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84章 绝鸣悲憾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神州镇魔录第0384章 绝鸣悲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那贼人只是个后生晚辈,不察之下能接老叫化十招,已经相当难得了。”

  “如今当然都已经练成,只不过没力气再使罢了。不错,原先叫降龙十八掌,更早还只叫降龙掌,但最早你们一定猜不到。”

  “哈……哪有那么文绉绉,是叫打蛇拳,不信?那再猜猜还月杖法最早叫什么?”

  “传说中有天狗吃月亮,打跑了天狗才能还月是不是?”

  “呵……正是打狗棍法,落凤爪当然叫捉鸡手了。”

  “唉,还不是咱们三十六代颜帮主官迷成性,说降龙这说法是对圣上的藐视,这才硬给改成了斩蛟。还好人家少林派没跟风,不然活佛济公也应该叫做斩蛟罗汉喽。”

  “其实甭管哪个门派,都难免要出那么几个败家头头,所以能守住基业、一路传承下来的毕竟不多。”

  “咳……是说你们这些娃娃,又引着老叫化扯了半天闲篇,难道是觉得我这故事讲得没意思么?”

  “这还差不多,有再一再二、没再三再四啊。刚才说到那贼人给我打伤,老叫化自然老实不客气的摘了他的蒙面,这一瞧却把我惊了个目瞪口呆,你们猜猜这人是谁?”

  “不对,老叫化说的不是鬼故事,死人不算。”

  “不对,这人刚才还提到过,但不是三山五岳中人。”

  “靠点谱了,但不是你老子。”

  “女娃儿聪明,正是那位南方绝鸣琴公子。”

  “娃娃们既然没听过这人的名号,便暂且还叫他绝鸣吧,老叫化那时虽然跟他交情不深,但总算还知道这小子品行不差,便勉强压下了火气,耐心听他解释因由。”

  “原来舒姑娘早已嫁了人,夫婿便是专门给她裁衣制履的匠师,名唤金俭升。他们夫妻两人情深意笃,还生了一对双胞胎的小千金,当时都有四五岁大了。”

  “绝鸣少年时经历坎坷,一段时日伤病缠身、穷困潦倒,全靠舒姑娘倾力相助,他才没喂了野狗。之后他便拜舒姑娘为义姐,甘愿永为仆役,侍候在舒姑娘左右。”

  “但舒姑娘慧眼识珠,看出绝鸣龙非池中物,悉心照料同时,又百般劝诫鼓励,终于让他重振雄心,打定主意要干出一番名堂,不辜负舒姑娘的期许。”

  “八成是机缘巧合,绝鸣刚出道不久,便跟天罡惺惺相惜、结为至友,之后又结交了霜月和凌风。这四个小子都是人中之龙,短短几年便闯下偌大的名头,江湖上并称为四大公子。”

  “说到四大公子的品行,雪月风花都是到处留情的货色,琴心剑胆却没传过半点桃色新闻。有些好事之徒还私底下猜测,说他们在搞那个砍袖子的调调,真是无稽之谈。”

  “女娃儿怀疑也正常,待会儿再讲你那位师祖的风流韵事。咳……且说绝鸣虽然发了迹,对舒姑娘的感激却不减反增,时常来探望他们一家,真是亲如同胞一般。”

  “那次三山会五岳期间,绝鸣便在洛阳金宅暂住,本来已经决定全家往城外白马寺游览,可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正要出门的时候,遇上缪郎中请舒姑娘去献舞。”

  “舒姑娘自然不敢违抗上官旨意,可又实在不想扫了爱女的兴,便央绝鸣带着她的两个女儿先走一步,等当天献舞回来,第二天再跟金俭升一同赶去。”

  “绝鸣虽然心里牵挂,但一者不想拂逆义姐,二者舒姑娘也跟他学过武功,等闲江湖武人绝对近身不得。所以思前想后,绝鸣还是依了舒姑娘的意思,金俭升也留下,连夜为妻子赶制新衣。”

  “正该着造化弄人,这一别便是天人永隔。绝鸣枯等半日不见人来,知道恐怕出了变故,只好将小姐妹俩暂寄在庙里,自己马不停蹄的赶回洛阳金宅。”

  “叫门半晌没人相应,绝鸣更加急怒攻心,索性潜了进去。不料打眼便见金俭升伏在桌上,右手还握着一把短刀,刀锋刺进心口,早已气绝身亡。”

  “绝鸣十分悲愤,同时一眼便看出金俭升不是自戕,因为他长年做活,都是惯用左手,没有用右手握刀的道理,必定是给人杀害之后才布置成的假相。”

  “绝鸣查看了遗体,发觉金俭升并不是死于外力,而是有中毒的迹象。可他当时更担心舒姑娘的安危,所以顾不得再详察,立刻直奔府衙去探听消息。”

  “这一来知道了舒姑娘的死讯,于绝鸣而言不亚于五雷轰顶,但这小子毕竟心志坚韧,很快便理清了头绪,直接找到还没返程的嵩山派一行,从亢伏威那里知道了几分真相。”

  “当晚绝鸣盗出舒姑娘的遗体,带回金宅查验,可舒姑娘并不像金俭升那样中毒明显。绝鸣万般无奈,只得忍痛剖开她的肚腹详察,不料却被老叫化撞破,险些糊里糊涂做了我的掌下冤鬼。”

  “我老叫化知道打错了人,免不了要跟绝鸣告罪,结果那小子居然十分欣慰,说他毕竟见识浅薄、人微言轻,若能有老叫化相助,实在衷心感激不尽。”

  “老叫化知道绝鸣是处心积虑拉我落水,但这事总归是我自愿来管的,所以乐得让他狐假虎威。之后我们两人仔细查验了舒姑娘的脏腑,果然她是中了一种非常隐秘的奇毒,名叫缚心紫络。”

  “大概是吉人自有天相吧,若不是老叫化还有点见识,单凭绝鸣小子,可仍是不得要领,反而平白毁坏了舒姑娘的遗体,这段冤情也再没机会昭雪了。”

  “既然已经查明舒姑娘的死因,我们两人马上不谋而合,因为说到用毒,武林中没谁比得上唐门,而这缚心紫络正是他们的独门手法,真相一目了然。”

  “但想知道那十七少为什么杀害舒姑娘,还要嫁祸缪郎中,事后更斩草除根杀了金俭升,首先便得把这心狠手辣的小淫贼逮回来。我们两人只得匆匆将舒姑娘夫妇合葬,然后连夜顺着官道追了下去。”

神州镇魔录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7098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