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那是真情流露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超品渔夫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那是真情流露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整个白山基地,不仅是在阵灵的监控之下,也是在基地监控设备之下,殷东到后山上坟的第一时间,就被监控室的值班人员看到了。

  隔着屏幕,大家听到了殷东的话,看到他流泪的样子,一个个也是眼圈泛红了。

  他们并没有刻意偷窥,也听不太清楚殷东说什么,但大致能猜到。

  所有人都没想到过,殷东也是有心理压力的,他一直都这么强,一直强得像定海神针,无论多么大的风浪,都有他在前面镇压。

  从天灾降临至,是殷东一直在负重前行,一次次凭自身之力力挽狂澜,才有身后的一方安宁。

  此时,殷东在父母坟前哭泣的样子,让大家想到了,他也只是二十来岁的青年,一直承受着那样大的压力,没有崩溃真是很不容易了。

  “这一片区域的监控变空白了?”

  忽然,一声惊呼响起,很快,刚才的拍到殷东的那一段监控录像也被删除。

  值班室的人面面相觑,心里很不安,难道是殷东出手了?

  事实上,还真不是殷东出手的,而是白山基地大阵的阵灵干的,这个长寿松的松灵所化的阵灵,活见久,听到殷东一时失态之下,竟然曝光了他是重生者的秘密,及时出手,帮他清除证据。

  阵灵现在对于人类的科技手段,也有相当程度的了解,竟然懂得悄然入侵基地监控网络,黑了那一片区域的监控,还把那一段监控录像删除除了。

  它做好事不留名,殷东懵然不知,却是把监控室的那些人都吓到了,以为是殷东对他们不满了,赶紧给秦将军打了一个电话。

  秦将军听完之后,也是默然。

  半晌,他一声长叹“都是我们太没用了啊,把那么大的压力,都放在了他一个小年轻肩上,能忍到现在才……”

  想到殷东或许不想让人知道他哭了,秦将军把后面的话咽了下去,独自朝后山走了过去。

  刚走了一半,秦将军就看到了明显哭过的殷东走来,老眼中也不禁浮现出愧疚之色,不过,不没等他开口,就听殷东问“秦老,您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啊,你小子现在的压力很大吧?”秦将军问道。

  “还好吧。”殷东汗了一个,秦老肯定看到他眼圈红了,有点小尴尬了啊。

  秦将军也不拐弯抹角,说道“刚才监控室的值班人员,看到了你在你爸妈坟前哭,你小子不用掩饰了,想哭,就哭吧,这不丢人。那不是还有一首歌,叫什么男人哭吧,不是罪什么的。”

  殷东“……”有点囧,忘了白山基地的监控是全覆盖啊!

  秦将军接着做心理疏导“你小子在这灾难纪元,可是凭一己之力,撑起一片天,所承受的压力有多大,我们都知道。你爸妈在九泉之下,肯定是以你为荣的。”

  殷东摸了摸鼻子,讪讪的一笑。

  他爸妈九泉之下怎么想的,他不知道,现在就知道自己在爸妈坟前哭的样子,被拍视频留存了,这是一个黑历史了,要是被文子和海生他们知道,能笑一年啊!

  “要是你没有删除掉监控录像,我都想拿出来,在整个基地播放了,让基地军民都知道,他们还能在基地享受平静安宁的生活,是有人承受了不该承受之重,替他们扛起了头顶的那一方天空。”

  秦将军说着,用力拍了拍殷东的肩膀,眼里还有些遗憾,你小子下手怎么那么快,就给删了呢?

  殷东愣了一下,纳尼?删除了,谁干的?哥的黑历史被抹掉了!

  阵灵传来了一道意识波动——主人,是老松干的,你暴露了是重生者的秘密,老松觉得这个秘密不要曝光的好,就入侵了基地监控系统,关闭那一块区域的监控,并删除了之前的监控录像。

  “厉害了,老松,你丫的还会黑客技能了?我勒个去!你这个技能真是牛掰大发了啊,阵灵能入侵监控系统,你还有什么不能的?”

  殷东都惊呆了,忍不住叫了出来,精神力向基地大阵蔓延而去,锁定了那一株老松形态的阵灵,一阵瞠目结舌。

  “啊?!”秦将军听到了,也是惊呆了。

  要不是亲耳听到,秦将军也不敢相信这样的消息,他的一双老眼瞪得快脱眶了,锁定了殷东,等着他的回答。

  这一刻,连空气都像是要凝固了,让他都有一种窒息的感觉了。

  每一秒,都显得无比的漫长。

  好在殷东没有吊他胃口,很快就给了回答“删除监控的不是我,是老松阵灵客串黑客,入侵了基地监控。”

  “这个……这真……”

  秦将军都不道该说啥了,片刻后,他问“东子,阵灵能进入监控系统,就相当于智脑了,这是不是就意味着,我们只要携带足够的能量,就可以带着整个白山基地大阵移动,可以整体到处走了?”

  这个思维有点跳跃,殷东都没懂是个什么逻辑,不过,他也不打算弄懂。

  “呃……这个问题,您可以让科研所的专家们跟阵灵沟通吧,我也不清楚。不过,我答应了阵灵,等它分株之后,就带它本体离开的,得让科研所那边抓紧时间研究了。”

  殷东说完,率先朝着村子里走去。

  小宝远远的看到了殷东,就欢喜的挥着小爪子表功“耙耙,宝宝完成任务,完美!”

  这小子表功的同时,还不忘给了自己一个“完美”的评价,听得大家都笑了。

  殷东一把抱住扑过来的儿子,给小家伙擦掉鼻尖上的汗水,赞了个“我儿子真棒,比爸爸厉害!”

  小宝人小,心还挺细的,一下子看到殷东哭过的样子,萌萌的眼里闪过一抹担心,问道“耙耙,哭了?”

  “嗯,给你爷爷奶奶上坟,想他们了啊。”殷东坦然承认。

  男人哭,不丢人,更何况他是给父母上坟时哭,那是真情流露,不是软弱,嗯,反正他肯定不会承认,之前是因为压力大了哭的。

  他这么坚强的男人,怎么可能因为压力哭呢?

  没点抗压能力,能叫一个优秀的男人吗?

超品渔夫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7557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