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7章 交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东京开钱庄第267章 交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不要钱。”进清十郎见她一脸紧张的模样,好笑之余又不觉有些感动。

  如果不是真的关心,谁会在意你怎么花钱?

  “不要钱?”桥本娜娜敏愈发错愕。

  虽说没怎么喝过酒,却也知道,如此好喝、让人沉醉的果酒,必然价格不菲,怎么可能不要钱?

  “自己的生意,你没发现瓶子都是普通玻璃瓶吗?还没对外销售呢,我先拿会来尝尝。”进清十郎解释道。

  “你还有酒厂?”桥本娜娜敏不自觉端起酒杯,又抿了一口。

  先是入股one船务,现在又有了自己的酒厂,就算只生产这一种酒,也肯定能够发财!

  “和人合伙的。”进清十郎回答道。

  “哦。”桥本娜娜敏没再多问。

  这下可以放心喝了。

  微酸、清甜,果香浓郁,这酒很合女生的胃口。

  不过,终究是酒,不一会儿,她脸上就泛起淡淡红晕。

  和酒量也有关系,她没怎么喝过酒。

  “别喝醉了。”进清十郎叮嘱她一句。

  “嗯。”桥本娜娜敏这才不舍地放下酒杯。

  再喝就真的醉了。

  刚好,电视中出现《乃木坂在哪儿》的预告。

  “我如果有你这胃口就好了!”桥本娜娜敏看了一眼不紧不慢吃了半盘酱牛肉的进清十郎,带着几分艳羡地说道。

  最开吃还担心他暴饮暴食对身体不好,现在却已经知晓,他是真的胃口好!

  别说健康,身材都不带走样的,照样六块腹肌!

  “你要先达到松村沙友理的水平。”进清十郎笑着说道。

  她的队友,上次请客也在,一个可以吃9碗米饭的女生!

  “我就是说说。”桥本娜娜敏毫不犹豫地宣告放弃。

  她怎么比得了!

  “这期节目是万圣节变装秀啊!”进清十郎看着电视中播出的预告,随口说道。

  “原来是这期。”桥本娜娜敏也是这才知道。

  她们经常连着拍好几期,早已忘了顺序。

  看了一眼进清十郎,发现他稍稍坐直身子。

  原来他也会对女人感兴趣!

  一度以为他对女人没兴趣呢,这个年龄、又是如此优秀的条件,居然没有女朋友,而且也没有这方面的意愿!

  隔壁那位青梅竹马,也仅仅是青梅竹马,两人并没交往。

  不过,今天下午遇到的时候,他们好像是在一起逛街。

  “你们是在约会吗?”这个应该可以问,他们又不是明星,没必要遮遮掩掩。

  “陪她逛街,她这段时间非常忙,一边学习一边工作,很长时间没休息了。”进清十郎解释道。

  “打工吗?”桥本娜娜敏突然生出好奇心。

  她也是一边打工一边学习,樱井仁美和进清十郎同岁,比她大一岁,正常来说,应该正在上大二。

  “不是,在庆应义塾大学医院做医生。”进清十郎回答道。

  “唉?”桥本娜娜敏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你没听错,她在医疗方面非常有天赋,现在已经被庆应义塾大学医院重点培养。”进清十郎说道。

  “哦。”桥本娜娜敏神色微微一暗。

  小学时,她的成绩也曾是全国一流,经常参加各种全国考虑并且拿奖的水平。可是,后来随着家境巨变,她的学习成绩也一落千丈。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际遇,你现在的工作不也挺好嘛,将来说不准会成为大明星!”进清十郎劝说道。

  桥本娜娜敏微微摇头,却没说什么。

  看电视吧。

  节目已经正式开始。

  第一个出场的是一身性感的女海盗装扮,扛着一把大刀,对着镜头说道:“切了你哦!”

  “咳!”进清十郎险些被酒水呛到。

  这种模式吗?

  日本很多综艺节目都比较重口,尤其是深夜档,不过桥本娜娜敏她们这档专属节目不同,c也不错,算是一股清流,所以才“放松了警惕”。

  没想到会突然开车。

  虽然融合了前身的记忆,但他的人格和灵魂终究是在前世红旗下长大,倒不是假正经,只是猝不及防。

  桥本娜娜敏却不由看了他一眼。

  还是第一次发现,他居然如此单纯!

  第二个是能条爱未,一身南瓜服。

  性感台词是“来破一下吗”。

  终于有了一点深夜档节目的风范。

  第三个是高山一肘,蝴蝶翅膀和紫色假发,很漂亮。

  这三个勉强还算和万圣节沾边,从第四个开始,一身空姐服装,明显已经偏离主题。

  “这个是新成员吗?”进清十郎发现自己没见过这个身材娇小、头比较大的成员。

  “秋元真夏,不是新成员,不过因为学业刚刚才回归。”桥本娜娜敏回答道。

  “哦。”进清十郎没有多问。

  原本以为已经有了心理准备,但第五个出场的松村沙友理一句“姐,给你玩”,又让他险些呛到。

  人偶装。

  进清十郎不自觉又端起酒杯,有点口干。

  这次是真的镇定下来了。

  “还有这种福利吗?”主动问桥本娜娜敏,免得又被“轻视”。

  “就变装秀是这种主题,一种设定。”桥本娜娜敏一眼就看穿了他的外强中干,不过没揭穿他。

  刚刚就已经露馅。

  明白了为什么他到现在还没女朋友。

  说话间,终于到了桥本娜娜敏。

  一身女警服,中规中矩。

  “你觉得谁是第一?”在c宣布今天的第一前,桥本娜娜敏忽然问进清十郎。

  看一看他的喜好。

  “当然是娜娜敏酱!”进清十郎毫不犹豫地回答道。

  “除了我。”桥本娜娜敏摇摇头,已经无力辩解。

  只要问他这类排名的问题,就会拿自己当挡箭牌,开始还谦逊,现在已经免疫。

  “星野圆。”进清十郎回答道。

  “原来喜欢可爱类型的啊!”桥本娜娜敏恍然。

  星野圆今天是一身小妖精服装,年龄最小的成员之一,天然萌妹,说话的声音都透着可爱。

  “不是那种喜欢。”进清十郎纠正道。

  已经明白她的目的。

  “那种是什么类型?”桥本娜娜敏见他并不抗拒,也没扭扭捏捏,继续追问。

  就他这性格,说不准以后要帮他介绍呢。

  “没想过,暂时没这方面的想法。”进清十郎摇头。

  是真没想过。

  现在的心思、兴趣都放在提升实力上,没时间也没兴趣考虑这些。

  不过,并不介意和人讨论。

  人生30多年,早已过了扭捏、害羞的那段时期。

  桥本娜娜敏却有些无奈地揉了揉眉心。

  果然是宅男!

  虽说以他的年龄和条件,完全不用着急,但问题是家里就他一人,自己再离开后,岂不是更加孤单。

  没有咄咄逼人,就当闲聊,继续和他聊这方面的话题,看能否勾起他的兴趣。

  两人一直聊到节目结束。

  烤鸡、酱牛肉也被吃光。

  然后,进清十郎去书房。

  桥本娜娜敏收拾茶几后,关了电视,回房休息。

  如此又努力2天后,终于以她的失败告终。

  进清十郎是真的没这方面的兴趣!

  如此,她也无法强劝。

  3天后。

  终于到了和土田觉交易的时间。

  依然是那家茶餐厅,不过这次换了一个包间。

  “你看看,有什么不懂的可以现在问我。”进清十郎拿着画好的六式,直接交给土田觉。

  “这是九字真言原本。”土田觉拿出一本纸页已经泛黄的古旧小册子递给他。

  交易很愉快。

  双方各自拿着手中的“秘籍”,一边观摩一边在脑中推衍。

  九字真言和土田觉说的一样,就是“临、兵、斗、者、皆、阵、列、在、前”九字真言,搭配正反两套手印,借助某种精神或者说潜意识的力量,磨练壮大血气和体质。

  1字1倍,9字完全叠加就是9倍!

  严格说来,功法的等级并不高。

  普通人的体质,就算锻炼到极致,增幅9倍后也没什么大不了。

  更何况,先要能够叠加9倍才行!

  这套功法,只有磨练肉身、血气之法,并无壮大五脏六腑的法门。

  当然,五脏六腑肯定会跟随收益,否则别说9字,1字就把自己玩死了!

  只是,五脏六腑的增幅只是被动收益,效率远远跟不上肉身和血气的壮大速度,一个控制不好,就有可能五脏破裂而亡!

  这也是这套功法最危险的地方。

  土田觉没有隐瞒,把这些警告也留了下来。

  不过,对他而言,这些都不是问题。

  简直就像是为他量身打造!

  体质越强大的人修炼这套功法收益越大,他的体质不做第二人想!

  五脏六腑同样强大,否则无法支撑变身后的身体。

  更何况,还有吞食天赋和不死鸟的青焰,都可以用来治疗内脏的伤势,就算受伤也不要紧。

  以他的生命力,灵魂险些被割裂都不曾死,区区内脏的伤势更不可能伤及他的根本。

  唯一的问题就是能否修炼成功。

  体质强的人,果然收益大,难度却也大幅度提升!

  毕竟,抬起100斤的东西和抬起100吨的东西难度截然不同!

  一遍就记下这些手印和真言口诀。

  有自己独特的发音方式,如果不学会,就算你得到秘籍也没用。

  秘籍中没有,土田觉亲自传授给他。

  果然,任何一个流派的传承都有自己的保密方式。

  “怎么还没效果?”然而,用了一遍后,进清十郎却发现,依旧无效。

  已经做好没那么容易成功的心理准备,但问题是现在连一丝迹象都没,就像自己学的是假货!

  “你太着急了。”土田觉苦笑说道。

  没想到他的学习能力这么强,别看只是正反18套手印和九字真言,普通人没几个月别想练得熟练。

  他倒好,几乎看了几遍就学会了!

  手印也好,发音也好,全都纯属无比!

  然而,功法的修炼,并不是说你记住这些动作就可以,否则土田觉自己也不会蹉跎40多年。

  “还少什么?”进清十郎倒没有急躁,而是耐心询问。

  “一种精神的力量,很难用语言表述清楚,我用了40年的时间才磨练出自己的精神。”土田觉解释道。

  他不是不知道那晚世界的变化,但在他看来,那只是一个契机而已,自身的修行才是根本。

  “我可以传施主一套坐禅法,施主经常练习,十几……几年后,或许就会醍醐灌顶,一朝顿悟。”土田觉也不是全无防备,如果进清十郎的六式有隐瞒或者干脆打算黑吃黑,他就不会说出这些。

  刚刚已经看过六式,非常详尽,这时如果再留后手就等于自己找死。

  进清十郎不置可否地点点头。

  他已经有一门坐禅法,和金交易的。

  土田觉演示的坐禅法,没有金交易给他的高明。

  但是,这个精神力量却让他无处着手。

  正如土田觉所说,很难用语言表述。

  所以,他也没有为难土田觉。

  “大师再没保留了吧?”不过,还是警告土田觉一句。

  这个老和尚可不是什么老实人,老实人也做不出行骗的事情。

  为了保证自身的安全,不知留了多少后手。

  “没了、绝对没了,贫僧对祖师发誓!”土田觉知道他已经发现自己的小心思,讪讪一笑。

  在他面前,不小心不行!

  别看上次谈得愉快,很多军火商、毒贩在交易前还称兄道弟呢,还不是说翻脸就翻脸!

  没有反抗的力量,又不想放弃这个机会,只能采用这种小手段。

  “没有就好。”进清十郎微微颔首。

  土田觉的神经倏地绷了起来。

  最关键的时刻来了!

  现在就看他如何选择,是灭自己的口,还是放自己离开。

  60多年的人生,风风雨雨经历过太多,知道这世间最经不起考验的就是人心。

  面前这位,比人类还聪慧,心思肯定也更复杂。

  “大师想吃点什么,我请客。”不料,进清十郎接下来一句话却说道。

  两人进到包间后,只点了两杯茶水和一盘生果子。

  土田觉有种一拳打到空气的郁闷感,紧绷的神情稍稍松懈,却又不得不继续悬着一颗心,回答道:“贫僧随意就好。”

  这种时候,当然是尽量顺着对方!

  能不拒绝就不拒绝。

  孰料,进清十郎一口气把菜单整个点了一遍!

  土田觉不禁揉了揉僵硬的面庞。

  还要提心吊胆1个多小时!

  他是故意的吧?

我在东京开钱庄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000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