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零八章:斩断过往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苍生界祖第一千二百零八章:斩断过往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经过薛凡的努力,薛云被薛妘一拳轰碎的脊椎恢复如初,薛云自大坑内站起,随即纵身一跃,落在薛妘前方,一脸微笑道:“人这一辈子光是活着就很不容易了,我只想好好活着,不想再为任何事烦心。m.ygdzr.com”



  “成为九州至尊也好,成神也罢,曾经的我的确很在意,但现在,我已经放下了。”



  薛妘深吸一口气,极力平复内心的愤怒,尽量用平静的口吻道:“血海深仇岂能说放下就放下?你要知道!母亲他们之所以会失去生命!全都是为了你能够成为九州至尊!你若是不成为九州至尊!如何对得起他们?”



  薛云道:“我答应过轻语,会给她一个家,陪她安安稳稳地过完余生,我已经辜负了阿羽,不想再辜负轻语,姐,过去的就让它过去吧!”



  薛妘刚想说些什么,薛雲等人便落在她身旁,薛雲望着薛云,皱着眉道:“你们之间的切磋已经结束了吗?怎么这么快?弟弟!你该不会保留实力了吧?”



  薛云轻轻摇头,笑道:“我并没有保留实力!是姐姐赢了!我不是姐姐的对手!”



  薛雲眉头紧锁,一脸怀疑:“是吗?”



  薛云道:“的确!我方才已经失去了行动能力!若是姐姐愿意的话!她随时都可以结果我的生命!是她赢了!”



  “是吗?”薛雲将疑惑的目光移向薛妘:“真的是你赢了吗?怎么这么快?没理由啊!”



  薛妘道:“他这几个月的确没有修炼,修为还停留在以前的境界,能胜他并不意外。”



  听见薛妘的话,薛雲心底有种说不出来的失落,他将目光移向薛云,看了许久,终是无奈地摇头。



  若孤望着薛云,一脸严肃道:“薛云,不管你怎么想,修炼不能落下,你知道吗?”



  薛云重重点头:“若老前辈的话!我记住了!”



  寒瑶望着薛云,神色漠然道:“薛云,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愿意跟我们回去吗?”



  薛云轻轻摇头:“不会!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我已经不想再······”



  薛云话未说完,便被寒瑶无情地打断:“行了!不需要再说了!我们耳朵没聋!”



  说完,寒瑶便将目光移向薛妘,冷冷道:“现在已经有结果了!我们回去吧!”



  薛妘轻轻点头,满脸无奈道:“小弟!既然你意已决!我们就不强求了!你既然想要安安稳稳地过完下辈子!就应该努力修炼!生逢乱世!实力才是根本!若是没有实力!你岂能得偿所愿?”



  听到薛妘的话,薛云知道她很失望,但同样知道她依旧对自己抱有期待,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薛云之前没有断得干干净净,薛云不想让薛妘等人对自己抱有期待,所以这一次,他必须断得干干净净。



  薛云道:“我知道生逢乱世修炼才是根本!我也很想变得更加强大!但是我已经没了更进一步的可能!”



  “你们真以为这几个月时间我想碌碌无为吗?我也尝试着修炼!可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进入修炼状态!不管用什么办法都找不到一丝进入修炼状态的感觉!”



  “或许这就是上天的意思吧!如此!我就能不为任何事所扰!安安稳稳地过完余生!”



  薛雲皱着眉,一脸疑惑道:“为什么不能进入修炼状态?是因为静不下心还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告诉我们!我们或许有办法!”



  薛云轻轻摇头,满脸无奈道:“这几个月时间,在时间结界内的我度过了百年,百年时间内,我试遍了所有办法,我不相信你们能有更好的办法!就这样吧!无法继续修



  



  炼!于我而言未尝不是一件好事!如此!我便是真的解脱了!彻彻底底地解脱了!”



  薛云言语里透露出的落寞与无奈,让若孤等人悲从中来。



  薛云可是九州举世闻名的双道第一天骄,是九天之上最为耀眼的星辰,而今却走到了修道的死路,化作灰暗死星,着实让人唏嘘不已。



  薛雲试着做最后的努力,他一脸认真道:“小弟!你心里有很多事!是不是因为心里的压力太大!所以没法进入修炼状态?”



  “我是你哥哥!我们都是你的亲人!你有什么可以跟我们说!有什么问题我们一起解决。”



  寒瑶道:“不要将任何事憋在心里!无论是任何事都会影响心境!都可能是无法进入修炼状态的原因!”



  “我们不是你的敌人!你无需对我们有任何隐瞒!有任何事都可以跟我们说!”



  薛妘猛地点头,望着薛云道:“没错!小弟!不要将任何事憋在心里!有什么事尽管跟我们说!我们帮你!”



  薛云轻轻摇头,望着薛妘等人道:“或许在你们眼里!我无法进入修炼状态的原因是心里藏了许多事!但事实却不是如此!”



  “我一直都不是一个人,我有小凡,有轻语,任何事都可以朝他们倾诉,根本不会将任何事憋在心里,任何事都无法对我的心里造成负担,我无法进入修炼状态根本就不是因为心里有事!”



  薛雲道:“是不是在与宫天澜的对战中留下了暗伤?你有没有好好检查过自己的身体?”



  薛云轻轻摇头:“我对自己身体的状况比任何人都了解!小凡跟我一样!对我的身体非常了解!我们都没有检查出什么毛病!”



  若孤皱着眉道:“心里没毛病!身体也没毛病!难道是道心出了问题?”



  说完,若孤便一脸严肃地问道:“薛云,你是否曾怀疑过自己所修之道?”



  薛云轻轻点头:“的确怀疑过!但我不相信怀疑所修之道会让我的道心出现任何问题!”



  若孤道:“怀疑自己所修之道!就是在否定过往和所修之道!道心当然会出问题!”



  薛云问道:“若老前辈,我可否问一句,您在修炼的过程中是否怀疑过自己所修之道?”



  若孤轻轻摇头,一脸认真道:“我从未怀疑过自己所修之道!我一直坚信自己所修之道是通天之道!是成神之道!是无上大道!”



  “你怀疑过自己的道!你否定了自己的过去!自断未来!所以导致无法进入修炼的状态!想要摆脱现状!你必须坚信自己所修之道!如之前般一往无前!”



  薛云深吸一口气,一脸无奈道:“看来!这就是命中注定!不将过去斩断得干干净净!怎能活出一个安稳的未来?”



  若孤问道:“想要活得安稳!难道一定要斩断过去吗?”



  薛云笑道:“若是不断得干干净净!定会受到过往牵连!所以必须得斩断!”



  话音落下,薛云意念一动,无论是他留在薛妘等人体内的灵力印记,还是薛妘等人留在他体内的灵力印记都是同时崩碎。



  薛云的灵力印记崩碎,薛妘等人皆是脸色微变,薛妘望着薛云,一脸疑惑道:“小弟,你这是在做什么?”



  薛云笑道:“斩断过往!”



  薛雲握紧双拳,心如刀绞:“必须如此吗?你真的要如此绝情吗?”



  薛云道:“当断不断!必受其乱!如不与你们斩断一切!将来必定受到你们的牵连!”



  “我愧对阿羽!不想再愧对轻语!我只想给轻语一个家!和她一起



  



  共度余生!”



  薛妘咬紧牙,心中怒火一瞬燃起,将她整个人点燃:“懦夫!你就是个懦夫!我薛家不幸!居然出了你这么个懦夫!”



  薛妘愤怒,但更多的是心痛,她不相信此刻站在她眼前这个绝情的懦夫是薛云,她不相信薛云会变成如今这个样子。



  薛云笑道:“懦夫也好!家门不幸也罢!一切的一切都与我无关!你们怎么想都行!至此以后!我们便没有任何关系了!”



  铸黎心绪难平:“薛老弟!你当真要如此吗?你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这不是你!”



  薛云道:“曾经的薛云早就已经死了!新生的薛云早就不是你们认识的薛云了!放下吧!我都已经放下了!你们就不要执迷不悟了!”



  “放下!”薛雲悲痛难忍,怒喝出声:“你说得倒是轻巧,同门师兄、共患难兄弟、至亲血脉岂能说放下就放下?”



  薛云笑道:“有什么放不下?我这不就放下了吗?”



  “薛云!”寒瑶怒喝一声:“你个忘恩负义的东西!你知道礼义廉耻四个字怎么写吗?”



  薛云一脸风轻云淡道:“这不重要!从今以后!礼义廉耻便与我无关了!”



  寒瑶怒火中烧:“你说你辜负了龚羽,不想再辜负洛轻语,难道为了一个洛轻语,你要辜负我们所有人吗?”



  薛云笑道:“我辜负你们了吗?我有答应过你们什么吗?我对你们似乎并没有什么承诺!难道不是吗?一切的一切!不过是你们一厢情愿而已!”



  听见薛云的话,不仅仅只是寒瑶,在场所有人都银牙紧咬:“咔咔咔~”



  薛云望着薛雲等人,一脸微笑道:“无需用这种眼神看着我!无需露出一副凶神恶煞的表情!忘了我吧!后会无期!”



  薛雲握紧双拳,悲痛万分:“小弟!你真的已经下定决心了吗?你一定要如此无情吗?”



  薛云道:“我早就下定了决心!我不想再为任何人而活!余生我只想为了自己而活!”



  薛妘抬起手,就要一巴掌扇在薛云脸上,可却被薛雲握住手腕,薛雲咬牙,沉声喝道:“既然他意已决!无需强求!我们走!”



  薛妘狠狠甩开薛雲的手掌,直接一巴掌扇在薛云的脸上,发出一声怒不可遏的、歇斯底里的咆哮:“懦夫!”



  薛云淡淡一笑,并未多言,仅仅只是看了薛妘一眼,随后便将目光移向薛雲,淡淡道:“你们走吧!以后不要再来打扰我了!我只想安安稳稳地和轻语过完余生!”



  薛雲深吸一口气,伸出手抓住盛怒的薛妘的肩膀,而后将目光移向若孤,一脸漠然地扫视若孤等人:“我们走!”



  话音落下,薛雲最后再看了薛云一眼,随后果断地转过身,带着盛怒的薛妘离去。



  “哎~”若孤长叹一声,眼底满是无奈,他看了薛云一眼,随后追随薛雲而去。



  寒瑶望着失魂落魄的铸黎,冷冷道:“走吧!这种人不值得你如此!”



  说完,寒瑶直接远去,铸黎回过神来,他张了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可却难以说出口,最后,他轻轻摇头,化作一道流光远去。



  薛云目送着薛雲一行远去,待到薛雲一行彻底远去后,他才将远眺的目光收回,随后将破碎的天地修补。



  将天地修补后,薛云便如泥塑木雕般站在原地,久久没能回过神来。



  许久后,薛云终于还是回过神来,他轻轻摇头,先是整理了一番思绪,将内心的无奈和悲恸情绪平复,随后,他化作一道流光,径直掠向极渊深涧所在。



  (本章完)



  苍生界祖



苍生界祖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612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