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五三章 套路卖书(求月票)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前世的陈强能够评上大学教授,自然也是写过书的,像是运动学方面的书籍、体育发展方面的书籍、运动康复方面的书籍,他都写过,陈强还参与编撰过一些体育教材。

  不过写自传,陈强还是头一次。

  好在陈强看过很多的名人自传,所以对于写自传,既不算熟悉,也不算陌生,至少知道该怎么写。

  写书是陈强筹划已久的事情,不过直到今天,才有机会实施这一计划。

  陈强本来也不是什么文学爱好者,让他去当个文抄公,抄一抄后世的那些文学作品,他也抄不来。什么《射雕英雄传》、《天龙八部》之类的,他只看过电视剧,却没有看过原著,到现在连剧情都记不清楚,更别提把整本书抄下来的。

  陈强所精通的,是体育方面的知识,要是让他写体育方面的书籍,绝对是手到擒来,他绝对有能力编纂一本这个时代最先进的体育教材。

  不过在这个时代的中国,正逢乱世,并没有体育运动生存的土壤,普通老百姓生存艰难,有能力从事体育运动的人寥寥无几,而且接下来还要抗击日本侵略者,即便是陈强写出体育教材,也没有人看。

  更何况刚刚穿越到民国的陈强,只是一个报童,是社会的最底层,他写即便写出来一本书,也没有人会帮他出版。

  所以陈强一直等到自己出名了,才开始执行写书的计划。

  陈强选择的是写一本自传,当然别的类型他也写不来。民国有那么多著名的文学家,陈强若是写诗歌、散文、小说什么的,等于是在班门弄斧。反倒是自传这东西,只有他自己能写的来,而且还是独一无二的。

  更何况陈强从报童到世界第一运动员的经历,也的确算是很曲折离奇,已经具备的小说的要素。特别是这种身份的反差,更是吸引读者的一种利器。

  诸如“废柴逆袭”、“莫欺少年穷”之类题材,在未来的网文中一直是经久不衰。而很多历史爱好者对于汉高祖刘邦的故事情有独钟,也是因为刘邦是屌丝逆袭的典范。

  文学作品当中,身份的差异永远都能够制造爽点。关羽温酒斩华雄时读起来很爽,因为在此之前袁绍鄙视关羽是个马弓手,读者便多了一份期待感,曹操那温的那一杯酒,更是将装逼打脸形容到了极致。

  陈强在书写自传的时候,便充分利用了这种身份的落差。

  报童,那是社会的最底层,上海滩当之无愧的“瘪三”,这可以算是超级废柴了,这种身份最终逆袭成为世界第一的运动员,成为民族英雄一般的存在,那绝对是爽点满满。以陈强现在的名气,这本书出版以后绝对能卖钱。

  陈强想在这个时代生活的更好一些,所以他需要赚钱,从事体育运动是很花钱的,总不能饿着肚子去搞体育吧。

  而且陈强也知道,四年后的柏林奥运会,参赛经费依旧很紧张,陈强可不想再四处募捐了,他打算从现在便开始存钱。

  写书自然是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这正是因为这个原因,陈强才非得要求了这个一等舱,没有人打搅的情况下,他可以安心的写自传。

  从洛杉矶返回上海,一路上要走二十多天,这足够让陈强完成一本十几万字的自传了。

  ……

  虽然已是隆冬时节,人们喘气都透着白雾,但是上海滩的码头上依旧占满了热情的人。

  “欢迎陈强得胜归来”、“热烈欢迎世界第一运动员归国”、“运动健儿,征战奥运,扬我国威”、“民族英雄,中华楷模”等等,这几个月前的标语,又挂了出来。

  这一次,人们没有失望,他们终于等来了陈强。

  陈强走下船的那一刻,欢呼声便在整个码头上响起,中国的奥运英雄终于回来了!

  记者们纷纷涌上前去,闪光灯当差点闪瞎了陈强的合金狗眼,更多的人则希望陈强可以现场展示一下奥运会金牌。

  码头上的欢迎活动持续了一个多小时,然后陈强被沈嗣良接到了下榻的饭店。

  沈嗣良是和刘长春一起回国的,此时刘长春和宋君复已经回到了北平,而沈嗣良除了是中华体育协进会的干事之外,还在上海圣约翰大学任职,所以他的工作地点就在上海。

  等陈强安顿好住处,沈嗣良才开口说道:“陈强,今天晚上,上海市政府给你安排了接风晚宴,明天则是上海市总商会设宴款待你。我帮你买了后天去南京的火车票,南京给你准备了一个表彰仪式,政府的最高层领导人会亲自出席接见你。”

  陈强心中顿时一紧,他曾经想过,自己在奥运会上取得了这么好的成绩,有可能会见到民国的大人物,但是却没想到这一天来的这么快。

  ……

  陈强前往南京见大人物,此处省略一万六千字。这书写起来不易,你们都懂的。

  ……

  大年三十的当天,陈强终于回到的天津。

  刚到天津,陈强就被接到了张伯苓的家中。张夫人早已经准备好了一桌丰盛的年夜饭,同时也是给陈强接风洗尘。

  猪肉大葱馅的饺子,一口咬下去满嘴流油,桌上丰盛而并不昂贵的菜肴,全是都张夫人亲自烹饪,和张家人在一起,陈强又一次体会到了家的味道。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张伯苓开口说道:“去年十月份,河南的开封举办了第十六届华北运动会,你当时去美国参加奥运会,所以没能参加。今年七月份,第十七届华北运动会又要举行了,这次的举办地是在青岛,赛会的主裁判又是我。在山东举办比赛,你还要代表山东队参赛啊。”

  陈强点了点头表示明白。只要是在山东地盘上举办的比赛,当然是山东的韩主席说的算。韩主席说陈强要代表山东队参赛,其他省份就算是有意见也得忍着。

  其实就算不是在山东举行的比赛,只要韩主席发话,让陈强代表山东队参赛,那么也不会有人说半个“不”字。

  韩主席主政山东已经有近三个年头了,这三年来韩主席在山东的地位是越来越稳固,他截留地方税收,扩充自己的军队,大有一种和南京中央政府分庭抗礼的姿态,现在的山东,实际上是处于一种半独立的状态。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其他省份的高官乃至南京高层,都轻易不会招惹韩主席。

  张伯苓则接着说道:“另外全国运动会也将在今年举行,举办地点是南京,为了这次全国运动员,南京那边建了一座新的体育场。这也算是东三省沦陷后,国内举办的最大的运动会了。”

  说到东三省沦陷,张伯苓有些郁闷的将酒盅里的白酒一饮而尽,随后他长叹一口气,接着说道:“热河那边传来了消息,日本人一直在搞事情,听说这个月初的时候,山海关的守军又跟日本人交了火。看来日本人的胃口真的不小啊,抢了东三省还不满足!”

  张伯苓露出了忧愁的表情,而提到这个话题,气氛也凝重了许多,跨年夜所带来的欢乐,也淡薄了几分。

  桌上的人沉默了几秒钟,陈强率先岔开了话题,他开口问道:“先生,我打算出一本书。”

  “你要出书?出什么书?你能出什么书?”张伯苓的酒劲顿时消减了三分,郁闷的心情也被心中的惊讶给冲散。

  出书可都是文学家们做的事情,陈强现在还只是个十九岁的年轻人,怎么看都不想是能写书的人。

  “我写了一本自传,主要是写了我从报童开始,到奥运会上夺冠的事情,我想要出版,想让民众们更加了解体育运动,顺便看看能不能卖些钱,贴补贴补生活。”陈强开口说道。

  “恩,卖钱是关键吧?”张伯苓苦笑着问,他倒是很了解陈强。

  陈强略显尴尬的点了点头。

  “你的经历,也的确是挺传奇的,可以写成书,回头把书稿给我看看,我帮你修改修改。”张伯苓话音顿了顿,接着说道:“如果你真要出书的话,也不用找别人,咱们南开大学有专门的书局可以印书。”

  未来的南开大学,也有专门的出版社,而在三十年代,南开大学有自己的书局,也就不奇怪了。

  当时的“书局”,不仅仅是指出版社,像是印书馆、书店、都可以称之为书局。而可以出版书籍的地方也有很多,像是报刊、图书馆、书店,甚至一些卖笔墨纸砚的地方,都能帮助作者出书。

  在二十世纪初的时候,中国的稿酬制度已经跟国际接轨了,当时的稿酬有三种形式:

  第一种是“润笔费”,也叫“润笔之资”,这算是后世的稿费。当时的润笔费的标准不一,北平的官办报纸杂志和学术期刊,稿酬可达4-5银元/千字,而上海的刊物大多是民办的,一般稿酬为1-3银元/千字,知名人士的润笔费要搞一点,比如鲁迅先生的润笔费,最开始的时候是3银元/千字,后来涨到了5银元/千字,这在上海算是比较高的润笔费了。

  第二种是“提成费”,也叫“版费”,就是现在的版税,得是发行了实体书才能拿到的钱。后世普通作者的版税大概是6%,畅销一点的作者能拿到10%,那些比较牛叉的作者,版税才能超过10%。而在民国时期,不同作者的版税月不相同,比如郭沫若的版税是10%、胡适的版税是15%、鲁迅的版税是20%,版税最高者是梁启超,达到了40%

  第三种形式叫“作价购稿”,也就相当于现在的版权买断。

  润笔费和提成费,是当时文人的主要收入。举了例子,鲁迅先生的《狂人日记》,最初是发表在《新青年》月刊上,《新青年》月刊要按照5银元/千字支付鲁迅先生稿酬。后来《狂人日记》被收录到《呐喊》的小说集当中,当北平的新潮社出版《呐喊》的时候,鲁迅先生还可以得到20%的版税。当时一本《呐喊》卖五毛钱,卖一本《呐喊》,鲁迅先生就能分到一毛钱。

  所以在那个时代,很多文人热衷于出合集,一片文章先生在报纸刊物上发表,赚一笔“润笔费”,然将自己曾经发表过的文章整理整理,凑成一本书,刊印出来再赚一笔“提成费”。一篇文章能卖两次的钱。

  陈强写的是自传,他也没打算在报刊上发表,所以这“润笔费”,陈强是赚不到了,他能赚那一笔“提成费”。

  想赚提成费,就得多卖书,书卖的越多,提成费就越多。

  陈强给自己定下了一个小目标,争取在1933年卖掉一万本的自传。

  ……

  南开大学书局的速度很快,春节过后,他们很快便将陈强那本《从报童到世界第一》的自传刊印成册。

  陈强正琢磨着该怎么卖书的时候,张伯苓却接到了一封北平发来的电报。发电报的是清华大学的马约翰教授,他打算邀请陈强去清华大学演讲。

  之前陈强募捐参赛资金的时候,清华大学的师生也是踊跃捐款,给了陈强很大的帮助,现在清华大学邀请陈强过去,即便是一分钱的演讲费不给,陈强也不会拒绝的。

  而且去清华大学演讲,也跟陈强在美国演讲时不同,陈强在美国大学里的演讲,主要是讲运动与健康的理念,顺便抛售他的“亚健康”理论。而在中国的大学演讲,显然不能讲什么运动与健康,也不能讲“亚健康”,而应该讲述他在奥运会上夺冠的历程。

  作为中国的奥运英雄,陈强在中国大学里做演讲,其实更像是先进事迹报告会,说说自己夺冠历程经历了多少的险阻困难,最好有一些让人潸然泪下的桥段,听的观众大受感动,各种的掉眼泪。然后说说自己在奥运会上战胜了多么强大的对手,取得了多么伟大的成就,让观众们感受到无比的振奋!

  奥运夺冠,这才是中国观众想听到的东西。若是给中国的观众讲“亚健康”,那就真的有些脱离现实了。当时的中国,很多老百姓都是饥一顿饱一顿的,即便是能够上得起大学的学生,家庭条件也要比美国普通工薪差得多,大部分人的目标还只是温饱,谁会去关心什么“亚健康”。

  突然间,陈强产生了一个新的想法。

  “要不然我干脆来一个全国巡回的先进事迹报告会,顺便来个签名售书之类的活动,把我的自传卖出去?”

  在未来,打着演讲的幌子,去学校里卖书,这是很多作家常用的套路,在后世人眼中并不稀奇。童书作家郑渊洁就曾经提起过,他去一个学校里演讲,本来要讲40分钟的,主办方却只让他讲20分钟,郑渊洁询问“为什么”时,对方的答复是“要给您留出卖书的时间”。

  如今的陈强便打算使用一下这种卖书的套路。

  ……

  清华大学。

  陈强做完先进事迹报告,然后将五枚金牌展示在学生们面前,顿时引起了一片惊呼声。

  “奥运会的金牌,原来是这个样子啊!”

  “是纯金打造的吗?应该值不少钱吧?”

  “什么钱不钱的,这代表着荣誉,不是金钱能买到的。”

  清华大学的学子们开始议论起来。

  接下来,便到了签名售书的环节。

  “《从报童到世界第一》,这是陈强的自传啊!”

  “刚才听陈强的演讲还不过瘾,我得去买一本。”

  “还有陈强现场的签名啊,这书买的可不亏。”

  “奥运会金牌就摆在陈强的桌子上,去找他签名的时候,还可以近距离的看看奥运会的金牌究竟是什么样。”

  人都是有从众心理的,看到别人去买,自己也纷纷加入其中。

  转眼的功夫,那些购书的学子便在陈强面前排起了一条长龙!

  ——————

  两万字送上!求月票,求推荐票!话说这个梗你们能看懂么?


我不是东亚病夫 http://www.lnwow.net/html/book/55/5559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