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五章当得宿命(2)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若待此情成追忆第一百六十五章当得宿命(2)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好。”姜仙凝惊叫一声,飞身奔假莫寨主而去,才有所动,只见姜问曦早已跳至假莫寨主身前,一伸手掐住假莫寨主下颌掰开嘴巴。之间假莫寨主口中一只肉眼可见的蛊虫自喉咙里爬了出来,鲜血推搡着蛊虫,一齐充满了口腔,汩汩的自口鼻冒出。

  姜问曦松开手,假莫寨主软绵绵跌落在地上,看来已经死的透彻。

  其他人也赶上前来,看见口吐鲜血的假莫寨主都不胜唏嘘。

  刑岳上前用脚踢了踢假莫寨主,转头看向姜问曦:“姜真人,这细作已经死了,金寨主的话能信多少?”

  姜问曦转头看看阿蔓,阿蔓点点头,满是信任:“金寨主平日里好善乐施,并不是贪图富贵谋害组人之辈,此次之事应该就是像他所说,迫不得已。”

  “既如此,细作已除,余下来的事阿蔓姑娘自行处理便好。”姜问曦微一点头,转身便要奔吊楼里去。

  “姜师傅,稍等,阿蔓交代一下,还有话说。”

  阿蔓说完几步走到金寨主面前,交代了几句,让金寨主带人去把出卖族人的几个年轻人抓了,然后去寻找莫寨主,余下蛊虫之事明日处理。金寨主一脸恭顺,连连点头,领命转身走了。

  阿蔓见金寨主走远了,突然挂了一副无辜的笑容,脸上无限期盼的道:“我寨子里的事情已经清了,几位接下来要去哪里?”

  “自是要回山上。”姜若清迅速答道。

  阿蔓垂下眼帘,沉默了许久,似是自言自语,含混不清的嘟哝了一句:“你们可以不走吗?留下来行吗?”

  阿蔓虽然声音极轻,但姜仙凝听的清清楚楚,心中顿时生起几分疑惑,几人与阿蔓交往并不深,不过是几面之缘,也不似阿水一般情投意合,因何阿蔓会如此恋恋不舍?再想到前些时候阿蔓时而诡异的表情和那块似是有毒的米糕。姜仙凝便定定的盯着阿蔓,并不言语。

  身旁刑岳轻快的搭了话:“阿蔓可是舍不得我们?以后若是有缘,定然还会相见的。你若是有天去中原玩,我刑岳请客,带你吃遍我们城里的好吃食。”

  阿蔓眼中闪过一丝失望,收起了笑容:“是阿蔓不好吗?你们不喜欢阿蔓才不肯留下陪陪阿蔓吗?”

  “阿蔓姑娘,你留我们想是好意,但我们此次下山时随师祖办事的,如今事已毕,必然要回山上,何况外面如今都不知道是何种情况,我们再你这深山里住了这许多时日,许是三界大战都打完了也未可知。断然是不能再留了。”姜若清并不懂得什么怜香惜玉,也不甚喜欢阿蔓,话便说的决绝然。

  阿蔓眼中的失望更加浓郁,似是马上要陷入绝望的泥潭,微微颤着声好似乞求一般:“你们真的不能……就当是……是我寨子不好吗?”

  “自然不是阿蔓姑娘不好,只是我们确实不能留下。再说我们修仙之人,留在你苗寨算什么?”

  “我苗寨有何不好?青山绿水,人间仙境,在这里做个快活神仙,不问世事,哪里不好?”

  “人间仙境,那时我师祖的青云峰,灵气充裕,仙气缥缈。真正适合修仙。你这里虽然美,但怎能同我仙山相媲美。”

  阿蔓听着姜若清拒绝的话语,紧紧的锁起了眉头,狠狠咬着下唇,不发一声。

  姜问曦见状开口打破了这份尴尬:“阿蔓姑娘想我几人留下可是还有相求?无需顾虑,但说无妨。”

  阿蔓的眉头锁的更紧了,全身似乎都微微颤抖起来:“阿蔓无事相求,只是希望几位能留在苗寨,若不能都留下,姜姐姐留下便好。你们回去修炼,姜姐姐留下来怎么样?”

  几人都转头盯着姜仙凝,这突如其来的一问,如同一块石头忽然丢了过来却避无可避,躲不可躲,只能硬挺着脸迎接:“我……”

  “姜姐姐不愿意?”

  姜仙凝心中自是不愿意,但又不好意思明说怕伤了阿蔓的心,平日里的伶牙俐齿若是遇到这样期盼乞求的一个人,却是再狠心也说不出。姜仙凝嘴里呢哝着,眼睛来回的瞥姜问曦,但姜问曦只是略带些柔和的看着姜仙凝,却并不开口。

  姜仙凝心中暗道:师尊如此正经一人,最近怎得总喜欢看我笑话,几次都假装看不懂自己的眼色,从前怎得自己一瞥师尊便会救阵?难道是最近师尊的喜好变了?喜欢看我吃瘪?

  如此想着,暗暗又瞥一眼姜问曦,眼中带着几分责备,姜问曦依旧柔和的回望着姜仙凝,此时眼中竟好似带了一丝笑意。

  姜仙凝无奈的收回目光,心一横,对阿蔓道:“阿蔓,你苗寨虽好,我也很喜欢你,但这终究不是我家,何况我们还有要事在身,便是想留也万万留不得。若是外面的事情了结了,日后有机会再来苗寨我定会住上一年半载,好好同阿蔓一起玩一玩,然后带阿蔓一起回中原,去刑岑凌家,让刑岑凌带我们吃遍美食,可好?但是此时,我们定是要走的。”

  “还有我,休要忘了我,我也去。”姜若清也凑过来,兴致勃勃的看着两人。

  “一言为定。”刑岳伸出手,等着众人击掌。

  姜仙凝二人也伸出手,同刑岳搭在一起,几人转头看着阿蔓,想等阿蔓也愉快的伸出来搭在一起。

  但阿蔓抬起眼帘死死的盯着三人,眼中一片绝望之色,牙齿深深的咬紧下唇,几缕血丝自齿尖溢出,轻轻沾在唇边。盯了一会,阿蔓并未伸出手,而是慢慢转身向院门口走去。

  三人尴尬的收回手,姜仙凝心中想着此番似是伤了阿蔓的心,但却又不知因何会如此。

  阿蔓慢慢向门口踱着步,口中轻轻问道:“你们都不愿留下?”

  阿蔓站在院门口,背影显得有些凄凉,默默等了一会,并未等到什么答案。慢慢的,阿蔓挺直了后背,似是下定了决心,忽的一转身,腰间药杵已握在手中,眼中混合着期盼,妒忌,绝望和几分兴奋。

  “既然如此,阿蔓只好强行留下你们了。”话音未毕,阿蔓手中药杵一翻,姜仙凝三人便应声而倒,同一瞬间,姜问曦身影如一道白光般忽的一闪,再看时,一只手已掐住了阿蔓的脖颈。

  阿蔓被姜问曦掐着脖子,微微扬着头,忽然对面前姜问曦笑了起来:“姜师傅,你不能杀我。我知道你不会吃我的东西,所以我给姜姐姐多吃了一种蛊虫,她吃一只我吃一只,若是我死了,她也要死。所以姜师傅你不能杀我。”

  姜问曦并未放手,眼中似是带着钢针直直盯进阿蔓瞳孔,手上却加了几分力道。阿蔓顿时被掐的涨红了脸,眼球似是突突的向外跳着,嘴巴不自主的张开,姜问曦的手指按着阿蔓脖颈间的动脉,只要再多一丝力道,阿蔓的头颅便会滚落当场。

  “姜真人,快放手,姜仙凝要死了。”刑岳在身后高喊。

  姜问曦的手微微抖了一下,松了一些力道,眼神仍旧冷的吓人,语气中带着不容置喙的坚定:“你给他们下了什么蛊?你给凝儿又下了什么蛊?”

  阿蔓本已憋得发昏的头脑,此时流入一缕空气,清醒了一些,颤声道:“姜师傅,你放开我,我有多难受,姜姐姐便有多难受。我又不会害你们。”

  “师尊,放开她吧,我们走不了,她也跑不掉。”姜仙凝喘了口气,断断续续的道。

  姜问曦微一甩手,放了阿蔓,阿蔓随着姜问曦的力道一歪摔倒在地。姜问曦冷冷的瞪一眼阿蔓,慢慢走到姜仙凝身旁,轻轻将徒儿揽在怀中,轻声问道:“凝儿可好?”

  姜仙凝点点头,全身瘫软无力,靠在姜问曦身上,满心疑惑的质问阿蔓:“阿蔓,我们与你无冤无仇,还帮你除了细作,你因何要害我们?”

  阿蔓捂着喉咙坐起身,挪了挪靠在院中一棵树上,微微喘着气道:“我没有要害你们,只是想要你们留下陪我而已。”

  “陪你是这样陪?给我们下蛊,让我们瘫在地上动弹不得,这不是如同砍掉我们的腿将我们困在此地吗?像你这样阴毒的女人,就算是动弹不得我们也不会留下来陪你。”姜若清脸色铁青,忿忿的骂着阿蔓。

  “怎么会如同砍掉你们的腿?只要你们想通了,决定留下来,我立刻就能解了你们身上的蛊。我只是想要你们陪陪我而已,不想害你们,我没有害你们。”阿蔓急急辩解道。

  “下蛊这种阴损之法,同下毒有何区别?难道不是害吗?”

  “我们自小就学蛊术,见到心爱的郎君也可以下个蛊虫带回家去。怎么是阴损之法?我是喜欢你们。”

  刑岳有些无奈的摇摇头,并不责怪阿蔓,而是柔声对阿蔓说道:“阿蔓,你这话倒是似曾相识,曾经我们第一次遇见阿水之时,阿水也说过相同的话。我们不怪你,你自小便是学的如此,但你觉得这样得来的爱幸福吗?你即便如此留下我们,我们又怎会同平日一般与你嬉笑打闹,闲话家常?”

  “只要你们在这里就好。”阿蔓低声嘟哝着。

  “你若只是要我们再这里就好,那与个傀儡有何不同?你若是喜欢待我们出去了,去四象宗给你要几个人形傀儡,还能随意听你使唤,这岂不是十全十美之事?”姜若清揶揄道。

  “阿蔓,你到底给我们吃了什么样的蛊虫?你若是真心喜欢我们,难道你就忍心看我们好似个废人一般瘫在地上吗?”刑岳依旧面色柔和,并不责怪阿蔓。

  “不过是让你们浑身发软的低级蛊虫而已,不会伤害身体的。我说了我没想害你们。”阿蔓提高了声音,大声辩解着。

  “你是何时给我们吃的蛊虫?可是那个米糕?”姜仙凝问出心中疑问。

  “正是。”

  “那米糕不是其他人也吃了?你也能让她们瘫软?”姜若清有些疑惑,难道这女孩其实是想靠蛊虫控制全寨子?

  “吃是吃了,这些只是低级蛊虫,若是过个几天我不催动,它便饿死了。”说着阿蔓突然想到什么,大声喊了起来,“我说了我没想害你们,况且我怎么可能用蛊虫害我族人?这种低级蛊虫对我们苗人无甚威胁,即便我催动了虫子,大部分都能解。我说了我没想害人,没有想过,你们为何不信我?”阿蔓越说越激动,几乎咆哮起来。

  “阿蔓,阿蔓,你冷静些,我相信你不想害我们,若是想害我们就不会只是让我们瘫倒。你冷静些,我们好好聊一聊。”刑岳柔声安慰着阿蔓,阿蔓果真闭了嘴,低着头冷静了一会。

  “岑凌哥哥,你难道不喜欢阿蔓吗?你可以和阿水在一起,就不能同我在一起吗?我也不奢求你喜欢我,你也同我相伴一起好吗?”

  刑岳见阿蔓突然把矛头指向自己,顿时有些懵:“我同阿水,并没有在一起,只是……”

  “可是阿水的心意你都知道吧?我也愿意……”

  “阿蔓,你是苗寨圣女,你有你的使命,我邢家有我邢家的使命,并非可以因为个人感情而抛弃自己的责任。”

  “阿蔓,你给我吃的那颗苗药,可是有蛊虫?”姜仙凝怕这话题又令阿蔓激动起来,急忙问了其他。

  阿蔓点了点头。

  “姜姐姐可是看出来了?”

  “看出来了。”

  “那你还吃?”

  “我信你,不会害我。我现在也信,你只是喜欢我。”

  “你们依然不会留下来吗?”

  几人都沉默着,不知如何回答这问题才不会惹恼阿蔓。

  阿蔓扶着树干缓缓站起身,无限哀伤的盯着几人:“为什么你们就能一起谈笑风生,我却要独自一个人?如果……如果你们真的不愿意留下。那便一起死吧!好过你们走了依旧剩我孤身一个!”

  言罢,拿出一个小瓶用力扔在地上。顿时,红雾四起,几人顿觉胸口憋闷,意识也模糊了起来。

  若待此情成追忆



若待此情成追忆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7548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