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三九章 因为我是中国人(四更,求月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一三九章 因为我是中国人(四更,求月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早晨七点半,陈强刚刚洗刷完毕,敲门声便响了起来。

  陈强打开房门,看到一个五十多岁的华人男子正站在门前,他手里还提着一个篮子,篮子上面还用厚布盖着。

  “牛叔,早!”陈强跟对方打招呼。

  “小陈,快来吃早餐,都是热乎的。”牛叔拎着篮子走进了房间,从里面拿出了蒸包、油条、豆腐脑、白粥、鸡蛋和咸菜。

  这个牛叔是洛杉矶的华侨,经营一家中式餐馆,早餐炸油条煮豆腐脑,中午和晚上则有炒菜。

  自从陈强获得了金牌以后,洛杉矶的华人团体担心陈强吃不习惯西餐,于是专门找了牛叔的餐厅,负责陈强的一日三餐,牛叔一听说是给中国的奥运冠军提供餐饮,立刻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每日三餐都是特别用心的制作,而且还专门将饭餐送到陈强居住的酒店。

  其实华人团体也是多虑了,前世的陈强也经常出国,怎么会吃不惯西餐呢,不过面对华人团体的好意,陈强也并没有拒绝,况且能够在千里之外的美国,吃到家乡的可口的饭菜,也是一件挺不错的事情。

  陈强看了看一桌子丰盛的早餐,开口说道:“牛叔,坐下一起吃吧!”

  “不了,我吃过了。”牛叔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小陈啊,今天你还有比赛吧?”

  “对,还有一场400米的决赛,等这场比赛结束以后,我就没有比赛了。”陈强边吃便答道。

  “加油,今天再拿一枚金牌回来!”牛叔语气中有些激动,他接着说道:“你不知道啊,这几天我来酒店,门口那个看门的,是一天一个脸色,我第一天来的时候啊,门口的那个洋人差点把我给赶出去,我好说歹说,才让我进来,等第二天我再来啊,那看门的洋人就没有那么凶了,今天我再来的时候,那个洋人都主动给我开门了!我一看那洋人的架势,就知道你肯定是又拿金牌了!”

  陈强笑了笑,并没有答话。华人在美国的处境并不好,陈强第一天来到酒店的时候,酒店里的美国人对他也是爱答不理的,如果不是因为陈强是顾客,或许人家都懒得跟陈强说话。

  但是随着陈强拿到一枚枚的金牌,打破一个个世界纪录时,酒店里的美国人态度开始出现了明显的变化,服务生的态度好了许多,酒店的经理也亲自过来嘘寒问暖,询问陈强有什么需要。

  这个世界还是尊重强者的。在拿到奥运会金牌之前,陈强只是这个酒店的顾客,而拿到金牌之后,酒店马上诠释了顾客就是上帝。

  用过早餐,送走了牛叔以后,陈强喝了点水,准备休息片刻,然后前往洛杉矶运动场。

  就在此时,敲门声突然响起。

  陈强看了看表,还不到出发的时间呢。

  “这么早,宋教练就来叫我了。”陈强打开门,却看到门外是两个小个子男人,这两人都是黄种人,而且穿的很体面,陈强却不认识他们。

  “这两位应该是华侨吧。”陈强心中暗道,同时用中文问道:“两位先生有什么事么?”

  谁知道对面却冲着陈强微微一躬身子,使用的是日本式的见面礼。

  “你好,陈先生,我叫岸清一,是日本体育协会的会长。冒昧拜访,请多见谅。”为首那人用日语说道。

  陈强也不是完全不懂日语,最起码“你好”这次能听懂,“陈先生”这个词能听懂,还有“我是某某某”这句话也能听懂,后面那句“日本体育协会的会长”以及“冒昧拜访,请多见谅”,陈强就彻底的懵了。

  不过陈强能确认的是,眼前这两人是日本人。

  “日本人?找我来做什么?”陈强心中满是不解。

  岸清一是带了翻译来的,正是他身后那人,只听那人开口翻译道:“陈先生,这位是我们日本体育协会的会长,岸清一先生。今日岸清会长是特意来摆放您的。”

  “岸清会长,你好。”陈强开口说道

  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虽说来的是日本人,但是人家带着礼数来拜访,陈强也不能撵人。

  “请问岸清会长,找我有什么事么?”陈强开口问道。

  “陈先生,方便的话,我们能进去说么?”岸清一开口问道。

  陈强犹豫了一下,他心中还是担心日本人是故意来使坏的,不过转念再一想,这里是美国,自己又是在酒店里,岸清一这么光明正大的来,肯定不敢明目张胆的对自己下手。

  陈强是来参加奥运会的,而且这里还是美国,日本要是对陈强动粗的话,也不会选择在奥运会期间,更不会选择在美国的地盘上。

  “不知道这日本人有什么阴谋,总之给吃的我不吃,给喝的我不喝,给烟我也不抽,给我介绍大夫也我不看,总是给啥都不能要!”陈强心中暗道。

  “岸清会长,请进吧。”陈强还是将岸清一请到了房内。

  不过陈强多了个心眼,他回房以后立刻打了个客房服务的电话:“我这里有两位客人,是日本体育协会的会长岸清一先生,请给我准备两杯咖啡。”

  陈强这么做,听起来是让酒店送两倍咖啡来,他要招待客人,实际上也是在制造证人,告诉酒店一方,日本体育协会的会长岸清一来到了自己的房间,万一自己要是出了什么事,那嫌疑人就是岸清一。

  同时这也是在警告岸清一,我可已经叫人了,你别动歪脑筋!

  岸清一也不是白痴,他瞬间就识破了陈强的意图。

  “这个陈强,可真是够谨慎的,一点儿都不像十八岁的青年。”岸清一心中暗道。

  三人分宾主落座,陈强再次问道:“岸清会长,你此次前来,找我有什么事么?”

  “陈先生,首先恭喜你,在本届奥运会上拿到了四枚金牌,并且打破了四个项目的世界纪录。”岸清一开口说道。

  “谢谢。”陈强话音一顿,接着问道:“我想岸清会长专门找上门来,应该不是只是为了恭喜我吧?”

  “当然不是。”岸清一说着,将手伸入到怀中。

  “不会是要掏枪吧!”陈强顿时紧张起来,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边有什么东西可以随时扔出去,一旦岸清一真的掏出凶器的话,他也会第一时间拿起来砸向岸清一。

  谁知道岸清一却从怀中掏出了一张小纸片,然后递到了陈强的面前。

  陈强微微一愣,然后用眼睛一扫,竟然是一张支票!

  “岸清会长,你这是什么意思?”陈强开口问道。

  “这是一万日元的支票,算是我们日本体育协会的一点心意。”岸清一开口说道。

  “一万日元!好大的手笔!”陈强心中一惊。

  虽然因为经济大萧条的缘故,使得日元有所贬值,但这一万日元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在当时的日本,一万日元足够买个大房子,娶个漂亮老婆,另外还有剩余可以做一笔生意。

  “日本人要干什么?这是打算请我比赛,提前给的出场费么?不可能,出场费哪有给这么高的!之前三百日元,日本人都是咬着牙给的,现在怎么可能给一万日元的出场费,这钱又不是大风吹来的!”

  “难道是日本人要收买我,让我打假赛?让我故意输比赛?也不对啊,我就还剩下一个400米短跑的比赛,而且今天的是复赛和决赛,日本队压根就没有人晋级,我在400米项目上的竞争对手应该是美国人,日本人犯不着为了让美国拿金牌来贿赂我吧?”

  陈强有些迷茫,他缓了一口气,开口说道:“岸清会长,我们中国有句话,叫无功不受禄,这张支票,我可不能收。”

  “陈先生,这只是一小部分而已,如果陈先生肯答应我们的要求,别说是一万日元,就算是再多几倍,也没有问题。”岸清一开口说道。

  “什么要求值这么多钱!肯定没有好事。”陈强眼神中的厉色一闪而过,随后他开口问道:“岸清会长,不知道贵方有什么要求?”

  岸清一微微一笑,开口答道;“陈先生,这奥运会马上就要结束了,您也快要回中国了吧,我们已经为您订好了船票,是从洛杉矶前往日本横滨的一等舱。”

  “你是要让我去日本?这算是邀请么?”陈强面无表情的问。

  “对,当然是邀请。”岸清一开口说道。

  陈强心中暗道:“我要是真去了日本,那不是羊入虎口,我还能有命活着?等我到了日本,你们把我剁成包子馅都没人管,区区一万日元就想把我骗去日本,不知道是你们日本人智商低,还是你们日本人觉得我智商低。”

  于是陈强摇了摇头,很坚决的拒绝道:“我暂时还不想拜访日本,等以后有机会的话,我或许会去的。”

  “看来陈先生是误会我们了,我们对陈先生并没有恶意,横滨只是接陈先生回亚洲的第一站,接下来我们会安排船只,送陈先生去大连!”岸清一开口说道。

  “大连?你们是让我去东北?”陈强猛的一愣。

  现在整个东北都是在日本人的控制之下,提到大连,陈强恍然有些明白岸清一的意图。

  岸清一点了点头:“对,我们打算接陈先生去满洲国!”

  “我不去。”陈强毫不犹豫的拒绝。

  “陈先生先别急着拒绝。”岸清一又将那张纸条向前推了推,接着说道:“只要陈先生肯去满洲国,这张支票只是其中的一小部分,或者说着只是我们给陈先生的见面礼,算是表达我们的诚意,陈先生需要多少钱,尽管提出来,我们会尽可能的满足陈先生。”

  “另外,我们特意给陈先生准备了一所别墅,这别墅曾经是东北军一名高官的住所,地理位置优越,而且颇为豪华宽敞,我们还为陈先生配备佣人若干,专门照顾陈先生的起居,吃穿用度的话,陈先生都不必操心,全都由我方负责。”

  “我知道陈先生仍然在念大学,如果陈先生想要继续学业的话,我可以为陈先生安排到东京大学、京都大学、或者是早稻田大学,其中东京大学的体育系,无论是教学水平还是硬件设施,都是一流的。我可以保证,陈先生在日本的大学里,可以得到最佳的待遇。”

  “若是陈先生无意去日本留学的话,也可以留在满洲国,我们也会为陈先生提供训练的场所,以及必要的物资保障,而且还会为陈先生提供一笔专门的训练津贴。”

  “如果陈先生想要从政的话,也没有问题,我们可以安排陈先生在满洲国的文教部任职,现在满洲国刚刚建立,非常需要陈先生这样的人才。”

  金钱、房子、官职,岸清一全都许诺了,就差给陈强安排个漂亮的日本媳妇了,不过若是陈强真的开口要媳妇的话,想必岸清一会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此时陈强已然明白过来,岸清一到访的目的,其实是为了收买自己,让自己加入伪“满洲国”,为日本人效力。

  陈强在奥运会上四夺金牌,打破了四个项目的世界纪录,如此惊艳的表现,必然会让陈强成为国际体育界的风云人物,同时也会帮助中国在国际奥委会上争夺更多的话语权。

  而对于中国人来说,陈强也是一面旗帜,是一个榜样,是提振民族自信心的一件利器!

  日本人显然不希望中国有陈强这样的存在。如果可能的话,或许日本人早就把陈强给宰了。

  但陈强毕竟是奥运会的金牌得主,是四个项目的世界纪录保持者,日本人还真没有办法对陈强来硬的,毕竟二战还没有爆发,一些国际准则,日本人还是要遵守的,国际奥委会的面子,日本人还是要给的。

  或许有人会说,陈强只是个运动员,日本人真把他杀了的话,以当时民国政府的懦弱无能,还能替陈强报仇不成?

  事实上正是因为陈强是一个运动员,才不值得日本人去大动干戈。

  陈强不是什么军政要员,只是个平民老百姓,日本人要是去对付一个平民身份的奥运会冠军,那算什么行为?因为赛场上公平竞争比不过你,所以就得把你宰了,怕不怕丢国家的脸?还要不要考虑国际影响了?

  要是某个大佬级别的人物,日本人派人暗杀了,哪怕造成很不良的国际影响,那也就认了,被国际上骂的狗血喷头也值!可为了对付一个运动员,日本犯不着搭上国家的脸面,太得不偿失了。

  所以陈强担心日本人会暗害自己,其实也是有些杞人忧天,陈强奥运冠军的身份就算是一层最好的保护伞。至少在1937年以前,日本人顾及国际影响,还不敢做的那么绝。而等到二战全面爆发以后,情况就不一样了,真到那个时候,日本也是真的敢杀人。

  这么算起来的话,霍元甲也是死的挺冤枉的,武术并不是奥林匹克的项目,所以一代大侠最终被日本医生给毒死了。若是奥林匹克项目的运动员,特别是国际上有名气的运动员,日本人行为肯定会收敛许多。

  现在的陈强,声势已成,四枚金牌,四个世界纪录,在国际上算是有了名气,肯定是杀不得的,既然不能杀,那最好的方法就是收为己用。

  对于日本来说,将陈强收为己用,简直是一举两得的事情。

  一旦陈强真的去了伪“满洲国”,为日本人效力,那么对于中国来说,陈强这个榜样,就算是彻底的崩塌了,陈强给中国老百姓带来的民族自信心,也会瞬间消散。而且中国最厉害的运动员,被视为民族英雄的存在,投靠了日本,这会打击到多少中国人的信心!

  另外陈强投靠伪“满洲国”的话,也等于是向国际宣布,伪“满洲国”才是中国的正统。中国最好的运动员都已经投靠伪“满洲国”了,那岂不是能证明伪“满洲国”的主权?岂不是说明伪“满洲国”是一个独立的国家?

  等到下一届奥运会的时候,日本队可以再运作一下,陈强代表伪“满洲国”,那么伪“满洲国”就能以国家的形式,顺利的登上国际舞台了。

  所以当岸清一请罪的电报发回去以后,日本国内便马上回复,让岸清一将陈强接到伪“满洲国”去。只要陈强肯答应,高官厚禄,金钱美女,任何条件让陈强随便提。这也是岸清一在居酒屋里看到的那封电报。

  为了拉拢陈强,日本也是不惜血本了。

  只见岸清一满脸期待的望着陈强,他觉得自己开出的条件已经足够好了,足以打动任何一个汉奸。

  然而陈强却并不是汉奸,他依旧坚定的摇了摇头:“我是不会去东北的。”

  岸清一想了想,接着说道:“陈先生,我知道你一定是担心自己的安全,担心我们会对你不利。这方面你完全不必担心,既然我们大日本帝国希望招揽你,就说明我们需要你,也不会对你做出任何不利的事情,相反我们还会派人保护你。”

  陈强依旧摇了摇头:“我是不会去东北的。”

  岸清一接着说道:“或者是你信不过我,觉得我会欺骗你。这一点你也不必担心,我岸清一在日本,也算是有些地位的,我可以用武士道精神担保,我说的都是真的。”

  陈强再次摇了摇头,依据是那个回答:“我是不会去东北的。”

  “为什么?”岸清一终于按耐不住,陈强接连拒绝,让他显得有些火气上头,接着问道:“陈先生,我已经很有诚意了,财富、地位、权力,我们都可以给你,这是大部分人奋斗一辈子都得不到的,而你只要点点头,这所有的一切,你都可以唾手可得!你还有什么顾虑呢?”

  陈强很平静的望着岸清一,随后开口说道:“我就是一个平凡的普通人,所以财富、地位、权力,甚至是你没有提供的美女,我真的都很想要。”

  “美女也有,我还没来记得说。”岸清一赶紧说道。

  “美女这不是关键。”陈强却摇了摇头,他眼神中闪出了一丝坚定,接着说道:“我不答应你,不是因为你给的条件不够好。”

  “那是为什么?”岸清一急忙问道。

  陈强眼中闪过了一丝坚定,他缓缓说道:“因为我是中国人!”

  说保底三更,我更了四章,惊不惊喜?意不意外?要不要投月票?( 中国体育人  )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