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住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第一章 住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111军医院

  经过检查,医生都惊呆了。

  通过拍片显示,陈东的确骨折了,但不是粉碎性骨折,没有严重到那个地步。陈东是一般性骨折,打个石膏,再医院躺段时间就可以归队修养,短期内是肯定不能训练了。

  也还好不是粉碎性骨折,否则不说告别军旅生涯,但基本是告别了通信分队和战斗分队。

  毕竟那些专业都需要高强度训练,在演习过程中也是跑来跑去。

  最理想的也会如同伍六一那样,连里照顾照顾,给个司务长之类职务,以后就当一个后勤兵种。

  当知道自己的受伤情况后,陈东可是长嘘一口气,他可真的害怕离开自己的分队。

  刘兴亮知道结果的时候更是松了一口气,如果人真的废了,他可是要担主要责任。

  运气好轻则记处分,重则可能这辈子告别升职,安心排长年限当满等转业了。

  “喂,营长。”

  “检查结果出来了,就一般性骨折,休息一段时间就好。”

  刘兴亮好忙打电话通知营长。

  此时以至中午休息时间,吕建国接到电话后,怡然一笑:“那就好,你赶紧回来,营里还有很多事情。”

  “陈东就让他好好修养,等可以归队时候让他抓紧回来。”

  “他不在的期间就让接力一站李大壮帮忙教教,你正常跟队指导,这回可不要出纰漏。”

  吕建国把一番指示安排到位后直接挂断了电话,这次人员分散训练本来就不易与管理,正是缺人的时候。

  刘兴亮哪怕再有问题,那也要等过了这次驻训演习再说。

  他本想安排个陪护过去,但的确没有多余人手,也只好让陈东一个人坚持下。

  刘兴亮接到指示后,也急匆匆的把事情又向陈东交代好,然后便带着一帮人准备回去。

  “这次回去一定要加强体能训练。”

  “你们两个记住,体能永远是一名通信兵的基础,如果体能不能达标,永远也不能称为合格的通信兵。”

  在陈国东和韩杰修两人转身准备离开的时候,陈东躺在床上,左脚经过短暂的修复术后,打着石膏挂在床尾。

  他本不想多说什么,怕给两人带来压力。但等他们即将离开,陈东还是忍不住开口提醒了一句。

  他没觉得对方会听得进去,不过两人的反应有些出乎意料。

  尤其是“造事者”韩杰修,通红着双眼盯着陈东,十分认真的点点头。

  等所有人都走了以后,陈东百无聊赖的躺在床上,心中还在担忧着手下两名新兵。

  “哎,不知道回去后这两人会变成什么样子。”

  再一回想是由李大壮帮忙带,陈东的心更慌了。本想睡一睡,却发现自己根本睡不着。

  这也许就是职务越高,身上的担子也就越重。

  他不禁想到,他如今还只是班长,如果他是营长、团长呢?

  手底下管着成百上千人,那他们的压力该有多大。

  想到这里,陈东更是直哆嗦。

  “战友想啥呢?新来的?”

  “嗯?”

  一道洪亮地声音打断了陈东的遐想,陈东抬头一看,一名右手小臂打着石膏的人走进了病房。

  是一名一期士官,看上去很年轻,估计也是新转的。不过他所穿的衣服不太一样,打扮有点另类!是深蓝色的,有点类似前世消防武警改革为应急救援部的作训服颜色。

  这特么是空军的服装!

  关键不在于这个,特么他外面套着医院病号服,里面还披了一件常服。

  哪个正常人会这么穿衣服,不难受吗?

  不过陈东虽然很诧异,但别人都主动打招呼了。而且看样子和自己应该是一个病房,最近这段时间不免会经常打交道,于是很快反应道:“是的,今天刚来,班长怎么称呼?”

  陈东很客气,而且对方兵龄也的确比自己长。

  那人笑嘻嘻的走到陈东床边,很自来熟的坐下,还用他受伤的,打着石膏的右手拍了拍陈东肩膀:“我叫袁规,空军地勤的,你呢?”

  陈东人都看啥了,指着他受伤的右手:“你……你这?”

  袁规瞅了一眼,毫不避讳的直说:“我这啊?早好了,在这多赖几天。”

  “难得有机会住院,不好好休息下多划不来!”

  陈东无言以对,啥时候泡病号也能这么光荣。这种事情在702团是绝对不存在的,虽然团里也有不爱训练的兵,但他们也最多偷偷懒。

  别人可能跑个五公里,他会脱离队伍跟在后面,然后抄个近道,跑了个三公里。

  所以说,702团的人在这一点上,思想觉悟相对还算可以。

  面对这样的人,陈东顿时少了许多交谈的欲望。

  但毕竟第一次见面,还没有深入了解,陈东也没一棍子打死。

  轻声回应道:“我叫陈东,炮兵通信分队的。”

  袁规一听是炮兵,整个人更加活跃起来:“炮兵?”

  “不对啊,我记得这边没有炮兵团驻守,你不是本地部队吧?”

  “嗯,我是从首都过来的,最近来这边驻训!”

  陈东习惯性的指向首都所在的方位。

  “首都好地方啊,和我说道说道!”

  在许多人心里,在首都当兵的感觉是不一样的。很多人都憧憬去首都当兵,可惜征兵分配是随机的,也不是他们可以主动选择。

  当然如果真要自主选择也不是没有办法,具体办法是什么不用多说,大家懂的。

  于是乎基本以袁规提问,陈东回答的节奏,两位病号展开了聊天。

  通过交流陈东也对眼前的人有了新的看法,袁规不像刚开始说的那样,给人一种兵油子的感觉。

  反而他在他们团的成绩属于拔尖,受伤的原因更加牛逼。

  他是因为不满足现有成绩,晚上主动加练搞体能的时候练脱力了,人从单杠上摔了下来,结果把小臂压断了。

  之前所说的话只是自我调侃,其实也是他们连长主动提出让他多住一段时间,让身体多休息休息,不要搞坏了。

  陈东听到后泪流满面啊!

  <“““O“““>

  “我怎么就没碰到这种连长!”

  一想起刘兴亮临走前说的,营长要求身体差不多了就让他赶紧归队训练,陈东好委屈啊!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我在士兵突击当特种兵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71708/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