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人设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东京开钱庄第209章 人设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和住宅面积相比,客厅有些过于狭小,就像明明500平米的房子,客厅却偏偏依照100平米的房子装修。

  小栗志野一行人进入后,顿时变得拥挤。

  鬼村耕治等他们都进来后,拉上客厅的门,双臂交叉叠在小腹前,两腿分立,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就差在脸上写上“打手”两个字。

  “深夜前来,可不是做客之道。”小田惠转过身来,目光在众人脸上一一扫过,小栗志野等人都是一扫而过,在北野真衣脸上稍稍停顿,最后锁定在今谷进介脸上。

  熟悉的气息。

  之前信心十足的今谷进介不知发现了什么,神情突然变得摇摆不定。

  “我是搜查一课强行犯三系组长小栗志野,小田惠女士,你涉嫌杀人藏尸,请跟我们回去调查!”不说种种迹象基本已经证明她就是幕后黑手,就算不是,在涩谷区弄了这样一个养尸地,小栗志野也必须把她带回去。

  所谓“养尸”,首先要有尸体才行!

  可是,日本基本都是火葬!

  另外,他们的枪可不是装在枪套里,而是全部拿在手中,以防万一。

  这两人,深夜面对他们这么多人上门,并且绝大部分手中有枪的情况下,居然如此淡定,任谁都能看出不是普通人。

  “又是这套把戏吗?”小田惠这才收回打量今谷进介的视线,轻声自语。

  小栗志野一怔。

  听她的语气,难道被冤枉了?

  人是肯定要带回去的,但真凶也要找到。

  “昨天警局抓到一个试图杀人的活尸傀儡,我根据气息追查到这里!”今谷进介主动站了出来。

  见到小田惠后,突然动摇。

  不是因为小田惠的客气,而是实力!

  正如他之前对进清十郎提出的疑惑,在他的感知中,以小田惠的实力,想要杀一个普通人,根本无需那么麻烦。

  这比什么借口都有效。

  小田惠听后,不知想到什么,面色陡然一冷,沉默片刻,才问道“小松诗织下午请假了?”

  “是!”鬼村耕治显然也猜到了,闷哼一声。

  只不过,两人都不太情愿向他们解释。

  不是不屑,毕竟有阴阳道的今谷进介和剑豪北野真衣在,而是怕丢人。

  这两人,一个以强大、狂傲的战士人设出场,一个是神秘、诡异的九菊一流传人,结果却被一个貌似级别较低的人给耍了,此刻的心理,怕是恨不得自己真是凶手。

  “小田惠女士的意思是,这个小松诗织才是真正的凶手?”小栗志野适时开口。

  当然不会这么轻易地相信对方,但不妨听一听。

  “没错!”鬼村耕治只能站出来背锅,如同在食材中发现以此充好的产品般,恼怒、郁闷地解释道“她是小姐的学徒,也是店里的服务员,今天下午突然请假说要回老家一趟。”说到这里,突然福至心灵,瞬间又有了底气,双眼一瞪,气势汹汹说道“肯定是因为发现了你们!你们查案时不能找准目标吗?”

  这个锅甩得好!

  小田惠挺了挺腰,继续把玩手里的菊花。

  小栗志野看了看左右,发现一众下属全都默契地避开自己的视线,不由一阵牙疼。

  担心打草惊蛇,所以并没在附近监视,也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警觉。

  另外,一开始锁定的目标就是小田惠,没太在意那两个服务员,结果偏偏就在这里出了问题。

  不排除两人在演戏的可能性,但也不能排除真实性。

  “没有证据就把我们小姐当做凶手,结果导致真正的凶手逃脱,又在半夜闯入民居,你们就是这么办案的?”鬼村耕治得理不饶人。

  “冰符、活尸傀儡的气息怎么说?”今谷进介站了出来。

  脸有些发热。

  就是他断定的小田惠是九菊一流的传人。

  只是没想到,小田惠的身份倒是没错,可凶手的身份却好像弄错了。

  “小松诗织也会操控活尸傀儡的法术!”鬼村耕治解释道。

  “活尸傀儡总不可能是她炼制吧?”今谷进介虽然觉得自己可能搞错了凶手的身份,但并不认为小田惠无辜。

  炼制活尸可比控制活尸要难多了。

  “没错,活尸傀儡是我炼制。”小田惠终于再次开口,“不过,这个男人死有无辜。那天如果不是我及时出现,已经又有一个十几岁的女生遇害!我这里的每个活尸傀儡,都是死有余辜之人,不信的话,我可以一一讲给你们听。就是不知道,这几位警官,是否愿意听?“

  小栗志野等人一阵面红耳赤。

  对他们赤果果的嘲讽!

  偏偏还无话可说。

  小田惠一提,他们就已经想起几个月前发生的初中女生遇害案,至今还没有破案。

  如果真的如同小田惠所说,这家伙被炼成活尸傀儡真是活该!

  不过,小栗志野也发现了小田惠和鬼村耕治的意图。

  这两人,一个高冷,一个粗鲁,分明是商量好的!

  鬼村耕治一脸凶相,却始终动口不动手;小田惠的实力明明让今谷进介十分忌惮,却只是摆个造型坐在那儿。

  如果没有猜错,这两人应该是为了待价而沽!

  见他露出恍然之色,小田惠和鬼村耕治不约而同地在心底松了口气。

  演得很辛苦!

  他们两个又不是老古董,不会天真地认为懂点法术、会点体术就能无视政府法律。

  正如小栗志野的猜测,摆出这般姿态,就是为了待价而沽。

  两人早就预料到会有这样一天,现代社会不同于古代,终究会有暴露的一天。所以,早就商量好应对之法。

  潜逃是下下之选,不值得,也没有必要,不如与政府合作,或者替政府工作。

  还是那句话,现代不同于古代,早已没有正邪之分。就算九菊一流的修炼之法较为阴毒,但只要有钱,什么材料弄不到,何必犯法?

  为了这天,两人一直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底线,每个活尸材料,都是死有余辜之人。

  作为罕见的修行者,这点特殊待遇应该还是可以争取的。

  “能抓到那个小松诗织吗?”小栗志野忽然开口问道。

  他没有权力决定如何处置两人,但在上报之前,肯定先要解决这件案子。

  “这不是你们擅长的吗?”鬼村耕治似乎怼人上瘾。

  小栗志野眉头一皱。

  对方如果是有心潜逃,多半不会真的回老家。

  已经过去这么长时间,如果那个小松诗织再有一些特殊手段,怕是会遥遥无期。

  “铮”这时,一声清脆的刀鸣忽然响起。

  声音不大,却让所有人都齐齐闭嘴。

  一股肃杀的气氛突然爆发,好似在客厅布下一座杀阵。

  杀气腾腾,锋锐逼人!

我在东京开钱庄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000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