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辈番外(5)跟踪,偷拍,还拿走了他的东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小辈番外(5)跟踪,偷拍,还拿走了他的东西?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京城医学院

  江慕棠本不确定她是跟着自己,学校这么大,又不是他的私人地方,人家爱走哪儿,他也管不着,只是他故意绕了个小路,没想到这姑娘也跟了上去。m.lnwow.net

  他有些看不透这姑娘了。

  昨晚江软提议自己送她回家,她跑得贼快,好似不愿和他有什么交集,如今却一直跟着他,她到底想干嘛?

  一直有人跟着,他心里也不舒服,所以故意快步,绕了个弯。

  徐旎一看他身影消失,立刻急了,小步追上去,结果一个拐弯……

  没刹住脚,差点撞到他身上,急急往后退了一步。

  只是一个拐弯路口,分割出了光影两面,他在阴影里,而她身上拢着一层秋阳天光。

  黑白光影,江慕棠的眼镜都晃出一层冷光,眸子更是镀了层暗色,仔细打量着她,想看穿她的心思。

  她倒是被方才的事吓着了,加上对面的人本就高大,紧盯着她。

  大概是紧张过头,或许是此时秋阳太烈,她的脸被熏得烧透,好似醉了酒染的一层红,高热不退。

  徐旎紧抿着唇,抬眸冲他一笑,还有些怯意。

  带着小姑娘固有的青涩娇羞。

  “好巧啊。”

  “巧?”江慕棠是真的看不懂这姑娘了,“你不是在跟踪我?”

  徐旎心思被戳破,这脸更烫了,这让他想起了霍家酿的白瓷梅子酒,或许喝了这种酒,才能染出她脸上这般好看的颜色。

  “我、我没跟踪你。”

  “嗯?”江慕棠看着她,倒想看看她能如何解释。

  “我是准备离开你们学校而已,要去大门口。”

  徐旎本就是被人拉来充人数的,早就不想待了,偏有个男生还一直跟她聊天说话,她刚才听说江慕棠要搭地铁回家,这才寻了个由头离开。

  学校太大,她一时找不到大门口在哪儿,反正江慕棠要去搭地铁,她也要去,跟着他最方便。

  只是昨晚虽见过,毕竟不熟,她没好意思搭话,只能不远不近的跟着,哪曾想会被人抓住。

  “你是去我们大门口?”江慕棠好笑得看着她。

  “我去搭地铁。”徐旎佯装镇定,说得颇为理直气壮。

  江慕棠看穿她的心思,忽然勾唇一笑,觉得这姑娘有点可爱。

  “行吧,我知道了。”

  他说着转身继续超前走,徐旎反正被“抓”了,与他之间距离也不若刚才那么远,就这么亦步亦趋跟着,结果——

  江慕棠转身,直接进了一幢楼,她看了眼楼上的字:

  【图书馆】

  她傻了眼!

  瞬时明白江慕棠刚才笑什么了。

  他压根不是去校门口搭地铁的,而是去图书馆的,那自己跟他这么久,跟了个寂寞?

  可现在她看向四周,刚才江慕棠七拐八绕,她更晕了,更不知道该怎么走了。

  只能在门口等着他。

  江慕棠还了书,又借了几本,花了七八分钟时间,徐旎就等了他这么久,跟他屁股后面走。

  她一直想问,你这次总该是回家的吧?

  犹犹豫豫,却又不太敢开口。

  毕竟刚才嘴硬扯谎已经够尴尬了。

  江慕棠大概是看穿了她的心思,只觉得好笑,低声说了句,“你要搭几号线的地铁?”

  “2号。”

  “那我们同路。”

  “……”

  徐旎更囧了,都这么尴尬了,还要和他同路?

  他不是有车吗?跑来挤地铁?

  不过两人一路也没什么话。

  到了地铁,大学城这边,是2号线终点站,到了这边,倒不必等太久的车,而且车厢空旷,几乎没什么人,江慕棠随意寻了个位置坐下。

  坐太近不合适,也算熟人,离太远也尴尬,徐旎便坐到了他对面。

  徐旎本来挺囧的,不过江慕棠全程上了地铁后,就开始低头看书,倒也避免了眼神交汇会带来的尴尬。

  地铁从终点站出发,一开始人并不多,徐旎看了会儿手机,视线便不由自主的落在对面的人身上。

  江慕棠长得不仅是精致,而且干净,白衬衫,今日佩戴着银边眼镜,地铁穿行呼啸,他自是岿然不动,薄峭的唇微抿着,鼻梁很挺,就像是漫画里的男主,而且翻书的手,也非常好看。

  徐旎喜欢摄影,所以昨晚才去山上采风,顺便看了场飙车比赛,才碰见了江软姐弟三人。

  而对面的人,就是这么坐着,已形成了绝佳的构图比例,她觉得偷拍这种行为很不好,只是没忍住偷偷拿着手机,打开摄像头。

  想着偷拍真的不好,她正准备收起手机,结果一不小心——

  伴随着“咔嚓——”一声,闪光灯也亮了。

  这节车厢除了他俩,还有三个人,此时不仅是江慕棠,所有人都朝她看过去。

  徐旎这辈子挺少出糗的,结果今天连栽两次。

  若是真的拍了江慕棠也就罢了,结果还没拍到,就被抓包了。

  跟踪,偷拍,他怕会觉得自己是个变态吧。

  徐旎低着头,脸再度红透。

  江慕棠只是淡淡看了她一眼,低头继续看书,嘴角却勾起了一抹微不可查的弧度。

  ……

  随着地铁抵达一些站台,车厢内陆续进人,座位坐满,也渐渐变得有些拥挤。

  江慕棠原本正在看书,听到徐旎说了一声,“小朋友,你坐这里吧。”她起身让了座。

  “快和姐姐说谢谢。”一个女人带了个三四岁的孩子,正和她道谢。

  “不客气。”徐旎说着,便抬手抓住了车厢中间的扶手拉环,江慕棠刚准备起身把位置让给她,结果这姑娘转头,去和小朋友聊天了,显然是不想面对她。

  徐旎也不傻,在他面前丢了两次人,恨不能离他越远越好。

  只是她昨晚伤了右手,抓着拉环,一会儿便觉得有些累,两只手交替换着,加上地铁每逢到站,惯性很大,担心碰着别人,只能更大力的抓紧扶手。

  十多分钟,就显得有些吃力。

  江慕棠觉着这姑娘挺有趣,加之车厢人多稍显嘈杂,把书合上。

  低头看了会儿手机,余光瞥见一个男人,站到了他面前,这本也没什么,只是他的出现,刚好挡住了徐旎。

  男人双手抓着徐旎拉环两侧的位置,这角度和位置,似乎是站在她斜后侧,可身子却难免会碰到。

  此时车厢虽然拥挤,却也没必要靠得这么近。

  随着地铁走走停停,就算不刻意靠近,两人衣服身体也难免有所接触。

  徐旎一开始只知道斜后侧有人,稍微往另一侧挪了下,只是那人的身体却还是会有意无意碰到自己。

  一次两次可能是碰巧,一直这样,那就有问题了……

  她看过去时,那人还笑着说了句:“不好意思啊。”

  徐旎也不傻,知道自己可能遇到的流氓,想挪个位置,一只手受伤不得劲,车厢人多,挪来挪去也不方便。

  就在此时

  她感觉有只手从后侧伸过来,直接攥住了她的扶手,两人手挨着,手臂蹭到,她呼吸一沉,下意识转头,位置太窄,她整个人……

  几乎挤到了那人怀里。

  是他。

  他身上很干净,有股淡淡的消毒药水味,个子很高,两人大抵从未挨得这么近过,她也只能挨到他胸口。

  “去我那里坐。”他垂头,嗓子被压着,稍显低沉,从她头顶上方传来。

  她知道,江慕棠是故意帮她解围的,“谢谢。”她道了谢,手指松开扶手,地铁行驶中,在里面走动本就有些不稳,忽然是去支撑,她身子往后一撞。

  江慕棠皱眉,抓住她的小臂,人是拉回来了……

  这次是撞到了他的怀里。

  她呼吸有点急,有些热,刚好落在他胸口,一瞬间的异样酥麻,让他浑身都不自在。

  最主要的是,徐旎也被惊了下,下意识抓着他的手臂,这一抓,让他更不舒服了。

  江慕棠垂头,从他这个角度,可以清晰看到她因为激动微微泛红的鼻尖,还有烧红的耳朵,“没事吧?”

  “没事。”徐旎说着急忙松开抓着他的手,转身去了他的位置上,他的书放在座位上,占了位置。

  徐旎便帮他抱着书,心头狂跳,不太敢看他。

  她就没跟异性这么近的接触过,难免觉得尴尬,摸着他的手,都觉得这书……

  烫手!

  徐旎心底紧张着,很快她就到站了,她看了眼江慕棠,“我到了。”

  “嗯。”江慕棠点头。

  徐旎今天丢了太多此人,不太敢面对他,和他道谢,就快速离开,因为很多人在等着进站。

  江慕棠皱眉,她居然……

  直接抱着自己的书抱了!

  他刚准备去追她,结果涌入的人群,已经把他挤了回去。

  而徐旎看着地铁的门合上,江慕棠正站在门口,指着她的怀里,她才注意到,自己居然把他的书拿走了。

  这个……

  地铁呼啸离开,徐旎彻底懵了。

  她今天到底怎么了?她在干嘛啊。

  因为寻常上课,也会抱着书,她也是一时习惯,就这么抱着书下了地铁。

  江慕棠也没想到她如此迷糊,只是抱着他的书坐了两站路,居然就这么把书带走了?

  ……

  想找她,并不难,师兄那边肯定有渠道,只是让师兄知道自己找一个姑娘的联系方式,怕是免不得要调侃一番,他记得江软存过她的联系方式。

  只是江软电话却没接通,倒是母亲打电话问他什么时候到家。

  “我马上到站了。”

  江慕棠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若不是她之前犯了几次迷糊,他怕是真以为这姑娘是故意的,刚到家,就听到某人急急喊了声哥。

  “嗯。”他弟弟应了声。

  “哥,我跟你说,今天去四伯家找小九和老十,你猜他俩在干吗?他们居然十指紧扣,还说这是增进兄弟感情,你说蠢不蠢。”

  江慕棠淡淡应了声,刚在玄关处换了鞋,某人一张大脸瞬间凑过来。

  他也没客气,直接挥开他的脸。

  “你干嘛?”

  凑这么近!

  “哥,你大周末的出去,不是去学校,而是去约会了吧!”

  约会一词出来,就连坐江锦上都忍不住朝他多看两眼。

  “胡说什么!”江慕棠皱眉,盯着自己弟弟。

  “我哪里胡说了,你这衬衫上,分明是口红印啊,妈,你来看看我哥衣服上这是不是口红。”

  唐菀从厨房出来,也是盯着他衣服看了一眼,狐疑得询问,“交女朋友了?”

  “没有,我去换件衣服。”

  江慕棠一路上都在想怎么把自己的书拿回来,根本没注意,衬衫处沾了一点她的口红。

  他刚回房,江软电话打来了。

  “哥,你找我?”

  “有点事问你。”

  “你说。”

  “昨晚跟你去医院的女生,你把她联系方式给我。”

  “……”

  联系方式肯定是给了,不过江软询问理由,某人却三缄其口,如果说是要书的话,这丫头肯定会追问更多,他懒得解释,干脆什么都没说,结果误会就更深了。

  而此时那个叫徐旎的姑娘也打了电话给她: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你了,那个……”

  相比较某人的坦荡直接,徐旎和江软压根不熟,找她要别人的联系方式,还是男生的,就更加不好意思开口,犹豫半天才说道。

  “能不能把你哥的电话给我,微信也行。”

  “你要我哥的电话?为什么啊?”

  “也、也没什么,方便吗?你放心,我不是去骚扰他的。”徐旎也不好意思说理由,毕竟太尴尬了。

  江软:“……”

  这到底是怎么了?

  难道是昨晚第一次见面,就互相看对眼了?

  两情相悦,这么默契?

  她要有堂嫂了?

  如果只是徐旎一个人要电话,江软可能不会给,毕竟江慕棠这人,不太喜欢被人打扰,如果是互相喜欢,那就不一样了……

  既然郎有情妾有意,那她就可以撮合撮合了。

  所以乐颠颠的把江慕棠的电话给了她。

  这两人一个只是想还书,一个要拿书,哪里知道某人心里在想什么。

  双胞胎兄弟俩此时还十指紧扣,同进同出,增进兄弟感情,瞧着自家姐姐忽然那么高兴,就更难受了。

  “明明是一起打的架,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们。”

  “谁让我俩挂彩了。”

  “老十,你手心出汗了,黏糊糊的,真难受。”

  “妈说了,这一天都不能松开。”他也觉得膈应,谁愿意跟个男人一直牵着手啊。

  他母亲真是魔鬼。

  ……

  从小到大,三个人一起打架,最后遭殃的肯定是他们兄弟,他姐总是可以非常完美的躲过去。

  观塘别苑

  餐桌上,江慕棠刚入座,三双眼睛就齐刷刷射向他,他解释了一句:“口红,只是个学妹,不小心蹭的。”

  “学妹?”小老二故意拖长腔调,“哥,你可以啊,你都认识学妹了。”

  江慕棠:“……”

  “不是都说,这学长啊,学妹什么的,特别容易……”

  “啧啧,哥,你有情况就直接说,爸妈又不是不让你谈恋爱,何必藏着掖着呢。”

  “你什么时候带嫂子给我看看。”

  江慕棠直至看了他一眼,“你这次月考成绩怎么样?”

  某个小老二瞬间蔫了……

  他很聪明,就是不太爱学习,江锦上拿着鞭子抽两下,成绩就能往上窜很多,只是他也不可能一天到晚盯着他,导致某人成绩忽上忽下。

  “哥,吃点菜。”某人悻悻笑着。

  江慕棠原本是拿着书回来看的,只是现在书没了,下午就有了空闲,盯着弟弟,漫不经心说了句:

  “下午我有空,帮你辅导一下功课。”

  小老二瞬间怂了,原本还想打听他哥的八卦,结果好了……

  八卦没听到,还把自己给搭进去了。

  果然,不是谁的瓜都能吃的。

  ------题外话------

  今天只有两更哈,最近经常莫名心慌,下午要去趟医院,明天会把更新补上哒,么么~

  网上说心慌,可能是到更年期了【捂脸】

  小老二:你的更年期不重要,我只关心我该怎么办?

  江软:我比较关心我哥的私人情况。

  江慕棠:……

婚后被大佬惯坏了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78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