两圈,那副不知所措的样子,更是难掩他心中的兴奋。

  “新的亚洲纪录,陈强好样的!还赢了两个日本人,没有给中国人丢脸,也没有给我们南开丢脸!”

  张伯苓又重新看了一遍这片报道,然后仔细的品味其中的内容。

  “吉冈隆德的成绩是10秒7,这已经追平了陈强之前在远东运动会上的亚洲纪录了吧?南部忠平的成绩是10秒6,这也超过了陈强之前的那个亚洲纪录。还好陈强足够快,他跑出了一个10秒5的成绩。还是快了0.1秒啊!”

  张伯苓深吸一口气,想到吉冈隆德和南部忠平的成绩,想到0.1秒的优势,张伯苓愈加觉得,这次陈强守住“亚洲最快”的称号,过程必然是无比的凶险。

  只见张伯苓拿起报纸,一步并作两步的走出了办公室。

  他打算将这篇报道贴在学校的公告栏上,让全体师生都知道陈强再破纪录的好消息。

  ……

  “看报,看报,百米短跑,我国运动健儿再胜日本!”

  “国人之骄傲,陈强再破百米短跑亚洲纪录!”

  “看报,今日头条新闻,远东冠军陈强再次刷新亚洲最快成绩!”

  次日,北平、上海、南京、广州等地的报纸,也纷纷报道了陈强刷新亚洲百米纪录的消息。

  当时的中国贫穷积弱,方方面面都落后于世界,对于中国人来说,哪怕是国人取得一丁点的成就,都值得大书特书。比如当年霍元甲击败了英国大力士奥皮音,名震全国;再比如梅兰芳先生去美国巡演,也是令全国上下感到振奋。

  近代中国积弱已久,国民是自卑的,这种自卑也使得国人迫切的需要国际上的认同,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说,任何可以获得认同的荣誉,都是一种难能可贵的鼓励,值得被无限倍的放大。

  一夜之间,陈强成为了老百姓眼中的“民族英雄”,虽然大多数人并不知道田径短跑是什么东西,也不知道亚洲纪录是什么概念,但是“跑的最快”这四个字,还是很容易理解的。“战胜日本人”这个概念,也更是浅显易懂,一听便明白。

  也正因如此,当陈强乘船返回天津的时候,不仅仅是南开大学的学子,很多天津的市民也自发的来到了码头,迎接英雄凯旋归来!

  ……

  张伯苓先生没有食言,他给陈强开了一个庆功会。庆功会上,老先生很开心,他喝了很多的酒,直到酩酊大醉。

  或许是因为宿醉的原因,第二天上午,张伯苓并没有来学校,直到下午的时候,才带着一种迷糊的表情,出现在校长室里。

  陈强听说张伯苓来上班了,立刻去校长室找他。

  “校长,我想让学校整修一下跑道。”陈强开门见山的说。

  “怎么,咱们学校的跑道撑不住你这个亚洲最快了?”张伯苓笑呵呵的问道。

  “校长说笑了,我是想让学校把跑到修整的规范一些。”陈强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我打算开始练习200米短跑。”

  张伯苓顿时来了精神:“200米短跑有弯道,是需要按照国际标准,来修整学校的跑道。”

  “校长,要是学校方面有困难的话,我可以把这次挣得出场费捐出来。我这次好歹从日本人那里挣了350日元的出场费。”陈强接着说道。

  “呵呵呵,放心,南开还不差你那350日元,这钱你留着,自己买好吃的吧!”张伯苓呵呵一笑,接着说;“关于跑道的事情,就交给我了,别忘了我有个外号叫‘化缘和尚’,别的本事我没有,给学校找钱,我有的是办法!”

  第二天,南开大学便开始筹备修整一条标准化的跑道,估计要花几天功夫才能建好。

  跑道虽然没有建好,陈强也并没有闲着,在训练空间当中,他已经开始进行短跑200米的训练。

  ……

  日本神户。

  一辆汽车停在了某个传统的日式大宅门前,日本体育协会的会长岸清一从车上走下来。

  汽车在当时的神户也是很稀有的东西,但是来往的行人并没有对这辆汽车投来好奇的目光,反倒是一脸的理所当然。因为这栋宅子的主人姓嘉纳,而嘉纳财阀也是关西地区一个很重要的财阀,比如日本著名的菊正宗酒业,就是嘉纳财阀旗下的产业。

  这栋大宅的主人,身份更是不一般,他叫嘉纳治五郎,是日本著名的教育家,同时也是现代柔道的创始人,人称“柔道之父”。

  嘉纳治五郎也是日本体育协会的创办者,同时也是日本体育协会的首任会长,现如今嘉纳治五郎已经退休,岸清一此次就是专程来拜见他的。

  岸清一跟着仆人走进了大宅,来到客厅前,脱了鞋踩上了榻榻米,然后走进去,冲着里面的嘉纳治五郎行李。

  嘉纳治五郎微微点了点头,指了指面前的棋盘,开口说道:“岸清君,陪我下一局棋吧!”

  岸清一不敢拒绝,便跪坐在棋盘前,开始下棋。

  仅仅下了十几步,嘉纳治五郎便停了下来,他开口说道:“岸清君,你有很重的心事,所以注意力完全不在棋局上。”

  “老师,对不起。”岸清一赶紧道歉。

  岸清一虽然没有跟嘉纳治五郎学过柔道,但作为日本体育协会的继承者,岸清一面对嘉纳治五郎时,始终都是以弟子自居,并且依次为荣耀。

  “说说吧,你遇到了什么困难?不过牵扯到政治的事情,我无法给你答案,我一向是不喜欢参与政治的。”嘉纳治五郎开口说道。

  “老师,我想知道,您有没有遇到过那种,您用尽一切办法,却始终无法战胜的对手?”岸清一开口问道。

  “当然有,而且有很多。我虽然被人们称为‘柔道大师’,但并不是天下第一的高手。”嘉纳治五郎开口答道。

  “那么请问老师,当您遇到了无法战胜的对手,可你又想战胜对方,那该怎么办?”岸清一接着问道。

  嘉纳治五郎想了想,开口答道:“我年轻的时候,曾经在天神真杨流派的福田八之助门下就学,当时有很多的前辈或者后辈实力都比我强。后来我又去了起倒流派的饭久保恒年那里学习,依旧有很多前辈或者后辈比我强!但是,在真杨流派道场里,我的起倒流派技法是最强的,而在起倒流派道场里,我的真杨流派的技巧也是最强的。”

  “老师,我还是不太明白您的意思,请您明示。”岸清一说完躬身下拜。

  “你要明白一个道理,你没有必要用自己的短处,去和别人的长处较量。如果你想战胜某个对手的话,最好的方法就是攻击他的短板。我能够告诉你的,也只有这些了。”嘉纳治五郎缓缓说。

  “多谢老师教诲。”岸清一再次下拜。

  返回东京,岸清一坐在自己的办公室中,脑子里始终在思考嘉纳治五郎的话。

  “攻击对手的短板?陈强的短板是什么?起跑么?不是,陈强的起跑比欧美运动员还要快。途中跑么?好像也不是,陈强的途中跑也并不算慢。最终的冲刺?更不是,他的后半程比吉冈隆德还要优秀!他的百米短跑,哪有什么短板,简直是无懈可击!”

  突然间,岸清一仿佛想到了些什么。

  “陈强的在百米短跑项目上的确是无懈可击,那么其他短跑项目呢?会不会就是他的短板?”

  岸清一想到这里,拿起了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

  “我是岸清一,你立刻致电驻天津总领事馆,让他们调查一下,陈强在200米短跑项目上的成绩如何。尽快给我消息,对,越开越好!”

  接下来,岸清一陷入了漫长的等待当中,最后他甚至直接跑到了电报室里等消息。

  整整过了大半天,日本驻天津总领事馆终于发来了回复。

  “岸清会长,根据天津那边的回复,他们没有找到陈强在200米短跑项目上的成绩。”电讯人员开口说道,同时将那张电报回复递给岸清一。

  “立刻询问他们,为什么没有找到。”岸清一马上说。

  不久后,日本驻天津总领事馆又有了回复。

  “根据天津方面的调查,陈强从未参加过200米的比赛。他唯一一次报名200米项目,还是在中国的全国运动会上,但是陈强最终以身体原因弃权!”电讯员开口说道。

  “弃权了?如果能跑为什么要弃权?原来陈强根本就不会跑200米!”岸清一顿时喜上眉梢。

  “终于被我找到你的短板了!100米项目,我们日本运动员虽然不是你的对手,但我们还可以比一比200米。200米短跑,我们日本运动健儿一定会战胜你的!”

  ————————

  四章两万多字完毕,值得各位衣食父母给一张月票么?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