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九九章 新的时代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一九九章 新的时代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大半个月的时间里,陈强几乎把南京的社会名流认识了个便。

  正当陈强打算返回南京的时候,郝更生却带着一个外交部官员找上门来。

  “陈强,这位是外交部人事处的周处长。”郝更生开口介绍道。

  “陈健将,久闻大名。”周处长笑盈盈的说道。

  “周处长,你好,请坐。”陈强招呼两人坐下。

  寒暄了几句后,陈强才开口问道:“敢问周处长来找我,所谓何事?”

  “我听说陈健将打算回天津?”周处长反问道。

  “是的,奥运会已经结束很久了,我也没有必要继续待在南京,是时候回天津了。”陈强开口答道。

  “陈健将,我们希望你可以留在南京。”周处长开口说道。

  “这是你们外交部的意思?”陈强下意识的问道。

  “是行政院,乃至更高层的决定,我们外交部只是执行。”周处长开口说道。

  “我能问一下为什么希望我留在南京么?”陈强接着问。

  “我们外交部平时有很多的外事活动,另外南京的各位长官,也经常会举行宴会款待外国友人,我们希望陈健将可以出席这些活动。”周处长回答道。

  陈强顿时明白过来,南京方面是想拿自己充门面。

  很多宴会、舞会或者典礼,都需要邀请一些名流人士作为嘉宾,这样无论是主办方还是受邀客人,都会觉得更有面子。外事活动就更是如此,在招待外国政要或者其他外宾的时候,南京方面也需要找一些社会名流撑场面,提升一下逼格。

  在南京的地面上,一般的社会名流,比如什么知名企业家,知名教育家,知名艺术家等,中国人或许很熟悉,可那些外宾可未必认识,叫来撑场面的效果也不怎么样。但陈强就不同了,世界第一运动员的名号,老外们都知道,即便是没有见过陈强的,也听说过陈强的事迹。

  可以说陈强算是南京能够找到的唯一“国际名人”,于是乎南京方面自然希望陈强留在南京,这样在宴请外宾的时候,让陈强参加,也可以拿来撑撑场面,让南京政府显得更有牌面。

  陈强沉吟了几秒钟,仿佛是在思考要不要答应下来。而对面的周处长则接着劝说道:“陈健将,待遇方面你不用担心,除了薪水和各种补贴之外,我们外交部还专门为你提供了住所,家具一应俱全。你的任命状我都已经带来了。”

  周处长说着,从包中掏出了一份任命状,递给了陈强。

  陈强打开一看,上面的大致内容是,任命陈强为外交部特别参赞。

  “这个特别参赞的职责是?”陈强开口问。

  “其实也没有什么职责,就是一些外事活动,你需要出席,有些时候可能还要去上海出差。除此之外的时间,你可以自由支配。”周处长开口说道。

  陈强秒懂周处长的意思,这个“外交部贴别参赞”就是个吉祥物,有外事活动的时候亮亮相,陪着老外吃吃喝喝,余下的时间爱干啥干啥。

  “原来就是外宾来的时候陪吃陪喝陪玩,感情是‘三陪’啊!不过这工作倒是不错,有吃有喝还有时间,人家还包住。这种轻松的工作,也就只有当公务员才能享受的到。”

  陈强脑海中飞速的计算起得失。

  从周处长透露出来的意思,这是南京高层的决定,说不定还牵扯到那位大boss,如果是大boss想让陈强留在南京的话,那陈强肯定不能拒绝。

  而且外交部连任命状都已经拿来了,明摆着就是这份工作,陈强根本就没有选择的权力,想接也得接,不想接也得接。

  陈强转念又一想,或许留在南京也是一件不错的选择。

  1936年的下半年已经过了一半了,距离七七事变也越来越近,等到七七事变爆发以后,如果陈强还待在天津的话,要么只有两个选择,要么是逃到天津租界里,要么就是随南开大学南迁。

  如果陈强留在天津的话,以陈强“世界第一运动员”的身份,肯定会被日本人抓走,然后让陈强配合日本做一些“中日亲善”的事情,甚至是在伪政府当官,陈强若是不肯做汉奸的话,说不定会被关进集中营里。要是真的进了集中营,是死是活可就难说了。

  如果陈强逃到天津的租界里,也只是能够享受四年的和平时光而已,等到太平洋战争爆发以后,日本会对英国和法国宣战,到时候日军会接管天津的英租界和法租界,大量的英国和法国侨民,也会被关进集中营。

  至于天津的意大利租界,虽然没有遭到日本人的毒手,但是考虑到意大利在二战中的卖萌属性,如果陈强夺金意大利租界的话,说不定意大利人真的会把陈强卖给日本人。

  陈强不想当汉奸,也不想死。如果他跟随南开大学南下的话,那么依旧是撤退到西南的结果。

  抗战期间,南开大学、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先是扯到了长衫,组成了长沙临时大学,后来日军打到了长沙,临时大学又迁到了昆明,改称西南联合大学。所以陈强也会随着南开大学一起撤退到昆明。

  抗战时期的昆明是大后方,当时很多的工厂学校内迁,大量的资金、设备和人才流入昆明,官僚资本纷纷在昆明设置和开办工厂企业,使得昆明经济短暂的繁荣。而且昆明四季如春,很适合居住,如果去昆明住上八年,也是挺不错的事情。

  陈强若是选择回到天津,抗战爆发以后,跟着南开大学去昆明,大概是最好的结果了。

  可若是陈强留在南京,在外交部任职的话,至少在战争刚爆发的时候,不用急匆匆的从天津撤退。等到1937年11月底,国民政府将会撤出南京,到时候政府的公务员肯定是要优先走的,陈强也会跟随外交部一起,先是到长沙,然后去重庆。而之后的八年,陈强也会待在重庆。

  跟着政府一起撤离,肯定是要方便很多,最起码沿途的后勤保障方面是不用担心的。而且等到了重庆,有一份职务在身,陈强能领到薪水,也不至于饿肚子没饭吃。

  虽然在抗战期间,重庆会遭到日军的轰炸,但是政府部门都有防空洞,空袭警报来的时候朝防空洞里一躲,保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

  想到这里,陈强做出了决定,那就是接下这个外交部特别参赞的任命。

  只听陈强开口说道:“多谢周处长的好意,不知道我什么时候去外交部报道?”

  “随时都可以,不过住的地方,你还得等一周,我们给你找了一所公寓,不过需要一些时间整理一下。”周处长开口说道。

  送走了周处长,陈强开始琢磨,要不要趁着现在,先在重庆买一栋房子。

  毕竟要在重庆待上八年的时间,陈强总不能一直租房吧!更何况抗战期间重庆的房租也是越来越贵,最终租房子的钱,可能比现在买套房子都要贵。

  而且现在还只是1936年,重庆的房价还很便宜,陈强若是钱够多的话,恨不得在重庆多买几套房,等政府搬迁到重庆以后,绝对能赚上好几倍。

  ……

  就这样,陈强成为了外交部的特别参赞,平日里的主要工作就是参加各类外事活动,陪吃陪喝陪玩。

  偶尔陈强还会去一趟上海,上海毕竟是远东第一城市,外国人云集,像是英美法等国的驻华的大使,平日里也都待在上海的租界当中,所以上海也经常会举办重要的外事活动。

  时间一晃便过去了两个月。

  南京的某处网球场上,陈强正在打网球,而他对手正是约翰-拉贝。

  自从那次在西门子公司的晚宴上结识了约翰-拉贝之后,在陈强的刻意结交下,很快的便跟拉贝熟络起来。

  如果是别的党人,陈强或许懒得去搭理,但是拉贝不同,在陈强的心目中,约翰-拉贝是一个真正值得尊敬的人,是一个伟大的人!

  约翰-拉贝对于中国人本来就比较友好,而且陈强又是德国元首亲自授勋的人,拉贝也很希望结交陈强,于是两人很快的便成为了好朋友。

  平日里,两人闲着没事便会去打网球,或者是去马场骑马。在当时的南京,打网球和骑马,算是比较高雅的社交运动,也是外国人比较喜欢的运动。

  前世的时候,陈强的网球水平不算差,差不多有着ntr标准35分的水平。

  ntr全称是national tennis ratg rogra,是美国的一种网球分类标准。分级从初学者到国际选手,第一次打网球的初学者平分是05,然后按照05分的级别递增,一直到最高到70。能够达到70评分的属于国际级别网球运动员,可以参加国际大赛并以比赛奖金为收入来源。

  以未来中国网球运动的发展情况,业余选手的最高评分也就是45,能够达到55的,就算可以去省级的训练队打球了,若是能达到60,应该就能进国家队了。

  而在美国的话,由于网球水平比较高,很多高中生都能够达到60的评分。

  在三十年代,网球水平还没有那么高,或者说那个时代的网球,还处于比较原始的阶段,很多技术都没有开发出来。

  1968年之前,网球的公开赛时代来没有到来,以现代的眼光看,当时的网球只能算是业余比赛,甚至休闲的成分要比竞技更多。在二三十年代的时候,那些参加温网或者法网的选手,能够达到30的评分就已经很不错了。

  陈强ntr的35分的评分,即便是放在未来的中国,也算是业余选手中打的不错的,足以有资格参加国内业余级的比赛。如果能够上升到40的评分,应该可以在国内业余级的比赛里拿到名次。

  35分评分的业余球员,发球和接发球的时候,已经能够控制落点和力道,并且可以发出或者回出上旋球,网前也已经拥有了比较稳定的截击技术。这个评分级别的运动员,对中速球的方向控制已经不错,但击球的深度和变化还不够。能在跑动中稳定地回击过顶球,开始能随球上网、放小球和打反弹球。二发基本能控制落点。

  这样的水平,别说是打爆约翰-拉贝,就是欺负职业网球选手也是绰绰有余,哪怕是去打温网或者法网,也能够取得前几轮的晋级。

  大半个小时下来,陈强即便是故意让这约翰-拉贝,可拉贝依据是节节败退,他完全不是陈强的对手。

  “不行了,累的快跑不动了!我得休息一下。”拉贝放下了球拍,然后摇了摇头,接着道:“陈,你的网球打的可真棒,绝对有职业级的水平,下次去欧洲的话,你可以去温布尔顿打比赛了!”

  两人正交谈着,网球场的服务生却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两位先生,外面戒严了!”服务生开口说道。

  “戒严!”陈强和拉贝同时一惊。

  南京可是民国时期的首都,一个国家的首都出现戒严的情况,那肯定是在国家层面上发生了极其严重的事情。

  一般情况下,一个国家在面对对外战争、重大灾难或者内部叛乱时,才会进行戒严。如今日本人还在东北,而南京也没有遭遇到什么灾难,所以唯一的解释就是内部叛乱。

  陈强突然想起了一件事,于是马上问道:“今天是多少号来着?”

  “12月13日。”拉贝开口答道。

  “果然是这样,是西安那边的事情传到南京来了。那个人都被扣留了,南京城自然得戒严。”陈强长叹一口气。

  “陈,你好像知道些什么?”拉贝望着陈强开口说道。

  “我想我们国家的内战马上就要结束了!”陈强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不过另一场关系着我们整个民族生死存亡的战争,马上就要开始了!”

  拉贝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随后他开口说道:“陈,我虽然不太明白你所说的事情,但是我能够感觉到,混乱即将到来,我仿佛已经听到了战争的脚步。”

  “你的预感很正确。”陈强点了点头,却没有多透露西安事变的信息。

  拉贝则接着说道:“陈,我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但如果你遇到危险的话,可以来我的家中避难,以我的身份,贵国的人不敢对我怎么样!”

  “是啊,不仅仅我们中国人,连日本人也不敢拿你怎么样。”陈强心中暗道,他知道在明年的这个时候,拉贝这里或许是南京城里唯一安全的孤岛。

  ……

  随着西安事变的爆发,南京的局势空前紧张起来,整日的戒严自不用说,很多政府部门的工作也都陷入到了停滞当中。

  毕竟大老板都被抓起来了,说不定还会被处决,员工们哪有心思正常工作。

  南京方面的高层也是各怀心思、蠢蠢欲动。就好比一个公司,董事长出了意外,几个大股东肯定会各怀鬼胎,想要上位夺权的也大有人在。

  大老板是亲美派最大的靠山,亲美派自然是希望营救大老板,所以积极奔走。

  而亲日派则开始部署着跟西安方面兵戎相见,仿佛要再打一场内战,至大老板的安危于不顾,或许大老板死了才是对亲日派最好的结果。

  地方上的军阀也是意见不一。山东的韩主席大战这是“英明壮举”;山西的阎主席则是“惊痛无似”;广西的李长官主张停止内战,一致对外;西北的马司令则趁此向大老板表忠心。

  国外的媒体则是一致的批评西安方面的行为,比如英国的《泰晤士报》说这次事件为为“叛变”;苏联的《真理报》称这是在帮助日本分裂中国;法国的《救国时报》则认为西安事变是“深刻痛惜的事件”;美国媒体则比较直接,说这次事变使得西方各国在远东保有利益者感觉不安。

  对于西方各国来说,他们看似是在呼吁和平,但实际上只在乎各自在华利益而已。一个稳定的、懦弱的、对西方卑躬屈膝的中国,显然是更符合西方的利益。所以他们当然不希望政变的发生,最好就是让中国维持现状。

  ……

  12月24日,陈强应邀来到拉贝的家中,参加拉贝家的平安夜晚宴。

  由于戒严的缘故,整个南京城都是要宵禁的,天黑以后不能出门活动,所以晚饭过后,陈强也不能回住处,于是陈强干脆就睡在了拉贝的家中。

  次日一大早,陈强来到了餐厅准备享用早餐。

  “圣诞快乐,陈!”拉贝笑着说道。

  “圣诞快乐!”陈强回应道。

  “陈,快来吃早餐吧,有正宗的德国香肠,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拉贝将陈强招呼到了餐桌前。

  餐桌上除了牛奶、面包、香肠、黄油等丰盛的食品以外,还有几份报纸。

  陈强不经意的扫了一眼报纸的头版,脸上不由得扬起一缕喜色。

  报纸的头版有这样的一行大字:“停止内战,联合抗日”!

  陈强知道,西安那边的事情已经解决了,抗日统一战线也即将建立。

  从这一天起,中华民族将进入到一个新的时代。

  对于整个国家、整个民族来说,那将会一个苦难的时代……

  但那更是一个涅槃重生的时代!

  ——————

  求一下保底月票。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