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你现在自由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第四百零一章你现在自由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杨凌没有立即就追出去。

  他抬眸扫了孟景凡一眼,极清冷地,说了一句“孟景凡,以后,我便不再是你的主子,你现在自由了,天大地大,以你的能耐,创一番事业不是什么难事,不必再屈居我之下。”

  孟景凡一惊,“主上,您这是什么意思?”

  “字面意思。过去你为子虚庄做的,多谢。青君,给他五万两银子,从此,两清。”

  杨凌说完,起身走了出去,只留下一个清冷的背影给众人。

  辛青君无奈地瞟了孟景凡一眼,道“你呀……唉,兄弟一场,别怪我没有劝你,以后,还是擦亮眼睛吧。回头和胡大交接一下。”

  他说完,也追了出去,在门口,却失去了杨凌的踪影。

  孟景凡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似的,懵逼了好一阵,一圈砸了饭桌。

  董朗追出酒楼门外,却不见了曲小白的踪影,珞珞和虎头被那掌柜扯住要饭资,珞珞摸出个十两的银锭子来,砸向掌柜身上,怒道“我们像是会欠人钱的人吗?瞎了你的狗眼!让开,休想姑奶奶再来吃你家的饭菜!”

  董朗急得问道“她人呢?”

  “没追上,出门来就不见了影子。”珞珞急得眼圈发红。

  “分头找吧,她身边有影卫跟着,应该不会出什么事。”

  董朗甩下一句,就冲到了街上,珞珞也只好上街,朝另一个方向找去。虎头也择了个方向,沿途乱找起来。

  曲小白出门之后,在路上瞎晃一阵,心里闷得慌,又没有什么去处,一时晃得有些累了,便想着回去找董朗他们,一回头,却发现眼下的街道很陌生,也不知是什么地方,正想找个人打听,就听见一道声音“杨夫人?真是巧,没想到在这里遇上。”

  曲小白看着迎面走来的马车上的清秀书生,不是林裴又是谁?

  心道今天可真是巧,巧遇唐木乔,巧遇杨凌,又巧遇林裴。

  也不知道今天是什么样的黄道吉日,这么多的无巧不成书。

  “林先生?你不是在战场上吗?怎么回来了?凯旋了?”

  她自然没提唐木乔说过的要班师的事,只假装什么都不知道。

  林裴笑着下了马车,走上前,抱拳施了一礼,道“狄夷已经退兵了,过今天老将军和慕小将军也要班师了,我横竖无事,就提前回来了。”

  “这么说,狄夷兵大败退兵了?”曲小白状若无意地问了一句。

  “唔……是吧。”

  林裴的语气,分明是敷衍和掩饰,曲小白情知这里头一定有什么不为人知的事,但若是多问,怕就要惹林裴生疑,于是拿捏出一副松了口气的模样,道“总算是退兵了,再也不用提心吊胆过日子了。哎,林先生这是去干吗?”

  “去看看我那调皮捣蛋的学生呀。我这好几个月不回来,也不知道他在你那里怎么样了。如今既然回来了,自然是要接他回府住几天。杨夫人这是要做什么去?”

  “我和我伙伴走散了,这不,正在找他们呢。”

  林裴便道“你是要回杨树屯吗?”

  曲小白自然是点头称是。

  “那正好,我捎你一程。”

  曲小白犹豫道“那……我的伙伴怎么办呢?”

  “他们找不到你,自然是明白你先回去了,得了,又都不是小孩子,上车吧。”

  曲小白心说你怎么就知道不是小孩子?但脸上却不露声色,道“如此,那就麻烦林先生了。”

  林裴笑道“你跟我还客气什么?杨夫人请上车。”林裴亲自拿了脚凳下来,虚扶了曲小白一下,看她进了马车,才收起了脚凳,也跃上马车,钻进了车厢里。

  车夫驱动了马车。

  曲小白倚靠着车壁,淡淡的不说话,林裴道“夫人瞧着脸色不好,是生病了吗?”

  “哦,不,和杨凌吵了一架。”

  想来,林裴是跟着她来的,不然又怎么会知道跟着她的是什么人?既然是跟着来的,那就是知道了她和杨凌在酒楼发生的事,那她再撒谎就显得她心里有鬼和他生分了。

  “夫妻吵架本是常事,夫人不要太往心里去。”

  曲小白道“当然,我不会往心里去的,我通常是会让别人往心里去的。”

  林裴“……”会不会聊天?这是要把天聊死的节奏吗?他干干一笑,道“夫人能这样想就好,正所谓,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坏身子没人替嘛。”

  “哈哈,这可不是状元郎能说出来的话啊。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个乡下大嫂在劝人呢。”

  曲小白取笑林裴,林裴也没办法发作,只能干笑“杨夫人说笑了,还是这么爱开玩笑。”

  “嗯,拿你这么一开涮,我心情好多了。”曲小白哈哈一笑。

  林裴“……”行吧,您高兴就好。多日不见,一见面就给这样的大礼,真是拒绝都不成啊,“能够博夫人一笑,乃是林裴幸事。”

  曲小白收起笑容,正了正神色,道“得了吧,我拿你取笑,你还幸事呢。”

  “夫人能够拿我取笑,说明是把我当自己人了,这自然是林裴的幸事。”

  曲小白也不客套,点点头,道“你说的这话倒是。我一直觉得林先生才华横溢,十分仰慕你的才华,很盼着结交呢。”

  “咱们不是已经是朋友了吗?”林裴道,眸光落在她那一双勾勒得十分漂亮的眼睛上。依稀还能看出,她眼球上的红血丝呢。

  这得是生了多大的气,才能气成这样?尽管她一直打着哈哈,可他是林裴,又岂会瞧不出她不过是在佯装笑脸罢了。

  曲小白点点头,道“是啊,我也希望可以和你做朋友,这不杨凌不让吗?”

  林裴道“我听说,杨公子忘记了一些事情……”

  “是啊,你在军中看见他了吧?”

  “军中?没有啊,杨公子去军中了吗?”

  曲小白心里立刻诧异起来,但脸上装作若无其事,道“是啊,你没有遇到他吗?就前几天去的,已经回来了。”

  林裴脸上浮着诧异之色,道“我是今天刚从军中回来,从没在军中见过杨公子,关于杨公子的事,也是听唐管家说的。”

  “这就奇了啊,他去军中送信,说是找到了一些吕吾与狄夷勾结的证据,要去送给老慕。”

  对面的林裴也不知是什么底细,曲小白留了个心眼儿,没有把容真的事说出来,倒是把容真说成了吕吾。

  “我一直在小将军身边,委实没有见过杨公子。”

  曲小白眼角余光打量着林裴,他不像是说假,她觉得她也没有必要在这件事上说假,那……杨凌没有去见慕南云吗?

  这可就奇了,他把证据给弄到哪儿去了啊?

  “那可能是他没有找到老慕吧。毕竟,他有很多事情想不起来了。”曲小白说道。

  “其实有件事也挺奇怪的,狄夷最擅长冰雪中打仗,却不知为什么这次忽然就撤兵了。不知是不是和杨公子有关系?”

  林裴的试探之意毫不掩饰。

  曲小白哼笑了一声,道“我上哪里知道去?我连他去没去过战场都不知道。说来啊,也不怕你笑话,他这次病好以后呢,忘了我,更不记得和我以前的那些事了,我现在根本就猜不透他的想法。这不,刚才在酒楼和一个寡妇卿卿我我的呢。我气得差点宰了那女人,这不就生气跑出来了么?”

  曲小白也是半真半假,防备着林裴。

  林裴瞧着喋喋不休的女子,嘴角狠狠抽了抽。

  方才酒楼的那码子事,他的确是知道的,可知道是一回事,听着从曲小白嘴里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小泼妇似的女子,怎么偏生就让人讨厌不起来呢?

  而且……他明知道她说的都是真话,却又觉得都不是真话。这叫怎么回事儿?

  “老林,你说,你们男人是不是都这么朝三暮四的啊?”

  这一会儿功夫,已经从林先生上升到老林了,也不知关系是不是真的这么近了。

  林裴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呛死,咳了好一会儿,才道“那个……应该也不是吧。我觉得,杨公子应该不是那种朝三暮四的男人,说不定你是误会他了。”

  “误会?切,我都不稀罕误会他。老林,我跟你讲,我知道他根本没有跟那个寡妇有什么,可是他也没有明确反抗过,这就是给人可乘之机,你说,这万一那老娘们儿给他酒里下点药什么的,他不就成了人家的俎上鱼肉?到时候,他想撇清也是不可能的了。我就是给他上上眼药,让他知道知道其中利害。”

  “咳咳……”林裴觉得,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这曲小白一别这么些日子,他都不知道该怎么看了。

  这还是他认识的曲小白吗?

  那个长袖善舞,啊,长袖善舞的姑娘呢?

  不,这绝不是他认识的曲小白啊!

  “老林,我说杨凌,你激动什么啊?莫不是,你也做过什么亏心事?被我说中了,所以心虚了?说,你是不是和谁家小寡妇私相授受来着?”

  曲小白眉梢一挑,惹得林裴直往角落里躲,再没了清流公子的从容作派,“曲……杨……夫人,可不能瞎说啊,你看我,我还是个……”

  “是个什么?处……男子?”曲小白眉梢又一挑。

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22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