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20章 宋辽决战之转(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带着仓库到大宋第920章 宋辽决战之转(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都说北方春雨贵如油,但今日的这场雨却有些例外了。m.xs8.la当第一颗雨点打在地上后,漫天的雨点就已连成了线,化作一场少有的豪雨,噼啪而落,冲刷起了地上那积蓄流淌着的鲜血,似乎连这老天都不忍见此血流如注的场面,想要阻止这场两国之战。

  但此时的两军早已是箭在弦上,又怎么可能因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就罢战呢?更何况,辽军营中号角再起,战斗已然重开。

  前方军中,旗帜卷动,直指西军,辽军已先行发动进攻。不过杀出阵来的却非想象中能冲散敌阵的玄甲铁骑,而是数以千计的轻骑,他们急速前冲,呼啸杀出,顶着风雨都未见有半点延缓的。

  两军此时相距不过三四里地,眼见敌人先动,西军方面也不敢有丝毫的懈怠,随着种师中大声下令,令旗突举,整个军阵已猛然前压,组成了最利于防御骑兵攻击的四方战阵,静等着敌军杀到。

  适才的一场正面对决已把宋辽之间骑兵间的差距暴露无疑,这时再战,种师中自然不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决定先以稳守为主。哪怕种经再度请战,想要戴罪立功,率军迎敌,也被他严词喝退:“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给老夫养精蓄锐,总有你再立功勋的时候!”

  种经这时已经吃了教训,焉敢再作吵闹,只能是唯唯称是地退到了边上,然后满眼担忧地看着敌人骑兵杀到军前,在失去城墙军寨为掩护依托的情况下,只凭血肉之躯,西军将士真能挡得下辽军骑兵的猛打猛冲吗?

  同样的疑问也从孙途的心中生出。在刚才见识到了辽军骑兵的机动凶猛后,他真不觉着西军只凭防守战阵就能顶得住连续不断的冲击啊,尤其是敌人后方还有重甲骑兵这样的利器,而一旦露出破绽,那在空旷的平原之上这支西军怕是连后撤的机会都没有啊。

  这让他心下一动,目光再次落到了童贯身上,真想劝其赶紧发兵救援啊。但童贯此时却只是沉默前视,平静的脸上竟看不出半点心意来,但显然是没有即刻发兵的意思了。

  就在这时,两军已再度相接。

  但这一回辽军的攻势却和大家所想的大有不同,不再如之前展现出来般凶狠霸道,直取中宫,以强破强,而是在临近宋军军阵时,那些骑兵突然散开分袭战阵两侧,原来平铺开来的骑兵战阵竟也在眨眼间化作了两条长长的队伍,如两道利刃般,直刺宋军侧方的薄弱点。

  看到这一变阵,种师道的两条灰眉猛地就是一颤:“来了!辽军的切角战术!”

  作为有着几十年打仗经验的老将,种师道一眼就看出了对方变招的厉害处,这一招正是针对宋军眼下防御方阵而施展的狠辣攻击。

  宋军的方形战阵往往都是大盾在前以抵挡敌军骑兵的猛冲,长矛兵在后方看准时机,以超过一丈五的特制长矛抽冷子攻击已被挡住的骑兵。而在这两组士兵中间,还有一排刀斧手随时作着准备,一旦有敌人中矛落马,就是他们上前收割杀敌的时候了。

  再加上位于最后方的成片弓弩手,也就形成了这么一座足以和相当数量骑兵周旋的步卒战阵。这也是多年来,大宋军队与以骑兵为主的辽军作战时所不断开发完善起来的自保战阵,纵然是在野外,他们也能凭此阵保住自身的有生力量,或等到援军到来。

  但随着多年交锋,并在这阵势上吃过亏后,辽军也早学了乖了,拿出了同样有针对性的战术来,那就是眼下施展出来的切角战术。

  此战术如其名字,就是冲着宋军方阵的角落薄弱点杀来,因为那里的防御是最弱的,而且只要让辽军骑兵冲到敌人的侧方,他们的攻击也就无法被正前方的大盾所挡了。在其反复冲击之下,两个角必然崩溃,从而彻底影响到整个方阵的防守,甚至彻底被捅穿撕裂。

  “传令两角内缩,弓弩手全力攻击!”种师道当即喝令。

  此时,前方角落已经受到了敌人的攻击,处于角落的两队人马已倒了一片,要不是西军将士军纪森严,悍不畏死,只怕这一轮攻击下来,大阵就要被崩开一角,露出后方未有遮拦的同袍了。

  当然,辽军也在此期间付出了一些代价,那些冲得过急过近的骑兵被急速转向而来的长矛兵所伤,落马数十,后边的骑兵则是紧急转向,几乎是擦着宋军的边角就往侧后方奔去。

  这时,无数箭矢已有后方射到,密密麻麻地落向还在不断冲刺奔袭的辽军骑兵。不过他们也都有了准备,除了一手挥刀外,许多人还举起了一面面小小的皮盾,把大半个身子都躲在了盾后,从而大大减少了伤亡。

  虽然这些皮盾并不是太大,可却能把骑兵的头和躯干完全遮挡住,让宋军的乱箭未能建功。而他们前冲的速度却只受了一点影响,依旧奔驰着往那已现破绽的角落处反复冲击。

  短时间里几十上百次的反复冲击,早让这些边角处的将士伤亡不小,盾手更是所剩无几,也把后方的刀手给暴露了出来。

  很明显,辽军就是要通过这样的冲击来打穿宋军的防御阵势,而种师道他们现在只剩下了两个选择,要么就是往这边角处增添兵马,要么就是派出骑兵出战迎敌了。

  “种家二虎,你们会作何选择呢?”正立于营中高台,冒雨看着前方战事的耶律雄格嘴角上翘,小声嘟囔了一句。这都是他做出的布置,看来西军固然厉害,但和自己麾下的精锐辽军相比,还是差了不少啊。

  “给我放箭支援,逼退他们。还有后方,别让他们又再冲杀起来的机会!”种师中又是连声高喝,发布命令。他很清楚敌人的意图所在,更明白那些冲到侧后方的辽军依然对自家有着极大威胁——等他们拨马回身,再组攻势,自己后路也将遭遇袭击,再是切角的话,这防御阵势真有可能崩溃。嗖嗖的箭矢不断飞出,但在这么放了几轮后,声声惊呼响起,有将士惊恐地跑了过来:“二位相公,不好了,我们的弓弩已有半数失效,其他的怕也用不了几次了!”

  “什么……”种师中脸色大变,在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后,又抬头看了眼把滂沱大雨不断泼洒下来的天空:“今日连这天都不助我而助贼吗?”他迅速明白过来,大雨的不断冲刷,竟让弓弦软化发涩,力道再不如前……

  这当真是一个始料未及的巨大麻烦了。要知道,宋军敢与辽军正面抗衡最大的倚仗就是远比敌人更多也更犀利到底弓弩啊。而现在,这一场突然的豪雨,却把这点优势给败了个精光,试问只靠这些步卒,在阵势随时可能被破的情况下,如何与敌对决啊?

  “先抽调中军弥补四角损伤,务必要将这一轮猛攻给撑过去!”这时种师道平静的声音迅速响起。而随着他这一发话,种师中也不再多言,只是担忧地看着前方还有半数未动的辽军主力,猜测着他们接下来会怎么做。

  西军在这道命令下再度变化,更多的兵力往边角处涌去,填充空位的同时,也对不断冲击袭来的辽军骑兵发动了反击。

  顿时间,刀光剑影,杀声不断,双方皆有损伤,这一轮极有针对性的切角战术也终于被化解。

  远远看到这一幕的孙途不觉长舒了口气。刚才那边角就要被突破的景象可把他吓得不轻啊,他甚至代入想过,若自己率山东军如此迎敌,怕也很难做得比西军更好了。所以说,道一句西军乃大宋最强之军,却是半点都不为过的。

  但是,他心中依旧隐隐有些不安,辽军的切角战术虽然厉害,但也没强大到能只靠这一招击破西军阵势,那他后面是不是还有什么招数?接下来又会怎么做呢?还有,那支铁甲重骑,为何直到现在还没再出?是他们在积蓄力量,还是有着更深的筹谋?

  事实上,这也是孙途身在几里路外远眺,未能将西军的具体布置反应尽收眼底有关。若是他发现西军已抽调了不少兵马补充四角,只怕就要更紧张了。

  而此时,随着辽军阵中号角声再起,他们的战阵突然两边分开,然后那一万铁骑已奔腾再出,如无数架钢铁战车般,轰隆隆碾向了宋军大阵。

  而在他们冲出的同时,那些剩下不到三成的辽军步卒也紧随跟上,气势汹汹地直朝着西军正面杀来。同一时间,那些轻骑也纷纷回身转向,长刀侧举,飞驰起来,再切四角。

  辽军真正的杀手锏终于施展了出来,这一下,他们要一举将整支西军击垮击溃。哪怕西军再强,顾此失彼之下,也不可能防住这一轮的凶猛攻击。

  “这支宋军确实厉害,可惜了呀……”耶律雄格轻轻一叹,随即又露出了胜券在握的得意笑容。

  在他看来,这场战斗已经结束。可事实,当真如此吗?

带着仓库到大宋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295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