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六七章 轻功高手大战110米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一六七章 轻功高手大战110米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陈强心中已然确定,这所谓的轻功比试,就是田径运动中的110米栏。

  “110米栏跟轻功沾边么?用跨栏来比试轻功,应该不是天津的武林人士想出来的吧!”陈强心中暗道。

  陈强能够确定的是,天津的这些武林人士,很多人都是怀揣着一种“国术”天下第一的心态,他们对于现代体育压根就不了解。

  三年前陈强在庙会表演短跑的时候,当时就有武林人士称陈强所从事的短跑运动为“西洋轻功”。陈强还只是单纯跑,与之相比的话110米栏这项运动,不仅有跑,还有跳,或许在那些武林人士眼中,这110栏反倒是更像是轻功。

  “该不会这洋人跟我一样,本来想表演一下跨栏,然后被天津的武林当成是轻功,然后扎堆的来找洋人挑战吧!”

  陈强越想,越觉得这种情况很有可能,他继续问身边的那个中年人“大叔,这洋人和那些武林高手,究竟是因为什么而比试的啊?”

  “还不是因为这洋人上门挑战!”中年人接着说道“这个洋人是从南边一个叫澳国的地方来的,在天津开了一家武馆,就在英租界内。你说洋人开武馆就开吧,偏偏满天津的发广告,这广告纸都发到了武行的地盘上了,这一下子就惹到了武行的人,武行的人心说,你这不是故意来抢生意么,就把那发广告纸的人给揍了一顿,赶出了武行的地盘。”

  这天津的武行向来排外,当初南方拳种来天津开武馆,都被排挤出去了,更何况是洋人。

  只听这中年人接着说道“那洋人见发广告纸的被武行的人给揍了,便来找天津武行理论,说是理论,其实是比武,据说咱们武行的人赢了,不过洋人却不服气,说武行的人赖皮耍诈,不跟咱们比拳脚,改比轻功。于是洋人便设下了今天的这个擂台。”

  “大叔,这洋人开来天津开武馆,都教些啥呀?是南拳呢还是北腿呢?”陈强有些好奇的问,他可不信洋人能教中国功夫。

  “说是教拳的。据说洋人打拳得带着一个大厚手套,而且还不能用脚踹。当初咱们武行的人跟洋人比武的时候,就是因为用了腿上的功夫,所以那洋人才说在武行赖皮耍诈。”中年人开口说道。

  “原来是拳击啊!”陈强顿时明白过来。

  陈强的脑海中也大体的勾勒出了事情的经过。

  中年人口中所说的“南边澳国”,所指的应该是澳大利亚。

  澳大利亚是1931年才获得了内政外交的独立自主权,成为英联邦中的一个独立国家。

  这个洋人就是从澳大利亚来的拳击手,他在天津的英租界内开了一家拳击馆,为了招收学员,便印制了一些广告纸,在天津城发放。这发广告的人把广告发到了天津那些国术武馆的势力范围,结果自然是可想而知,揍一顿是轻的,没把人打死就算是手下留情了。

  这开拳击馆的洋人却不能忍啊,自己派人去发广告,却被人给揍了,这要是忍下去,还不得被全天津的人笑话成软蛋,估计拳击馆的生意也就没法做了,没有人会找“软蛋”学拳击。

  澳大利亚本来就是英国流放罪犯的地方,民风彪悍,老百姓天生就是好勇斗狠的性格,于是这洋人便去找那打人的武馆,想要报一箭之仇,可最终却没有打过武馆的高手。

  西洋拳击打不过中国的国术,陈强并不觉得意外,民国时期不缺乏国术大家,而且当时的国术实战性还很强,跟后世那些花拳绣腿根本不一样。

  传统国术本来就是越积累越强,那种练了年国术的,可能打不过练年拳击的,但练了十几年国术的高手,战胜同样练了十几年的拳击高手,却并不是难事。

  而且中国的国术,技法很多,不仅仅能用拳头,用指的,用掌的,用臂的,用肘的,用肩的,用腿的,用膝盖的,用脚踢的,身体的各个部位都有相应的技法,都能作为攻击的武器,这一点西洋拳击可是比不了的。

  所谓手势两扇门,全靠脚踢人,这天津的武林高手,估计是用了腿上的功夫,将这洋人给打败了。而在西方的拳击运动中,是不允许用腿的,所以这洋人才会以“耍赖使诈”为借口,不肯服输。

  而且这洋人跟天津的武林高手一交手,也知道自己的拳击不是中国国术的对手,于是便心生一计,不比拳脚功夫,改比其他项目。

  这时候洋人使了个花招,他们摆出了110米栏的高栏,以比试轻功唯由,向天津武林挑战。

  这天津的武林人士也是真的耿直,一听规则,从北边跑到南边,跳过十根木头架子,谁动作快算谁赢,又跑又跳的,这不就是来比试轻功的么!

  再一看这木头架子,也就是一米多高,别说是轻功高手,就是轻功稀疏平常的人,也可以轻松的跳过去,这场比试压根就是毫无难度。

  武林人士们顿时觉得,这场比赛,天津武林赢定了!

  ……

  亚当斯是澳大利亚人,学生时代的亚当斯就酷爱体育运动,曾是学校里的田径健将。后来他转行练了拳击,并且曾代表澳大利亚,参加过大英帝国运动会的拳击比赛。

  退役后的亚当斯打算开一家拳击馆,他原本是打算把拳击馆开在澳大利亚,但是澳大利亚人口实在是太少了,学习拳击的人也少,于是乎亚当斯把目光瞄准了中国。

  亚当斯知道中国人口众多,这绝对是一个大市场。而且在亚当斯的印象当中,中国人身体瘦弱,一副不经打的样子,肯定不懂得拳击。他去中国的话,那还不相当于虎入羊群,随便露上一两招,便能够受到中国人的膜拜,轻轻松松就能收到一大批的学员。

  于是亚当斯来到了天津,这里不仅仅是中国北方最大的城市,更有英国租界和英国的驻军,亚当斯在天津开拳击馆,也是要更容易一些。

  亚当斯把拳击馆开了起来,然后印了一些广告纸,雇佣了几个中国人去天津市面上发放。

  这发广告的人只觉得背后是“洋大人”撑腰,也是没将天津武林放在心中,于是乎广告纸也发到了天津武馆的地盘上,结果引起了冲突,挨了一顿揍。

  亚当斯初来乍到,什么都不懂,他不知道天津是北方武林精华之所在,他只当是自己被地头蛇给欺负了。但凡是有些拳脚功夫的人,基本上都很好斗,亚当斯仗着自己会拳击,跑去武馆踢馆,结果也被揍了一顿。

  如果亚当斯不是洋人的话,估计都会被打成残疾,那武馆的国术高手看在亚当斯是洋人的份上,也是手下留情。

  亚当斯被揍了一顿,心中自然不服气,要找回场子,可他也能够感觉到,自己真的是打不过对方。这国术高手的搏击技巧,跟拳击完全不是一个套路的,又是挥肘子,又是踢腿,亚当斯这个练拳击的那里见过这种架势!

  为了对付国术高手,亚当斯找了几个熟悉国术的人,进行了一番讨教,希望能够找到国术的缺点。可越是讨教,越发觉得国术竟然如此的复杂,亚当斯了解到,原来中国的国术有那么多的门派,每一种门派的技巧还都不一样,甚至有一些门派都会再分成好几个小的流派,每个小流派的技巧也不一样。

  熟悉国术的人随随便便就给亚当斯数出了几十种的拳法,亚当斯直接就懵了!

  这么多种的拳法和腿法,一个个的去找缺点,去研究应对的方法,这是不可能的完成的事情。

  思考了良久,亚当斯终于想到了一个办法。亚当斯知道国术当中有一种叫“轻功”的门类,他稍微了解了轻功的特点,于是乎便声称自己要用“西洋轻功”挑战“东方轻功”,而比试的项目正是110米栏!

  亚当斯年轻的时候毕竟是田径健将,而110米栏正是他最擅长的一个田径项目,所以亚当斯对于自己的110米栏水平很自信。

  亚当斯也分析了轻功的特点,认为轻功的技巧对于跑110米栏的帮助并不大,如果中国的轻功高手,没有接受过专门的110米栏训练,肯定不是自己的对手。

  就算是中国的轻功高手接受过110米栏的训练,亚当斯也不怂。这个时代中国的110米栏水平太弱了,远低于世界水平,中国运动员能够跑进18秒以内,就算是快的,参加全国运动会绰绰有余。想想未来刘翔跑的12秒88,就知道当时中国运动员跑18秒有多慢了。

  ……

  亚当斯和古天志两人站在起跑线前。

  “两位,准备了!”负责发令的人一声令下,两人都做好了准备。

  古天志不懂得起跑技术,自然只能两腿一前一后的叉开,站在原地。而亚当斯也没有使用蹲踞式起跑的姿势,他同样是双腿一前一后,只不过身体微微前压,将重心前倾。

  蹲踞式起跑是在1936年柏林奥运会上才完全普及的,在柏林奥运会之前,很多110米栏的运动员,根本不使用蹲踞式起跑。这主要是因为当时110米栏的技术还比较落后,运动员觉得,一个蹲踞式起跑带来不了太大的成绩提升,还不如把精力花在练习跨栏动作上。

  只见发令员高喊一声开始,亚当斯和古天志同时冲了出去。

  未来的110米栏运动员,普遍会使用八步上栏的方法,也就是在跨第一个栏前,会迈出八步,这是110米栏一种专有的技术,无论是多一步还是少一步,都会影响到跨栏的节奏和自身的加速。

  然而三十年代的运动员可没有这么细致,上第一个栏前迈出几步,全凭自己的心意,当时最普遍的情况是,上第一个栏前会稍微停顿一下,做一个步伐的调整。

  亚当斯也是这样,他整整迈出了九步,或许由于上第一个栏的节奏感并不好,所以他在第一个栏前又调整了一小步,这等于是十步上栏。

  亚当斯好歹还是正儿八经的完成了跨栏的动作,那古天志的表现,则要夸张多了

  只见古天志几步狂奔,来到了第一个栏前,他并没有去抬腿跨栏,而是猛的停住身体,双腿并在同一水平线上,然后双脚同时起跳,就这么直上直下的跳过了第一个栏。

  而且在身体腾空的时候,古天志还不忘在空中摆一个漂亮的姿势,展现一下轻功高手的风采。

  “好,大师兄跳的好!”

  “古师傅这一招旱地拔葱,果然是飘逸非凡!”

  “就这一跳,没有二十年的功夫,怕是练不出来啊!”

  诸位武林人士纷纷赞誉道。

  单纯以跳起姿势的美观来说,古天志这一跳是没的说,特别是那凌空摆的那ose,也真的有轻功大家的风范。

  可惜的是,现在不是比谁跳的漂亮,而是比谁先冲过终点。

  武林人士在称赞古天志的轻功,而陈强恨不得冲上去,狠狠的给古天志两巴掌!

  哪有这么跨栏的?

  还跑到高栏前停下来,双腿并拢了跳,你以为这是跳绳呢?

  空中还专门摆一个好看的姿势,这又不是体操比赛,谁管你在空中姿态是不是美观!

  “这个古天志,压根就不懂跨栏,这场比赛已经输了!”陈强心中暗道。

  虽然这只是第一个栏,但陈强心中已经知道了这场比试的结果。

  果不其然,古天志在一片武林人士的赞扬声中落地,他向前一步,打算再用同样的方式来跳过第二个高栏,却发现亚当斯已经开始跨第四个栏了。

  古天志顿时有些懵,这和他想象的情况完全不一样!

  古天志本以为,亚当斯也会像自己这样,跑到跨栏前停下来,然后运用轻功技巧,高高的跃起,尽可能做出一个飘逸而优雅的姿势,落地后再走到下一个跨栏,重复同一个动作。

  却没想到亚当斯直接就是一步跨了过去。没有什么停顿,没有什么轻功技巧,没有什么飘逸而优雅的姿势。

  这一刻,古天乐也已经意识到,这比试的是谁先跨过十个栏抵达终点,而不是比谁跳起的姿势更飘逸,从这方面来说,亚当斯所使用的跨栏技巧,的确是可以更快的抵达终点。

  周围观战的那些天津武林人士,此时也是如梦方醒。

  “原来是这样比试的!我之前怎么没想到啊!”

  “那个洋人事先也不说清楚!这哪能想到啊!”

  “这个洋人也太功利了吧!”

  “糟糕,古师傅中了洋人的阴谋诡计!”

  武林人士纷纷义愤填膺。

  而古天志则是呆呆的站在原地,压根就没有去跳下一个高栏,因为古天志很清楚,他不可能追上亚当斯了。更重要的是,古天志压根就没有准备亚当斯那种跳法,即便是现学现卖,也肯定不如亚当斯。

  亚当斯冲过了终点,他回头看了看仍然站在第二栏的古天志,脸上尽是得色。

  “哈哈,果然被我猜中了,这些中国人根本就不懂得110米栏这项运动!”亚当斯心中暗道。

  失望的叹息声从四周响起,周围这些看热闹的老百姓,显然不希望看到古天志落败,而古天志则摇了摇头,一脸颓丧的离开了赛道。

  亚当斯走回了处,望向武林人士一方,开口问道“你们当中还有人想要向我挑战么?”

  “我来!”一个声音猛然响起,只见武林人士当中走出了一名秃头壮汉。

  “那是周从义,是少林俗家弟子,一身横练的功夫十分了得,听说还习得了少林飞檐走壁的绝技!”人群中有人说道。

  “既然是少林俗家弟子,那肯定是有些能耐的,肯定能战胜那个洋人!”另一人开口说。

  “有句话叫没有金刚钻别揽瓷器活,周从义既然敢主动站出来,肯定有两把刷子!”第三个人开口说道。

  陈强望向这个周从义,发现自己还真的认识这个人,当初陈强在庙会上表演的时候,这个少林俗家弟子周从义,也是来救爷爷的葫芦娃之一。

  “得嘞,又得输一场!”陈强无奈的摇了摇头。

  当初周从义只是跟陈强比短跑,结果都输给了陈强,现如今还加了十根跨栏,周从义想赢就更难了。

  周从义外表看起来一副孔武有力的样子,面容也带着几分凶悍,看起来很是唬人,亚当斯却对周从义这个对手很满意,因为周从义看起来像是个很厉害的人。

  亚当斯稍微休息了一下,两人又站上了起跑线。

  发令员一声令下,两人同时冲了出去。

  亚当斯依旧跟刚才一样,在第一个栏前调整了步伐,来了个十步上栏。而周从义则要比古天志聪明了许多,他学着亚当斯那样,也是用跨栏的方式,越过了第一个高栏。

  第一个栏,双方并没有拉开差距,这让武林人士燃起了希望。

  “好!”

  “跳的好!”

  叫好声又一次响起。

  随后的第二个栏和第三个栏,周从义也是学的有模有样,完成的算是不错,然而到了第四个栏,周从义的节奏就乱了。

  周从义毕竟是没有接受过正规的110米栏训练,他没有什么跨栏的技术,也不懂得跨栏的节奏,自然不可能持续性的跨万全部的10个栏。

  周从义这种跨栏菜鸟,只靠着从小练习国术的功底,能够很连贯的跨过前三个栏,已经是很不错了。

  第四个栏开始,周从义明显的失去了节奏,他的跨栏动作越来越迟钝,渐渐的被亚当斯远远的甩开。

  周围的叫好声也随之消失,人们只能一脸失望的目送亚当斯冲过了终点,而此时周从义还没有完成十个跨栏呢!

  亚当斯的表情愈加得意,连赢两场,亚当斯已经看出来,这些武林人士是百分百不懂跨栏。跟这些没有经过专门训练的人比赛,亚当斯能够保证自己百分百获胜!

  “你们当中还有人想要向我挑战么?”亚当斯又望向了天津的武林人士。

  这一次,没有人主动站出来,而几位年纪稍微大一些的国术师傅,开始低头商讨起来。

  没过多久,人群中走出来一个人,他冲着亚当斯一抱拳,开口说道“在下吴广,特来请教!”

  “吴师傅来了!”

  “他就是吴广吴师傅,人送外号‘飞毛腿’!”

  “吴师傅可是轻功大师啊,前面的古天志和周从义,跟吴师傅没法比,这次肯定赢了!”

  众人开始交头接耳起来。

  陈强一看这吴广吴师傅,却默默的摇了摇头,他已经预感到,这第三场又输了!

  这位吴师傅的身材有些干瘦,看起甚至有些弱不禁风的样子,再朝脸上望去,吴师傅年纪应该不小了,一缕山羊胡都已经有几根白丝了,两鬓也是泛白,陈强觉得这位吴师傅至少得有五十岁。

  从人们的议论声中,陈强得知,这位吴师傅的辈分,要比刚刚登场的古天志和周从义要高,古天志和周从义,只能算是天津武林的少壮人士,而吴师傅,则可以算作天津武林的前辈人物了,是可以开武馆收徒弟的那种。

  很显然,天津武林连着派上了两个小辈,结果都输给了亚当斯,所以他们派上了一个前辈,打算一举战胜亚当斯。

  当初陈强在娘娘庙表演的时候,来救爷爷的葫芦娃也都是武林中的小辈,主要是因为当时的陈强只有十七岁,让那些三十多岁的少壮人士来挑战陈强,已经是有些欺负陈强了,武林前辈们更是拉不下那张老脸去找陈强的比试,传出去说你一个武林前辈欺负十七岁的娃娃,太丢人了。

  但是今天不同,这次是洋人找上门来挑战,相当于是国战,天津的武林人士也没法跟一个洋人攀辈分,先赢了再说,于是乎直接派上了武林前辈“飞毛腿”吴广!

  以国术而言,这种武林前辈,实力肯定要比少壮派强的,五十多岁的国术宗师,大概正是黄金年龄,这个时候身体还能打,技巧已经熟练,经验也丰富起来,正是战斗力最强的时候。

  可现在要比的不是国术,而是田径运动,而且还是竞速类的短距离田径运动!这种短距离田径项目,对于身体素质的要求是最高的,很多运动员到了三十岁就跑不动了。

  这些武林人士大概是觉得,吴广的轻功功底比之前的两个年轻人要强的多,才让他上场和亚当斯比试,可他们却并不了解田径运动,不了解110米栏。

  一个五十多岁的人上去跑110米栏,别说他是轻功大师,就算他是轻功宗师也是白给!

  亚当斯放眼望去,发觉天津武林竟然派上了一个干瘦的老头,心中顿时大为不屑。

  “派这么一个瘦老头跟我比试,呵呵,中国人真是愚昧啊!”亚当斯轻蔑的望着吴师傅,开口说道“我可以让你先跑到第一个栏!”

  吴师傅感受到了亚当斯的蔑视,心中自然是怒火中烧,不过吴师傅五十多岁的人了,又在武林当中摸爬滚打多年,城府还是有的,他虽然心中动怒,却面无表情的说道“我无需你相让!”

  两人也没有废话,直接站上了起跑线。

  出发的指令响起,吴师傅“嗖”的一下就窜了出去。

  而亚当斯却没有动弹,直到吴师傅跑到第一个栏前,亚当斯才开始启动。

  亚当斯是真的让吴师傅先跑到了第一个栏。

  吴师傅也发觉了这一点,他心中更加的愤怒,然后他将怒意全都灌入到脚下,猛的跃起,跨过了第一个栏。

  第一个栏,吴师傅跨越的很顺利,不过吴师傅也跟周从义一样,很快就失去了节奏。

  后面的亚当斯却迅速的追了上来,等到吴师傅开始跨第五个栏时,亚当斯已经追到了吴师傅身后。

  吴师傅看到亚当斯追了上来,他心中只觉得无比骇然,吴师傅万万没想到,自己先跑到第一个栏,那洋人才刚刚起跑,可短短的五个栏,洋人就已经追了上来。

  第六个栏,亚当斯与吴师傅并驾齐驱,第七个栏,亚当斯超过了吴师傅。

  吴师傅彻底的慌了,他的跨栏动作也变得凌乱起来,他跨越最后三个栏也变的慢了许多。而亚当斯却是节奏越来越好,速度也越来越快。

  结果又是亚当斯率先冲过了终点,而吴师傅才刚刚越过最后一个跨栏。

  吴师傅也输了,如果考虑到亚当斯让他的那一段距离的话,吴师傅比那个少林俗家弟子周从义输的还惨。

  那些武林人士完全不理解,为什么会是这样的结果,吴师傅的轻功明明要比周从义厉害的多,可为什么会输的更惨呢?

  陈强却知道,110米栏本来就是年轻人有优势,这项运动中,一个三十多岁的肯定要比一个五十多岁的表现好,要是换一个二十来岁出头的,说不定成绩还会更好。

  连赢三场的亚当斯,则是十分张狂的笑了起来,不过他并没有就此收手,毕竟之前被天津的武林高手给揍了一顿,现如今还不抓住机会,使劲的把这天津武林人士给狂踩一顿。

  亚当斯望向武林人士,一脸张狂的问道“你们当中还有人想要向我挑战么?”

  然而这一次,武林人士却没有任何反应。

  连轻功大师“飞毛腿”吴光都输了,在场高手当中,谁也没有把握能在轻功方面胜过吴广,更别说胜过亚当斯了。

  “刘师傅,你上去试试吧!”

  “不不不,还是赵师傅去试试吧。”

  “我觉得袁师傅的轻功,肯定要比我更胜一筹,袁师傅去更合适!”

  几位高手甚至开始互相推脱起来。

  吴广的惨败,给了这些高手们不小的心理压力,他们都在担心,自己上去若是败得比吴广还惨,那岂不是在全天津人面前丢人现眼!

  观众们也用一种期待的目光,望着那一群武林人士,希望有人可以站出来战胜亚当斯,灭掉亚当斯张狂的气焰,然而瞪了许久,却没有人敢出来向亚当斯挑战。

  亚当斯等了半天,发现无人挑战,表情愈加的嚣张,他开口说道“中国的国术也不过如此,你们这么多人都不是我一个人的对手,怪不得你们中国人被称为‘东亚病夫’!

  “东亚病夫”这个词,刺痛了现场每一个人的自尊心,也刺痛了陈强。

  “我来挑战你!”一个声音突然从人群中响起。

  说话的正是陈强!

  ————————

  七千多字,求月票支持!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