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零一章 救命稻草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中国体育人第二零一章 救命稻草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陈强觉得自己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他也不知道究竟梦到了些什么,总之都是些画面的碎片。

  终于,陈强睁开了眼睛,白色的天花板映入到陈强的眼帘,不过他的视线却非常的模糊,甚至连脑袋也是晕乎乎的。

  “好晕啊”陈强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那种虚弱的感觉,让他处于一种很糟糕的状态当。

  陈强微微扭了扭头,然后看到了挂在旁边的玻璃瓶,里面的液体,正顺着橡胶软管,流入到他的体内。

  “我正在输液么这里是医院”陈强的思绪逐渐的清晰了一些,他开始回忆起,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想起来了,是空袭,我在撤出南京的时候,遭遇了轰炸机的空袭,我当时好像是从车冲了出来,然后炸弹就爆炸了之后的事情我就记不得了。”

  陈强的脑袋还不是很清醒,他思考了一下才明白过来,他知道自己应该是在空袭当中受伤了,然后被送到了医院。

  “不知道是谁这么好心,救了我一命”陈强心中暗道。

  突然间陈强想到,自己遭遇到了轰炸,身体受了伤,会不会出现什么缺胳膊少腿的情况。

  想到可能变成残疾人,陈强心中不由得慌张起来,他的手脚也本能的开始动了起来。

  剧烈的疼痛传来,陈强忍不住一咧嘴,险些疼的哭了出来。

  不过陈强也知道,能感觉到疼,这是好事,若是连疼都感觉不的话,那才是真的糟糕了。

  疼痛的感觉逐渐的消失,陈强开始感知身体的情况。

  “胳膊和腿都在,手和脚也健全,手指也能感觉到,还有下面最重要的部位也是完好无损虽然是身受重伤,但身上的零件都还在,也算是不幸中的万幸了。”陈强心中暗道。

  作为一个运动员,要是缺胳膊少腿的话,那以后就只能参加残疾人运动会了。

  此时,一阵疲惫感传来,陈强控制不住的闭上眼睛,昏昏沉沉的再次睡了过去。

  陈强毕竟是重伤未愈,刚才那一番动作已经消耗了他太多的体力,所以他又一次陷入到了昏睡当中。

  不知道过了多久,推门的声音响起,将陈强从睡眠中惊醒,他缓缓的睁开眼睛,看到一个护士打扮的人走了进来。

  护士也看到陈强睁开了眼睛,她顿时一脸的惊喜。

  “你醒了”护士尖叫一声,转身就向外跑去,一边跑还一边喊着“高医生,快来,他醒了”

  又过了片刻,一个医生模样的人推门进来,走到了陈强近前,他现实检查了陈强的情况,然后又伸出了三根手指,开口问道“能看清这是几么”

  “三。”陈强开口答道。

  “还好,视力没有问题。”医生接着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陈强。”陈强开口答道。

  “知道这是哪儿么”医生又问。

  “医院。”陈强继续答道。

  “脑子也没有问题。”医生长出一口气“谢天谢地,总算是救回来一个,他能挺过来,也是奇迹,之前几个比他伤势更轻的,最后都没有挺过来。”

  脚步声从门外响起,随后一个声音传来“大夫,陈强是不是醒了。”

  只见一个四十岁左右的中年人走了进来。

  陈强认识这个人,他是外交部总务科的一个主任,姓赵。

  只见赵主任来到床边,看到陈强正睁着眼睛,脸上顿时露出了喜色。

  “你醒了,太好了”赵主任立刻转头问医生“大夫,他的情况怎么样了”

  “人算是救回来了。”医生开口说道。

  “那他什么时候能走”赵主任接着问道。

  “走去哪出院么”医生下意识的问道。

  “我们得撤出南京,去重庆。”赵主任回答说。

  “不可能”医生摇了摇头,接着道“他现在的身体情况,别说是去重庆,就算是出城都会要了我他半条命的。说实话,他的伤势,我本来都以为肯定是活不了了,不过运动员就是运动员,身体素质比一般人好多了,硬生生让他挺过了鬼门关。他现在要做的就是修养,哪都不能去”

  病床上,陈强看了看赵主任,开口问道“赵主任,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撤离南京的时候,遭遇到了日本人的轰炸,这你还记得吧”赵主任开口问道。

  陈强点了点头,而赵主任则苦涩的摇了摇头;“那次轰炸,我们损失惨重,当场就被炸死了十三个人,受伤的也有好几十个,七个人在来医院的途中不治身亡,在医院里,有八个人没有抢救过来。”

  “其他人呢”陈强接着问。

  “把你们送到医院后,伤势不重的继续扯往重庆,我带着小孙和小李暂时留在医院里做一些善后的事情。如果有伤员情况好一些的话,我们会安排他们撤离。”赵主任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打算在明天撤离的,不过你现在的情况,恐怕是走不了了。”

  陈强心中感到一丝不妙,但他还是怀揣着一丝侥幸,开口问道;“赵主任,我们应该不是在南京吧”

  “当然是在南京了咱们刚出南京城没多远就遭到了轰炸,而且很多人伤势颇重,自然要送到南京来,才能把你们救过来。”赵主任开口说道。

  赵主任的这番话,剿灭了陈强心中那一丝的侥幸。

  “轰隆隆”一阵爆炸的声音从外面响起,听起来像是很远,然而这声音却让陈强感到一种危机感。

  赵主任则习以为常的看了看窗外,他开口说道“是光华门那边,第87师跟日军交上火呢,不知道能不能守住三天。”

  “已经打到光华门了么”陈强面色大变,他突然问道“我昏迷了多久”

  “整整一个星期了。”赵主任开口说。

  “那今天是几号”陈强又问道。

  “9号了,12月9号。”赵主任回答说。

  陈强顿时倒吸一口凉气,他知道自己遭遇到了最糟糕的情况。

  来自后世的陈强知道,1937年12月中旬的南京意味着什么

  陈强本以为自己可以成功的避开,却没想到最终还是在这个时间,出现在了这个地点。

  “医生,我现在的情况,真的不能出院么”陈强再一次的确认道。

  医生点了点头“除非你想死。你现在的情况,根本受不了半点颠簸,别说是去重庆,就是从这南京城里出去,都有可能死在半路上。”

  “那我多久能康复”陈强接着问。

  医生想了想,开口说道“以你的情况,三个月能下床就不错了。至于完全康复嘛,得看你的恢复情况,即便是你身体素质出色,也得需要半年。”

  “也就是说,我得在床上躺三个月”陈强有些郁闷的问。

  “三个月是保守估计。真正需要的时间会更长。”医生回答说。

  陈强彻底的绝望起来。

  最好的情况当然是马上撤离南京,虽然现在日军已经打到了南京城外,但是陈强知道,作为政府部门的外交部,肯定还是有撤离渠道的。从赵主任那淡定样子,陈强就能够猜出来,撤离南京肯定是没有问题。

  但关键是,陈强受伤了,他现在的身体情况是无法承受长途旅行的颠簸的,所以他根本走不了,只能留在南京城。

  陈强也知道,以自己的身份,日军或许是不会取自己姓名,只要自己亮明身份的话,或许日军还会将他保护起来,甚至还会给他最好的治疗环境。

  但那样的话,陈强就等于是落入到了日本人的手中。

  日本人是需要陈强这种人为其效力的,如果陈强落入到日本人的手中,日本人对他威逼利诱是必然的,如果陈强坚决不从的话,或许还会面临显影拷打,甚至被关进集中营里折磨,都是有可能的。

  陈强也不想做汉奸,日本人的威逼利诱,陈强觉得自己应该能扛得住,但是严刑拷打嘛,陈强心里就没底了。想想未来电视剧里的那些酷刑,什么烙铁竹签电椅,陈强觉得自己怕是没本事挺过去。

  当然也有一种可能,陈强坚决不肯跟日本人合作,而日本人迫于陈强身份特殊和国际影响,不敢对陈强动粗。

  就好比梅兰芳先生蓄须明志那样,日本人也是对其各种威胁,要求他登台为日本人表演,但是梅先生却坚决不从,保住了民族气节。而日本人最终也担心影响不好,没有对梅先生动粗。

  陈强“世界第一运动员”的身份,应该不比梅先生差多少,或许日本人也会因为担心国际影响,不敢对陈强动粗,但陈强却不敢赌。他不能把自己的人身安危,寄托于敌人的心慈手软,万一要是遇到那种丧心病狂的敌人,陈强依旧是性命堪忧。

  “不行,绝对不能落到日本人的手中我也决不能当汉奸”陈强心中暗道。

  可现在的陈强走又走不了,却又不像落到日本人的手中,总不能自杀吧

  “怎么办到底该怎么办”

  陈强心中无比的焦急。

  突然间,陈强想到了一个办法,或者说是想到了一个人。

  “赵主任,你明天就要撤离了吧”陈强开口问道。

  赵主任点了点头“明天天亮之前就得走,趁着日本人还在睡觉,没有发动进攻,一旦天亮的话,就不好出城了。”

  “赵主任,在你走之前,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陈强开口道。

  “你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一定会帮你的。”赵主任犹豫了两三秒,眼神中透出一缕决然,接着道“如果你需要什么东西,我也能够给你找到,我能搞到一些比氰化物更好的东西,用了之后没有痛苦。”

  陈强苦涩的笑了笑,他知道赵主任是误会了自己的意思,或许赵主任觉得陈强会杀身成仁,所以要为他找来没有痛苦的毒药。

  “赵主任,我是想请你把我送到一个地方去。”陈强开口说道。

  “你现在的情况,还能去哪里”赵主任不解的问。

  “你应该认识约翰拉贝吧就是那个德国人。”陈强开口说道。

  赵主任点了点头“那个德国人在南京有些名气,而且他还是德国派驻在中国的重要人物,我当然认识他。”

  “我想请你把我送到约翰拉贝的家中,就是现在”陈强开口说道。

  约翰拉贝是目前陈强唯一能够想到的救命稻草,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整个南京城,能够给陈强提供保护的也只有约翰拉贝。

  作为德国人,拉贝是有特权的,由于德意日轴心国同盟的关系,在日占区,德国人和意大利人的权益能够得到保障,日本人轻易不会招惹德国人和意大利人。

  而约翰拉贝的另外一个身份是党驻中国的副部长,这个身份也给了拉贝更强劲的保护伞,只要拉贝把党的名号举起来,日本也得认怂。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拉贝才被推举成为南京安全区的主席,南京安全区内近三十万中国难民才会免遭日本人的毒手。

  陈强身份特殊,可以预料的是,日本人知道陈强还留在南京以后,必然会不惜一切代价控制住陈强,这个时候,一般的驻外时节怕是不敢得罪日本人,也未必能够保护的了陈强。但是陈强坚信,拉贝一定能够保护自己不被日本人抓走。

  日军兵临城下,南京城也已经陷入到了混乱当中,普通的老百姓要么不敢出门,要么就早已经逃难。街头总是能够看到从前线撤退下了的伤病。

  医院的救护车早已经被军队征用用来运送伤兵,所以陈强想要去拉贝的家中,需要另外想办法。赵主任作为外交部总务科的人,多少还是有些能耐的,在这种时候,他还是帮助陈强找到了一辆车。

  陈强身受重伤,加上昏迷了一个星期,此时他的身体状态非常的糟糕,他艰难的上了车,但浑身上下痛的快要散架了似得。

  正如医生所说的那样,现在的陈强,就算是出趟南京城,都会要了他半条老命。

  车子终于抵达了拉贝的家门口,而一路的颠簸,让陈强的身体几乎到了极限,他全靠一种意志力在强撑着,不要晕过去。

  陈强从车上被抬下来的时候,他身上的伤口又一次崩裂,血水沿着纱布,不断的渗出。

  陈强瞬间觉得,从医院到拉贝住处的这一段行程,让他的伤势又加重了许多。

  此时拉贝恰好在家,见到重伤的陈强,拉贝十分的吃惊,但他还是将陈强迎进了家中。

  “约翰,我遇到麻烦了,我需要你的帮助。”陈强对着拉贝说完这句话后,便晕了过去。

  次日,外交部的人都已经撤离的南京,而陈强又一次醒了过来。

  陈强的状态比昨天稍微的好了一点,他喝了一点糖水补充了体力,然后将自己遭遇空袭的事情告诉了拉贝,并且提前告知拉贝,日本人肯定会来抓自己。

  听到日本人会抓捕陈强,约翰拉贝立刻拍着胸脯说道“我的朋友,你就安心的在这里养伤吧,有我在,日本人是不会在找你麻烦的”

  12日下午,外面的枪声逐渐停歇,而南京城也彻底的宣告失守。

  也是在这一天,死神开始在陈强的周围徘徊,陈强开始发烧,很明显是伤口出现了感染。

  这个时代,伤口感染可是致命的

  如果陈强一直待在医院里的话,或许不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但是他强行从医院来到了拉贝家中,这最终导致了陈强的伤口感染。

  伤口感染也令陈强陷入到了昏迷当中,对于外界发生的事情,更是一概不知。

  拉贝费了好大的功夫,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支磺胺,算是救了陈强一命。

  磺胺虽然在1936年就投入到临床使用了,但是在中国,磺胺的价格堪比黄金,如今又是战争年代,磺胺更是管制类的药品,可谓是千金难求。私人贩卖使用磺胺的话,是会上军事法庭的。

  也就是拉贝身份特殊,所以才能够弄来磺胺,换成是别人的话,弄不来这一支磺胺,陈强或许就真的没命了

  陈强再一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天之后。

  连日的昏迷,差不多要了陈强大半条命,此时的他,比在医院的时候更加的虚弱,甚至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

  这也多亏了陈强是运动员,身体素质出色,换成普通人的话,或许早就死了三遍了。

  拉贝很晚才回到家中,他拖着一脸疲惫,来看望陈强。

  陈强发觉拉贝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精神也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当中。而陈强更是知道,拉贝正在做一件多么伟大的事情

  面对外面的惨剧,陈强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他甚至连一个人都救不了,现在的他比废人还要废,只能躺在床上,连吃饭喝水都要别人喂,而且这样的情况还要持续很久。

  “谢谢你,约翰”陈强很努力的说道,对于现在的陈强来说,说话也是很消耗体能的。

  “别客气,我们是朋友嘛”拉贝疲惫的脸上挤出了一缕笑容。

  “我是作为一个中国人,向你表示感谢,谢谢你救了那么多人,中国人永远都会记住你的恩情。我们一定会报答你的。”陈强接着说道。

  拉贝微微一愣,然后瞬间明白了陈强话语中的含义。

  拉贝以为是家中的仆人,把他这些天所做的事情告诉了陈强。

  随后拉贝却摇了摇头“我做这些事情,并不是为了要求回报,我只是在做我该做的事情战争,不应该针对平民”

  陈强突然觉得,此时的拉贝,身上散发出了一种伟大的光芒,这甚至让陈强觉得自惭形秽。

  陈强沉吟了几秒,而后再次开口“谢谢你,约翰不过这一次,是感谢你捍卫了人类的真理和尊严”

  日军司令部。

  日军参谋次长多田骏正望着墙上的地图发呆。

  多田骏是日本陆军中将,原本是日军第11师的师团长,“七七事变”爆发后,接替重病的今井清担任参谋次长兼陆大校长,辅佐参谋总长闲院宫载仁亲王。

  多田骏是个中国通,他曾经三次到中国的陆军大学任教,帮助当时的奉系军阀训练军官。也因此他对日军侵华的态度,与很多日军的高层不同,他不支持战争扩大化,希望通过谈破的方式让中国屈服,成为日本的附属国。

  正当多田骏盯着地图,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的时候,他手下的一名参谋走了进来。

  “将军,我刚刚得到了一个情报,只是不知道有没有用,还请您定夺”参谋开口说道。

  “说吧。”多田骏没有回头,仍然盯着墙上的地图。

  “不知道您有没有听说过陈强这个名字,就是那个中国的运动员。”参谋开口说道。

  “我当然听说过他,世界第一运动员的名号,我在四年前就早有耳闻”多田骏开口说道。

  “我们收到情况,陈强并没有逃离南京,他现在仍然待在南京城内。”参谋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我们要去把他来么”

  “当然,这种人一定要控制在我们的手中”多田骏猛的回过头来,眼神中充满了炙热,接着说道“记住,要完好无损的把他带来,不,是请来这个人对我们可是有大用处的我要让他成为中国人的榜样如果他能够为我们效力的话,会进一步的瓦解中国人的抵抗意志,我们对中国的统治,也会更加的顺利”

  “不过根据我们所得到的情报,陈强现在在一个德国人家中,那个德国人名叫约翰拉贝,他的身份有些特殊,是党驻华的副部长。”参谋开口说道。

  “我知道这个拉贝,他和其他外国人设立的安全区,给皇军的行动造成了一些困扰。”多田骏低着头思考了几秒后,开口说道”抓捕陈强的事情,就由你亲自负责的吧,那个德国人的身份特殊,不要把事情闹的无法收拾,明白了么“

  求一下保底月票

中国体育人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44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