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 放勋定四时,妖皇窥龙师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洪荒之圣道煌煌第六百三十章 放勋定四时,妖皇窥龙师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雷泽的表现,只是一个开始。

  当这位在巫族中人缘十分不错的祖巫跳出来,表示要当一个和事佬后。

  剩下那些赶赴此地,加盟壮大龙师队伍的其他神祇义军、巫族英杰,都纷纷开口了,在赞同雷泽,在称颂正义,将一场无形中的王见王暗战气氛给化解。

  有了这么多劝架的,放勋和重华便也都不好不顾自身的形象,在这里或是骂架、或是动手,只得在脸上挂着有些勉强的笑容,来一出宾主尽欢、其乐融融的表演。

  直到酒过三巡,雷泽大圣看着气氛已经足够融洽,彼此再不会轻易上头后,方才抛砖引玉,点出了大家共同的敌对阵营——妖,邀请集思广益,共商大计。

  “我等前来此地,是有要事在身。”

  “授命巫族意志,伐无道、征妖庭,是义不容辞的伟大事业。”

  “在这里,我雷泽自知才疏学浅,不擅谋略,可为将才,却不能为帅……那统帅三军,横击万古,还是要看两位龙师与鸟师的领袖施展才能了!”

  雷泽大圣各敬了放勋、重华一杯。

  “成败荣辱,皆系于两位颇有人皇之姿的英杰……你们但有合理吩咐,我雷泽无有不从!”

  “正是!”

  “没错!”

  祖巫大义凛然,那跟着后土混饭吃的四岳之神主,也是纷纷表示赞同。

  ——他们没什么太深沉的心机算计,谋略布局在古神大圣间也不见得能有多出众,所以眼下此来只是做个任劳任怨的工具人,其他什么阴谋阳谋,就全看你们二位表演了!

  ——谁靠谱,我们就听谁的!

  这样的表态,可谓是诚意十足了。

  都是一流的大神通者,雷泽大圣更是在这个档次中都能称雄,对标妖庭的妖师都足矣……能如此放下身段,顾全大局,终是让放勋暂且搁置了对重华的暗中观察,将一些心思回转到正事上,认真郑重的措辞发言。

  事实证明,放勋,或者说是苍龙大圣,他虽然有时候头铁了一点、胆大了一些,但是个人能力毋庸置疑,是个靠谱的统帅。

  他审视天文地理,洞察宇宙玄机,针对妖族天庭的底蕴,是有备而来。

  “既然诸位有着那样坦荡的公心,我便不再遮遮掩掩了……”放勋的语气低沉有力,“这些时日,我令麾下的大臣观测星空,锁定日月出没的规律,已经略有所得。”

  “朱雀七宿、玄武七宿、白虎七宿……”

  “在星空中堪称举足轻重的枢纽——二十八宿,我已洞察它们的玄微,知晓了它们对日月的影响,以及各宿战军中妖部的组成,都有怎样的长处和劣势……”

  这是龙师的辛勤耕耘,所收获的成果。

  曾有那么一段时间,放勋令麾下大臣羲仲在旸谷窥视朱雀七宿的动向;令羲叔在南交捕捉苍龙七宿的玄微;命和仲于昧谷记录玄武七宿的异常;命和叔于幽都观测白虎七宿的虚实……

  诸般成果,最终都汇总到了放勋的手中,让这位龙师的领袖根据这些信息,演算日月周转的玄妙,洞察二十八宿及至天河水军的运兵轨迹、后勤道路,分析出了天庭在用兵章法上的部分虚实。

  甚至!

  根据这份庙算而来的结果,放勋已经开始了整兵备战,有准备针对预计中的对手,要打一场规模宏大的克制之战!

  “我们是有一个很好的,可以用战术改变战略的机会的!”

  说到兴起,放勋的情绪很高昂,摆出了一份星图,“从这里、这里……以及这里,进军,我们便能对现在的周天星斗大阵运转模式造成足够的干扰,扰动着其出现破绽!”

  “彼时,若有巫族一方的烛龙道友、帝江道友配合,掩日闭月,颠倒光暗,错乱时序,挪移虚空……”

  “再有龙族,掌握敕令水元之道,主动干扰洪荒天地晴雨云雪,辅以句芒、祝融、蓐收、玄冥四位道友,分执四季曰春、夏、秋、冬……”

  “或许,都不需要都天神煞大阵,我们便能一举重创妖族的周天星斗大阵!”

  放勋握拳,神采飞扬,“将此阵分断于岁月更迭中——其三百六十五主星,便是分断于三百六十五个日夜中,吾等可逐一击破!”

  此言一出,在场的许多大能都是悚然。

  “放勋殿下,此话当真?!”四岳神主齐声开口,“周天三百六十五星,从龙凤劫时便已有威名……纵然以光阴分割,其恐也能首尾相连,圆满自洽,难以破解。”

  “呵呵……”放勋低声笑着,“你们不需怀疑……我敢这么说,自然是有这份把握的。”

  “三百六十五颗主星?那我等便定义下三百六十六个日夜,人为创造一线破绽!”

  他笑声转冷,“以四季节气之法,锚定破绽,我等军卒,行于其间……再有祖巫奢比尸——实为斗姆元君紫光元君,有这位古老星圣提供的星空道图、甚至差遣人手带路指点,当能以我等之有备,攻敌之不备,敌乱而我不乱,可令星斗大破,我等全胜而归!”

  “妙!”听到这里,重华大声喝彩了一下……仿佛是因为放勋的才情智慧动容,纵然是立场鲜明的竞争者,也需要为其喝彩一声。

  只是,旁人不知。

  重华淡定的表面下,暗地里有一点冷汗渗出,湿了后背衣衫。

  ‘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啊!’重华心中感慨,周天星斗大阵也非万全,不能永恒立于不败之地。

  ——这世界上,无敌的不是阵,而是人!

  再强大的大阵,若是被一个顶尖的有心人死死的惦记,也终有被逮着空子的机会,一击而破。

  毫无疑问,这方面上,妖族吃了一个亏。

  都天神煞大阵,滴血重塑盘古真身,核心技术是这个时代才开发出来的杀手锏,不像是周天星斗,自龙凤年间便高悬天地,太容易被惦记了。

  ‘句芒、祝融、蓐收、玄冥为四季……’

  ‘烛龙、帝江,扭曲时空日月……’

  ‘共工统帅龙族,锁定晴雨云雪……’

  ‘奢比尸——斗姆元君,测绘星空,妥妥的带路党……’

  ‘好!很好!’

  ‘苍这家伙,计策够狠……若是被他成行,便是八位祖巫,来破这周天星斗大阵!’

  ‘算上此刻随军的雷泽,九位了!’

  重华冷静的盘算,感叹这番手笔之大气磅礴。

  巫族十二祖巫,彼时除却后土、天吴、翕兹三位祖巫,便都齐了!

  ‘这条老龙啊!’

  ‘虽然巫族中,后土势大,占据了主导权力……可他却始终不放弃,总是在创造机会。’重华不得不感慨,‘而没有什么事情,比能完美发挥出队友的力量,更能潜移默化夺取主动权了。’ァ 首发、域名、请记住

  ‘他这番筹划联动,多半是要紧跟在火师被天庭溃败之后,才会发作,为迷茫中的巫族指引出一条通往胜利的道路……’

  ‘一旦成功,巫族中便是江山变色,后土势衰,共工为王!’

  重华判断着。

  果不其然,下一刻,放勋似乎谦虚的回应着,“过奖!过奖!”

  “我这计划,眼下还只是在纸上而已。”

  “想要做通几位祖巫的思想工作,以及请龙族一方押上水元之道的权柄……那都是需要时间的!”

  “很困难的!”

  放勋唏嘘着,加重了语气,同时目光环视场内诸多重量级大神通者,意味深长。

  ‘屁咧!’xn

  一位位神祇英杰、巫族重臣,心底都有腹诽。

  ‘祖巫方面也就罢了!’

  ‘什么时候,龙族……也需要你花时间做思想工作了?’

  ‘我看,不是龙族需要时间,待时以动,而是你吧!’

  ‘火师一天不露出颓势,表示无力镇压局面,龙族就一日有事,难以托付水元大道权柄……是不是?’

  ‘你这……是在跟女娲陛下打擂台啊!’

  一些心中如明镜一般的古神大圣暗自感叹。

  女娲增兵龙师,分摊战功,这是阳谋。

  龙师的领袖,却也不是简单的人物……他没有弄险,玩弄什么上不得台面的阴谋,同样是堂皇正大的反击,要名正言顺的夺来权柄,让渴望胜利的祖巫队友被迫团结在他的身边。

  ——被吃了经济算什么呢?排位嘛!能赢就行啦!

  当放勋带队,打下了整个江山,再如何分摊战绩,又有谁能无视他的英名?

  彼时,主弱臣强,共工功高震主……你后土不把胜果给我,我共工便黄袍加身,自己来取!

  两位领袖巨头,此刻隔空过招,展现各自的能耐、对大局的判断。

  不知不觉中,人族的火师,似乎成了最关键的棋子,“弱小”却又重要。

  就是不知道……

  当“炎帝”露出獠牙,多少人得目瞪口呆?

  娲皇,又会不会笑眯眯的回应龙祖一声……惊喜不惊喜?意外不意外?

  不过,眼下娲皇藏的实在太深了。

  除了心腹重臣风曦之外,其他所有人——包括队友,她都没有诉说详情,都在瞒着!

  这种隐瞒,十分成功。

  成功到,当放勋的拉风走位、风骚操作被妖庭天皇帝俊所知晓,都不用犹豫的,就分散了原本对火师的关注,认认真真的观察起龙师来。

  “我无害龙意,龙有伤我心。”

  帝俊喟叹一声,节操一丢,忽视自己先前还怎么惦记着坑杀一波苍龙,自然而然为自己套上受害者的身份,而后顺理成章的——你不仁,我不义。

  “我需要正当的防卫了!”

  天皇眸光幽幽,传唤着近臣,暗地里开始筹备一些防备的工作。

  他在感谢着放勋老铁。

  这位龙师的领袖,或许是想给四岳神主这些女娲的跟班一些下马威,展现自己的雄才大略,兼之那么宏大的计划,将来也必须要事先通气……虽然具体的细致操作没解释全,但是枪毙名单、啊不,是警戒名单,还是摆出来的。

  只不过,放勋没能想到,在那么重要的会议中,竟然连前三排都不干净了。看書厔浭噺朂赽 掱僟鍴:《》

  这给帝俊提供了一些便利。

  很快,针对着祖巫名单,他进行了针对性的安排。

  “斗姆元君,紫光道母?”

  “看来北斗七星,这些时日需要密切关注了。”

  在名单上一划拉,北斗一系的人手,便被圈了起来。

  “再设金、木、水、火、土五星!”

  “以此五星,捆绑五行祖巫大道,借此为跳板,监测他们是否会有异常的行为!”

  “哪怕不能反击,及时的预警也好。”

  天皇书写着秘旨,这些都是需要悄然间进行的工作。

  到了最后,指尖敲击着时空两位顶尖祖巫的名字,天皇眯着眼,沟通了东皇太一。

  “烛龙?帝江?天地四时?”

  太一低沉的回应,“我已知晓……彼时若龙师有所异动,吾自会以混沌钟镇压万古时空,锚定日月,不致令局势失控。”

  “这便好。”

  帝俊微微颔首,忽然间转移了话题,“人族火师那处,你如何看?”

  “尚可。”

  太一沉思后回答,“炎帝,不差。”

  “只是,他遇见了我。”

  “不过,我速胜也不易……他很有自知之明,防御的很周到。”

  “但久守必失,决胜的机会,不远了。”

  “是吗?”帝俊眼神一亮,“单是溃败一部火师,还不够。”

  “在人族,火师很重要,但在全局,火师之败,于巫族损失不大。”

  “要伤,便伤巫族的根本!”

  “我已有决定!”

  天皇眸光烁烁,“不日,我将遣妖帅英招、妖帅毕方,暗中潜伏进入冥土,等待时机发难!”

  “他们在阴世征伐,你则在阳世配合……务使其首尾不能相顾!”

  说到这,帝俊长长吐出一口气,“如此一来,即使遭遇了什么我等意料之外的变数,你也能多一点转圜的机会。”

  “兄长,你还在担心五方天帝么?”东皇有些理解。

  “是啊!”帝俊道,“如果真有变故,那么功法冥土,便是攻其必救的一手了……而若是一切顺利,则是一场辉煌的大胜!”

  “我明白了。”太一有些沉默,“我会小心行事的。”

  “不用有太大压力……”帝俊忽的笑了起来,“如果实在不行……我们就有心算无心,拿龙师开刀好了。”divdiv

洪荒之圣道煌煌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585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