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8章大败亏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明末之新帝国第118章大败亏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刘泽清他是一个老奸巨猾的老狐狸,自从他们决定打刘家老太太的主意以后,他就一直每天公开的出现在许多场合里面。m.xlnwow.com

  而且他还大举的公开操练他的军队,每天都在操练和训练了他的军队。还在临城边绕了几次,进行兵演,这些动作,主要的目的就是告诉别人我不在场。

  现在在山东谁都知道他跟刘家不合,如果刘家出了什么问题,估计第一时间就会算到他账上去,所以他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洗清自己,只要他有不在场证明,谁也不能把他怎么样,不过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只要他对方没有掌握到铁证,没有捉到他的兵,就是拿他没有办法。

  他作为堂堂的山东总兵,如果没有铁证谁能把他怎么样?他可是对这些人一点都不用害怕。

  所以他每天都公开的操练他的兵马,到了晚上就约着城中的名流仕子一起去喝酒,通宵达旦享乐,这只是他表面的功夫而已,他心里面还是蛮紧张的,他一天到晚都等着他的亲兵来向他报告最新的情报,他就等着他手下的亲兵告诉他大获全胜的消息。

  刘泽清他也知道,张永信大概就是在野马山一带设伏,这一点事先也是经过他的允许和认可的,但是他明白一样事情,那就是他们怎么计划是一回事,但事实上怎么操作又是另外一回事。

  在战场之上,临时会发生许多变化的,这些变化不是他们事先可以策划好和掌控的,所以他们算是在青州府的境内做生意,如果一旦让青州府方面发现了,那就不好应付了,他虽然是山东总兵,但是他们山东都司己经十几年不派兵进入东三府了,如果让东抚那边知道的话,他就吃不了兜着走。

  刘泽清他看着感觉有些着急的,因为他们计划就是这两天,张永信就会派人送来消息,告诉他大获成功的消息。

  只要他们开始控制的刘家老太太,他就准备做下一步的动作了。

  谁知道他们一直的没有得到消息。

  更令他奇怪的就是前几天他们一直每天都有三趟探马,来向他汇报最新的情况,但是这几天一趟探马都没有,这令他有些不安,难道有什么地方做错了吗?还是有什么地方失控了吗?刘泽清他没有办法,只好命令手下的亲兵率领一小队人马去查问。

  刘泽清知道以张永信办事的老道,他是不可能发生什么意外状况的,就算是有可能发生了一些意外的事情,但是他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张永信手上可是有1000多人,还有100多家丁,这股力量在山东都是出了名的彪悍,没有什么人能把他怎么样。

  他们也听说刘家也有家丁,也有叫家丁兵,不过刘泽清他是忍不住笑了,他从来不认为把一群奴仆武装起来就算是家丁。

  估计现在许多当官的对于家丁这个词还是有些误会的,还是有些理解错误的,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家丁,以为让当兵的披由了好甲,吃好喝好就是家丁了吗?

  所以他对这方面一点担心都没有,他只是想着该什么时候收网而已,但是他等着有些着急的时候,他还是派出他的亲兵前去打探,看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临时性的意外,谁知道他没有等回他派出亲兵探马的消息,却是等到了山东巡抚发过来的紧急战报,所谓紧急战报就是沂蒙山区的土匪袭击济南东门,还一把火烧了东门。

  其实这他也没有什么觉得好怕的,现在他已经开始把他的总兵标营移驻临清,济南出了什么事?未必就与他有关,这个屎盘子也扣不到他头上去。

  但是真正令他惊讶和害怕的那就是对方土匪留下了450多具人头,其中为首的就是张永信和高赛英。

  这令刘泽清他非常的震惊,非常的害怕,他知道他是让张永信去干什么勾当的?

  以他们的为人他们也不可能去攻打兵强马壮又狡猾如鼠的沂蒙山贼土匪,他们是去袭击的刘家老太太的车队,怎么就让沂蒙山区的土匪给一锅全端了?刘泽清他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脸色苍白,当场失态。

  刘泽清他连忙回到了秘处,他仔细的想了这件事情,他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到张永信、高赛英他们怎么就会让沂蒙山区的土匪给砍了脑袋,还把他的脑袋给扔到了济南城城门楼这里去,而且对方还大张旗鼓的来,恨不得天下都知道一样。

  刘泽清和苏有方想来想去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刘家家丁军干的,除了刘家没人跟他们这么大的仇恨,把他们一举给团灭了。

  如果是别的人最多只是把他们打垮就算了,打垮以后也不会继续把他们的人头,全部都砍放在了济南这里去。

  他们的目的也十分明显,就是嫁祸给沂蒙山区土匪,让刘泽清他们被迫无奈,前去沂蒙山区剿匪土匪。

  沂蒙山区的土匪穷山恶水出刁民,他们既凶悍又往往来如风,更重要的一点,那就是去剿匪一点好处都没有,他们去了就是白去,肯定是捞不到什么好处,所以他打一万个心不想去,但是经过这么一闹,估计他们不想去,朝廷也会勒令他们去,这个是他的防区。

  刘泽清他十分震惊,他说道:“刘家的家丁军居然强大到了这个地步?”

  苏有方他也震惊了,当然他不知道是从他这里先泄露出去的,他分析道:“肯定是埋伏,如果对方不是埋伏偷袭的话,不可能把张将军的部队给消灭了。”

  他们基本上已经可以判定,就是张永信的部队是全军覆没了,他们脑袋就被砍了450多个,加上受伤的、失踪的,基本上这支部队就完蛋了。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就是刘泽清他不免也有一些惊慌失措,一时之间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了,如果对方强大到这个地步,他想吃掉对方那也不容易,稍不留神就容易崩掉了一口的牙口。

  他们仔细的研究了济南方面提供的战报,却是不得要领。

  这是真的,如果他们想通过研究济南方面提供的战报的话,那根本就不可能查出什么事情来,估计就是刘布他们来了,也看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本来的事情是很简单的,那就是刘家的家丁军袭击了张永信的部队,把他们给团灭了,为了嫁祸刘泽清,给他们找点事做,把人头扔在了城门口那里,顺手把济南城门楼给烧了。

  但是济南方面的官军,他们为了摆脱罪责,那可是对这些事情进行了很多的润色和加工,主要就是他们声称,至少有上万的土匪围攻他们的城门口,如果对方不是上万人的话,不可能把他们的城门楼都给烧了,打的官军不敢抬头。

  上万人弄出来其实是有很大动静的,只要一看对方驻扎的营地就可以知道,查看其痕,便可有倪端,但是很多人都自动的忽略了这些情况,那就是朝廷官军他们为了摆脱罪责,咬定了对方有这么多人前来袭击,就连巡抚朱大典也比较认可这个说法,因为他认为张永信部队是他们济南军官军中最能打的了,也是唯一敢战之师,他们会全军覆没,唯一的可能就是中埋伏,而且对方是多达数10倍的人手。

  结果现在又忽然间扯上了一个上万部队,上万土匪出现在济南城门附近一带袭击的济南城,烧了东门楼,这样的大事情,想了半天以后,刘泽清他们就得出一个结论,那就是有可能刘远桥他们勾结沂蒙山区的土匪,出动了上万人,并且用卑鄙偷袭和埋伏的手段把张永信一锅给全端了。

  他认为这一种方式才是合理的,如果说刘家家丁军只是出动了几百人,就把他们1000人给灭了,他说什么也不信,他可是知道张永信和高赛英是什么一个人,他们都可是彪悍之极的战将,如果想留下他们,你不牺牲几百个人,那是不可能的。

  刘泽清他在自己鼓捣出这个版本以后,他自己也非常的震怒,想不到刘远桥居然如此的卑鄙无耻,居然勾结土匪来谋害官军,想到这一切,他就想起了他跟张永信之间的关系,十几年出生入死,也算是好兄弟了,现在他居然被人当众的砍了脑袋,脑袋还送到送到城门口去示威,这是彻底的丢了他们兄弟的脸,他一怒之下就马上答应了朱大典的命,要求带领他的兵马返回了济南,准备为他的好兄弟报仇。

  本来刘泽清率领他的万余部队抵达临清驻扎,主要是为了防止漕运出事,结果漕运这边一点问题都没有,倒是他们济南老窝这里差点被人端了,他们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之下,只好派兵回济南了。

  本来刘泽清他不是挺满意这个命令的,因为他知道,如果他回到了济南以后,肯定要会命令他去南部剿匪的,他跟他的军师在商量的时候也是拒绝了和否决了这个方案的,但是不单止是朱大典的命令来了,就连朝廷的命令也来了,他如果不执行的话,就是公然违抗朝廷命令,所以他只能调遣了他的兵马返回了济南。

  ()div

明末之新帝国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794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