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七章 点燃新的希望(求月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一二七章 点燃新的希望(求月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颁奖台上,陈强站在中间,一脸的喜色,不停的向着观众席上挥手。

  左右是两名美国选手,虽然脖子上也挂着奖牌,但却是一副皮笑肉不笑的样子。

  这一幕让很多人觉得似曾相识。

  一名观众突然说道:“昨天百米短跑的颁奖仪式也是这个样子。冠军也是这个中国人。”

  “我们美国队到底是怎么了,连续两天都输给了这个中国人。”

  “是啊,百米短跑和跳远,都是我们美国队的强势项目,但全都丢掉了金牌。”

  不少观众纷纷开始吐槽,他们显然对美国队的表现非常不满意。如果这是在别的国家举行的奥运会,那也就罢了,美国队在强势项目上丢了金牌,美国人也就眼不见心不烦。但这是在美国举办的奥运会,结果美国队在自己的强势项目上却接连丢金,美国民众自然是很不满意。

  “我觉得也不能责怪我们的运动员,他们已经尽力了,毕竟对手太强了。那个中国人,昨天打破了百米短跑的世界纪录,今天又打破了跳远的世界纪录,面对一个新的世界纪录,输掉比赛也是正常的事情。”也有人为美国队的选手辩解道。

  然而旁边的人并不赞同他的说法:“连中国人都能打破世界纪录,我们美国人为什么不行?”

  还有人说起了风凉话:“我们美国选手今天不是打破了200米的世界纪录么?结果只坚持了几分钟,200米的世界纪录便又被那个中国人给夺走了!”

  虽然每次开奥运会都嚷嚷着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然而竞技体育还是看成绩说话的,成绩好的话,会得到全世界的赞誉,而成绩不好的话,受到全世界的嘲讽也是正常的事情。

  当天晚上,洛杉矶奥运会的主办方举行了一场社交舞会。

  社交舞会也算是奥运会的一个传统的活动项目,而且在当时,参加奥运会舞会必须要穿着正式的礼服,所以陈强在来洛杉矶之前,便专门定制了一套燕尾服,作为参加舞会时使用。

  这个时代的奥运会舞会真的是一种很正常的社交活动,舞会当中男性各个表现的如同绅士一般彬彬有礼,而女士也好似大家闺秀一样文雅大方。不过未来的奥运会舞会逐渐变成了男女运动员寻求刺激的场所,舞会次日的垃圾箱里估计能找到几十公斤的套套。

  言归正传,穿着燕尾服让陈强有些不适应,让他有一种超级英雄身披披风的感觉。不过所有的男士都这么穿的,陈强很快也就不在意身后的那个尾巴了。

  这两天在赛场上强势的表现,让陈强成为了舞会上的明星,陈强本身也会说英语,所以游走于各国运动员以及国际奥委会官员之间,看起来甚是吃香的样子。

  岸清一作为日本队的领队,自然也参加了这场舞会,此时他看到陈强这副长袖善舞的样子,心中顿时有些慌张。

  中国运动员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这是岸清一最不想看到的事情。他不希望看到中国的运动员在国际舞台上有更多的影响力,也不希望看到中国有更多的话语权。

  在日本接下来的战略当中,是打算将伪“满洲国”推向国际的,一旦国际上承认伪“满洲国”是一个独立的主权国家,那么日本出兵东北的行为,也就不能算是侵略,而成了解放!这也是日本人一直在筹划的阴谋。

  当然短时间内,伪“满洲国”是不可能得到国际社会承认的,所以让伪“满洲国”参加一些政治背景不怎么强烈的国际性活动,将会是博取国际认可的一种重要途径。

  比如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比如世界卫生组织,比如奥林匹克运动会!

  这种类似的组织机构,政治方面的因素相对的要淡化一些,而且还都是打着慈善、友谊、和平的旗号,参加的门槛比较低,也是伪“满洲国”获得国际认可的重要一步。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岸清一不希望看到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表现突出,更不希望看到陈强在这种国际场合上广结善缘。

  特别是陈强和那些国际奥委会的官员们谈笑风生时,岸清一心中就不由得紧张起来,那忧虑的情绪全都写在了脸上。

  岸清一很明白,一旦中国人在国际奥委会中有了比较高的影响力,伪“满洲国”参加奥运会的计划,也就成了不可能事情。

  奥运会这种事情,无非就是两点作用,对内提升民族自信心,对外扩大国家影响力。而对于那些日本侵略者来说,他们不希望提升中国人的民族自信心,更不希望中国扩大国家影响力。

  ……

  在奥运会舞会开始的同时,陈强以破纪录的成绩获得跳远冠军的消息,也随着收音机传遍了整个美国。

  丢了跳远项目的金牌,美国人当然是大呼可惜,但是最让美国人吃惊的是,金牌被中国运动员给夺走,而且还打破了跳远的世界纪录!

  这再一次颠覆了美国人对中国人的认知。

  在美国人眼中,中国是一个贫穷落后的地方,是一个没有被现代文明所普照的地方。而中国人,则是一群未开化的、如同野蛮人一样的民族。而且近代的中国一直被列强侵略和欺压,“东亚病夫”的形象,早就已经深入到美国人的心中。

  然而陈强又一次战胜了两位美国选手,获得金牌的消息,顿时让很多美国老百姓意识到,中国或许并不是传说中的“东亚病夫”!

  百米短跑,美国最优秀的运动员输给了陈强,而跳远项目上,美国最优秀的运动员也输给了陈强,这么看来美国运动员的表现还不如中国运动员,如果中国人都算是“东亚病夫”的话,那么美国人又算什么?

  更何况陈强还打破了百米短跑与跳远的世界纪录。如果世界上跑的最快的人、跳的最远的人都要被称为“病夫”的话,那其他国家的人岂不是得算全身不遂?

  对,就是全身不遂!百米短跑得一次半身不遂,跳远再得一次半身不遂,加起来正好是一个“全身”。

  坐在自家的餐桌旁,那位汽车工人约翰听完了收音机的报道,忍不住的骂了起来:“美国的媒体总是传播一些虚假的消息,中国人可没有媒体口中说的那么孱弱,他们今天又从美国队手中夺走了一枚跳远的金牌!我现在怎么觉得,中国人比那些黑人还要强壮!”

  旁边,约翰的妻子也开口说:“我早就听史密斯夫人说,唐人街的那些家伙都不好惹,以后遇见中国人,还是别招惹他们!”

  类似的对话发生在无数个美国的家庭中。

  两天的功夫,陈强夺走了两个很有分量的奥运会金牌。在很多美国百姓的眼中,中国虽然依旧是一个被列强欺凌的弱国,但中国人却甩掉了“东亚病夫”的帽子!

  ……

  上海,法租界内的繁华地带,又响起了报童的叫嚷声。

  “看报,看报,陈强再夺奥运会金牌!”

  “看报喽,我国运动健将陈强,一日两破世界纪录!”

  “大胜!陈强打破日本人的跳远世界纪录!”

  上海滩的各大报纸上,又一次刊印了陈强夺得跳远金牌的消息。

  昨天的时候,报纸上才刚刚报道了陈强获得了百米短跑的金牌,这个话题的热度还没有消散,还正是老百姓茶余饭后最常谈起的新闻。如今陈强再夺一金的消息,更是如同火上浇油一般,迅速的燃烧起来。

  整个上海滩,无论是达官贵人、富户商贾、平头百姓,甚是租界里的洋人,无不在谈论陈强的事情。如果当时有搜索引擎的话,这肯定瞬间被顶到热搜一名。

  《申报》、《新闻报》等几大报纸,这一日全都卖脱销,但凡是报童嚷嚷着有陈强夺冠的消息,那么报纸很快就会被抢购一空。

  原本两个老百姓见面,大概是问一句“您吃了没?”,现在两个老百姓见面,问的第一局绝对是“您知道陈强拿金牌了吧?”

  ……

  天津。

  关五爷提着鸟笼子来到茶楼当中,伙计立刻上来招待。

  关五爷也是熟客了,他将几枚赏钱丢给伙计,同时开口问道:“今天有什么新鲜事么?”

  “回五爷的话,今天还真有一件新鲜事呢!”伙计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咱们天津的陈健将在洋人办的那个奥林比赛中,拿了金牌!”

  “废话,这算什么新鲜事,我昨天就知道!”关五爷不满的冷哼一声。

  “五爷,昨天是昨天,今天是今天。”伙计微微一笑,接着说道:“陈健将昨天是拿了一枚金牌,可今天又拿了一枚金牌啊!”

  “你说什么?”关五爷顿时提起了精神。

  “昨天那个金牌是跑步跑来的,今天那个跳远跳来的,我还听说,陈健将又打破了什么纪录,现在他是世界上跳的最远的人了!”

  “跳的最远?那是很厉害啊!”关五爷开口赞叹道。

  伙计则接着说:“最关键的是,之前跳的最远的是个日本人,这次陈健将就是战胜了那个日本人,拿的金牌!”

  “赢了日本人,好样的!”关五爷高兴的一拍大腿!

  “五爷,要不然我去给您买份报纸,您一边喝茶,一边慢慢看?”伙计开口问道。

  “对,快去给我买份报纸,多买几份,越详细越好!”关五爷又掏出了几毛钱递给了伙计。

  “好嘞!您放心,我一定捡厚的给您买!”伙计的了钱,高高兴兴的走了出去。

  对于关五爷来说,陈强再夺一枚金牌,固然是振奋人心,但他更关心的却是陈强战胜日本人的事情!

  ……

  中华武术会,门前又放气的鞭炮,张占魁老爷子把昨天那件新衣服重新拿了出来,穿在身上,又是迎来送往。

  这一次和昨天不同,老爷子不仅仅准备了茶水,还准备了各种点心,凡是来道和的武林人士,全都是有吃有喝,临近中午的时候,老爷子还特地吩咐厨师,留几个比较相熟的国术家吃饭。

  老爷子为了蹭热度,也是花了本钱的。

  而在南开大学,张伯苓却旷工了,这天上午他并没有去学校,而是在家里睡到中午,方才起身。

  昨天的张伯苓实在是太高兴了,他喝了许多的酒,真的可谓是一醉方休。结果就是一直睡到中午,这宿醉才终于清醒一些。

  张伯苓洗了洗脸,穿好衣服,刚准备去学校,人还没出门,四字张锡祜就匆匆的跑了进来。

  “爸,陈强又拿了一块金牌!”

  或许是由于宿醉的原因,张伯苓的神智还不是很清醒,并没有听到那个“又”字,而是只听到了“金牌”。

  “金牌昨天就拿到了,你现在嚷嚷个什么!”张伯苓开口说道。

  “爸,昨天是百米短跑,今天是跳远!而且这一次,陈强赢了日本运动员,打破了跳远的世界纪录!”张锡祜说着将一份报纸递给了张伯苓。

  张伯苓接过报纸,仔细的一看,表情猛的呆滞下来,紧接着,他又连续看了好几遍。

  “我记得陈强就是看到了日本运动员南部忠平打破了跳远的世界纪录,所以才要加练跳远的,没想到,他真的战胜了那个南部忠平!好样的,扬我国威!”张伯苓的脸上,瞬间浮现出了激动的表情。

  张伯苓知道,这一枚跳远项目的奥运金牌,其背后的意义可能还要大于昨天那枚百米短跑的金牌。

  百米短跑的金牌,是中国人获得的第一枚奥运会的金牌,是中国第一次在体育赛场上战上世界之巅。

  而跳远的金牌,却是打破了日本运动员所保持的跳远世界纪录,这对于当时的中国人来说,无疑是一针强心剂!

  这一针强心剂,来的太及时了!

  ……

  教育部,几位司长为了争功,吵得比昨天还要激烈!

  昨天只是一枚奥运会金牌,大家都已经争得剑拔弩张,而今天又有了第二枚金牌,这样的功劳,怎么可能不争一个头破血流!

  什么同僚的情谊,什么官员的形象,那都不重要了,把功劳拦在自己身上,然后升官发财,那才是最重要的!

  为了功劳,就算是指着同僚的鼻子骂娘都无所谓,只要能把官升上去,那以后这些同僚见到自己,还不得是一口一个“卑职”的说着,还不得是卑躬屈膝!

  谁叫官大一级压死人呢!

  ……

  东北,锦州城外的一个人迹罕至的村庄里。

  房间里,一个年轻的战士发出一声惨叫,然后晕倒过去。

  “子弹片已经取出来了,接下来能不能撑得住,就看阎王爷收不收他了!”说话这人将一个子弹片丢到一边,然后开始被这个年轻的战士包扎伤口。

  “虎子,你一定得挺住,我可是答应过你娘,要好好照顾你,过两年等赶走了小日本,还得给你娶媳妇呢!”旁边一名彪形大汉冲着昏迷中的年轻人说。

  安顿好了年轻人,彪形大汉退出了房间,在外面,有几个拿枪的战士正盘坐在地上,他们身上全都带伤,看来是刚经过一场战斗。

  “老大,再这样下去的话,不是办法啊,日本人天天派大队人马来搜山,咱们根本不是人家的对手!你看咱们跟日本人拼了这一仗,折了两个兄弟不说,虎子现在也是生死未卜!”一人开口说道

  “是啊,老大,日本人装备精良,他们有机枪有迫击炮,听说还有坦克和飞机,咱们手里这些家伙,根本就不是日本人的对手!日本人来了,咱们只能往深山老林里跑,现在是夏天还好说,可要是等到冬天,大雪封了山,咱们再朝山里跑,那就是死路一条啊!就算不被日本人给杀了,也得冻死饿死啊!”另一人也开口说。

  “那你们觉得咱们该怎么办?”彪形大汉开口问道。

  “老大,现在的形势,张少帅怕是打不回来了,东北这块肥肉落在日本人手里,他们还能吐出来不成!这东北迟早要变成朝鲜那样,被日本人彻底的吞并。我觉得,咱们不如就向日本人投降吧!那日本人的传单里不是说了么,只要我们这些人肯投诚的话,高官厚禄可全都有了!”

  “日本人那么厉害,张少帅几十万东北军还不都是逃之夭夭了,就凭咱们几个,真的不是人家的对手。这东北已经是日本人的地盘了,咱们现在去投诚的话,至少还能混上一官半职,总比饿死在这深山老林里好!”另一人也开口劝道。

  彪形大汉没有言语,他心底里不愿意去做日本人的走狗,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这两位兄弟说的在理,那群日本人真的是兵强马壮!

  特别是今天跟日本人打了一仗,损失惨重后,现实让他认识到日本军人的强大。

  每每想起死去的弟兄,想起日本人的机枪“突突突”的冒着火光,想起日本人的迫击炮弹在耳边爆炸,这一次次痛苦的回忆,正不断的磨灭着他抵抗的意志,不断的撕裂着他心中的希望。

  “要不就降了?”彪形大汉心中第一次产生了这个想法。

  “那岂不是要被骂成是汉奸?我堂堂的中国人,怎么能卖国求荣,怎么能当背宗忘祖!”彪形大汉心中矛盾起来。

  就在此时,外面急匆匆的跑来一个人。

  “石头回来了!”立刻有人迎上去,急切的问道:“怎么样,伤药买到了么?”

  石头点了点头,掏出了几个纸包,开口说道:“买到了,上好的金疮药,敷上就能止血。除此之外我还买了两包中药,说是能补血益气。”

  “太好了,有了这金疮药,虎子有救了!”彪形大汉面露喜色。

  “对了,老大,我还弄到了这个,关内发来的报纸,还有传单!”石头又掏出了几张纸,递给了彪形大汉。

  彪形大汉接过报纸和传单,仔细看了过去。

  “老大,关内有什么新消息么?”旁边的人开口问道。

  “咱们中国的运动健儿,赢了一场比赛!”彪形大汉开口说道。

  “赢比赛算什么!赢再多的比赛,又不能把东北夺回来!还不如咱们这种,真刀真枪跟小日本干一仗!”一人不屑的说。

  “这次不一样,他不仅赢了比赛,还赢了日本人!”彪形大汉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这上面说,之前世界上跳的最远的人,是一个日本人,现在世界上跳的最远的,是我们中国人了!”

  彪形大汉说到这里,深吸一口气,紧紧的攥住了拳头:“现在你们知道了吧?咱们中国人,非但不比小日本差,还比小日本更强!咱们中国的运动员,能在赛场上战胜小日本,咱们这些拿枪的,也一定能在战场上战胜小日本!”

  “那些小日本不过是仗着武器比咱们好而已,真要是比身板,比能耐,他们肯定不如我们中国人!就算冬天来了又如何,到时候咱们扛不住,小日本更扛不住,真要是下起大雪封了山,那些小日本还赶来搜山?还不冻死他们!”

  “弟兄们,咱们一定要坚持下去,这是咱们的家,是老祖宗留给咱们的土地,绝对不能拱手让给小日本!咱们要是真的投小日本当了汉奸,先不说老百姓得戳着咱们的脊梁骨骂,就是死了以后,也没脸见自家的祖宗!”

  这一刻,这彪形大汉心中又重新起了坚定的抵抗意志,他的心中又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

  ……

  北平,东北流亡学生纷纷走向街头,他们用游行的方式,在进行庆祝。

  对于这些失去家园,背井离乡的学子来说,陈强打破了南部忠平所保持的跳远世界纪录,有着一种别样的意义。

  “九一八”事变之后的屈辱,失去家园的痛苦,在这一刻,终于有了一些回应!

  虽然在奥运会上的胜利无法赶走侵略者,也无法夺回失去的家园,但是在情绪上,却是一种振奋。这赛场上微不足道的胜利,甚至能够让这些流亡到北平的东北学子们,感觉到一种久违的幸福感。

  自从来到北平之后,一个个坏消息让这些东北流亡学生不断的陷入到沮丧、陷入到自卑当中。他们甚至产生了一种怀疑,难道中国人就真的不如日本人,偌大的中国就活该被侵略,被瓜分么!

  有些人渐渐的开始麻木,开始接受这一切。夺回家园的希望越来越渺茫,抵抗的念头也越来越淡薄,有些人甚至选择返回东北,回到自己的家乡,做日本人脚下的“顺民”!

  也就是在这时候,陈强送来了一针强心剂!

  对于这些东北流亡学生来说,他们真的太需要这一针强心剂了,这虽然不是战场上的胜利,但是却能够让他们感觉到,这个国家、这个民族仍然还有希望!仍然还有人在为了这个国家在奋斗!

  一个运动员,尚且能够在体育赛场上战胜日本人,那么他们这些被抢走家园的人,又有什么理由投降呢!

  不要被沮丧和失败消磨掉自己的意志,坚持住吧!

  怀着希望,继续战斗吧!

  ——————

  昨天写到很晚,脑袋抽了,定时更新设成了晚上八点,刚发现,各位抱歉。六千多字,求下保底月票!( 中国体育人  )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