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七二章 体育强军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一七二章 体育强军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美国,密歇根州安娜堡,这里正在举行一场田径比赛。

  一名黑人运动员跨过了最后一个跨栏,然后冲过了终点,随后他高举双臂开始庆祝,因为他刚刚获得了220码低栏的冠军。

  很快的,裁判宣布了他的成绩“22秒6!”

  “我的天啊!我们刚刚听到了什么!”

  “22秒6,你们听到了么?22秒6,新的世界纪录!”

  “这是他今天获得的第四个世界纪录了吧?”

  “从刚开始的100码,到之后的跳远,再到220码,最后是220码低栏,四个世界纪录,他只用了45分钟!”

  “这绝对是田径史上最伟大的45分钟!”

  无数的观众开始欢呼起来,他们都目光望向了那个黑人运动员,此时他的名字,刻在了每一个人的心中

  杰西欧文斯!

  这是1935年的5月25日,而刚刚过去的45分钟,被誉为体育史上有史以来最伟大的45分钟!

  22岁的美国运动员杰西欧文斯,在100码大约91米的比赛中跑出了94秒的成绩,打破了这个项目的世界纪录。

  这个世界纪录只是个开始,几分钟后,杰西欧文斯在男子跳远的项目上,跳出了813米的成绩,一举打破了陈强在奥运会上创造的801米的世界纪录,而且将世界纪录整整提高了整整12厘米。

  更让人意想不到的是,杰西欧文斯打破跳远的世界纪录,并没有使用挺身式腾空或者走步式腾空,而只是最原始最单纯的蹲踞式腾空,然而也正是这种最简单的方式,帮助杰西欧文斯打破了世界纪录。这仿佛是在告诉世人,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任何花哨的技术都没有效果。

  跳远比赛之后,杰西欧文斯又参加了220码短跑的比赛,然后他以20秒3的成绩,再次打破了220码短跑世界纪录,随后的220码跨栏的比赛中,杰西欧文斯又跑出了22秒6,一天之内第四次打破世界纪录。

  此时距离他打破100码的世界纪录,仅仅过去了45分钟,也就是说杰西欧文斯在短短的45分钟内,打破了四个项目的世界纪录!

  这一日,美国人沸腾起来,不仅仅是因为杰西欧文斯逆天的表现,更是因为美国的田径有了新的希望。

  三年前的洛杉矶奥运会上,美国人在自己最擅长的短跑和跳远运动上不敌陈强,这甚至让美国的田径运动陷入到了一个低谷的时期,再加上经济大萧条的影响,美国的体育环境也越来越糟糕,这让很多人觉得,强大的美国田径,很可能还会从此一蹶不振。

  杰西欧文斯的出现,无疑是给美国的田径打了一针强心剂,美国人发觉,他们终于有运动员,可以抗衡陈强了!

  美国的媒体上,出现了让杰西欧文斯参加柏林奥运会的呼声,美国人觉得,杰西欧文斯一定会为美国田径报洛杉矶奥运会的一箭之仇,他一定会帮美国田径重新找回荣耀!

  ……

  此时的陈强,也已经开始了返程的旅途。他乘坐火车沿着西伯利亚铁路一路向东,然后再乘船返回上海。

  苏联的报纸上,当然不会报道美国的体育新闻,所以陈强对于欧文斯崛起的事情,是一无所知。

  此时的陈强还在清点这一次出访苏联的收获。

  在苏联访问期间,陈强虽然没有见到苏联的高层政要,但是却见到了好几位名人,在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引荐下,他见到了大文豪高尔基,虽然高尔基的身体有些衰弱,但他还是接见了陈强。

  陈强返回上海的时候已经是六月下旬,此时他才从报纸上得知,杰西欧文斯打破了他所保持的跳远世界纪录,除此之外还有一个消息,在六月份芝加哥举行的一场比赛当中,杰西欧文斯在百米短跑的比赛中跑出了102秒的成绩,平了陈强所保持的世界纪录。

  陈强知道,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穿越的缘故,这个102秒将会是一个新的百米短跑世界纪录,而这个世界纪录也是属于杰西欧文斯的。

  对于杰西欧文斯,陈强并不陌生,他被誉为二十世纪最佳的田径运动员,在美国人的心目当中,诸如卡尔刘易斯,约翰鲍威尔等一干牛人,都不如杰西欧文斯。

  杰西欧文斯的崛起,让陈强有了一种紧迫感,他知道在明年的柏林奥运会上,他必然会对上这位二十世纪最伟大的田径运动员,这或许是他职业生涯中所遭遇的最强大的对手。

  继续翻看手中的报刊,一份文章吸引了陈强的注意力。

  这是中央大学教授程登科写的一篇文章,主要内容是在说军事体育。

  之前陈强编辑教材的时候,程登科就强烈主张体育军事化,他认为学校的体育教育,应该以军事训练项目为主。

  而如今,程登科又提出,应该在军事训练中增加体育训练的科目,以提高军人的身体素质。

  当时的部队的确是稂莠不齐,不仅仅是身体素质,在训练、风气、装备、后勤保障方面也是如此。中央军方面还好说一些,至少装备后勤都有保障,但其他的杂牌军,武器装备是“万国武器博物馆”,训练是有一天没一天,地方保安团就更差劲了,甚至混进去很多地痞流氓和大烟鬼,而基层吃空饷的情况也是非常严重。

  这也是历史原因所造成的,当时很多部队都是地方军阀改编而来的,自然是鱼龙混杂。

  程登科除了是中央大学的体育教授之外,还是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的体育教官,提出这个军事体育化的理念,也未尝不是一种强军的方法。

  ……

  陈强并没有马上离开上海,他接受了几家媒体的访问,大体介绍了一下此次前往苏联访问的经过。

  等到访问完成以后,时间已经进入到了七月份,于是乎陈强干脆留在上海,没有再返回天津,因为等到十月份,第六届的全国运动会,便会在上海举行。

  陈强若是返回天津,再回上海参赛,一来一回要耗费大半个月的时间,再加上当时的火车里也没有空调,夏天乘坐火车就像是闷在一个罐头里,那滋味并不好受,还不如留在上海等待全运会的开始。

  当然如果是乘坐一等舱的话,环境要好的多,一路上也会舒适的多,可陈强算了一笔账,一等舱火车票的价格,足够他在上海租一间小房子,生活两个月的了,与其返回天津浪费大半个月时间的路程,倒不如直接待在上海。

  只有训练方面,陈强也不用担心,以他现在的身份,随便去上海的哪个大学训练,人家都会非常的欢迎。

  ……

  跟几年前相比,租界内的房租又贵了许多,自从日本人打过来以后,很多有钱人纷纷跑到租界内买房置地,租界内的房价就如同坐火箭般的飙升。

  所以陈强还是只能在闸北地区租房。“一二八事变”的时候,闸北区的建筑被日本人损毁过半,所以现在的闸北区有很多的新房,居住环境反倒是改善了许多。

  房东知道陈强的身份,也没有要押金,时不时的还请陈强去家里吃顿饭,陈强给饭钱,房东也坚决不要,表现的极为大方,完全没有老上海人那种精明的感觉。

  陈强本以为这房东是看在自己为国争光,所以不肯收钱,但是到后来陈强才知道,房东是想把自己的大胖闺女介绍给陈强。

  房东的闺女其实也不算非常胖,一米六多的身高得得有130多斤的体重,整个人看起来挺丰满的,不过在这个老百姓普遍营养不良的时代,房东闺女绝对算是个大胖子了。

  自从得知房东的意图后,陈强就不敢去房东家里吃饭了,每天陈强都会故意的晚一些回家,错过吃饭的时间,这样也可以避免和房东一家见面。

  这日,陈强在外面吃过了饭碗,又在江边溜达了一圈,眼见着天黑了,觉得房东家肯定吃完饭了,这才返回住处。

  陈强来到门口,却看到一辆轿车正停在门前,当陈强靠近以后,车上下来了一个穿衬衣西裤的男子,他直接冲着陈强走了过来。陈强马上猜到,这两人是冲着自己来的。

  “是陈强陈健将么?”为首一人开口问道。

  “不错,我就是陈强,请问阁下是?”陈强接着问。

  “鄙人程登科!”对方开口说道。

  “原来是程教授!久仰久仰!”陈强立刻说道。

  陈强倒不是说客气话,程登科的大名,陈强是早有耳闻。

  陈强不知道程登科来找自己做什么,不过他还是将程登科请到了房内,两人分宾主落座后,相互寒暄了几句,陈强这才开口问道“程教授,不知道你专程来找我,究竟为了何事?”

  程登科从怀中掏出了一份报纸,递给了陈强,接着说道“陈健将,之前我写了一篇有关于军事体育的文章,还请你赐教。”

  陈强一看,这正是他前几天所看过的文章,于是陈强开口说道“程教授,你的这篇文章,我已经拜读过了。”

  “你觉得怎么样?”程登科开口问道。

  “写的非常好。”陈强老实的答道。

  “我问的不是这个。”程登科摇了摇头,接着道“我是说军事体育化方面,你觉得怎么样?”

  陈强想了想,开口说道“程教授,我是个运动员,军事训练方面的事情,我不懂,所以你问我这个军事体育化怎么样,我真的不好说。”

  程登科知道陈强说的是实话,他长叹一口气,开口说道“我给你透个实底吧,咱们的军队确是有些差强人意,比起日本人差远了,跟德国人更是没法比!如果明天跟日本人开战的话,咱们的军队真的打不过日本人!”

  “所以你希望通过体育来强军?”陈强开口问。

  “对,装备方面的落后,这是暂时无法弥补的,但是咱们可以从训练方面进行提高。”程登科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其实中央军的训练还是可以的,关键是一些地方军,他们可没有中央军这么好的训练条件。特别是为数众多的保安团,哪有正经进行训练的,正站个队列就算是训练了。所以我想通过军事体育化,来完善地方军和保安团的训练。”

  陈强点了点头,随后开口问道“那程教授需要我做些什么?”

  程登科开口说道“我想请你帮我宣传军师体育化。”

  “可以。”陈强毫不犹豫的答应下来。

  虽然陈强不知道这种方法能否达到“强军”的目的,但是在这个特殊的年代,日本人还有一年多就要攻出山海关了,任何有可能“强军”的方法,都值得一试。哪怕只有一点点的效果,那么未来抗击侵略者的时候,也会多一分力量。

  程登科没想到陈强答应的这么痛快,他微微一愣,而后开口说道“根据我目前所得到的消息,南京的高层对于这个军事体育化很感兴趣,他们已经打算进行可行性的调研,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就是询问一些知名的运动员,体育运动是否真的能够加强士兵的素质。我想全运会的时候,南京的调研组肯定会问你的。”

  “我明白,问道我的时候,我会告诉他们,跑步和跳远的训练,有助于提高士兵的身体素质,从而加强他们的军事素养。我会尽量的从科学角度,来阐明这一点的。”陈强开口说道。

  “不止是这样,我还希望你参加全运会铁饼项目的比赛。”程登科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我看过去你苏联访问的新闻报道,我知道你会投掷铁饼。”

  “为什么要我去参加铁饼的比赛?”陈强接着问道。

  “跑和跳,你都能代表运动员给出意见,但是投掷类项目却不行,因为你不是投掷项目的运动员。所以我希望你去参加全运会铁饼项目的比赛,最好能拿到个冠军,这样在投掷类项目上,我们也就有了话语权,也可以说服南京调研组,在体育军事化中加上投掷类项目的训练。”程登科开口说道。

  “我明白了,我会告诉他们,练习投铁饼,有助于把手榴弹扔的更远一些。”陈强笑着说道。

  “扔手榴弹?更远?我怎么没想到啊!”程登科一拍脑袋“我应该把这个写到报告里的,就冲着手榴弹可以扔的更远,南京方面也会在军队中推广投掷运动的。”

  陈强望着程登科,他能够感觉到,这位程教授是真的怀揣着一股“强军”的梦想。

  程登科就是这个时代有识之士的一个缩影,他们怀揣着强国强军的梦想,希望可以洗刷掉中国百年的屈辱,让国家强大,民族复兴。但他们却找不到强国强军的道路,所以就只能到处乱撞,去尝试任何一种可能的方法。

  “或许是因为程登科曾经赴德国留学,见识过德军的强大,所以他也希望中国的军队,也变成世界一流的军队吧。”陈强心中暗道,同时他忍不住的轻叹一口气。

  “你叹什么气啊?”程登科下意识的问。

  “程教授,你真的觉得,我们的军队比起日本人,只是装备和训练的差距么?”陈强开口说。

  程登科愣了几秒,开口说道“指挥方面,不是我们能改变的了的。”

  “程教授,你误会我的意思,我说的不是指挥的问题。”陈强压低了声音,接着说道“江西那边的战事,南京可是没少吃败仗啊。据我所知,江西的那些人可都是农民出身,与之相比南京的装备更好,训练更有素,兵力也更多,军官也都是黄埔出来的吧?结果呢?”

  “小点声,小心隔墙有耳。”程登科好心的提醒道,随后他也长叹一口气“我不是军事专家,你说的这些,我不懂,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装备精良的精锐部队,会打不过一群农民!”

  “我想是因为这些装备精良的部队并不知道,该为何而战吧!”陈强轻叹一声。

  此时的陈强不由得想起了那支川军,他们纪律极差,战斗力也弱,装备不齐,被称为一手烟枪一手步枪的“双枪兵”,然而这样的一支贫弱之师,却在未来的抗日战争中,称为了人所称道的“铁血之师”,因为他们知道为何而战!

  “如果有一天,当我们中国的军人知道该为何而战时,这要会比精良装备,刻苦的训练,优秀的指挥,更有意义!”

  ……

  旧中国第六届全国运动会的举办场地是上海的江湾体育场,这座体育场是1933年开始兴建,建成以后便是亚洲最大的体育场。假造费用达到了120万元。

  全国运动会的举办日期依旧是10月10日,而这一年正是华北事变爆发的年份,日本人加紧了侵略的步伐,而华北事变的来龙去脉,几乎贯穿了整个1935年。也是在这一年,中日之间的矛盾,逐渐成为了主要的矛盾。

  民间抗日的呼声越来越高,这种大型的运动会,难免的与爱国精神挂钩。

  陈强本以为,这一届全国运动会,也会像去年的华东运动会那样,到处都是抗日爱国的标语,到处都是抗日爱国的呼声,甚至会有啦啦队学者南开大学那样,用旗帜摆出“毋忘国耻”的文字。

  然而南京方面却明确作出了指示,所以“抗日”的言论,一律不准出现在赛场上。

  于是乎现场的标语变成了“全国运动大会,锻炼全民体格”、“全国运动大会,发扬奋斗精神”、“全国运动大会,提倡体育运动,注重内心陶冶,培养团体合作”、“提倡体育,增进幸福”、“人人以健康为乐,利用运动娱乐身心”之流。

  开幕式上,南京的大佬大因为正在忙着“剿匪”,所以没有亲临现场,而其他的一些南京大佬,发言也没有提到抗日救国的内容。

  比如那位行政院的王院长,洋洋洒洒说了大半天,大体内容则是说体育运动有多么重要,可以强身健体、可以增进智力,可以陶冶情操,所以大家都应该重视,全民应该共同努力锻炼身体。全部演讲一直在说体育,没有提到半句救国图存的事情,可真是严格的做到了不涉军,不涉政。

  这样的开幕式,虽然场面颇为浩大,可陈强心中却颇为失望,而更多的则是一种“有心杀贼无力回天”的无奈。

  ……

  陈强既然答应了要帮程登科宣传他的军事体育化,自然不会食言,所以他除了参加短跑、跳远、跨栏之外,也参加了铁饼项目的比赛。

  100米短跑,冠军是陈强,亚军被刘长春获得,他的成绩是10秒8。

  200米短跑,冠军是陈强,亚军被马来西亚华侨代表队的傅金城获得,他的成绩是22秒9。

  跳远项目,冠军是陈强,亚军被马来西亚华侨选手叶遂安获得,他成绩是676米。

  三级跳远项目,冠军是陈强,亚军被上海选手张加燮获得,他的成绩是1412米。

  110米栏,冠军是陈强,亚军被上海选手林绍州获得,他的成绩是16秒3。

  铁饼项目,冠军是陈强,亚军被东北选手郭洁获得,他的成绩是3760米。

  从结果上看,上海选手的实力依旧出色,而华侨队的实力也不容小觑。不过他们距离陈强,依旧有着很大的实力差距。

  对于陈强来说,参加国内的比赛,完全没有难度,全国运动会就是一个刷冠军的简单副本。

  比赛期间,果然有调研组的官员找到陈强,询问有关军事体育的事情,而陈强则按照早已经跟程登科商量好的说辞,予以了答复,也算是完成了对程登科的诺言。

  至于南京方面会不会去实施军事体育化,那就不是陈强能够掌控的了。

  ……

  全运会的比赛结束了,陈强也打算离开上海,返回天津。

  陈强正在房间内收拾行李,“球王”李惠堂敲了敲门,走了进来。

  “李哥,找我有事?”陈强开口问道。

  李惠堂点了点头“陈强,我这次来,是想邀请你访问我们南华足球队。”

  “去香港啊。”陈强犹豫起来,自从二月份去苏联起,他已经九个月没有回天津了。

  不过李惠堂却是一副很诚恳的样子,而且一再的邀请,这让陈强有些盛情难却。

  最终陈强答应下来,先跟李惠堂去一趟香港,然后再回天津过年。

  ——————

  六千字求月票。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