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8章 变化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在东京开钱庄第308章 变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进清十郎已经渐渐习惯在需要放松或者集中精神时点上一根雪茄。

  每次画漫画时,一旦进入状态,他的气就会随之涌动变化。

  并不局限于东京喰种这部作品。

  画东京喰种时,他的气压抑到了极致,如果有人置身其中,肯定会感觉到一股浓浓的绝望,一旦心志不坚怕是会忍不住自寻短见;画火影忍者时,他的气澎湃沉重,如同潮汐海浪,却又蕴藏着豪情悲歌,只是稍显粗浅;画死亡笔记时,他的气波谲云诡,层层叠叠,如同一座迷宫,让人迷失。

  自从那日无意中发现自己的念能力不是变化系后,他就开始摸索、探究自己的念能力真正特性。

  首先具备变化系的特性,这是已经通过验证的,甚至还一度当成变化系。

  但并不仅仅如此。

  现在还不理解自己的念能力为什么能够根据漫画不同而演化出不同的变化,只知道很大可能是受自己的心境影响,但却是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不过,并不影响他对自身念能力的使用和锻炼。

  这种变化对精力和气的消耗非常大,威力不知如何,但在复杂精巧方面远胜雷电,自然,锻炼效果也非常好。

  如今的他,依靠吞食天赋和九字真言便已经足以保证每天的肉身提升。

  再加强锻炼也没用,这就好像某些游戏中设置的体力限制,一旦超出某个数值就不再获得经验。

  相反,念能力暂时却没有上限。

  他的大部分精力都用在了这上面。

  同时也在想办法促进念能力和霸气的融合。

  念能力的提升,本身就是他生命能量的提升,对霸气也有裨益。

  但如果想要获得更高的效率,却需要打破两者之间的壁垒。

  这就是他最近在思考的问题。

  岛屿上的事情反倒不怎么费心,他又不是真的要搞大开发,只是自娱自乐。

  这种烟草有安神凝神的效果,有助于集中精神思考问题。

  今天画的还是东京喰种。

  随着铅笔在画纸上的沙沙声,一段段线条勾勒而出,汇聚成一个个鲜明的角色,一幅幅逼真、强烈的画面。

  如同倾注了灵魂。

  他的画功越来越厉害,学习天赋加上自身肉身的优势,已经不需要装备“日夜操劳的双手”,早已超出植木诚的水平。

  最重要的一点,他尝试过,依靠这件装备作画时,自身的气根本不会被激发。

  或许是没有灵魂的缘故。

  很多行业,比如练拳、料理、书法等等,经常会有一些老师在教导学生时会提到“没有灵魂”这种评价。

  漫画也一样。

  不提角色的塑造,一些手绘者往往对板绘很抵触,理由就是“笔尖和纸张碰触的过程中,会产生灵魂”。

  说白了,其实就是一种状态。

  进清十郎一个誊抄工、搬运工,按理说,应当无法进入这种状态。但当他舍弃装备而依靠自身作画时,居然真的进入一种物我两忘、精神与笔下塑造的角色共鸣的状态!

  或许这就是天才吧。

  如果只是一味誊抄太过无聊,以前装备有“日夜操劳的双手”还好,但舍弃装备后,对他这种天才、超人来说,作画实在太过简单无聊。为了排遣这种无聊的情绪,他才主动进入这种状态。

  对普通人来说,这种精神共鸣的状态可遇而不可求。

  但拥有学习天赋的他来说,只需认真、用心,就可以主动进入这种状态。

  天才,真的是一种很不讲理的存在!

  这种状态下,创作出的作品是具有灵魂的。

  而他的气,则是因为他的这种灵魂波动而产生变化。

  最开始是在无意中触发,现在则是有意磨练。

  丰臣袁二、托尔四人,被他交给北野真衣调教。

  不需要他们学会多么高深的知识,只需要教他们最基本的人类社会知识,从生活开始。

  4个2米多高的雄壮大汉,好似小学生般乖巧地并列坐成一排,听着北野真衣讲课。

  北野真衣已经将知识点一降再降,最开始以为他们和福金、雾尼一样,所以直接从一些工厂管理模式开始,知道进清十郎是想让他们管理岛屿上的霍米兹。只是没想到,大大高估了他们的智商,一降再降后,只能从最基本的生活知识开始。

  有得有失。

  保留的动物本能和注入的人类灵魂冲撞,使得他们无法像普通霍米兹那样聪明,在某些方面,动物本能还占据了上风!

  简单来说,就是“头脑简单、四肢发达”。

  但这个“头脑简单”也是相对而言,哪怕只有六七岁的人类儿童智商,也比动物聪明不知多少,而且更加方便管理。

  比如当他们意识到北野真衣的强大后,哪怕满心不情愿,却依旧规规矩矩地坐得笔直,认真听课。

  短短2天不到,他们便吸收了脑中的知识。

  虽然在和动物本能的冲撞中丢失不少,但至少不再像刚开始那样懵懂,也不会再有两种思维模式冲突的情形,顿时显得机灵许多。

  进清十郎在附近帮他们租了一间房子,让他们住在那边。

  一开始是不放心他们,所以才让他们在家中住宿,现在已经不需要。

  每天吃饭也知道自己去自助餐厅。

  就是那家雛鮨寿司,被进清十郎当做食堂的那家。

  不是进清十郎非要按着这一家薅,而是附近没有别的自助餐厅。

  突然多了4个大肚汉,每天把这里当食堂,以致于很多熟客都担心这家还算良心的自助餐厅开门!

  如果不是4人长得太过凶恶、且人高马大,怕是早有忍不住劝说他们做人要善良,不能戴着一只羊薅死!

  进清十郎就料到会这样,所以没有亲自带4人前去,只是告诉他们位置,然后给他们钱,让他们自己去。

  短短2天就闯出名号,亏得自己机灵,进清十郎只能在心里对那家餐厅说声抱歉。

  4个家伙吃得太多,在家里做饭根本不现实!

  ……

  2天后。

  桥本娜娜敏终于打来电话,晚上过来吃饭。

  她倒是想早点过来,但真的没时间。

  作为御三家之一,除了“村内”的各种节目、演出,还有不少村外的通告,每天都很忙。

  而且,作为一名签约艺人,还是新人,通告不是她能做主的,要听公司安排。

  她也没有和经纪人说这件事,免得给人一种用进清十郎压人的感觉。

  只是吃饭,又不是什么重要事情。

  作为一名漫画家的进清十郎,当然无法和索尼相提并论,但索尼音乐,却不能不在意他的态度。

  动画火影忍者的音乐制作就是由索尼音乐负责,还想着与他有更多、更深层次的合作呢。

  漫画一直呈斜线攀升的销量就不提了,没有进入平稳状态前,计算这些没有太大意义。刚刚统计出来,结果发现自己的数据已经过时,并且差额还比较大,这不是折腾人吗?

  只统计一个大致数量和增长幅度,然后等一个季度或者一个月过后再统计过去的销量有多少。

  从目前的数据来看,火影忍者和死亡笔记进入怪物级别销量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电视台制作的动画,火影忍者收视率在55左右,死亡笔记65左右,对一部播出还不到一年的动画,这已经是非常不错的成绩!

  领先的那些动画,都是播出十几、甚至几十年的老不死!很多观众已经养成习惯,从小看到大,不是轻易能够撼动的。

  而在这个网络盛行的时代,电视台的节目收视率也一直在下降,很多热门电视剧的收视率也就10出头,不复以前的盛况。

  相对来说,火影忍者和死亡笔记的收视率已经算不错。

  并且,两者还在继续攀升中。

  和正常动画不同,火影忍者和死亡笔记不需要穿插所谓的回忆情节,也不用担心赶上漫画的情节,这就给了导演更大的发挥空间,对节奏掌控得更好。

  而一部节奏不拖沓的热门动画,收视率攀升是必然的事情!

  而动画的收视率提升,哪怕只是微不足道的一点,反应到漫画上,都是十几、甚至几十万册的销量!

  尤其进清十郎还是三部经典作品同开,彼此人气互相转化,提升得不是一点半点。

  否则周刊少年ju也不会同意他这样疯狂!

  桥本娜娜敏的经纪人无意中听闻她是来进清十郎这里吃饭时,当即亲自开车送她过来!

  日本人对细节非常重视,也喜欢在细节上下功夫。

  华灯初上时,车子抵达。

  桥本娜娜敏下车后,看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环境,一时有些恍惚。

  住的时间不算短,早已熟悉周围的路况,包括从这里到新宿站的时间、哪个点出发人会少些等。

  很喜欢这种安逸便利的生活环境。

  在繁忙的新宿区中,这个小区就像一个世外桃源,充斥着截然相反的安逸。

  没有房租、房贷的压力,相反,还可以依靠出租房屋生活,自然没有外来者的那种压力。老一辈的生活已经稳定,年轻一代还在成长中,每天的生活如同潺潺溪水,不紧不慢,偶尔泛起几朵水花,却也不影响整体的恬淡。

  在外面生活一段时间,尤其想念这里的生活氛围。

  可惜,这不是自己的家。

  不能总是影响别人的生活。

  恍惚惆怅中,桥本娜娜敏和经纪人道谢,前往绿荫遮蔽的宅院。

  一段时间没见,院中两棵古树已经变得如此繁茂。

  一棵枝丫弯曲盘虬,茂密的树叶呈淡雅的绿色,古朴悠然;另外一棵应该就是他说过的“御衣黄”,树上盛开的翠绿色花朵和他上次拿去的花朵一模一样,相比普通樱花的娇媚,另着一股贵族般的优雅。

  淡淡的香气萦绕,却没有刺激到她的花粉症。

  忍不住小心翼翼地深吸了一口空气。

  依旧没有发作!

  微微绷着的精神当即放松下来。

  “站外边做什么呢?”就在她准备上前按门铃时,进清十郎的声音忽然从后面出来。

  恍惚中的桥本娜娜敏吓得一个激灵,倏地转身,看到他人后才松了口气,上下打量他一番,问道“又去打棒球了?”

  一身脏兮兮的棒球服,头发贴着额头,手中拿着球棒、帽子和手套,明显是刚打棒球回来。

  第一次带成员过来做客时,他就是这副模样。

  转眼间,已经快要一年过去。

  “嗯,又被抓壮丁了。”进清十郎一边回答着,一边上前开门,“本来很早就可以结束的,谁知道一群40多岁的大叔还玩爆种,胶着了整整一个下午!不过,他们也不想想自己的年纪,一个个都累趴下了,连去喝酒的力气都没了!”说着,幸灾乐祸地笑了起来。

  “阿进,今天是你运气好,下次看我们怎么教训你们!”话音刚落,一群中年男人晃晃悠悠走了过来,对导致他们输了比赛、还在调侃他们的罪魁祸首吹胡子瞪眼。

  “嘁,就你们这群大叔!”进清十郎毫不客气地反击。

  他本来就是小区土生土长的居民,经过几次棒球活动后,已经完美融入小区。

  “小瞧我们……哎吆!”几人勃然色变,刚要热血十足地宣告什么,却突然齐齐伸手扶腰。

  有扭到的,有累到的。

  正如进清十郎刚刚所说,一群40多岁、平时都是上班族的大叔还学人家年轻人爆种,当时热血十足,事后却一个个都好似霜打了的茄子。

  “就是小瞧你们,怎么了?”刚刚过来的另外一群中年男人走毫不客气地回击。

  同样累得够呛,走路都晃晃悠悠。

  这种棋逢对手、将遇良才的比赛很容易让人有一种极大的满足感和成就感,哪怕输的一方也不会气馁,因为自己是真的拼到了最后!

  双方俱都酣畅淋漓,所以哪怕已经累得连去喝酒的力气都没了,却还不放弃斗嘴。

  “阿进,家里来客人啦,你先回去吧,看我们帮你教训这群败者!”樱井博文看了桥本娜娜敏一眼,对进清十郎说道。

  “你说谁是败者?”正咧嘴揉腰的一群中年男人当即不干了。

  “就说你们!”樱井博文直接正面硬刚。

  进清十郎挥挥手,和桥本娜娜敏进家。

  已经进到院中,桥本娜娜敏还能听到外面传来的争吵声。

  这种感觉很奇怪,隐隐似乎有些向往。

  “别理他们,从小吵到大,还没吵够。”进清十郎随口解释了一下双方的恩怨。

  30多年前小学时创立的两个棒球队,虽然历经成员变迁,但当年的主力球员都还在,“恩怨”一直纠缠到现在。

我在东京开钱庄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0000/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