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鸡贼带来的胜利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东京开钱庄第187章 鸡贼带来的胜利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4句话是他反复思考,好吧,和蒂奇商讨之后,精选出来的。

  不知道那个老阴比有没有在他之前和系统签订的契约中动手脚,所以唤醒系统后,第一要紧之事肯定是重新签订契约,而且选择最高级别的灵魂契约!

  有没有这个说法并不重要,系统能够理解他的意思。

  要想得到什么,必然先有付出。

  设定权限不用说,同样是必须的。x

  然后是“我要绝对保护”,看似浪费,实则却是节省时间。

  他研究过系统的保护功能,排斥一切外力施加给自己的伤害,但并不确定来自灵魂内部的伤害是否也可以屏蔽。

  或许会需要一段反应的时间。

  那个老阴比曾是上任宿主,肯定也研究过系统的这些功能,尽可能地钻空子。

  不敢赌。

  如果直接喊最后那句,系统未必就肯浪费能量为他冻结时空,尤其是这样一个半废的系统,多半会先走正常程序,反倒浪费时间。

  说不准,这点时间差,就会成为影响最终胜败的关键因素。量变引发质变,只要他累积足够多的有利因素,哪怕一个个都微不足道,却也会在胜利天平上为自己这端增添砝码。

  只有让系统意识到保护不到位,才会舍得下血本。

  以系统展现出来的伟力,想来冻结自己身周10米方圆的时空应该没问题。

  只要拖到系统清醒,自己就赢了。

  不管人睡醒还是电脑开机,都会有一段自检的时间,这点他也考虑进去了。

  为了累积更多优势,这4句话,他还特别鸡贼地用了前世农村方言。

  以灵魂震荡的方式同样能够传达。

  系统和他签订契约,自然明白他的意思。

  再者,怎么看,系统也不像是人类造物,原始语言也就不会是人类的语言,不管日语、英语、汉语还是汉语方言对其都一样。

  那个老阴比生前是人类,就算能够猜到他的意图,多半也会闪过一个念头:“这小子说的什么鬼话”

  此种情势下,哪怕一个念头的时间都弥足珍贵!

  一切都按照他,和蒂奇的剧本展开。

  哪怕还未完全苏醒,系统依然遵循本能,和他签订契约。

  第二句,加速了它苏醒的速度。

  第三句时,果然想要走程序,释放那层保护膜。

  不过,马上就被迫切、狂躁的第四句打断,当机立断,将方圆10米的时空冻结!

  它毕竟是能够虚空造物、沟通异次元的大佬,而不是一台电脑。

  已经完全清醒!

  此时,进清十郎已经化作战斗形态,3米多高,弓着腰,筋脉贲张,双目血红,张大嘴,似是在无声嘶吼,一脸狰狞。

  衣物全都变成破布条,破破烂烂地挂在身上。

  果露的肌肤上,一条条毛细血管如同蛛网被人用力提了一下,自皮下渗出、鼓起、破裂!

  恐怖至极!

  因为是用灵魂震荡的方式,效率远比声波高,4句话,只用了1秒出头。

  但就这1秒多点的功夫,已经足以让系统苏醒。

  也足够那条盘绕遮蔽住系统的“蟒蛇”采取行动。

  并未去阻止系统,估计也没有这个能力,也没试图吞噬他的灵魂,怕时间来不及,而是选择膨胀残魂,试图将他的灵魂撑破!

  系统必须依附宿主存在,就像一把再厉害的武器,没有人操控也无济于事。

  只要杀死他,就还有转机!

  哪怕刚刚苏醒,已经死过一次,依然在瞬间做出最正确的选择。

  果然不愧“老阴比”这个绰号!

  不过,还是被进清十郎那一连串的方言影响了一个念头的时间。

  进清十郎的苦心没有白费,一点点累积的微小优势,最终让他活了下来!

  灵魂的胀裂感,远比重塑肉身痛苦。

  那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痛,让他恨不得把自己的身体撕开,好让里面的力压宣泄出来!

  如果不是不久前刚刚经历过重塑肉身的痛楚,此刻他怕是已经嘶吼出声。

  倒不是这个时候了还顾忌什么,而是他咬牙憋着一口气。

  就像一个将死之人还在等某人过来见最后一面,心底会不断地有信念涌出,鼓励自己,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可以见到了!x33小説手機端:tts:ヽ。

  一旦他开口,就代表他已经放弃,这口气就会泄掉。

  系统冻结时空时,他已经在无声嘶吼。

  快要坚持不住!

  灵魂的伤痛,根本不是外在显露的这些。

  肉身上的恐怖伤痕,不过是他借此来分散灵魂的痛楚,充其量也就分散了千分之一的样子。

  绝路相逢,只能活一个!

  他不想死。

  老阴比也不想死,苦苦挣扎,不就是因为没有活够嘛。

  结果很明显,他赢了。

  系统清醒后,不知道有没有认出“前任”的身份,瞬间便将其杀死。

  远比他想象的还要简单轻松,就像掸掉一粒灰尘。

  果然不愧是系统大大!

  咦

  刚刚从生死边缘回归的进清十郎正要为系统欢呼,忽然发现,它开始收取战利品。

  一点点将这道残魂分解吸收!

  它还看得上这点肉渣

  不应该是不屑一顾地丢给自己吗

  刚刚从生死边缘回归的进清十郎顿时急了眼。

  两个人一起打怪,虽然系统才是主力,但自己可是冒着魂飞魄散的危险把它唤醒,吃了这么多苦,受了这么大惊,它就这样把战利品独吞了

  好吧,的确是系统救的自己,但祸根也是因系统而生,说不准自己也救了它呢,怎么着也要分自己一点吧!

  然而,此刻的他就像琥珀中的蚊虫,别说动一下,念头都无法传达!

  很可能,系统是因为前车之鉴,故意如此。

  不然怎么解释,现在就舍得浪费能量了

  不过,在其将前任的残魂吸收大半后,终于撤去冻结时空的能力。

  “停,这是我的!”进清十郎终于可以在心头大喊。

  “我需要能量。”系统传递过来一段信息。

  有智慧、能交流!

  “我们先来沟通下。”进清十郎反倒不着急了,变回身形,毫无形象地瘫坐在地上,在意识中和系统展开交流。x

  或者说谈判。div

我在东京开钱庄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000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