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8西方之乱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最后一杯酒398西方之乱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就在众人寻找着米诺斯他们的时候,米诺斯早已带着拉达曼迪斯与艾亚哥斯以及李凯,离开了廖天勤的别墅。

  不过,他们并没有离开东疆市,而是选择待在了李凯的住处。

  “这里真的没有问题么?”

  拉达曼迪斯有点不安的看着米诺斯,要知道,他们现在所在的地方,暴露的可能性实在是太高了。

  就在刚才,拉达曼迪斯可是清晰的感受到了陆震南他们的气息了。

  也就是说,他们现在离陆震南他们,可以说是近的不能再近了。

  “放心吧,东方有一句古话叫做,灯下黑,我说的对吧,李凯先生?”

  到了李凯家之后,米诺斯就像是回到了自己家一样,自顾自的找了一个沙发,坐了下来。

  李凯没有回答米诺斯的话,不过,李凯知道,米诺斯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而且,他猜测,很有可能,陆震南他们估计是不会发现这里的。

  灯下黑这个理论,有时候还是很实用的!

  见李凯不搭理自己,米诺斯也没有生气,他现在需要的是修养,要知道,连续两次的死亡,虽然不致命,但是,对他来说,消耗依旧很大。

  “拉达曼迪斯!”

  米诺斯一喊,拉达曼迪斯便从坏了里掏出了那瓶女神的恩赐,递给了米诺斯。

  米诺斯接过之后,熟练的打开了瓶子,然后小心翼翼的从瓶中倒出了一滴金色的液体。

  本来就因为好奇而看着米诺斯的李凯,在那滴金色的液体滑落进入米诺斯的嘴里的时候,他感受到了来自那滴金色液体的澎湃能量。

  这股强大的能量,让他心惊。

  不过,想想也是很正常的事情,身为真王的米诺斯,都可以靠着这一滴金色的液体来恢复自身的消耗,可想而知,这个金色液体的能量有多么的充裕了,而对于只有隐性境界的李凯来说,这股能量的强大,自然是不言而喻了。

  而李凯的那些微表情,自然都逃不过米诺斯的注视,只见米诺斯一口将那滴金色的液体吞入腹中之后,便笑着对李凯说道。

  “想要么?”

  米诺斯那赤裸裸的诱惑,李凯自然是看在了眼中。

  虽然他也很想要那种金色的液体,但是,理智告诉李凯,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

  作为生意人的他,一直都是奉行着等价交换的原则的,他不相信有人会平白无故的给你任何东西。

  就算有,那也肯定是一个陷阱!

  见李凯对此不为所动,米诺斯只是笑了笑,并未多做解释。

  他一把将那个装有金色液体的瓶子扔给了拉达曼迪斯,看到这一幕的李凯,不禁为之捏了一把冷汗,深怕他们会失误将瓶子里的液体给洒了。

  直到拉达曼迪斯将瓶子收好,李凯才收回了自己的眼神。

  至于喝下了那滴金色液体的米诺斯,则是闭上了双眼,开始恢复自身的消耗了。

  见状,李凯便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要知道,一个普通人,在一夜未睡的情况下,肯定是会疲惫的。

  所以,李凯在坐下之后,便闭上了双眼,假装小憩了起来。

  对此,拉达曼迪斯跟艾亚哥斯都没有说什么,两人对视了一眼之后,便充当起了警卫员,为米诺斯跟李凯站起了岗。

  ......

  就在东疆市有惊无险的度过了这一次的危机的时候,姑苏城这边,正在热火朝天的举办着他们的复活庆典。

  作为这个晚会的举办方之一的赵家,为了这个晚会,可以说是不遗余力了。

  他们不仅请来了国内许多知名的歌手,而且,还请来了许多的相声戏剧演员,将整个晚会安排的有声有色,仅仅有条。

  这让姑苏城的民众们,大饱了一番眼福。

  当然,除了这些助兴的节目之外,赵家还准备了许多的抽奖环节。

  至于这个颁奖嘉宾么,自然是赵可馨跟伍君诚两人了。

  无论是抽奖环节还是嘉宾表演环节,台上台下的气氛都是非常的火热,只不过,在密密麻麻的人群中,乔装打扮了一番的张宇凡,内心却是冰冷无比。

  尤其是当他看到赵可馨必须强颜欢笑的在众人面前抽奖的时候,他的心情就特别的糟糕。

  他恨,恨自己的无能!

  更恨十殿阎罗的卑鄙!

  他不希望看到赵可馨受到这样的屈辱与伤害,他不希望赵可馨因为他而受到牵连。

  他很想冲出去,带着赵可馨远走天涯。

  可是,他知道,他不能这样做。

  因为,他现在还没有这个本事。

  不过,他在等!

  等一个机会!

  他知道,今天的东疆市会又一次动乱,他希望这一次的动乱能够成为导火索,能够影响到姑苏城这边的局势。

  这样,他就有机会,可以将赵可馨给救出来了。

  但是,他等啊等......

  一直等到晚会即将结束了,他都没有等到这个机会。

  当他的私人手机响起,当他看到手机上的那条信息之后,他就知道,今晚是已经没有机会了。

  于是,他戴上了鸭舌帽,逆着狂欢的人群,缓缓的离开了。

  在帽檐下的他的双眼中,充满了不甘与愤怒。

  台上,正在进行最后一轮抽奖的赵可馨与伍君诚,他们的双眼从上台开始,就一直在观察着四方,似乎想要在茫茫人海中,找到张宇凡的踪迹。

  “怎么,很希望他来么?”

  就在赵可馨看着下方的人海出神的时候,伍君诚悄悄的在她的耳边说道。

  “他不会来的!”

  虽然,赵可馨没有搭理伍君诚,但是,伍君诚却自顾自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赵可馨,抬起了她的头,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伍君诚看,伍君诚能够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一丝愤怒。

  然而,这一幕,在别人的眼中,看起来就不是这么一回事了。

  “天啊,赵小姐跟伍先生这也太甜了吧!”

  男主持人的话彻底引爆了现场的气氛,观众们自发的呐喊道。

  “亲一个!”

  “亲一个!”

  “亲一个!”

  ......

  与此同时,女主持人也趁着这个机会说道。

  “看来有了这一吻的话,我们这最后一轮的大奖,不仅仅是好运了,更是甜蜜蜜的了!”

  在观众们的呐喊与主持人的起哄中,赵可馨有点骑虎难下了。

  就在赵可馨不知所措的时候,伍君诚却是微微一笑,然后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中,与赵可馨惊讶的眼神中,一把将赵可馨给拉入了怀中,然后身体前倾,将赵可馨的身体压得只能往后仰。

  于是,在所有人的视角盲区中,伍君诚低下了头。

  下一秒,现场的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姑苏城的夜空。

  也不知道是不是节目组早就安排好的,在这一刻,烟花齐放,将这一幕衬托了浪漫而又唯美。

  然而,谁都不知道的是,在场馆入口处的角落里,张宇凡正在紧握着双拳,他眼中的怒火,足以将这里的一切全部焚烧殆尽。

  在一切尚未平息之前,张宇凡离开了。

  他抱着前所未有的恨意离开了!

  而就在张宇凡离开的时候,台上的伍君诚跟赵可馨也终于分开了。

  分开之后的赵可馨,面色潮红,一看就给人一种想入非非的感觉。

  这难免又让台下的观众们,尖叫了起来。

  然而,观众们不知道的是,赵可馨之所以脸红,更多的是因为被气的。

  就在赵可馨思考着该如何报复的时候,伍君诚的声音再一次在她的耳边响起。

  “注意表情!”

  被伍君诚这么一提醒之后,赵可馨的脸上立马露出了一丝腼腆的笑容,只不过,她的内心却没有丝毫的喜悦,她的内心,只有被羞辱过后的愤怒。

  不过,整个晚会还是在一片欢闹声中结束了。

  而随着晚会的落幕,除夕夜也在这一片喜悦中,悄然而逝了。

  2019年2月5日,大年初一,就在东方大陆这边沉浸在节日的喜悦中的时候,西方大陆却是迎来了一次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先豪国际大酒店,夏尔洛特雅典娜的屋中,爱德华他们已经齐聚一堂了。

  只不过,从他们凝重的面色中可以看得出来,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了不得的大事。

  “伤亡如何?”

  夏尔洛特此时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还在统计中,殿下,总统先生说,民众需要您!”

  爱德华说出这话的时候,都不敢看夏尔洛特的脸。

  要知道,他们这一次出来是有任务的,但是,现在他们任务非但没有完成,反而是自家着火了。

  而现在,国内的民众们还在等待圣女的回归,这就使得他们是骑虎难下。

  这个时候,夏尔洛特只能二者选其一。

  “回去!”

  不过,夏尔洛特没有像爱德华他们想像的那样,纠结很久。

  她很快就下了决定,这让爱德华他们都很吃惊!

  有了这样的决定之后,夏尔洛特就没再耽搁。

  当天上午,夏尔洛特他们就坐上了返回美利坚联盟的飞机。

  至于马修-桑德斯,他们也在当天下午,坐着飞机,离开了东方,回到了他们的西方大陆。

  东疆市,送走了马修-桑德斯跟夏尔洛特之后,在回酒店的路上,对于夏尔洛特他们的离去的原因还不是很清楚的无情,趁着这个机会,便询问道。

  “师叔,西方大陆那边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闻言,陆震南却是突然笑了起来,只不过,他的这个笑,是无声的笑。

  “你知道昨天是什么日子么?”

  “除夕啊!”

  无情很是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除了这个呢?”

  这一下,无情被问懵了。

  他有点不明白,除夕不就是除夕么?

  难道除夕还有别的含义?

  “立春!

  昨天是立春!”

  “立春?”

  虽然陆震南恨铁不成钢,但是,无情还是不能理解。

  立春怎么了?

  “哎......

  以后有时间多看看那些古今中外的书,对你有好处!”

  陆震南拍了拍无情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

  “立春,这个日子,对于我们东方来说,可能并没有那么特殊,只不过是二十四个节气中的一个。

  但是,对于他们西方大陆那边来说,是不一样的。

  这个区别还得从他们奥林匹斯神系的起源说起。

  奥林匹斯神系,起源于三大神系的战争神系一脉。

  当然,只是战争神系中,光明神王那一系那一脉。

  而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他们奥林匹斯神系其实已经跟原来的光明神王不一样了,他们的神性变得更加的丰富了。

  当然,这或许跟光明神性的包容性有关。

  反正,发展至今,奥林匹斯神系的诸神,已经拥有了许多不同的神性。

  而他们将这种神性称之为权柄。

  不得不说的是,他们的神性更偏向大自然,充满了真善美,不像我们十殿阎罗的力量属性,显得有点黑暗了。”

  对于陆震南的吐槽,无情不敢接。

  他只能乖乖的继续听下去!

  “或许就是因为他们的力量更加亲近大自然了,所以,奥林匹斯的诸神的性格也更加的洒脱随意,更加富有特色。

  而在立春的这一天,作为丰收与死亡的女神珀耳塞福涅,总喜欢在这一天回归大地。

  当然,用他们西方的说法就是,春回大地。”

  “那不应该是好事么?”

  听到这里,无情忍不住插了一句。

  “没错,如果她没有另外一个身份的话,其实是好事。”

  “另外一个身份?”

  无情再一次陷入了知识盲区。

  “冥后!

  你以为她为什么会同时兼具丰收与死亡的权柄呢?

  要知道,她与生俱来的权柄只是丰收,死亡的权柄是后来被冥王哈迪斯赐予的。

  你可以想像一下,一位有着丰收权柄的女神,见惯了人间的丰富多彩,怎么会乐意待在冥界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呢?”

  “所以,她是逃出来的?”

  “没错!

  他们奥林匹斯诸神的力量其实很有意思的,因为他们的力量偏向自然,所以他们力量都额强弱也会随着大自然的变化而变化。

  对于珀耳塞福涅来说,她的力量巅峰就是在立春这一天与丰收的那一天。

  只有在这两个日子里,她的力量才能强大到帮助她突破冥王的封锁,逃出冥界。

  但是,你懂得,作为丈夫,作为冥界的王者,哈迪斯怎么会让她逃走呢?”

  “所以,冥王就派人去抓她?”

  听到无情的猜测,陆震南笑着摇了摇头。

  “你错了!

  你把冥王看的太简单了!”

  最后一杯酒



最后一杯酒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433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