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八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玄燕第三十九章 八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夜晚,在养和殿中,琅雄看着跪倒在地上的金载,怒不可遏地说“你竟然把比赛给输了!而且是输给一个中天境不到的厨子!你让我们青霄的脸面何在?”

  “都是徒儿不好,还请师傅息怒。m.vgamea.com”

  “息怒?这么滑稽的事情,竟然出在我们青霄宫的头上,让我如何息怒!”

  金载跪在地上,不敢抬头,他说“师傅,都怪我一时大意,我自当受罚。但那小子身法奇快,可以瞬间封堵住我的几处大穴,让我失去行动能力。胡师弟明天和他比试,尚需小心为妙…”

  胡天就站在金载不远处,他听了金载的话,反而冷冷一笑,说“关心好你自己吧,那小子根本碰不到我半根毫毛!”

  梁青对于此事也觉得非常好奇,他走了过来问琅雄“师傅,鼓风雷对于这次比赛有没有说什么?”

  琅雄“哼”的一声说“那个老家伙,今天我问他,他有点支支吾吾,不知道这个老鬼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梁青有些怀疑“难道说连鼓长老都没有看清燕翰是怎么样出手的?”

  琅雄冷厉地看了一眼梁青,说“你想对我说什么?是想告诉我那个厨子其实是隐世高手?想再弄点像样的噱头再让白云城轰动一次?”

  琅雄转而大声冷笑“更天境输给一个没到中天境的厨子,我的脸被你们给丢光了!”整个养和殿被震地嗡嗡作响,梁青吓得倒退三步不敢做声。

  十六进八强的比赛排序很快知晓, 燕翰对抗胡天,在第一擂台,时间是后日上午。这个排序,没什么特别,没什么意外,不管对抗谁,没有人指望燕翰还能赢第二场。只不过张婷儿在抽到这个签时,特意嘱咐了燕翰,胡天出手过重,这在前几次比赛中已经耳闻,让燕翰务必当心。燕翰答应她会保护好自己。

  十六进八的比赛中,一共只搭设了两个擂台,并且需要举办两天时间。这种布局是为了迎合观众的要求,因为到后期每一场比赛,人们都不愿意错过。

  时间很快就到了第二天早上。燕翰抖擞了一下精神,来到第一擂台旁,此时陪他一起来的是所有的紫霄山弟子。

  由于擂台只有两个,并且胡天将在这一擂台出现,场下人山人海。胡天在之前的比赛中已经凝聚的非常高的人气,在许多青霄宫弟子中,胡天这个名字在短短几天内已经是一种象征,他象征着青霄,象征着万剑心诀。

  有人说,在整个神霄派中,神霄宫擅长紫雷,青霄宫擅长万剑,而碧霄擅长小天火,这看似有一定的道理。从以往高手统计来看,神霄宫中的高手,绝大数是以紫雷诀为主,而青霄宫的高手是以万剑为主,碧霄宫虽然叱咤风云的高手不多,但是无一例外的都是以小天火心诀为主。

  每一个门派对法决的解说和教导都有自己的一套,而每一样法决没有个几十年是领悟不透的,这也是造成各宫观法决的造诣参差不齐的原因。况且,三大法决都必须有”引子”才能修行,这个引子究竟是什么东西,没有人知道。

  胡天是洞天童子,也是新生代弟子,受到了琅雄宫主和青霄其他长老的无限宠爱。据说在青霄宫,胡天的内部实力排名已经超过梁青。如今胡天的地位在青霄宫如日中天,但在各个分观中,有很多长老级的人物,才刚开始认识胡天。

  第一擂台的裁判依然是廉诀,他低沉的声音,示意大家不要过于喧哗。

  燕翰由于早到,因而他第一个走到台上。看到台下上千双眼睛,燕翰有点不自在,好在他看到了台下紫霄山的同门们都聚集这里,每个人都用一种关切的目光看着他,即便是最讨厌他的张芳芳也不例外,这让他心里有一丝暖洋洋的感觉。

  张婷儿向他这边点了点头,让他鼓足了一些勇气。

  很多人,都不清楚燕翰为何能走到这个擂台,懂得用眩揽术窥视内丹的人更是迷惑不解,因为在他们眼里,燕翰的内丹修为尚未达到中天境,那意味着他根本使用不了心法!

  胡天满脸麻子,但很有气质,一身黑色紧身服,背后一条黑亮的披风,这是典型的胡天装扮,形象已经深深的刻在人们的心中。

  胡天慢慢的走到擂台上,将披风一抖,落在台下,台下几个青霄弟子,争先恐后地抢着胡天扔下来的披风,那股巴结劲,让人看上去不是很舒服。

  胡天自报家门“胡天,青霄胡光殿弟子,睟天境!”

  年纪如此轻,就已经到了睟天期,这个修炼速度可以用恐怖二字来形容!新生代弟子敢于拼内赛的弟子寥寥无几,而胡天不仅进入内赛,还要争第一,第二!

  燕翰仿佛被胡天的气势给压低了一截,他的声音有些小“燕翰,紫霄赤帝园火头,准…尚未到中天境。”

  声音虽小,但此话一出,几乎所有的人在台下都哄然大笑。

  廉诀皱了一下眉,他真的不知道这场比赛会怎么个比法,他更不知道燕翰怎么过得了上一局的。廉诀挥了一下手中的旗子,对台上二人说“比赛开始!”

  台下立刻静了下来,胡天站在那里只是冷冷地望着燕翰,不过从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那份凶狠,那份歹毒。他是打算在这里报师兄上一局的耻辱吗?

  “出手吧!”胡天冷冷地说。

  燕翰看着胡天的那身霸气,从骨子里透出的丝丝寒意,燕翰能感到自己的危险。于是他一开始就用上了五十六重千千神相,五十六重玄甲术。燕翰还从来没有验证他所施展的这种极限心法,究竟能起到怎样的作用,或许今天是个时候。

  在胡天的冰冷的眼神注视下,燕翰动了,而且动的极为诡异,留下了一串白影便飘到了胡天身旁,两指轻柔的在胡天身上滑动了几下,便跳开了。

  燕翰这几个简单的动作让胡天和台下小看他的人立刻没了声音。胡天的剑不知何时已经劈在了地上,他额头竟然在那一刻渗出了一滴冷汗。

  事实上,就在那短暂的一刻,胡天金刚诀和巨剑决同时施展,拔剑、劈剑一气呵成。胡天深深地知道,刚才有多么危险,他差点就犯了他师兄金载同样的错误,那就是太轻视眼前的对手!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金师兄会败在眼前的这个人手中。

  台下一片惊呼,有些弟子依然没有看清,但他们看到了胡天的紧张,而台下的高手也看清了这最诡异的一幕。

  廉诀此时几乎瞪得比牛眼睛还大,看着燕翰的内丹气流,那是千千神相不会有假,但他怎么也不明白千千神相在燕翰施展起来,速度竟然高出了几十倍!同样吃惊的还有台下的琅雄、梁青。

  金载望了一眼吃惊的师傅,仿佛是想找回昨天委屈的补偿。

  紫霄山的人更是吃惊不小,张婷儿在一旁啧啧称奇,她不仅奇怪燕翰的速度,更奇怪他连中天境都不到,是怎么学会心法的。即便芊木、张芳芳等曾领教过燕翰的手法人,此时也被他的千千神相的境界惊呆了。

  胡天收回了自己的傲慢,他轻轻的抖动了一下砸在地上的巨剑,冷哼了一声“看不出,你果然有两下子!”

  燕翰此时心里也暗叹,胡天的反应与金载完全不是一个数量级,胡天可以在那一霎那间完成两个心法和一系列动作,足以证明他是青霄第一人的位置。

  燕翰此时在懊恼,这场比赛,可能就此结束了,因为一旦他的对手有所防范,他将功亏一篑,因为他的蚕翼手根本就刺破不了金刚诀。燕翰空有一身自信的速度也将无计可施。

  胡天的巨剑动了,他单手持剑,一股强大的剑气朝着燕翰的方向砸了过来,剑气在台面上形成风,催动着胡天的发丝四处飘扬。

  这份气质赢得了很多女弟子的青睐。男人赢得女人的芳心从来不靠长相,靠的是霸气,靠得的实力!

  胡天的剑气足以覆盖半个擂台。燕翰努力躲过胡天剑气的核心攻击部分,却被边缘的剑气所扫到,燕翰的玄甲起了一层淡淡波纹,依然坚固如常。

  “这是玄甲术?怎么可能?金刚诀都受不了胡师弟的扫荡,玄甲术怎么会不破?”金载在台下惊奇地说了一句。

  “不成想有人能够花时间将两个废品心法练到如此高的境界!”琅雄在一旁自然自语道。

  不知何时,旁边的鼓风雷接过话“老夫也实在想不通,他就这么一点内丹灵力,怎么做到的?中天境的初期心法,高手施展起来的确会有所不同,但是我试问,我还远达不到这种水平。”

  “那就奇怪了,他的内丹修为不可能骗过我的眼睛。”

  “不过,你看到没有,这个燕翰连法剑都没有,他或者没有攻击技能。有些人先天专长一到两种低级心法,这在过去还是有这种特例的。”

  琅雄听后仿佛得到了安慰,微微地点了点头。

  台上,胡天挥舞着他的巨剑不断地朝着燕翰攻来,弄得台下台上漫天烟尘,但是始终无法击到燕翰。

  燕翰此时也只能躲闪,因为他根本不知道如何破胡天的金刚诀。

  过了一会,胡天突然停下来,站在那里,冷声问道“怎么,你只会躲吗?”

  “目前是的。”

  胡天冷冷一笑“本来我有个技能不是留给你的,但是现在我已厌倦了这种纠缠。”胡天说着,他的巨剑已经萎缩入鞘,他双手合十,突地念叨“万剑心诀!”

  台下掌声雷动,有多少人想看到胡天的万剑,因为他的万剑代表着完美,而胡天之前只有一场比赛使用了万剑,因而名声大噪。

  三宫弟子之所以可以提前修炼三大法诀,是因为三宫遵从的是一种借练方式。也就是说在三宫弟子中,上一届九云会入前八的弟子,获得的法诀奖励,要赠送给参加下一届九云会的弟子,这样三宫弟子每次参加九运会,都有三大法诀作为依仗,可以立于不败之地。

  这也是为什么张清河,梁清,胡天等,都可以提前修炼三大法诀的原因。

  一道亮丽的剑影从胡天身后直冲云霄,不多时,这道剑影一下子分裂四十五道剑影,从高空撒射而下。

  可以说胡天这是做作,但不得不承认,他的招式很好看,很有气势。四十五道飞剑意味着实力,意味着五级万剑心诀!

  当四十五道飞剑飞向燕翰那一刻,台下紫霄观弟子在惊呼,芊木此时屏住了呼吸。

  张婷儿希望燕翰能够看到自己的眼神,她想示意燕翰立刻放弃比赛,只有她了解燕翰目前的处境有多么危险,但是比赛有规矩,台下人不可以支使台上的行为,更不可提醒、指点。

  “恐怕这小子的命难保了!”有些人甚至闭上了眼睛。

  什么是万剑,万剑是一种十分微妙的剑诀,具有一定的导引和追踪目标的功能,并且放出的子剑是实体剑,一般情况下很难躲避,更何况胡天放出的是四十五道子剑!

  万剑在千年前已经确立了在方仙大陆超乎寻常的法诀地位。

  燕翰五十六重千千神相悄悄地施展,他的眼神凝视着空中飞来的剑影,即便是千千神相已经在视觉上将其速度放缓了几十倍,他依然能感觉到剑势的凶猛。

  燕翰甩开了身段,以一种无法比拟的速度,躲闪着飞剑,他并没有慌张。他在台上,就像跳着绚丽的舞姿,每次剑影飞来都非常惊险,但每一次都化险为夷。

  一道,二道,三道…当有五道子剑失去了动力,插到了地上,胡天会再次从身后补充五把子剑,而地上的子剑随之消失。

  就这样燕翰坚持了半柱香的时间,台下的所有人呆呆的望着台上,他们不仅惊叹胡天的万剑的绚丽,更加惊叹的是燕翰的躲避能力。能在万剑心诀下坚持半柱香时间,可以说自九运会开赛以来,就没有哪个参赛弟子可以做到。

  但燕翰的处境也非常危险,汗水已经湿透了他的额头,燕翰没有喘息的机会,因为胡天是不会给他机会,每次五道剑影消失,胡天会照例补上。

  就在这时,一把剑横飞过来,燕翰由于体力透支,躲避不及,这把子剑击散了他的玄甲盾,还好没有伤到燕翰。

  台下人一片惊呼,他们震惊的却是燕翰的玄甲术竟然能够抵挡住万剑心诀!

  胡天同样吃惊于燕翰的玄甲效果,但是他的目光突然变得更冷,他又一次微微念出了几句法咒。

  突然间,胡天的子剑成双成对,变成了二十二对单,并且攻击速度一前一后,几乎没有间隔。

  燕翰立刻明白胡天的用意,他要用第一道飞剑击碎自己的玄甲盾,而第二道则是致命一击,用意可谓狠辣。

  燕翰体力消耗太大,他的行动轨迹有些失去平衡,此时一双子剑从背面飞来,燕翰躲闪不及,前面的飞剑击碎玄甲,被随后跟来的飞剑擦伤了肩膀。这次危机让燕翰意识到自己处境已经迫在眉睫。

  他下意识地思考,这样下去绝对不是办法,自己可能会有两个结局,要么放弃比赛,要么死在擂台,但是不到万不得已,认输,绝不是燕翰的作风!

  就在这时,胡天的五道飞剑再次耗尽,就在他继续补充的时候,燕翰无意间观察到胡天是用内丹灵力的吐纳,释放出五道子剑,而在释放的过程中,胡天需要将周身真气吸入,内丹巢位一张一合,他在吸入时,身上的金刚诀法力盾的灵雾变得异常的薄弱。

  燕翰顿时领悟到,这可能是他唯一的突破点,要在胡天释放子剑的一霎那进行攻击。

  燕翰在释放心法的过程中,也需要将周身灵力收拢到丹田,才能向外释放,而在收拢的过程中,周身需要吸收身体各个部位贮藏的灵力。而自己的蚕翼手恰恰就是利用灵力丝对身体的各个穴位进行渗透,那么渗透最佳的时机就是周身吸收灵力汇笼丹田的时刻,也就是说蚕翼手可以在对方施展法术的时候,深入到对方的体内。

  燕翰想到这里,异常兴奋,虽然他知道这个大胆的想法很危险,但是他愿意尝试一下,哪怕是冒着生命危险,这是他对发掘新事物的执着和执拗。

  当精神被振奋起来后,燕翰的动作变得更加灵活,在他的计算下,胡天每发五道子剑就会停顿一下,而在第五道子剑失去动力的时候,就是他出手的时候!

  第三剑,第四剑…

  燕翰的眼睛几乎亮出异彩,他等待着第五剑!

  当胡天双手合十又一次默念了法诀,燕翰动了!

  燕翰以无以伦比的速度,闪过前方十三剑和侧面飞来的二十七剑,他来到胡天身旁,用他的手指在胡天身上滑动了几下,手法之快之轻盈,只有台下少数的高手才能看得清楚,结束后燕翰立刻跳开。

  胡月的动作戛然而止,他瞪大了眼睛,呆呆地望着燕翰,他的另外五道飞剑未等呼出来,而天上飞着的四十道子剑却突然间一下子掉在地上,仿佛下了一场剑雨。

  胡天慢慢地蹲下了身子,一只肩膀耷拉在地上,失去了支撑。他抬头不甘地望着燕翰,说了一句“你…”,最后他不得不吐出几个字“没想到我败了!”

  从胡天口中亲自说出这一番话,让在场的所有观众不可思议,他们依然静静地望着台上。

  张芳芳在人群中突然高兴地失声喊道“我们赢了!”

  紧接着紫霄山所有的人沸腾了! 不管是郭子柳,百岁太,胡哲还是鲁惠阳,他们仿佛一下子没了所有的芥蒂,一起呼喊。

  张婷儿微笑着望着台上的燕翰,激动地落下了眼泪。紫霄山数百年等来了第一个八强晋级,如何不让人激动。

  廉诀仿佛刚从恍惚中清醒,立刻大声宣布“紫霄山燕翰胜!”

  燕翰的名字一下子让所有的神霄派弟子知晓了,他是一匹黑马,一匹无与伦比的黑马!

  燕翰疲惫地走下台来,嘴角带着一丝微笑,可没想到第一个跑过来迎接他的竟然是张芳芳,她给燕翰一个大大的拥抱,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守着万千观众在燕翰的脸颊上亲了一口。她的表现是那样的自然,那样无邪,那样美丽,没有人为此而说闲话,薛彤也并没有感到不自在,反倒是燕翰一脸绯红,可能是自己想歪了。

  燕翰被紫霄观的人前呼后拥地走着,芊木在一旁远远地望着他,嘴角露出一个甜蜜的微笑,燕翰看到了,他深信那是他看到的最美的笑容,但又似乎是模糊的。

  这时李浩和罗武庸跑了过来,拍了拍燕翰,笑着说“看不出你还真有一手,兄弟们真为你高兴!”

  “谢谢,想不到和你们道别的有些早,现在我们依然有机会下棋了。”

  “没问题!”几个人爽快地答应了。

  不远处,青霄宫弟子的阵营中,琅雄宫主的嘴角不断地在抽搐,这已经是他第二个弟子腰折在燕翰手中,包含他最优秀的弟子。他目送燕翰走出很远,他周围的弟子没一个敢吱声,因为他们晓得,师傅雷霆之怒已经箭在玄上。

玄燕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087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