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一章 楚灵王之难(五)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子午春秋第五百五十一章 楚灵王之难(五)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观从十分了解弃疾的意图,他也能感受到弃疾对他深深的敌意和现实威胁,他劝子比说:“不杀弃疾,您虽然得到王位,祸根却仍未清除!”

  子干惊讶于观从怎么会有如此凶恶可怕的想法,他说如果“当璧”的预言是真实的,他现在怎么可能坐在楚王的宝座上弃疾完全可以抛弃他们自立为王嘛!他又警告观从不要继续发表此类言论,否则他有理由认为观从因为父亲的死怨恨每一个王室成员,从而不遗余力地制造混乱。m.avsohu.com

  观从叹气道:“君王不忍心杀弃疾,他却会忍心杀君王,而我不忍心看着君王被杀。”说完他向子比稽首,当天就逃到郑国去了。

  现在有必要把“当璧”的预言解释清楚了。

  原来楚共王没有嫡子,却有五个深受宠爱的庶子,那位凡事优柔寡断的王不知道要立哪一位为太子,他就在大祭司的提议下遍祭名山大川,希望神明能够给他一个答案。回到都城之后,他把众多山川的神主立于太庙之中,又与王后巴姬在神庙的庭院中挖坑,埋下一块玉璧。楚共王向众神主祷告说:“我向神明请求,请求神明在我的五个儿子中选择一个,以主持楚国社稷。当璧而拜的,就是神明所立,没有人敢于违抗!”

  然后楚共王要求五个儿子斋戒沐浴,按年龄顺序依次到太庙拜谒诸神。楚康王先入,跨过了埋玉点;楚灵王随后而入,稽首时肘部碰到了目标地;子干、子皙离得很远。弃疾当时年幼,由巴姬抱着进入太庙,但是当他下拜时掌心准确地压到了玉璧。

  楚共王觉得不可思议,要他再拜,而弃疾再次下拜时仍然在同一位置,这就是“当璧”一词的由来。因此斗韦龟才决定把儿子成然送到弃疾身边,并且对儿子说:“国王弃礼违命,楚国要危险了!也只有弃疾才能把楚国从毁灭中挽救出来。”

  “国中本无事,庸人自启之”。嫌日子过得太安稳、又志大才疏的楚共王给国家留下了巨大的隐患:他勾起了王子们争夺的权力野心,也使得公卿大臣们各怀心事。x

  再把目光转向晋国。

  子干收到蔓成然的密信后向晋国的卿大夫们辞行。韩起和羊舌肸在郊外设宴为他送行。子干宴席中一反唯唯诺诺的表现,而是显示出急不可耐又不可一世的样子,就好像他已经成为了楚国的王似的。

  宴会结束后子干和子皙乘着一辆马车、孤孤单单地离开了。韩宣子望着两人孤单的背影问叔向:“夫子觉得子干能够成功吗”

  叔向回答说:“难啊!”

  韩宣子问:“楚人和子干全都憎恶楚虔,双方就像市场上的交易者一样,好恶相同、各有所求,怎么可以说难呢”

  叔向说:“子干在国内根本没有同党。没有同好,哪有同恶

  “他取得君位有五难:

  “其一,有君主宠爱却没有贤人帮助;

  “其二,有贤人帮助国中却没有内应;

  “其三,有内应却没有谋略;

  “其四,有谋略却没有民望;

  “其五,有民望却没有美德。

  “子干在晋国十三年,他的追随者中却没有贤明之士;他的家族凋零,亲人相叛,不能说有内应;楚国没有大乱,胜负还不可知就急于行动,不能说他有谋略;他长期作为羁旅之臣,国人早就忘了他,不能说他有民望;楚人没有挂念他和赞颂他的,不能说他有美德。

  “楚王虽然暴虐,但仍然有所忌惮克制对待穿封戌、申无宇就是例子,能够任用贤臣。子干以五难想要推翻楚王,能够成功吗最终拥有楚国的,应该是弃疾吧!弃疾执政陈、蔡,周边的城邑都来归顺,吏治清明、盗贼伏隐、人民安乐。先有神明作出当壁的征兆,又有国民的赞颂。羋姓发生动乱,必然是年少者取得胜利,这已经是天下共识。

  “弃疾还有五利:

  “其一,有神明昭示;

  “其二,有国民支持;

  “其三,有美誉美德;

  “其四,位尊而得宠;

  “其五,官居高位,势力强大。

  “以弃疾的五利对子干的五难,成败立见分晓。子干哪有机会成为新王”

  韩宣子说:“可是夫子没有觉得,子干与齐桓、晋文的境遇十分相像吗”

  叔向说:“齐桓是齐僖公宠妾卫姬的爱子,身边有鲍叔、隰朋、宾须无为辅佐;有莒国、卫国为外援;有高氏、国氏为内应。他从善如流,不贪婪、不吝啬,施舍不倦,求善不厌,最终保有齐国,不是很合理吗

  “晋先君文公,是献公宠妾狐季姬的爱子,年少时便专心好学,十七岁逃亡时就有五位名士跟随;有先大夫子余赵衰、子犯狐偃为腹心,有魏犨、價佗为股肱;有齐国、宋国、秦国、楚国为外援;有栾氏、郤氏、狐氏、先氏为内应。流亡十九年守志弥笃;惠公、怀公捐弃国民,所以人民追随文公拥立为君。况且那时文公是献公仅存的儿子了,人民又没有异心,上天把晋国授予文公,不也是合理的吗x

  “子干和这两位先君都不同,弃疾最受共王宠爱,他有称王之志却深藏不露。子干没有恩惠施与民众,没有大国作为外援,流亡没有人相送,归国没有人迎接;他没有头脑,没有勇气,只知道投机,凭什么登上王位子干如果知难而退,还能保留性命;如果真的坐上王位,绝对活不过一年!”

  以上就是叔向对楚国政局和子干命运的预言,很不幸的是这个预测非常准确。。

  如今楚国王廷上下都是弃疾的党羽,子干唯一可以信任的人观从也弃他而去;王室中没有一个人认为坐在王位上的、应该是这个从晋国溜回来摘桃子的、一无是处的家伙;所有人都替弃疾愤愤不平。

  局面完全在弃疾掌控之中,接下来这位天才的导演就推出了一部史诗级的历史悲剧。div

子午春秋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4093/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