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一章 救个毛啊!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一五一章 救个毛啊!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新一期的《si》杂志上,出现了陈强的论文。

  普通人是不会看《si》这种科学期刊的,上面的内容那么的高深,就算买来也看不懂。

  然而对于科学家来说,《si》则是必备的读物。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方式本来就不畅通,阅读高端的科学期刊,是科学家获得信息的主要途径。

  陈强有关“亚健康”的论述,也随着《si》杂志,进入到了科学家的视野当中。

  在此之前,很多美国的科学家也注意到报纸上有关“亚健康”的报道,但大多数人都没有在意,很多人甚至以为那只不过是报纸为了提振销量,哗众取宠的弄了一片新闻罢了。

  搞科学研究的人,都是比较理智的,他们不会轻易相信一些来路不明的信息。

  但是当“亚健康”的理念出现在《si》杂志上,那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这是正儿八经的科学期刊。更何况在陈强的论文当中,对于“亚健康”有一套很明确、很体系化的论述,显然让“亚健康”成为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科研课题。

  陈强作为“亚健康”理念的提出者,也顺理成章的进入到了学术界的视野当中。

  陈强能够在《si》杂志发表一篇论文,提出了一个新课题,虽然并不能证明陈强所叙述的观点就一定是正确的,但至少意味着陈强这个人,是得到了学术界的认可。

  陈强也因此得到了去顶尖大学演讲的敲门砖。

  ……

  路易斯威廉姆斯从北卡罗来纳州返回,他刚刚帮陈强敲定了去杜克大学演讲的事情。

  杜克大学是美国东南部最好的大学,在各类排行榜上长期占据美国前十、世界前二十的位置,绝对是一座顶级的大学。

  而且杜克大学很有钱,特别是在三十年代,杜克大学的资金比起哈佛、耶鲁等名校还要充裕。

  杜克大学之所以有钱,主要得益于以詹姆斯杜克先生在194年一笔高达4000万美金的捐款,那可是194年的4000万美金,放在后世相当于好几十个亿,也因为这个原因,才有了“杜克大学”这个名字。

  这4000万美金的巨款,杜克大学开始大肆的扩张,修建各种建筑,但是4000万美金哪是那么容易花完的,杜克大学的大兴土木从195年一直到195年,整整持续了十年。

  现在正是杜克大学有钱没地方花的时候,在陈强的眼中,杜克大学就是个富得流油的土豪,他当然要去多讲几场,赚他个盆满钵满。

  只听路易斯威廉姆斯开口说道“杜克大学对你提出的‘亚健康’概念很感兴趣,他们也希望你去演讲,不过他们有个要求,希望你在演讲之余,可以跟杜克大学的田径队进行体育方面的交流。”

  杜克大学也是体育名校。未来人们所熟悉的是杜克大学的篮球运动,那里培养过很多ba的知名球星,他们被誉为是aa的篮球第一名校。事实上除了篮球之外,杜克大学在其他体育运动上,也有着非常强的实力。

  杜克大学的橄榄球队,在进入到二十一世纪以后,跟中国足球一样糟糕,但是在三四十年代,杜克大学的橄榄球却非常辉煌,并且举办过玫瑰碗的总决赛,也就是aa橄榄球联赛四大碗之首的比赛。

  19年的时候,ba都还没有成立,所以杜克大学的体育文化,也并不是以篮球为主的。田径和棒球,在杜克大学中占据了主导地位。杜克大学里有很多优秀的田径运动员,所以杜克大学的田径队希望可以跟陈强这个奥运会“五金王”进行交流。

  陈强想了想,便开口答应下来“没有问题,发电报给杜克大学,告诉他们我很愿意跟杜克大学的田径队进行交流,而且我还可以传授他们跳远挺身式腾空的技术诀窍,当然,我的技术指导是要收费的。”

  传授别人新技术,收一点费用,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未来ba的传奇中锋奥拉朱旺年年开训练营,也是年年都收费,学一个梦幻脚步怎么也得花个几万美刀,而且还只是包教不包会。

  陈强肯传授美国人挺身式腾空的技巧,也是有他的道理的。

  在陈强施展出了三步半的走步式腾空之前,挺身式腾空一直被誉为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跳远腾空技术。

  按说陈强既然已经施展出了三步半的走步式腾空,这种技术也应该被很多人所熟知才对,然而当陈强来到美国东部以后才发现,那些从事田径运动的人依旧认为,挺身式腾空才是世界上最先进的腾空技术,压根就没有人知道陈强的三步半走步式腾空技术。

  陈强还是高估了这个时代信息的传播速度。

  南部忠平是在191年使用出了挺身式腾空的,而在一年之后的洛杉矶奥运会上,除了日本人以外,其他国家的运动员压根都还没有见过挺身式腾空。所以当陈强用出挺身式腾空时,才会让日本队觉得吃惊。

  这就是这个时代的信息传播速度。要是放在后世的话,拍一段比赛的视频,通过互联,全世界分分钟就能知道挺身式腾空是什么样子。而在三十年代,挺身式腾空都出现一年了,其他国家的运动员还没有见过。

  另外一点便是,除了职业教练和运动员之外,其他观众根本就不懂得两步半走步式腾空和三步半走步式腾空的区别,他们只觉得陈强跳的很远,只看到陈强用的也是走步式腾空,但是却并不知道陈强做了更多的技术革新。

  至于懂行的职业教练和运动员,人数实在是太少了,洛杉矶奥运会的跳远比赛一共才有1名选手参加比赛,再加上教练的话,还不到三十个人,这三十个人虽然能看懂三步半的走步式腾空技术,但指望这三十个人把三步半的走步式腾空技术宣传出去,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

  所以陈强来到美国中东部以后便发现,这里的美国运动员完全不知道三步半的走步式腾空技术,他们还是以为挺身式腾空才是这个时代最先进的腾空技术,而且美国中东部地区的跳远运动员,几乎也都没有见过挺身式腾空。

  陈强发现了这一点后,果断决定将挺身式腾空拿来卖钱。只要那些大学里的田径队肯掏钱的话,他可以传授挺身式腾空的技巧。

  对于陈强来说,挺身式腾空是一种落后的技术,他没有必要抱着一个落后的技术不放,随着跳远运动的发展,挺身式腾空也会逐渐的普及,与其那样的倒不如陈强先赚一笔。

  现在的陈强,将挺身式腾空的技巧传授给美国人,大有一种八九十年代,西方将淘汰的工业设备卖给中国的感觉。把自己没用的破烂整理整理,然后高价卖出去,对方还拿着当宝。

  不得不说,在任何时代、任何领域,落后的一方永远都是吃亏的一方!

  美国人学会了挺身式腾空,会使得美国运动员的跳远水平变得厉害起来,不过陈强却并不担心这一点。因为挺身式腾空推广的最大受害者,是日本的田径运动员。

  挺身式腾空一直被日本田径队视为绝技,这也是日本跳远领先世界的手段。美国运动员的身体素质可要比日本运动员强得多,如果美国运动员掌握的同样的技术,日本人必然不是美国人的对手,日本以后也无法在跳远项目上称霸全世界。

  有句话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对手的实力提高,自然也会增加陈强参加比赛的难度。然而陈强作为中国运动员,参加国际比赛的机会并不多,而且陈强也知道,奥运会再办一届,第二次世界大战便会到来,之后连续两届奥运会都会停办,等194八年再次举办奥运会的时差,陈强或许都已经退役了。

  传授新的技术能大赚一笔,又能够给日本队制造麻烦,这种一箭双雕的事情,陈强何乐而不为呢!

  ……

  日本体育协会。

  中野健次郎拿着一份电报,找到了会长岸清一。

  “会长,洛杉矶发来的电报,我们的人没有找到陈强。”中野健次郎开口说道。

  “没找到?难道他已经回中国了?该不会是真的客死他乡了吧?”岸清一有些心虚的说道。

  “陈强应该还在美国,我们驻洛杉矶的代表虽然没有找到陈强本人,但是却打听到了他的下落,据说陈强曾经在一个马戏团里表演,有很多人都见过他。根据我们了解的情况,陈强的健康状况应该还可以。”中野健次郎开口答道。

  “马戏团表演?陈强好歹是个奥运会冠军啊,竟然沦落到要去马戏团表演了么!”岸清一长叹一口气,他接着问道“还能找到那个马戏团么?”

  “那个马戏团已经离开了洛杉矶,我们的人正在调查马戏团的去向。另外我们的人也在洛杉矶的唐人街进行了调查,根据唐人街的华侨叙述,陈强是去了美国东部的大城市。至于去哪里,我们的人并没有调查出来。”中野健次郎接着说道。

  “美国东部的大城市?那一定是纽约啊!”岸清一想了想,开口说道“让我们驻纽约的办事处设法调查一下,陈强现在是不是在纽约。如果陈强真的在纽约,尽可能的收买他,要让他为帝国所用!”

  ……

  日本在洛杉矶的调查人员只查到了陈强在马戏团里表演,却并没有查到陈强在大学里演讲的事情。

  当初陈强在玲玲马戏团表演的时候,马戏团也是陈强作为一个吸引人的噱头大肆的宣传,整个洛杉矶只要是看过玲玲马戏团广告的人都知道,“世界第一运动员”陈强曾经在玲玲马戏团做过表演。所以日本的调查人员很容易的便能够得知这一消息。

  但是在大学里面做演讲,却没有人专门去打广告,只有大学里的师生知道,这个知晓的范围就太了,日本的调查人员就算是闲的蛋疼,也不可能去洛杉矶的大学里找陈强。

  而陈强在离开洛杉矶之前,也曾经和洛杉矶的华人团体告别,告诉他们自己会去美国东部的城市,所以日本的调查人员从洛杉矶的华人口中,得到了这一消息。

  岸清一也从这个信息当中判断出,陈强有可能去了纽约。

  ……

  在美国的东部转了一大圈,陈强终于来到了纽约。

  美国的经济大萧条,最早就是在纽约引爆的,199年10月9日,纽约华尔街股票市场暴跌,直接来到了历史的最低点,这也是史上最大规模经济危机的开端。

  陈强本以为,纽约也会像芝加哥那样的萧条,然而当他抵达纽约后才发现,纽约的情况要比芝加哥好的多,至少市面上显得很繁荣。虽然也有很多失业者和无家可归的人,但是行人当中穿着体面的还是占多数的。纽约的马路上更是车水马龙,能够看到很多衣着华丽的贵妇坐在车中。

  走在路上,陈强看到了很多正在建设的设施,忙碌的工人们穿梭在其中,各种建材碰撞的声音不绝于耳。

  整个纽约,好像已经开始从经济大萧条中恢复元气。

  陈强抵达了纽约第五十九街的广场饭店,办理了入主手续。

  广场饭店是纽约的地标性建筑,它的对面就是纽约的中央公园。自从饭店开业以来,这里一直都是名流要人下榻之地,国王、总统、大使、影视明星、体育明星、商界大腕和其他来自全球各地的旅行家都曾成为广场饭店的客人。未来的广场饭店,在纽约人心中广场饭店已经不是单纯的一个饭店,而是见证纽约发展和历史变迁的一个标志。

  很多国人或许并不知道广场饭店,但是一定听过《广场协定》,这个让日本成为美国提款机的协定,便是在广场饭店签订的。

  作为纽约最豪华的地标性酒店,广场饭店的收费也是很高的,陈强本来是没打算住在这么豪华的酒店里,但是考虑到自己是来纽约做演讲捞钱的,为了撑门面,陈强也只能选择广场饭店。

  明星大腕都是需要包装的,陈强来到纽约,要是不住广场饭店的话,那岂不是显得很没有牌面,一点都没有社会名流的派头。

  想要靠演讲捞钱,最需要的是派头,是逼格。那些退休后的美国总统,凭什么靠着演讲一年能捞好几百万,不是人家讲的内容多有意义,而是人家的逼格摆在那里。像是那些微商愿意花0万跟卸任总统握手,买的也是这种逼格。

  如今陈强为了提升自己的逼格,也只能下血本住进了豪华的广场饭店。

  而让陈强没有想到的是,他刚刚入住广场饭店的第二天,便有人拜访。

  ……

  一个二十岁出头的年轻华人站在陈强的面前,他用一种带有广东腔的官话,开口说道“陈先生,我们安良堂代表纽约华人,欢迎你来纽约。”

  “安良堂?你们是洪门的人!”陈强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洪门在外海有很多的名字,比如天地会、致公堂、义兴会、红帮等等。其中美国洪门旗下最强势的一个团体,就是安良堂。在当时安良堂遍及全美1个城市,成员超过两万人。

  安良堂的总堂,便设在纽约。之前刚抵达洛杉矶的时候,迎接陈强的华人团体当中,便有安良堂的人,所以当对方提起“安良堂”这个名字时,陈强马上便知道了对方的身份。

  陈强并没有问对方是怎么找到自己的,一个华人入驻纽约最著名的广场饭店,这本来就是很稀奇的事情,以安良堂在纽约的势力,不可能收不到风声。

  那个年轻人接着说道“我们安良堂的司徒先生已经摆下了宴席,恭候陈先生到来。”

  陈强是知道这位司徒先生的,他可是华侨当中的领军人物,当年他曾经支持中山先生的革命活动,在抗战期间成立了华侨抗日救国筹饷总会,为民族的抗战事业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于是陈强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非常感谢司徒先生的厚爱,我一定前往。”

  ……

  酒宴上,觥筹交错,纽约华人团体中的知名人士,几乎是悉数到场,欢迎陈强的到来。

  “伙子,好样的,英雄出少年啊!在奥运会上为国争光!中国就需要你这样的青年!”司徒先生拍着陈强的肩膀夸奖道。

  “司徒先生谬赞了,我只是做一个运动员该做的事情。”陈强开口答道。

  “可你做的事情,其他运动员可做不到呦!”司徒先生乐呵呵的看着陈强,随后他开口问道“对了,你这次来纽约打算住多久?若是住的时间长,不妨从那个广场饭店里搬出来吧,洋人的那个饭店名气虽然大,但住起来又贵又不舒服。你要是愿意的话,就搬到我们安良堂来,我们这里有现成的客房,条件不比洋人的饭店差,而且我们这里的厨师也是从国内来的,住在我们安良堂,你天天都能吃到咱们厨师做的家乡菜,要比你天天吃西餐好多了!”

  “司徒先生,实不相瞒,我是真不舍得住广场饭店,可我也实在是没有办法。”陈强将自己在美国各个大学里做演讲的事情,告诉了司徒先生。

  “你这孩子,鬼心眼到挺多,还知道住广场饭店撑门面!不过下一次,要是没有回国路费的话,直接来找我们安良堂,不要再这么辛苦了。一张回国的船票,我们安良堂还掏得起!”司徒先生开口说道。

  陈强急忙解释道“司徒先生,其实赚钱回国,只是我演讲的次要目的,我主要还是想接着去各所大学演讲的机会,将我们中国的影响力散播出去,也让美国人更多的了解中国。”

  司徒先生点了点头“说的有道理,我们中国人在全美的著名大学里做巡回演讲,你也算是第一个。这样吧,回头我介绍一个人给你认识,在这纽约,认识了这个人,肯定能帮你使劲撑撑门面。”

  “那我先谢过司徒先生了。”陈强道了声谢,随后开口问道“不知道您说的这个人是谁。”

  “此人年轻的时候曾经是我们安良堂的法律顾问,也就是我们雇佣的律师,当时帮我们处理过很多棘手的事情。我与此人也算是有二十多年的交情了,之前他参选纽约州州长的时候,我略尽了些绵薄之力。只不过此人的腿脚有些不太好,年轻时候得了一种病,腿瘸了,不能走路,只能坐轮椅了。”司徒先生开口答道。

  “腿瘸了坐轮椅?”陈强心中猛地一惊。

  这个时代的美国政坛,这么明显的特征,那只有一个人!

  于是陈强立刻问道“司徒先生,您说的这个人,该不会是罗斯福吧?”

  司徒先生微微一惊讶“你知道他么?”

  陈强点了点头,就算是再历史白的人,也肯定听说过罗斯福的大名!

  “前不久刚刚见了里根,现在又见能见到罗斯福,我这算是见过两位美国总统了吧?到时候一定得好好合个影!”

  ……

  纽约的一座新修建的好体育公园门前,聚集了很多的记者,这里正在举行公园开业的剪彩仪式。

  罗斯福今天亲自到场,出席这场剪彩仪式,除此之外还有纽约市的一些官员和社会名流到场。

  剪彩的人当中,有一个华人站在一群白人当中,格外的显眼,此人便是陈强。

  陈强是这次剪彩活动的特邀嘉宾,作为“世界第一运动员”,参与一个体育公园的剪彩,并没有违和感。

  司徒先生将陈强介绍给罗斯福认识时,恰好纽约会有这么一个剪彩仪式,于是罗斯福便邀请陈强一同前往。有“世界第一运动员”助阵,这体育公园的剪彩仪式,面子上也好看了许多。

  现在的罗斯福,正处于竞选的关键时期,所以他露面的频率也比较的高。对于罗斯福来说,但凡是有些名气的人,无论是不是美国人,只要形象不是负面的,都可以算做是他竞选总统的助力。

  奥林匹克精神本来就是积极正面的,陈强作为奥运会的冠军,某种程度上也代表着友谊、团结、公平的奥林匹克精神,所以罗斯福很愿意接纳陈强,让陈强成为自己竞选的助力,说不定还能获得不少运动员的选票。

  至于陈强,也是借用罗斯福纽约州州长的身份,为自己撑门面,未来罗斯福要是当选美国总统,那这狐假虎威的效果可就更好了!

  双方可谓是各取所需。

  站在剪彩仪式上,陈强回头看了看身后的体育公园,他恍然意识到,原来在19年,还是纽约州州长的罗斯福,便已经开始大搞基础建设,实施他的“新政”。

  事实也是如此,199年发生了经济大萧条,190年罗斯福出任纽约州州长,同一年纽约著名的地标帝国大厦开始建造,在191年的时候纽约有两大地标建筑揭幕,分别是乔治华盛顿大桥和帝国大厦。

  经济危机来临的时候,整个美国都在勒紧裤腰带,有钱省着花,唯独罗斯福的纽约州,在搞起了建设,甚至还建成了帝国大厦这样的超级建筑。

  ……

  日本驻纽约的办事机构。

  竹田一郎刚刚接到一个新任务,让他寻找一位名叫陈强的运动员,然后救助他。

  对于“陈强”这个名字,竹田一郎并不陌生,在洛杉矶奥运会时,美国的报纸便有报道陈强,说陈强是“世界第一运动员”。而竹田一郎真正在乎的,则是陈强从日本队手中夺走了三级跳远的奥运会金牌和世界纪录。对于日本人来说,三级跳远丢金可是个非常糟糕的消息。

  办公室里,竹田一郎正在给两位手下分配任务。

  “有关陈强的照片和资料,你们已经都看过了。目前我们仍然不能确定,陈强是不是在纽约,不过根据国内传回来的资料,陈强是因为没有钱购买回中国的船票,所以才滞留美国的,现在的生活状况肯定不是很好,他处于一种穷困潦倒、朝不保夕的状态,或者他现在已经生病了,不过我想他肯定没钱去美国人开的医院看病,所以我们要特别留意一下唐人街的中医诊所……”

  竹田一郎正说着,突然发现自己的一个手下并没有在听自己布置任务,而是在看一份报纸。

  竹田一郎心中顿时有些愤怒,如果换成是旁人的话,竹田一郎早就一个巴掌抽过去了,但此时他却强忍心中的怒意。

  因为那个看报纸的人姓藤原,名叫藤原贵太。

  藤原家族是日本最顶级的贵族,没有之一。藤原家族曾经操纵日本皇室三百多年,可谓是左右日本朝野,说话比日本天皇都管用。

  藤原贵太便是藤原家族的子弟,是日本的贵族,他来到美国工作,更像是一次镀金之旅。

  也是因为藤原贵太的贵族身份,所提平日里他对于竹田一郎这个上司并不很尊重。在等级森严的日本社会里,下属不尊重上司,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下属的身份更加尊崇。

  竹田一郎也真的是有些指挥不动藤原贵太,可却有无可奈何,谁让藤原贵太是藤原家的子弟呢!

  此时,竹田一郎发现藤原贵太在看报纸,心中怒火中烧,他干咳一声,开口说道“藤原君,我正在布置任务,请你认真一些。”

  “我有在听啊。不过你说的那些,都是废话啊!”藤原贵太抬起头来,用一种轻蔑的目光望着竹田一郎。

  竹田一郎虽然是上司,但是在藤原贵太的眼中,竹田一郎这种平民,理应被贵族呼之喝去。

  藤原贵太的这番话,让竹田一郎感受到了侮辱,他恶狠狠的攥紧了拳头,开口说道“藤原君,不要忘了我是你的上司!”

  “摊上你这种没用上司,真是没有办法啊!”藤原贵太说着抖了抖手中的报纸,接着道“穷困潦倒?朝不保夕?这是你刚刚说的吧?看看这份报纸吧,那个中国人,活的不知道有多滋润呢,他刚刚跟纽约州州长一起,完成了一次剪彩!”

  竹田一郎下意识的接过那份报纸,然后看到了头版的照片,正是罗斯福参加体育公园剪彩仪式的场景。

  照片上,在罗斯福身边,站着一个华人,西装革履、红光满面、一脸微笑,整个人看起来特别有精神。

  “是陈强,是那个中国人!”

  竹田一郎拿出资料里陈强的照片,跟报纸上的照片仔细对比了一下,确认了报纸上参加剪彩活动的,正是陈强。

  此时竹田一郎的心情,就像是把肥皂当成巧克力吃了那么的糟糕。

  “穷困潦倒?朝不保夕?还有可能生病?全都是放屁!我怎么觉得这个陈强,比我活的还滋润啊!国内竟然还要我们找到他,然后救助他。还救个毛啊!说不定那个中国人正在州长身边吃大餐呢!”

  ——————

  这章七千多字,求月票!

  。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