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阴阳师(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东京开钱庄第21章 阴阳师(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奉行阴阳道的术师,称之为阴阳师。m.xs8.la

  唐朝时,华国的阴阳五行学说流入rb,结合rb本土文化,形成了后来的阴阳道。

  阴阳道兴起于飞鸟时代和奈良时代,为统治者服务,并拥有专门的官方机构阴阳寮;于平安时代达到鼎盛期,其标志是平安中期,一代宗师安倍晴明的出现,后者的事迹成为很多影视戏曲的题材;镰仓时代之后,逐渐走向衰落,并流入民间;后来又于江户时代复起,不过这也是阴阳师这个职业最后的辉煌。

  明治维新后,出于政治的需求,阴阳道被政府废止,只有部分内容被以民间信仰的名义残存下来。

  直到近代,官方才又重新成立阴阳寮,从民间召集人才。

  只不过,如今的阴阳寮和古代完全无法相提并论,不说权力,就说人,只剩大猫小猫三两只,居然要今谷进介这个20多岁的小青年来撑场子!

  这次来东京主持一场祭祀,名义上就是由他带队。

  对了,阴阳寮位于京都。

  公元1868年之前,京都都是rb的首都,东京虽然在政治和经济上都早已履行了首都的职能,但却并未明确为rb首都。有关京都和东京的关系,参考关西和关东就可以,简而言之,互相瞧不上的两帮人。

  今谷进介很怀疑,阴阳寮的重新建立,就是京都出于压制东京的目的。不管在哪个领域,反正就是要争一口气。

  可问题是,阴阳师的传承早已失传。

  有没有另说,反正现在是没了。

  如今的传承,是由被保存下来的部分内容、以及从民间搜罗而来的典籍等糅合而成,就是一个大杂烩,似是而非,想来也没指望有人能练出什么,会忽悠、做做样子就可以了。

  可谁想到,今谷进介居然真练出东西来了!

  否则在讲究资历、辈分的rb,他一个20多岁的青年根本不可能出头。

  可问题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练成的,只是天赋异禀,自小就能看到一些人类看不到的东西,入职阴阳寮后,机缘巧合将一个浮游灵签定为式神。

  所谓浮游灵,就是“死去的人,不相信自己已经死了,或者对世间还有留恋,便会变成游浮灵在人间游荡,很容易被术者召唤来当作临时式神操纵”。

  横崎美沙,就是这个浮游灵,他现在的式神。

  别看外表只有十五六岁,实际已经死去20多年,外表柔弱,实力强悍。

  另外,房间里的布置,是为了招魂、以及限制恶灵的实力。

  阴阳师的业务很多,包括祭祀、修历、占卜、禊事、追傩等等,捉鬼降妖也是其职责。

  根据今谷进介在阴阳寮看到的阴阳道传承,阴阳师的修炼之法主要分为两条路线,一条主攻术法,也就是阴阳术,以己身为主,相当于游戏中的法师;一条主攻式神,以役使式神为主,相当于游戏中的召唤师。

  而他作为如今官方阴阳师一脉唯一拿得出手的继承人,则是两者兼修。

  那些志在将阴阳师重新发扬光大的老头们,在发现他居然真的修炼出东西、并且还自己搞定一个式神后,顿时如同打了鸡血,想要将他打造成令和时代的“安倍晴明”!

  现在的阴阳师没落如斯,内部争权夺利已经没有意思,如果真能打造出一个现代的“安倍晴明”,他们也能跟着沾光,说不定还能在后世的典籍中留下姓名、乃至传记!

  一群老头热血澎湃,今谷进介本人却不抱期望。

  他只是误打误撞练出点东西,然后就再无寸进,也就能偷听一下别人的心声,还要是很强烈的那种才行;抓抓浮游灵,还要横崎美沙配合,遇到厉害点的地缚灵都要跑路;然后就是一些用来忽悠人的小手段。

  幸亏这个世界上的幽灵极其稀少,他才能顺风顺水。

  这次也怪他多嘴。

  一次死亡超过50人的命案,在整个rb都属于大案,直接上达政府高层。

  刚好他当时也在,因为表现出来的神奇能力而被那些高官奉为座上宾,看到照片后,多嘴了一句“好像是恶灵所为。”

  然后就把自己坑了。

  说实话,他心里也没底,但为了维护自己的形象,不得不强装镇定,一身行头、小侍女,都是为了装x用。

  作为一名现代人,当然知道包装的重要性!

  房间里的布置,是他研究过阴阳师的传承和华国的道术,自己拼凑而成。

  如今他所学的阴阳师的传承本就是东拼西凑而成,自己再凑点也无伤大雅。更何况,阴阳道本就传承自华国,说不准自己真能摸索出点什么呢。

  近些年,民间、甚至一些地方政府不少法事都是请华国道士来做,取长补短,不丢人。

  “我说,你真的行吗?”在外人都离开后,横崎美沙也不再假装侍女,一脸狐疑问道。

  “这不是还有你吗?”今谷进介讨好地说道。

  像他这样讨好式神的阴阳师,也没谁了。

  不过也正常,谁让目前他就这一个式神呢,当然要哄着。而且,关键时候,还指望横崎美沙出力呢。

  “一口气杀了50多人,我也不知道能不能打过这家伙。”横崎美沙有些心虚。

  她是真的心里没底,毕竟也没见过恶灵。

  “没办法,只能上了!”今谷进介为自己两人打气。

  荣耀和权力源自于责任,他无法逃避。

  横崎美沙白了他一眼,而后问道“确定你这套真的管用?”在他十几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他,很清楚他有几斤几两。

  “应该可以吧。”今谷进介明显一副底气不足的模样。

  难得有这样一个实践的机会,一定要尝试一下,大不了再编个借口。

  “我开始了!”准备一番后,正式开始。

  脚踩禹步,口诵咒语,左手捻天罡,右手捻剑诀,绕着植木诚的尸体施法。

  什么四纵五横、什么九字真言,恨不得把自己会的都涌上。

  木牌上,刻着植木诚的生辰八字。

  门口外,挂着两个白灯笼。

  看起来仪式感十足。

  不过如果有华国道士看到被他篡改的乱七八糟的仪式,肯定会骂他个狗血淋头。不说别的,谁会把招魂的地点放在警署?

  横崎美沙已经不再浪费力气显形给人看,身形飘渺虚幻,悬空而坐,表情渐渐从严肃转向无聊。

  又失……咦?div

我在东京开钱庄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000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