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6章 返回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东京开钱庄第286章 返回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这家伙……”糜稽揍敌客看着进清十郎吃下足足50人份的肉食,忍不住又是恼火又是嫉妒。

  作为一个胖子,当然喜欢美食,可是饭量却制约了他的喜好。

  眼前这个家伙,饭量比他大了好多倍,身材却还那么苗条,怎能不让他嫉妒!

  “我们再做一场交易怎么样?”席巴揍敌客全程作陪,等进清十郎吃饱喝足后,终于道出目的。

  伊尔迷早已告诉过进清十郎拥有预测命运的能力,并且他也拜托父亲向尼特罗会长求证过。

  据伊尔迷所说,进清十郎曾当着尼特罗会长的面承认。

  后者不可能不求证。

  桀诺揍敌客恰好和尼特罗会长认识,求证之后,已经确认真实。

  所以刚刚才会那样配合。

  已经很给面子,如果进清十郎不能化解内脏承受的冲击力,那就是他自己的问题了。

  “如果是预测命运就算了。”进清十郎刚刚擦过嘴,主动说道。

  “为什么?”席巴揍敌客并没恼怒,而是淡淡问道。

  “你们的命运我无法看到。”进清十郎解释道。

  “为什么?”这次是伊尔迷问道。

  这些天对他几乎可以说有求必应,虽说他的要求很少,基本就是陪练和吃肉。但揍敌客家族可不是这种风格,还不是因为他预测命运的能力。

  “不知道,或许是因为是暗杀家族,在命运场合中也隐藏起来。”进清十郎随口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老贼没画多少,他能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小奇最终还是没有成为一名杀手?”伊尔迷的思绪转得很快。

  他无法看透自己等人的命运,却能看到奇犽未来的片段,不就证明后者没有继承他们家族的命运吗?

  席巴揍敌客几人也看了过来。

  奇犽身上流着揍敌客家族的血,并且是家族有史以来最有天赋的一个,绝不允许出意外。

  “我看到的只是未来某个片段,又不是他的一生,怎么可能知道他最后的选择?况且,我不是和你说了吗,他是这个时代的命运之子中的一个,对未来的影响很大,自然容易看到。”进清十郎飞快地开动大脑。

  差点露出破绽!

  不行,不能多说了。

  “命运之子吗……”或许是出于骄傲,揍敌客家族的人对这个设定倒是很容易接受。

  “暗杀术已经学会,接下来你有什么打算?”片刻之后,伊尔迷问道。

  “找个地方熟悉一下自己的念能力。”进清十郎自然听懂了他的意思,这是要赶人。

  伊尔迷不再说话。

  真是无情!

  “这段时间打扰各位了,我也该走了。”进清十郎知趣地主动道别。

  算算时间,已经1个月。

  他和金约定的时间是2个月,按理说现在就可以回去,每天都在消耗钱币。

  但是,他还是决定再待一段时间。

  毕竟,这才是念能力的诞生之地,与世界完全契合,适合度过新手期。

  揍敌客家族没人挽留,不过伊尔迷倒是亲自把他送出门外。

  “再见面时,我们也来实战!”伊尔迷没说什么“珍重”之类的话语,反倒向他约战。

  他才刚刚觉醒念能力,现在和他实战,胜了也不会高兴。

  但论体术又不是他的对手。

  “好!”进清十郎随口应下。

  一道鸟鸣也似的电流声响起,他的身形突然消失。

  再出现时,已经是50米之外。

  念能力和剃的初步结合。

  速度比以前提升许多,距离也增加了,看起来如同瞬移。

  锻炼某项能力的最佳办法就是将其融入到日常生活中,坐卧行走,无时无刻不再锻炼,将其演变成本能,保证比什么头悬梁、锥刺股管用。

  这段时间,他主要在学习暗杀术,对念能力的开发不多,有所成果的就这一项。

  不是没有尝试别的,比如将自己的念能力和见闻色霸气结合,如果能够达到艾尼路的“心网”效果就再好不过。

  然而,这不仅需要实践,更需要思考,无法当做附加选项“选修”,必须全心全意地“主修”才可以。

  事实上,即便揍敌客家族不赶他走,他也会主动告辞。

  时间有限,这段时间冒出来的想法不少,早就想找个地方尝试了!

  一路之上,专挑深山老林,在这种复杂恶劣的环境中,更有利于他锻炼念能力。

  20天后,再次来到上次那家审查委员会开的旅店。

  尼特罗会长也于当天晚上到达。

  早在进清十郎前往揍敌客家族前,两人便约好了打一场。

  尼特罗会长也在寻求一个纯粹的对手,对他的实力很看好,毫不犹豫应允。

  地点依然是那座岛屿。

  门淇几人在海上观战。

  两人的破坏力太大,也没如同擂台赛那般限制场地,在附近观战很危险。

  进清十郎觉醒念能力那晚,门淇几人不在,这才是第一次看到他的实力展现。

  当夜。

  看到那长达百米的电光划破夜空时,几人只觉自己当猎人这些年简直就是浪费了!

  并且,不止一道。

  简直就像是群蛟乱舞,一通狂轰乱炸!

  银白电光,再加上尼特罗会长的金色百式观音,打得那叫一个热闹!

  不仅声效全开,光影效果也开到最大值。

  只是看着,便让人禁不住热血沸腾!

  等到两人停手时,岛屿一角已经被两人轰塌。

  近十分之一的面积。

  毕竟,两人不是生死相搏。

  进清十郎虽然恢复了战斗形态,但并没用恶魔果实的力量,尼特罗会长也没用零式。

  进清十郎返回途中,专走深山老林,除了锻炼念能力外,还有一个原因是方便打猎。

  各种各样的猛兽吃了不知多少,再加上念能力的刺激磨砺,第1字已经初步小成。

  几个月的时间,也不算短了。

  回到现世后,他肯定要恢复原先的身形,变成战斗形态也是对尼特罗会长的尊敬。

  所以才能打得有声有色。

  尼特罗会长的兴致完全被他激发,不顾年老体衰,和他打了足足3个小时!

  当两人回到船上时,门淇几人发现尼特罗会长居然被揍得鼻青脸肿!

  相反,反倒是进清十郎看起来没什么事。

  “难道说会长输了?”

  “不可能!”

  几人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

  尼特罗会长已经在他们脑中留下“无敌”的印象,哪怕亲眼看到也无法接受。

  进清十郎才觉醒念能力1个月而已,怎么可能打得过会长?

  可是,眼前的情形又怎么解释?

  “平手!”进清十郎见状,主动说道。

  平手?

  还好,有了刚刚的冲击,这个结果还可以接受。

  不过,他真是进清十郎?

  看着眼前身高190出头,五官俊秀,轮廓分明,一双眼睛尤其清澈漂亮的人,几人无法想象他居然是那个毫不起眼的进清十郎!

  倒是那股洒脱不羁的气质很像。

  “老了。”尼特罗会长摇头轻叹一声。

  他输在了体力和进清十郎那种古怪的能力上,皮肤变成黑色,打人特别疼,瞬间破开他的念能力,并且头上的包一时居然无法治好,只能等着慢慢恢复!

  然而,脸上却不见丝毫颓废,反倒尽是畅快尽兴。

  进清十郎几乎可以说是硬碰硬将他打败,就连他的“第九十九式”都硬生生接下,打得十分过瘾,输得心服口服。

  门淇几人刚刚平复心头的震惊,听到他的话,忍不住又是心头一震。

  他真的输了?

  “会长留手了,而且,打成拖延战,我有年龄方面的优势。”进清十郎解释道。

  原来如此,这样不是不可以接受。

  不怪门淇几人反应这样大,在他们心中,尼特罗会长就是猎人协会的天、是无敌的象征!

  怎么可能轻易接受他被一个刚觉醒念能力不到1个月的新人打败?

  “我就不和你们一起回去了,多谢会长和几位的教导之恩。”进清十郎顺势道别。

  门淇几人张了张嘴,却都没能说出什么。

  实力为尊!

  更何况,任谁都能看出,他的实力肯定会超越尼特罗会长,未来不知道会达到怎样一个高度。

  1个月前他那番话还真没说谎!

  把修炼经验给他,值了!

  “去吧。”尼特罗会长点点头。

  还记得他那句“世界那么大,我想去看看”。

  进清十郎对几人鞠躬道谢后,踏着月步离开。

  没忘记带上几串葡萄蛛的蛋。

  豪鼻狂猪就算了,包括返回时遇到的各种猛兽,都是肉食动物,养不起,也不想费那力气。

  养点鸡鸭鹅牛猪羊等就挺好。

  最后看了这个世界一眼,正是黎明前最为黑暗的时间,薄雾冥冥,万籁俱静,只能听到风声涛声。

  给金发了一条消息后,对系统说道“返回!”

  一个虚无幽深的通道在他身后打开。

  恍惚片刻,当那种失重的感觉消失后,已经回到自己的世界。

  阳光明媚,正值下午。

  鸟语花香……呃,好臭!

  一只半人高的白色大鹅在他身前经过,留下一坨屎。

  他是在岛上离开,并没告诉高桥忍是去另外一个世界,离开时也特意避开了高桥忍,选择的野外。

  时节是2月下旬,但岛上的气候早已温暖如春,草木茂盛,散养的家禽也很活泼,山脚下随处可见。

  进清十郎没有和这只大鹅计较,纵身而起,前往树屋那边。

  刚一接近,便闻到一股淡雅清馨的药香。

  落下身形后才发现,高桥忍和几个霍米兹各自咬着一根粗大的雪茄,香气正是雪茄的烟气。

  “大人,您回来啦!”见到他,高桥忍几人急忙起身问候。

  几人正玩牌。

  小生活还挺滋润。

  “嗯。”进清十郎点点头,扬了扬手里的葡萄蛛蛋,说道“葡萄蛛蛋,在悬崖峭壁中生存,哪里合适?对了,还要避免鸟类破坏,最好是有风的环境。”

  论及对岛屿的了解,他肯定在自己之上。

  “我带大人去!”高桥忍稍稍沉吟片刻后,便亲自带他前往。

  或许是长期生活在大自然中的缘故,感知变得格外敏锐。

  近2个月没见,他身上的气息又变得更加厉害!

  看来实力又增长了!

  以他的实力,居然还能增长,简直没有天理!

  来到选好的地点后,把葡萄蛛蛋挂上,又吩咐两名霍米兹小心看管,两人又返回树屋。

  “大人,这段时间已经出现1棵600年以上的山参,22棵500年以上的!另外,酒也攒了2桶,家禽长势也不错,全都有不同程度地变化,体型更大,肉质更加鲜美……”途中,高桥忍向他介绍这段时间的收获。

  “对了,还有这种雪茄,是我无意中发现,大人您交给我培育的一种植物的叶子,晒干后抽起来很不错,而且还有提神醒脑的效果,对身体也没害处,我自作主张,制作了10箱雪茄,给大人您享用。”手里拿着一根雪茄,抽也不是,丢也不是,只能讪讪一笑,解释道。

  “我尝尝。”进清十郎听后,也很好奇,主动拿了一根点上。

  一股醇厚清馨的香气进入肺部。

  没有有害物质。

  通过咽喉鼻腔时,也没有损害。

  提神醒脑的效果,对他没多少,不过这股纯粹的中药香气倒是很好闻。

  不错!

  如今他对身体的掌控已经达到一个入微的程度,很容易就能发现某样物品对自己的身体有害还是有利。

  “对了,铃木小姐给您发了一次信息,问您要不要去看楼。”高桥忍仔细回想着这段时间发生的事,继续说道。

  “看什么楼?”进清十郎问道。

  “位于江户川区的那栋公寓楼,对外出租,前段时间刚刚重新签订合约,您没在,她自作主张同意,让我告诉您。”高桥忍回答道。

  进清十郎这才想起来,是接收的月岛崇之的楼。

  一栋是虫巢,需要推倒重建。

  还有一栋对外出租,他让铃木知子帮自己办手续,一直没有去看过,就连具体位置都不知道,所以一时才没想起来。

  “手机给我。”离开时,他的手机交给高桥忍保管。

  也该去看看了。

  连自己的楼都不知道在哪里、什么样子,他还没奢侈到这种程度。

  顺便问问铃木知子这段时间有没有发生什么事情。

  高桥忍在岛上过着养老的生活,问他等于白问。

我在东京开钱庄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000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