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77 顾承厌来接她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田园小医妃477 顾承厌来接她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县丞来到花蝉衣面前,言语温和:“此次是本官抓错了人,辛苦姑娘了。”

  这话一语双关,县丞在这县衙这许多年,手下人那点小手段,他不是看不出来。

  他自然也知,劳内那种阴险可怕的针刑,花蝉衣从一上堂他便看出了不对劲儿,起初同众人一样,还以为她是吓的,可见她言辞凿凿,丝毫不见半分惧怕公堂的模样,大概便也猜的到是怎么回事儿了。

  对于县丞会对自己这般客气,花蝉衣还是有些吃惊的,这次花铜柱之死,怎么看自己嫌疑都是最大的,县丞抓她也是职责所在。

  不过很快花蝉衣便想明白了,上次在花家村顾承厌便是将这位年轻的县丞请了去,想来还记得自己,这是看在顾承厌的面子上……

  花蝉衣笑笑:“说起来,也是民女自己昔日一些未解决的牵扯,有劳大人了,希望没有第三次劳烦大人的机会。”

  “职责所在,应该的,几次也无所谓,姑娘有贵人相助,无论你家中那些人找你麻烦多少次,本官相信,姑娘都不会因此受到什么影响的。”

  花蝉衣仿佛没听出县丞这话里有话,没答话,同县丞寒暄了几句,便退下了。

  也不知这次这事儿顾承厌的没得到消息,花蝉衣是不知道他知道的,但这事儿想必闹的也不小,顾承厌十有八九是听到了的,莫非,他背地里找过县丞……

  花蝉衣满心疑虑的走了出去,守在外面的路郎中等人连忙上前,路郎中来回打量了花蝉衣一眼道:“没事儿就好,没事儿就好。”

  “呵,她这么有本事,连堂堂一个王爷都能搬来替她说情,她能有什么事儿?”

  刚刚松了口气的花蝉衣听见这熟悉的尖锐声音,莫名就一阵头疼。

  小然带着她的小姐妹上前来,看着花蝉衣,不屑的冷笑道:“不愧是蝉衣,还真是够有本事的,王爷都能前来替你作证,啧啧。”

  小然此时心中简直恨死了,她这次出了那么多银子让狱卒狠狠收拾花蝉衣,结果那些狗东西收了银子都不做事的!花蝉衣身上看不出半分伤不说,还让她如此轻易的便被放出来了!

  花蝉衣看着面前神色狰狞的小然,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心说还真是哪都有她……

  不对!昨夜那些狱卒平白无故的来收拾了她一顿,会不会和小然有关系?

  思及此,花蝉衣勉为其难的转过头去,冷冷看了小然一眼,目光自上而下打量的小然心虚不已,怒道:“你这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说错了不成?”

  花蝉衣淡淡一笑道:“没什么,只是瞧着今日你穿着打扮素净了些,与往日不同,心下有些好奇罢了。”

  小然闻言,想起那些被自己用来收拾花蝉衣,惨遭变卖的首饰,心下越发没底了起来,心说花蝉衣该不会猜到什么了吧?

  不可能!花蝉衣要真是有这脑子,早年也不至于别花家那些人欺负了去。

  思及此,小然冷笑道:“花蝉衣,你以为人人都像你一样虚荣成性不成?我虽然是状元府的千金,可一向朴素惯了,不像某些人,明明贱民一个,还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小然说罢,心虚的似乎有些待不住了,拉着她前来看热闹的小姐妹一同离开了。

  花蝉衣也未多看她一眼,此时追究小然也找不出什么证据。

  “让师傅担心了。”花蝉衣同路郎中说罢,看了一旁的花明石一眼,神色有些复杂。

  不用想也知道,大哥此时心中必然是不好受的,无论被抓起来的是自己,还是花家人,都是他的亲人,于他而言,都是不小的打击,他方才虽然说了实话,想必心中还是会觉得,是他自己一手将亲人送进了牢狱之中。

  正是因为清楚花明石的性子,花蝉衣当初方才手下留情,不与花家人计较到最后,多少也是看在花明石的面子上,怕他心中难过。

  可如今是花家人自己撞上来的,花蝉衣这次也不会放过他们,至于大哥心里怎么想,花蝉衣实在无法继续顾虑周全,怪只怪,花家人自寻死路。

  花蝉衣叹了口气,目光自花明石身上收回,也未多言,沉默着走了出去。

  官府外不远处,停着一辆低调的马车,驾车的小厮见花蝉衣出来了,连忙上前道:“蝉衣姑娘,接您的马车已经准备好了。”

  花蝉衣:“……”

  接她的马车?花蝉衣竟不知,自己何时有千金小姐的待遇了。

  不过很快她便反应过来了,也知道马车内的是谁!

  花蝉衣看了满面狐疑的路郎中等人一眼,解释道:“我料定了今日会出来,提前安排了马车,师傅你们先回去忙吧,我先回家了。”

  路郎中等人也未多问,闻言只道:“那你回去好好休息两日吧,这事儿闹的,实在糟心,还好付老板和王爷愿意替你澄清。”

  路郎中虽然没看出花蝉衣哪里受伤了或者怎么样,但看花蝉衣的气色,也知道她身体不对劲儿。

  花蝉衣应下后,来到马车上,果不其然,顾承厌正坐在里面,见她出来了,面上流露出一丝担忧,连忙上前,将她扶了进来。

  “监牢里那些人没对你做什么吧?你脸色怎么这么这么难看?现在感觉如何了?”

  顾承厌有些不放心的将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花蝉衣摇了摇头,也没告诉他昨夜受刑的事,只道:“没事,就是那牢内太不舒服了,昨夜没睡好罢了。”

  顾承厌将她揽入了怀里,柔声道:“没睡好便好好休息吧,一会儿就到家了。”

  花蝉衣一靠近顾承厌怀里,便觉得身上有些痛,不想他看出什么异常来,强忍着没吭声,只是伸出手来圈住了顾承厌的腰身,脸埋在他肩膀处蹭了蹭,莫名感觉舒服多了。

  反正她此时难受的很,也是睡不着的。

  花蝉衣难得对他做出如此亲昵的举动,顾承厌低低笑了两声:“怎么了?说实话,昨夜你是不是吓到了?”

田园小医妃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5873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