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零章 发表论文(求月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一五零章 发表论文(求月票)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轮船已经靠岸,乘客们陆陆续续的走下了船。

  岸的人翘首企盼的望着下船的扶梯,期待着陈强的出现。

  等了大半天,还没有看到陈强的身影,有的人开始焦急起来。

  “陈强怎么还不出来啊!”

  “船的人都快要走光了吧?怎么还没看到陈强啊。”

  “陈强是不是已经下船了,只是我们没有留意到他。”

  “那怎么可能,这里有这么多人,算你没有留意,其他人也会没有留意么?”

  众人正觉得焦急的时候,只见宋君复和刘长春两人,出现在视线当。

  “快看,那是宋君复教练。”

  “后面的那个是东北的刘长春!”

  “咱们国的奥运代表团回来了!”

  人群当,有人忍不住开始鼓掌。

  然而刘长春的身后,却并没有陈强的身影。

  “陈强呢?怎么没有出来啊?”

  “应该是还在后面吧,可能是被什么事情耽搁了。

  宋君复和刘长春两人缓缓的走下了船,而迎接的人们仍然在翘首企盼。

  可是等到宋君复和刘长春已经办理好入关的手续,来到众人面前时,大家依旧没有见到陈强。

  欢迎的人群只得先招呼宋君复和刘长春两人,记者也从四周围拢来。

  “宋教练,陈强呢?怎么没有看到陈强!”立刻有人迫不及待的问道。

  宋君复干咳一声,开口说道;“陈强并没有搭乘这般轮船回国。”

  一片失望的呼声从人群响起,人们都是来欢迎陈强的,至于宋君复和刘长春,那只是顺带迎接一下,毕竟刘长春在奥运会的成绩,跟陈强完全不能。

  “陈强不是乘坐这艘轮船?你们难道不是乘坐同一艘轮船回来的么?”一名记者大声问道。

  宋君复点了点头,再次确认道:“陈强的确不在这艘船。”

  “那陈强达成哪艘船回来,是下一艘从美国来的客轮么?”记者再问。

  宋君复却摇了摇头,他轻叹一口气,接着说道:“事实陈强现在应该还在美国。”

  “还在美国?奥运会都已经结束了,陈强为什么还在美国?”

  “该不会是美国人不想让陈强回来吧?”

  “我看是陈强自己不想回来,美国那么好,他说不定想待在美国发展。”

  “待在美国,那他不成了假洋鬼子了!”

  有人小声议论起来。

  宋君复则开口说道:“由于某些原因,陈强没有购买回国的船票,他现在应该还滞留在美国。”

  “滞留?”记者们微微一愣,长期从事字工作的他们意识到,这可不是一个正面的词汇。

  有记者立刻问道:“宋教练,你说‘由于某些原因’,主要是什么原因呢?”

  “这个嘛……”宋君复故意做出一副很无奈的表情,而后开口说道:“主要是费用原因。”

  “是没钱买船票么?”一个菜鸟记者很直白的问道,旁边的人听到菜鸟记者问的这么直白,纷纷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等着他。

  宋君复则点了点头:“你说的对,陈强是因为没有钱买回来的船票,所以目前仍然滞留在美国。”

  宋君复话刚出口,迎接的人群顿时骚乱起来。

  “你听到了么?陈强因为没有钱买船票,所以现在还留在美国!”

  “怎么会这样啊,我们的运动员竟然没有钱回国!”

  “不对吧,宋君复跟刘长春都回来了,可陈强为什么没有回来?”

  有人在惊讶,也有人在质疑。

  果然,也有记者很尖锐的问道:“宋教练,既然你们没有钱买船票的话,你跟刘长春是怎么回来的?”

  宋君复立刻答道:“我跟刘长春去美国的经费,是有张少帅赞助的。陈强不同了,他为了出国赛,曾经在北平、天津、南京、海等地进行了募捐。我想他募捐得到的经费并不多,所以才没有钱回国。”

  这套说辞,是陈强故意让宋君复这么说的,在美国的时候,陈强已经告诉了宋君复,不要提他把剩余的钱给了宋君复和刘长春买船票的事情,只让宋君复和刘长春帮他哭穷,而且说的越惨越好。

  陈强在奥运会拿到了五枚金牌,同时打破了五个项目的世界纪录,此时他在国人眼绝对是民族英雄一般的存在,宋君复把陈强说的越惨,南京方面受到的压力会越大,到时候越是会迫切的想把陈强接回国。

  宋君复提起陈强是靠着募捐才能去美国参加赛,这让众人恍然大悟,这些人并不知道回程船票涨价的事情,也不知道宋君复和刘长春才是没有钱的人。

  大家本能的认为,宋君复和刘长春去美国是张少帅出的经费,那算是公款出国,这费用自然是充足。而陈强却是自费出国,而且钱还都是募捐得来的,经费肯定是非常匮乏。

  若是放在未来的话也是如此,人们普遍会觉得公款出差的人吃得好住得好,而自己掏钱出门的人,吃不好住不好是正常的情况。没有听说过那个公款出差的,最终没路费回家。

  此时又有记者开口问道:“陈强在美国,现在的情况如何?”

  宋君复一脸凝重的摇了摇头:“应该不是很乐观吧。各位想想,一个国人,在异国他乡,人生地不熟的,手里又没钱,日子肯定不好过啊!能吃饭算不错了吧!”

  ……

  《奥运冠军陈强无钱回国,滞留美利坚》

  《自费参赛,路费用光,陈强无法回国》

  《身在异国他乡,陈强朝不保夕》

  当天,海滩的报纸出现了有关陈强没钱归国的报道,很快,这个消息便传到了南京、传到了天津、传到了北平、传到了广州、传到了武汉……传遍了大江南北。

  而有一些小报,也发出了一些蹭热点的报道,如:

  《陈强在美国刷盘子赚路费》

  《陈强身患重病,无钱医治!》

  《国奥运冠军陈强客死他乡!》

  那些小报本来是靠标题党和一些很离谱的内容吸引眼球,自然是有多夸张便写的多夸张,直接把陈强给写死了。

  而陈强因为没钱买船票,滞留在美国的消息一出,瞬间在民间引起了轰动,百姓无不是群情激奋!

  前不久陈强连日夺金、接连打破世界纪录的事情,早已经印如到了老百姓的心。在百姓们看来,陈强到奥运会战胜了那么多的洋人,打下了“世界第一运动员”的名号,那绝对是为国争光,是民族英雄一样的存在。

  如今这位民族英雄为国家争得了荣誉,却没有钱回国,只能滞留国外生死未卜,这简直太让人寒心了!

  百姓们纷纷议论政府的不作为,很多有识之士都在报纸发表章为陈强鸣不平,而这也渐渐的变成了对南京方面不作为的口诛笔伐。

  与此同时,海和天津的租界内,英法等国办的外报纸也报道了陈强没钱买船票,滞留在美国的事情。而随后,这则新闻也随之传到了欧洲,出现在欧洲各国的媒体。

  前不久欧洲也在报道陈强的事迹,还将陈强称之为“世界第一运动员”,在击碎了很多欧洲人的玻璃心,欧洲那些自我感觉良好的白人不能接受在体育运动方面被国人所赶超,他们早看陈强不顺眼了。

  现在听说陈强没钱买船票回国,滞留在美国,而且日子过的还很凄凉,这让那些天生带有优越感的欧洲白人瞬间嗨了起来。

  很多人都会有这种体会,不顺眼的人倒霉了,虽然跟自己没有半毛钱的关系,自己也毛不找一分钱的好处,但心里面还是很爽啊!

  如你看哪个明星很不顺眼,某一天他要是出现了负面新闻,然后被封杀了,你心里面也会很畅快很得意的,甚至有一种莫名其妙的胜利感,仿佛是那个明星凉凉了,是自己取得的胜利!

  欧洲人便是这种心态,你这个国人不是很厉害么?能在奥运会拿到五枚金牌?能打破五个项目的世界纪录?还是什么“世界第一运动员”?你这么牛逼怎么也倒霉了啊!没钱回国了?有本事游回去啊!看到你倒霉,我心好爽啊!

  为了迎合读者的口味,欧洲很多的报纸都出现了幸灾乐祸的报道。

  在奥运会拿到了五枚金牌,结果却没钱回国,这本来是一件很有噱头的事情。而且对于普通民众来说,稀古怪的八卦新闻,本来体育运动更惹人眼球。某位明星出轨绝对要某支球队拿冠军更容易头条。

  于是乎那些本不在关注体育新闻的欧洲民众,也都被陈强的新闻给吸引过来。

  时隔一个月,陈强的名字又出现了欧洲的报纸,只不过这一次,更多的是调侃、嘲讽和幸灾乐祸。

  ……

  日本体育协会,岸清一也得到了陈强没钱买船票,滞留美国的消息。

  “陈强,一个月前,你拒绝了我的邀请,而且信誓旦旦的告诉我,你是国人,结果呢?国政府有没有把你当国人?你们那个懦弱无能的政府压根不在乎你的存在!你为国争得了那么高的荣誉,然而你却连自己的国家都回不去!”岸清一脸露出了嘲讽的笑容,他是在嘲讽陈强那个愚蠢的决定,也是在嘲讽南京方面的**无能。

  下一秒,岸清一的表情又得意起来,他此时的心情大概和那些欧洲的白人一样,看到陈强倒霉了,心美滋滋的。

  “会长,根据我们的情报人员在国搜集到的信息,现在的陈强,情况应该很不乐观,有说他在餐馆里刷盘子勉强度日,有说他钱已经花光靠美国华侨施舍为生,有说他重病缠身在美国街乞讨,也有说他已经亡故……”野健次郎从旁边说道。

  岸清一却是摆了摆手:“亡故肯定是不可能的,陈强好歹是在美国人办的奥运会拿到了五枚金牌,美国人不会让陈强死在美国的地盘,美国人还是要一些脸面的。不过我想现在的陈强,生活应该很艰辛,很潦倒吧!”

  “会长,我们要不要动用一下我方驻美国的力量,给陈强来一个落井下石?”野健次郎开口问道。

  “不!”岸清一立刻否决了野健次郎的提议,他开口说道:“国有句话叫锦添花易、雪送炭难,现在的陈强应该很需要他人雪送炭的时候,这也是我们争取他的一个好机会。陈强这种人才,是帝国需要的!通知我们在洛杉矶的工作人员,找到陈强,给他提供一些帮助,然后把他请来日本!”

  ……

  与此同时,陈强也完成了他有关亚健康的论,他打算把论投给学术期刊。

  说到学术期刊,人们最熟悉的无非是《nature》和《siene》,这两家也是世界最著名的学术期刊。在未来要是能够在《nature》或者《siene》的正刊发表一篇研究论,足以在国内的大学里横着走。

  毫不夸张的说,假如你是985大学的讲师,一篇《nature》或者《siene》,能够帮你去评一个教授,甚至是获得“青年千人”的资格。如果某位科研工作者能有一篇《nature》加一篇《siene》,那么已经可以提前恭喜他,他的“院士”的资格稳了。

  在三十年代,《nature》和《siene》还不像后世那么有重量级,当然这并不是说当时《nature》和《siene》的论质量不高,主要是当时科学家数量相对较少,而且科技水平也限制科学研究的效率,这导致科学论和关注科学论的人都较少。而且在那个时代,科技的影响力也不像后世那么大,所以科学期刊的影响力,也远不如后世。

  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强很有把握自己的论会被选,毕竟在这个时代,“亚健康”理论可以作为一个新的科学发现,相信科学杂志会给“亚健康”一个机会的。

  陈强要在《nature》和《siene》二选一。

  《nature》是英国的期科学期刊,距离美国隔着一个大西洋呢,所以陈强不可能选择《nature》,时间不允许。

  而《siene》是美国的期刊,所以陈强当然要将论投给《siene》。

  《siene》的总部在纽约,最早是由大发明家爱迪生创办的。未来的《siene》审稿非常严格,需要美国科学促进会多位专家进行评审。而在1932年的时候,《siene》持有人詹姆斯-卖基恩-卡特尔还没有去世,美国科学促进会对于《siene》还没有完全的掌控权,所以《siene》的审稿要相对的宽松一些。

  当然这主要也是因为投稿人和论都少,所以只要是水平还不错的论,特别是原始研究论,基本都能《siene》。

  陈强把自己论寄往纽约,而后他又接受了不少报纸的采访,而在采访当,陈强也是一直在鼓吹自己的“亚健康”概念,他也是借着报纸,向民众宣传“亚健康”的理念。

  结果也正如陈强所料,“亚健康”的理念很轻易的便被民众所接受,因为大部分人的身都能找到陈强所描述的“亚健康”症状。

  三十年代的卫生状况和医疗水平都远不如后世,谁还没个头疼脑热、便秘腹泻之类的小毛病,如今这些小毛病都成了“生理亚健康”。

  而且恰逢经济大萧条,美国经济越来越差,失业的人越来越多,在这种气氛之下,越来越多的人会觉得心烦意乱、急躁易怒,这是陈强所说的“心理亚健康”。

  更有很多人,不仅仅有头疼脑热便秘腹泻的小毛病,还有心烦意乱、急躁易怒的情绪,一下子把生理和心理的“亚健康”全都占了。

  很多美国民众,看了报纸以后,都开始讨论“亚健康”的事情。这种涉及到身体健康的时候,历来都较容易吸引到人们关注的目光。

  可惜的是,报纸的宣传,也只是引起了一些小范围的讨论,而并没有产生什么轰动性的效应。

  现在毕竟是经济大萧条时期,有那么多人处于失业当,曾经的产阶级都变成了无产阶级,甚至是无家可归者,美国社会的主流声音也是在关注经济问题。陈强的“亚健康”理论,在美国的经济问题面前,像是在一片广阔的湖水投入了一块石头,仅仅溅起了一点点水花。

  大量的美国人处于失业当,无法养家糊口,饿肚子流落街头,这种情况下,还管什么健康亚健康,能填饱肚子才是关键。

  ……

  纽约,《siene》期刊杂志社。

  审稿人特纳捧着一杯热咖啡,回到了座位。

  “最近不知道怎么了,记忆力好像大不如从前了,而且注意力也不如以前那么的集,难道我真的像报纸说的,处于‘亚健康’状态么?话说‘亚健康’这个概念到底是谁发明的啊,杂志社里的好多人,都在谈论亚健康的事情。”特纳用嘴唇轻轻抿了一口咖啡,然后拿起了接下来的一篇投稿。

  能够待在《siene》杂志社里可没有普通人,像是审稿人特纳,便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稳妥妥的学霸,所以他才有资格在《siene》杂志社里审稿,而特纳的同事当,像他这样的名牌大学博士并不罕见。

  经济大萧条当,这些高级知识分子依旧是稀缺的资源,他们没有失业,而且《siene》杂志社有美国科学促进会作为后盾,职员的薪资还是有保障的。也正是因为收入不错养家糊口无压力,《siene》杂志社的人才会去关注“亚健康”的事情。

  特纳打开了这一篇投稿,他扫了一眼标题,表情瞬间凝固起来。

  “亚健康?有人写了一篇关于亚健康的论!”

  “亚健康”这个概念,是最近才出现在报纸的,特纳没想到才短短几日的功夫,有人写了一篇有关于“亚健康”的论。

  “是来蹭热度的吧?”特纳微微一愣,然后望向了作者的名字。

  “陈强?好古怪的名字,南开大学,天津,国,这是国人投的稿?怪不得名字这么怪呢,原来作者是个国人。国也有科学家么?国的大学也有人能写论么?陈强,这个名字听起来好像有些耳熟啊!”

  特纳愣了几秒钟,随后抬起头来,询问身边的同事:“你们有谁听说过,国有个叫陈强的科学家?”

  “国科学家?国那种鬼地方,有科学家么?”旁边一人反问一句。

  “我倒是知道一个叫陈强的国人,不过他不是科学家,而是一个运动员,是前些天报纸说的那个‘世界第一运动员’,他在洛杉矶拿到了五枚金牌,同时还打破了五个项目的世界纪录。”另一人开口说。

  旁边那人露出一副恍然的标枪,接着说道“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咱们昨天聊起的那个‘亚健康’状态,好像是那个国人提出来的。对了,你问这个运动员干什么?”

  “我刚刚看到一篇投稿,是说‘亚健康’的,投稿人叫陈强,看来是那个国人。”特纳回答道。

  “那个国人把‘亚健康’写成论了?是用英写的吧?我们可看不懂国字。”旁边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凑了过来,显然对“亚健康”的论很感兴趣。

  除此之外,刚才说话的那人也站起身来,一脸好的走了过来。

  三位审稿人凑在一起,开始审阅陈强的论。

  刚开始,这三个人都是怀着好的心情,在看陈强的论,他们觉得一个国人,又是一个运动员,算是能写出论,大概也是很简单很没有质量的论。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三个人的表情都认真起来。

  “这是一篇原始研究论,很符合我们《siene》,我们《siene》对于原始研究论,一直都是较欢迎的。”

  “逻辑性很清晰,提出一个新课题而言,这篇论的质量很高。”

  “我觉得这片论能下期的《siene》。你们觉得呢?”

  “我也觉得能行……”

  六千字,求月票!谢谢。( 国体育人 )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