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8章 风起云涌下的养猪同行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超级农业强国第258章 风起云涌下的养猪同行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年出栏百万头的单体养猪场,在这个养猪场规模多在1.5万头左右的年代,不啻于一步登天。

  嘉谷农牧的百万级单体养猪场正在建设得如火如荼的时候,一些消息不太灵通的养猪企业,甚至觉得这是谣言。

  现在的猪肉行情低迷,谁还会逆势扩张养猪规模呢?更不要说一次性养上百万头生猪,知道这是多大的风险吗?传这谣言的人咋不吹上天呢?

  因为嘉谷农牧的低调,也因为养猪如今真的不算一门好生意,亚洲最大单体养猪场这个本应大放光彩的项目,竟没有在行业内引起太大的波澜。

  大家更关注的,是双汇被外资收购,是新希望饲料的造富奇迹……

  至于养猪嘛,进入门槛很低,千家万户养,起早贪黑辛苦伺候不说,瘟疫袭来全部归零。

  与产业链前端的兽药、疫苗比起来,好像技术含量不高,盈利稳定性也不行;与下游的屠宰比起来,盈利稳定性就更差了,更别说与更下游利润空间更大的肉制品比。

  整个生猪产业链,市场空间最大的几块分别是饲料、养殖、屠宰、肉制品。如今行业内的明星企业,主要集中在饲料、屠宰和肉制品上,偏偏就没有养殖的份。

  但也有眼明心亮的。

  在齐政看来,嘉谷农牧最大的机会反而就在养殖上。

  “饲料行业现在确实增长迅猛,但变数也是最大的。饲料行业的剧变是趋势性的,其下游的主要客户——散养、小养殖户将会不断退出市场。到那时,同质化竞争时代来临,行业必将迎来剧烈洗牌。”

  “配个饲料嘛,能有多大难度?大型养殖企业,无论是从成本还是效率角度,都不会外购。”

  李东亮默默点头。就以嘉谷农牧为例,自家养殖场的饲料全部是自购原材料,自给自足。

  “至于屠宰,看似扩张容易,实则隐性门槛极高。一是屠宰最终要依靠终端渠道动销和扩张,这事耗时费力;二是地方保护主义,阻碍巨头统一市场,真当多地存在的涉黑‘肉霸’是浪得虚名的呀;三还要面临低成本的私屠滥宰竞争。”

  “至于肉制品,双汇一家独大。但由于我国猪肉消费主要以热鲜肉为主,说实话,双汇肉制品表现相对平庸,反而是屠宰上有不错的表现——龙头都衰成这样,阿猫阿狗的日子只会更惨。”

  相比起来,养殖反而是产业链各环节中,难度相对较低的一环。

  本质上,商品猪是一种无差别的商品,是没有定价权的,竞争核心是效率提升带来的低成本。

  即使有地方保护主义,也保护不了低效率的散户,规模化养殖必将加速成为主流。

  在齐政眼中,国内生猪养殖行业正处在集中度大规模提升的历史性进程中。

  “从小规模散养的原始粗放到大规模工业化的技术管理,后发优势下,养猪行业正在从史前时代快步跨入科学时代。我们要关注的,是那些开始冒头的大型养殖企业。”齐政如是说道。

  ……

  与此同时,齐政口中的那些开始冒头的大型养猪企业,更加关注发展势头更猛的嘉谷农牧。

  在越省。

  温氏股份最能体会嘉谷农牧年出栏百万头的单体养猪场的分量——就在越省边境,主打市场又是珠三角地区,当然无法忽略。

  早在97年,“养鸡大王”温氏股份把养鸡的模式搬来养猪,率先采用“公司+农户”的养殖模式。后来的众多大型养猪企业,也大多沿袭了这种模式,不过在规模和品控方面都远不及温氏股份。

  这种模式下,企业负责饲料加工、生猪育种、种猪扩繁等技术密集型工作,农户负责育肥,享受保底利润,将生猪按统一价格销售给公司。双方利益共享、风险共担。

  农户既可以获得饲养费,又无需承担饲料、仔猪、疫苗等费用,风险大幅降低,合作热情高涨。企业则无需承担猪舍等固定资产投入,轻资产模式下扩张很快。

  截止目前,温氏的养猪规模已达到年出栏四百万头,是国内当之无愧的养猪龙头,而且每年还以极高的增长率在扩张。

  不过也正是因为与嘉谷农牧的发展模式不一致,温氏更多关注的,是嘉谷农牧对市场趋势的判断,以及国内首个年出栏百万头的单体养猪场投入生产后,对越省猪肉市场的冲击。

  而另一个主角,对嘉谷农牧就不仅仅是关注了。

  在豫省。

  早在03年,38岁的秦营林就登上了中央电视台的栏目。

  当时,靠着养猪,他已经是当地有名的企业家了。

  论养猪,他是专业人士。更重要的,是他真有热情——给猪做直肠截除手术,他用手一点点往外掏猪粪;设计砖拱结构的猪舍,使造价降低了90%;带领团队研究降低饲料成本的方法,每头猪饲料成本最高下降了上百元……

  秦营林创立的牧原股份,一直坚持“直营制”的一体化养殖模式,坚持自繁自养。

  但这种模式的问题也很明显:前期资金投入大,扩张慢。牧原股份比温氏股份早5年开始养猪,规模上还远不及后者。

  不过,当规模到达一定程度,这种模式在成本端的优势就会渐渐凸显出来。

  秦营林是想后发制人。

  但是很显然,在这条道路上,有人比他先走一步。

  今年牧原股份的年出栏生猪约有10万头,但受限于市场大形势,陷入了亏损当中。

  当他知道,采取同样模式养猪的嘉谷农牧启动了百万级的单体养猪场建设时,眼珠子都瞪出来了——差距太大了,自己最大的养猪场都还没突破十万头,人家已经在百万头的道路上狂奔了。

  反应过来后,他又羡慕得要流口水了,真有钱啊——人家是没钱才养猪,养猪的嘉谷农牧是真的有钱!

  除此以外,秦营林还是养猪技术狂人。

  在他看来,猪舍几乎是一切技术的载体。好的猪舍设计需要兼顾多方面的指标,非常精细、需要相当的工业沉淀。随着单场养殖规模的提升,整个系统的复杂性也将指数级上升。

  百万级的单体养猪场啊,简直是一个标本。

  他已经打定主意,等嘉谷农牧的百万级单体养猪场建好后,他要在第一时间上门参观学习……

  同一时间。

  日后为A股贡献了“猪饿死、巨亏30亿、股价却暴涨80%”段子的雏鹰农牧,面对嘉谷农牧的大手笔,也是若有所思。

  半路出家的雏鹰农牧,采取了结合温氏和牧原的混合养猪模式,在几年后弯道超车,在温氏股份、牧原股份之前,成为第一个上市的养猪企业,被称为“中国养猪第一股”。

  但如今的雏鹰农牧也就是“战五渣”的水平,财务负担极重,融资无门。

  他关注的,反而是坊间的传闻,嘉谷农牧得到了高盛的大笔融资,才能有如此的手笔。

  受此启发,雏鹰农牧开始酝酿走上资本市场启动融资的计划了……

  齐政自然不知道,嘉谷农牧的百万级单体养猪场项目,给后世的养猪龙头温氏、万年老二牧原股份以及养猪第一股的雏鹰农牧,带来了多大的影响。

  当然,现在的大型养猪企业,彼此都称不上竞争对手——大家的对手,仍是国内千家万户的中小散户。

  相互的关注,更多的是为了调整自己的战略,或者是想要学习对方的优秀之处。

  总之,在风起云涌的养猪江湖,嘉谷农牧已不再寂寞。

  ……

  超级农业强国



超级农业强国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6974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