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拉帮结派,文命出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洪荒之圣道煌煌第六百三十一章 拉帮结派,文命出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龙师……”

  太一的眸光晦涩而深沉,“若是真有那一天,我会给苍一个惊喜的。”

  “你有这份信心就好。”天皇颔首道,“对了。”

  帝俊眼中罕有划过一道柔和的光芒,“小十他们,在前线还适应吗?”

  “还不错。”

  东皇评价道,“我这十个侄儿,上了战场,也是知趣识大体的。”

  “没有摆什么皇子的架势,该怂就怂,该稳就稳,从不冒失,知晓聆听前辈师长的教诲,成熟稳重,在军中勉强算是能得军心人望。”

  “那便好。”帝俊满意的点了点头,“接受诸般教育,纵然谈不上惊艳万世,能稳重守成,却也可以了。”

  “最怕是莽撞冲动,死不悔改……此际正值我天庭决胜千秋之际,他们若是成了祸害,我也只好硬着头皮,扛着两位夫人的杀意,将他们忍痛封禁,甚至送往轮回中打滚个几回,磨磨心性。”

  说着,天皇便有些叹息。

  为人父母,可比做为妖皇不轻松多少。

  毕竟。

  做为妖皇,想要选拔有才能的臣子,那是可以从整个妖族中筛选,择其能者而任职,要多少有多少。

  而为人父母……若是孩子就那挫样,真是要废不知多少心血苦功,才能将他们打磨成材。

  天皇还有点庆幸——他这十个孩子,好赖不算是废物,一个个都颇有自知之明。

  这,也让他的一些想法,可以试着去做了。

  “既然他们眼下都颇为合格,那就为他们加大一些难度吧。”帝俊对太一道,“趁着局势眼下似乎都在我们的掌控中,创造一个机会,让他们见见大罗的血。”

  “最好……杀一位道友祭天!”

  天皇双眸中的神采忽的变幻,一者如日中天,一者黄昏暗沉,光与暗交错,蓦然多了一种可怕的魔性,“夺一尊大罗的造化,享誉无上的荣光,在血与火中升华,铸就大罗之身。”

  “也算是给妖族的儿郎一个振奋鼓舞……富贵险中求!”

  “我尽力。”太一揉了揉眉心,“只是,此际人道下场,固然是削弱了一下大罗和大罗之下的天堑,能够蚂蚁堆死真龙……可是,差距仍旧明显。”

  “让十位侄儿,以太乙之身,逆杀大罗上位……难!难!难!”

  “我知道……不过,此事说难也难,说不难也不难。”帝俊压低了嗓音,意味深长,“善假于物,则诸事可成。”

  “一对一亲自动手杀,是一种杀法。”

  “十个打一个,联手群殴,是另一种杀法。”

  “发挥自己的身份地位,请求暗中守护皇子的禁卫相助……这也是一种杀法!”

  太一听了,眼角跳动,嘴角抽搐,“这个……靠谱吗?”

  “当然!”帝俊摆摆手,“逆杀大罗,借以证道,不是说所谓夺造化能有多强——又不是人人如冥河道友,靠杀戮立道,杀了对手就能变强,天生吃这碗饭。”

  “换作其他人,只是将一场磨练给实质化罢了!”

  “有勇气以弱击强,这打磨的是胆魄心志。”

  “能做到布局围杀,这打磨的是智慧认知。”

  “大罗成道,说是难假于外物,唯有内求于心……但是,无法帮助,却不妨碍为自己树立一个对手,发自内心认为自己能够站在怎样的舞台上,用智慧和勇气坚定自我,排除万难,登临永恒!”

  “不过,这样做的前提,是在基础足够的情况下……不然,那便不叫自信,而是自大了。”

  “一场试炼,在生死之间彻悟自我,坚定内心,最后终极一跃,我们便可多一位同道。”

  帝俊总结道。

  “但愿如此吧。”太一有些没底,却还是勉强相信了,“我会派遣‘烛照卫’暗中守护,争取给他们一次足够惊险刺激的试炼。”

  “放宽心,大胆做。”

  帝俊沉静说着,“纵是九死一生,活着的那个孩子在大劫中证道了,都算是值得的。”

  “也唯有取得这般成就,他们才配的上自己生来至今所享有的种种待遇福利……他们的父亲——我,尚且甘冒奇险,潜伏卧底至第一线……他们经受的那点试炼,又算什么?”

  天皇垂眸,望向苍茫洪荒山河大地,眼角一抽一抽,脸上似笑非笑,“看看别人家的孩子,胆子多肥!”

  “还有苍那个家伙,是多么的能拉得下脸!”

  “派遣九个‘儿子’到我的身边,说是要向我观察学习一下我的德行和为人处事,要怎样变得笃诚忠厚……我呸!”

  “恶心!恶心啊!”

  帝俊的表情愤愤,似乎都有杀人的冲动了。

  作为一位颇有心机城府的妖皇,能被搞心态到这样的地步……可见在龙师中,是有怎样喜闻乐见的戏剧上演。

  对此,四岳神主和雷泽大圣,全程吃瓜,直呼过瘾。

  ……

  “我听说,你的声名很好。”

  放勋对重华说道。

  这个时候,龙师中已然商讨完了公事,结束了涉及大局的要务。

  自然而然的,便到了东道主表演的时分。

  ——主要矛盾解决,到了次要矛盾露头的时候。

  “四岳对你称颂,族人对你礼敬,都是夸耀你的德行,盛赞你的人品。”

  “是这样吗?”

  放勋眼神闪烁,意味莫名。

  “都是族人与志同道合的朋友抬爱,重华受之有愧。”重华谨慎的回应,一颗心提了起来。

  ——他感觉到了,眼前这家伙,心底是满满的恶意,都不带掩饰的。

  “空穴来风,岂非无因?”

  放勋蓦的大笑起来,“若是无因,岂不是说,人族的子民在胡乱造谣吗?”

  “岂有此理!”

  放勋眼一蹬,很是震怒的样子。

  重华嘴角抽抽,没有接话……这话也不好接。

  “我曾听闻,你在历山耕作的时候,东夷的族人,人人都不为地界大笑而争执;你去捕鱼的时候,生活在强良祖巫地界的人们,个个都谦让上好的、绝不会空手而归的位置……当你带头,鼓励生产和发展,则是人人用心,一点次品都看不见……”

  “我从这些言语里,看到了世人对你的称赞……你是一个君子啊!”

  “有美好的德行,擅长以身作则,孝顺且仁义,品德崇高无比……”

  “好啊!很好啊!”

  放勋感叹着,“看到你这样出色的年轻人,让我都感觉到自己老了呢。”

  “放勋殿下,离老还差的远呢。”重华皮笑肉不笑的回道,“你若是认老,就不会还是龙师的领袖了。”

  “唉!如果可以,我也不想坐在这个位置上啊!”放勋幽幽说道,“可没办法……谁让我的继承人们,一个个都不成才、不成器?”

  “我只好勉强再撑几年,才好再思虑退位让贤的事情。”

  放勋这话说的,很是言不由衷。

  最起码,在场的诸多大神通者,都是一般无二的看法。

  ‘不,你不用强撑着……只要你有心,我立刻就给你盖一个养老院,让你去里面歇着。’雷泽大圣的眼神太亮,传递出的意思也太鲜明,很是吸引注意力。

  不过,放勋只当他不存在,自顾自的跟重华说这着话:“今天见到了你,我忽然间觉得,有些事情未必就没有解决的办法了。”

  “咦?”重华面做疑惑状,心瞬间便提了起来。

  “我有十个继承人。”放勋的笑容很是灿烂,“这样。”

  “我派遣九个,到你那里去,与你共处,好生观察学习你在外的为人处事,潜移默化的经受你崇高德行的熏陶……”

  “重华,你……觉得如何?”

  重华的表情瞬间僵硬了。

  他幽幽的看着放勋,嘴角抽动了一二,似乎想说——

  我觉得,这事不行!

  不过,话到嘴边,他又仿佛想到了什么,眼神变得深邃幽暗,犹如一滩不见其底的深潭。

  “好啊!”

  “我东夷鸟师,很热情好客,欢迎一切来访学。”重华微笑着说道,“不过,请放勋殿下知晓——”

  “如今兵凶战危,走在路上,也时不时能见到有虎豹豺狼跳出,祸害人命……你的九位继承人,可要当心一些。”

  ——小心点,他们“被”死亡!

  “放心!放心!”放勋同样微笑以对,“我那九个孩子,别的方面不说,在勇武上,还是值得信赖的。”

  ——放心,他们死不了!

  这事便暂且告一段落。

  等之后,重华见到了放勋派来观摩学习的九位继承人,纵使早有预感,眉头还是狠狠的皱了起来,暗骂了一句不要脸。

  ——龙之九子,参上!

  “不要脸!”

  “恶心!呸!真的恶心!”

  “这是什么意思?”

  “学习?”

  “我看是监视吧!”

  “监视的这么明目张胆,真是让我开了眼界!”

  重华纵然城府很深,心态也有些炸裂。

  不过很快,他又收敛了,眼底有神光闪过,时明时暗,似乎是在思索如何变不利为有利。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重华开始频繁的活动起来。

  带着九个大大的灯泡,他却十分的从容镇定,毫不避讳的拜访一个个跟龙师交情并不好的氏族雄主、义军首领。

  论才能、势力,他们不及龙师,但也各有长处。平日里,或许是因为背景上的古老恩怨,对龙师不怎么待见,也因此遭受了冷处理——关键时期,放勋没有举用他们,任用于重要的职位上。

  其中,有八位才德出众的氏族雄主,被称为“八元”;又有八位勇决果敢的义军帅才,被称为“八恺”。

  这些英杰,瞅着礼贤下士的重华,再看看“拱卫”于其的放勋九子……先是一愣,而后眼中露出同情,再接着个个热情招呼,对重华推心置腹、嘘寒问暖,宾主尽欢。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的朋友!

  ——只要跟苍龙过不去,你就是我这辈子最好的亲人!

  堂皇正大的结党营私,重华秀了放勋九子一脸。

  不止如此。

  在其确定龙师的威胁后,他还很果断积极的与火师沟通,甚至将一些隐藏的深意借“人皇”之口,传递到女娲的耳中。

  很快,他便得到了一些默许,人皇在暗示,重华可以与一些亲善后土祖巫势力人手多多交流沟通。

  重华心领神会。

  他用庄重的礼仪,先遥遥的祭祀了一座座名山大川,接着又普遍的祭祀了各路神祇。

  这样的流程走完后,重华便去亲自接触与之相关的大能……果然,四岳神主对其亲善有加,祖巫部将对之和善无比。

  一整套的合纵连横,长袖善舞,重华的表演太优秀,拉帮结派了一大堆人手,对他进行拱卫,深深的打入了组织……让放勋都有些瞠目结舌,感觉事情的发展出乎预料。

  到了这一步,放勋想要再收拾根基深厚的重华,已经不是一件易事……考虑着大局,不得不捏着鼻子,让重华能参与到一部分的政事中,算是有了自己的发言渠道。

  不过。

  重华又怎么会满足于此?

  在结识了氏族雄主、拉拢了巫族力量后,势力固然是起来了,但只是看着庞大,内里空虚。

  都是别人的力量……他需要自己的根基。

  于是,他又跟放勋设立的诽谤华表竞争起来,趁着战争的间隙招贤纳士,默默囤积自己的力量。

  群英荟萃,在他的帐下!

  文命、后稷、皋陶、契、伯夷、夔、倕、益、彭祖……

  等等等等。

  这里面,有些是本身根脚就不凡的人物,有不可言说来历的、跟天庭不清不楚的靠山……像是那夔。

  也有一些,是身世清白,清白的干干净净、有据可查的人族英杰。

  ——比如说,文命是也!

  “这个文命,很不错啊!”

  偶尔闲暇时分,重华看着文命工作的各种成果,十分的满意,“人族气运旺盛,还是有三分能耐的……孕生出这样的英杰!”

  “不知道,是不是人族自身本能的反击?对抗龙族精神的浸染?”

  “文命这个小家伙,却是在应对放勋上,很有先天的禀赋潜能……”

  “看来,我要对他重点扶持一二了……”

  重华在文命的名字旁打了个勾,留待日后进行提携。

  做完了这些,他的眸光幽幽,望向了冥土。

  “酆都……要出来了!”? ???div

洪荒之圣道煌煌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585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