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6章 高塔城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诸天从三国开始第1006章 高塔城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羊角魔人一声大喝,威势铺开,空间剧烈动荡,整个多元界海的虚空,此刻好像都听到了浪涛声。

  那是一种水系道韵,那是道韵冲击空间的声音。0

  就在这时。

  远处的门户,忽然有几道身影浮现,下一刻,有神念从那里延伸过来。

  神念刚到,蓄势中的羊角魔人,眼神陡然冷厉到了极致。

  他的蓄势竟然被人这样给打断了。

  微微转身,陡然一拳打出!

  这一拳,蓝光闪烁,伴随着澎湃的浪涛声。

  轰隆!

  凄厉的惨叫声瞬间响起,轰隆隆!

  整个虚空好像都被打穿了。

  在所有人震撼的注视下,三四位“大道境”战力,被这一拳直接打的四分五裂,粉身碎骨!

  道魂印记急速冲入本源海。

  羊角魔人的声音,震荡天地,带着煌煌之威,冷漠无边,震荡四方,“一群蝼蚁,也敢窥视道祖!

  还有,界外的那些蝼蚁,再敢进来,我碎尸灭魂!”

  宏大的声音,席卷了整个多元界海。

  这一刻,宇宙群落内外,都是瞬间安静下来。

  那一拳之威,击杀了几位“大道境”之后,威势直直冲出了门户。

  界外虚空,无数强者都看到了那一记神通,霸道无比。

  强大无比!

  秦丰见此也是面色一凝,“绝顶神通!掌握进度九成,前辈好拳道!”

  这一拳看似动用的是水系大道,实则是拳道。

  拳道是主干,水系只是提供了能量。

  让这一拳不仅仅是刚猛霸道,还能坚韧绵绵,不管是攻击力还是后劲,都很强大。

  “小小人族,倒是有眼光,你觉得这样的一拳,你能接得下吗”

  “前辈这样的神通,恐怕也打不了几下。”

  强大的杀招,谁还没有几个,但这东西是能随便用的吗

  杀鸡用牛刀,本身就是形容智障的。

  高智慧的强者,谁会干这种事。

  要知道,越是强大,法力耗尽后就越是难以恢复,秦丰哪怕有混沌世界支持,也没这样浪的。

  那三四个“大道境”战力,换他来的话,恐怕不用那么铺张浪费。

  “哼!杀你足够了!”羊角魔人轻哼一声。

  “没打过,这个还真的不好说。”秦丰面上轻轻一笑,“就是不知道前辈会不会无故和我结因果了。”

  说完,又道:“就为了青冥吗前辈和青冥是亲戚”

  “”

  羊角魔人闻言,也是神情一顿。

  “破浪老祖,还是省点法力吧,沧海界为重!”

  “你是地主,就依你,不过事后你可不要拦我教训这小子。”

  “届时,老祖可随意。”

  秦丰闻言,到是诧异的看了盘古一眼,他没想到盘古竟然会帮他。

  这个破浪道祖的确是很强。

  虽然不到永恒二关,但也是永恒一关之中的中上流强者。

  而且境界恐怕不低,神通掌握进度几乎要满了。

  不过神通掌握这东西看悟性,也看机缘,就如秦丰的身外化身神通已经完全掌握。

  真要打的话,三打一,他也不是不能赢。

  可那是底牌,怎么能这样用。

  太降智了。

  盘古话音一落,目光看向蛮皇,“阿西德道友,可以开始了吧。”

  “自然!”

  只见他右手张开,两枚玉牌一般的钥匙飞出。

  没入了巨脸的两只眼睛。

  随即,几道光束射出,落在了数人身上,分别是:盘古、秦丰、蛮皇、巨人皇、泰坦皇。

  一瞬间,五人便直接消息不见。

  而就在这时。

  巨脸的嘴巴张开,将剩下的人全部吞入其中,包括那艘半步道祖级的幻风母舰。

  虚空一阵寂静,巨脸目光扫视了一圈,慢慢隐没。

  秦丰被光束笼罩。

  很快就感觉到身体一沉,紧接着,眼前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淅沥沥

  随着耳边的雨声越来越清晰,就近在咫尺时,秦丰终于睁开了眼睛。

  看清了眼前的世界。

  神念放出,他此时正身处一座巨城内。

  目前所在的地方,是一座残缺的,高达十层楼的高塔。

  此时外面也正下着瓢泼大雨。

  天空阴沉、压抑,一副黑云压城城欲摧的末日景象,整个天地都被锁在黑暗的牢笼里。

  头顶的乌云,压得很低,仿佛伸手就能够到。

  不时的还有电闪雷鸣。

  一直炸响个不停。

  整座巨城已经成为废墟,古老的宫殿也是崩塌,入目所及都是石块、瓦砾,以及残垣断壁。

  在巨城之外,是更加阴沉黑暗,一个更大的废墟世界。

  “这就是沧海界”美伊的声音响起。

  “没错,蛮皇提到过,沧海界是一个巨大无比的星球世界,一个充满了水的世界!”

  秦丰说着,伸着头看向塔下,的确是充满了水。

  其他人被接连放出。

  此时的大殿内,唯一的光源,就是一座神像下,一盏豆丁火苗的长明灯。

  “主公,此灯燃烧的是造化灵液!”白真惊呼。

  秦丰闻言,转身看过去,“什么”

  白真神情很确定的说道:“这是造化灵液,这盏灯内部雕刻了一个特殊的聚能阵法。

  额可能是阵法,我也不太懂,不过这几个符文没错。”

  说着,他还上手了。

  以法力驱动,凌空画符一般,几个和雕刻的符文一模一样的金字出现。

  一股气流涌入、汇聚,很快,金字消失。

  白真手中悬浮着一滴造化灵液,虽然有些驳杂,跟灯内的没法比,但的确是一个道理的东西。

  秦丰走近那盏长明灯,一股气息迎面扑来。

  那是一种古老的、久远的,海枯石烂、天地枯竭的沧桑。

  这盏长明灯恐怕已经燃烧了很多年,其它神像下的长明灯都已经熄灭。

  只剩这一盏了。

  大殿内,一些神像也是倒塌,残缺,不过材料倒是不错。

  没有腐朽,拼凑一下,也能恢复原样。

  “主公,大殿的墙壁,石柱,都刻满了一种诡异的符文。”

  “那是能激发避水道韵的符文!”

  秦丰自然也看到了,“这些东西,应该是沧海界的土著生命雕刻上去的。”

  美伊环顾四周,开口说道:“都散开查探一下,注意安全。”

  高塔虽然有十层楼那么高,但却仅仅分为五层。

  换句话说,这个世界的土著生命,身高可能要比人族高两倍。

  当然,也可能一样,就是大殿需要这么高。

  众人散出去,五层全部查探了一遍,情况差不多,都是一片废墟。

  “主公,来顶层!”声音是周处的。

  秦丰闻言,五行遁术祭出,直接来到了高塔顶层。

  其他人也是随后赶到。

  却见一面画壁上,原本不动的图画,集中精神注视三秒,立马变成一副清晰的全息投影。

  投影中,正是巨城还在的时候的景象。

  巨城此时正处在夜间,万籁俱寂。

  微冷的月光,透过轻薄的窗户,照进高塔内的一间厢房。

  房间内,男主人公正躺在大床上,辗转反侧,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就在此刻,视角变幻。

  巨城急速缩小,伴随着刺耳的尖啸,几朵焰火突然在远处城门上空绽放。

  一瞬间,巨城内,家家户户的灯几乎是同时亮起。

  语言秦丰众人都没听说过。

  不过很快他们就学会了。

  “那是什么”

  “紧急焰火!方向是城门,不好,是孽兽趁夜攻城!”

  “阵法调到圣级,预备役赶快就位。”

  “闲杂人等不得外出,街上的巡逻队也赶快就位!”

  呼喝声此起彼伏。

  与此同时。

  一道道身影腾空而起,按照就近原则,急速扑向附近的城门。

  城门口处。

  一团黑压压的乌云悬浮在半空,遮蔽住了城头的天空,给人一种喘不过气的压抑感。

  黑云之上,站着一个身形高大,人身虎首的怪物。

  修为的话,应该在圣人后期。

  只见其一声咆哮,身躯直接涨大了数倍,化为一头十丈高的可怖怪兽。

  全身皮肤变得漆黑无比,胸口和手臂等处长出了浓密的金黄色毛发,眼睛通红,面目狰狞。

  透过毛发隐约可以看到其身上浮现出一道道奇异的暗红色纹路。

  画法很诡异,和符纹完全不同。

  男主人公等五六位圣人正悬浮在黑云对面,掐诀施法。

  一道道神通、秘术、神兵从这些圣人身上飞出,密集地打向那虎首怪物。

  “主公,这些神通看着比我们的同阶神通要精密多了。”

  “对,特别是水系和水系相关的。”

  “好有什么用,光是看,又学不会,得找到典籍功法放在什么地方才行。”

  秦丰的话一落,其他人就脸黑了,能找到,还用你说。

  投影中。

  虎首怪物双手掐诀,身下黑云翻滚涌动,大量如同触手一般的黑气从黑云中飞出,迎向所有的攻击。

  五颜六色的华光在空中激烈冲突。

  每一次碰撞,都迸发出难以直视的光芒,还有震耳欲聋的巨响。

  巨城城墙之上,厮杀声不绝于耳。

  大量沧海界的修炼者,正与一头头跳上城墙的丑陋怪物奋力厮杀。

  而在巨城外面,还有数不清的孽兽正在试图冲开结界。

  结界的缺口越来越大。

  当然,这些并不是主要战场。

  能决定胜负的,依然是在高空之中的对决。

  诸多圣人境和那虎首怪物的斗法是越来越激烈,各色光芒激烈碰撞,道韵对冲。

  掀起层层风暴,风卷云涌,从地面根本就看不清楚。

  “三首虎,你竟然投靠了孽神族,还把自己搞成了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呵!以貌取人,肤浅之辈!”

  黑云之中传出一个粗犷的声音,语气充满了不屑。

  话音刚落,盘旋翻滚的黑云之中,一道紫黑异芒在其中闪烁了一下。

  刹那间,黑云疯狂涌动。

  三首虎的身形立刻涨大数倍,瞬间化为一头小山般大小的紫黑色巨虎模样,三颗脑袋狰狞恐怖。

  站在黑云之上,仰天作咆哮状,巨大的阴影投射下来,使得城门附近顿时陷入了黑暗之中。

  一股大风,突然凭空刮起,到处尘土飞扬。

  紧接着更多的乌云开始汇聚。

  就在此时,三首虎低下头,又迅速扬起,张嘴喷出一口紫血没入了乌云之中。

  噼里啪啦的暴雨就这样瞬间下了起来。

  “小心!”

  “雨水有毒!”

  惊呼声不断响起。

  原本还算稳固的防线,在这场暴雨下,被瞬间击溃。

  一些修为低下的沧海界人,别这雨一淋,当即哀嚎倒地,没多久便成了孽兽的一员。

  修为高的人,也是苦苦支撑。

  一边要抵挡毒雨,一边要坚守防线。

  与此同时。

  巨城的城墙也是开始垮塌,在毒雨的腐蚀下,符纹断开,威能尽丧。

  大量的孽兽从各处坍塌缺口处,冲进巨城。

  预备役已经汇聚到了城门,以及各处缺口附近,这些人穿着制式铠甲,手持大盾。

  一个个战意沸腾,用自身的身体组成了一堵墙,拼死阻挡。

  城墙上有闲的人也看到下面情况危急,长矛、箭失,神通、法术,都是纷纷从天而降。

  如雨点般落下,不断刺入那些孽兽体内。

  孽兽死了一片又一片。

  秦丰目光扫过去,顿时心中一凛。

  有一些孽兽看起来有些古怪,眼睛血红,交错的獠牙内口液横流,似乎陷入了癫狂。

  身体被重创,鲜血蜂拥而出,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一般。

  哪怕只剩下一条腿,也会爬着,疯狂攻击着所有人。

  这些孽兽原本修为就不低,战力不俗,此刻还要加上这种悍不畏死的疯狂,战力更是爆表。

  “这些就是孽兽!”美伊神情凝重。

  “没错,蛮皇提到过,这东西很疯狂,只不过,亲眼看见后才知道,比我们想象的更加疯狂。”

  一向沉默的赵生,此时皱了皱眉,“主公,现在城内,会不会还有这些东西”

  “不知道。”秦丰摇头。

  “我去查探一下!”任远开口道。

  剑魂册祭出,大量的妹子冲入了高空,很快消失在城内。

  投影最终没有放完,那一战的结果也就未知。

  因为最后的投影变成了一个脸上带着蓝纹的女子,并且目光灵动的看向秦丰。

  这一幕可是吓到了所有人。

  纷纷戒备。

  “外来者,你好!”

  “你是神念分身”

  蓝纹女子摇头,神色平静的说道:“我是高塔城的城灵,算是器灵的一种。”

  “这座巨城是一件法宝”

  “没错,高塔城是一件建筑类后天至宝!”

  秦丰心神一震,后天至宝,整个大华帝国也没有几件啊。

  随即他问:“城毁人亡,你竟然还存在,难道城内还有人活着”

  “主公,恐怕是有的。”美伊突然看向外面。

  却见高塔之外,雨声夹杂着脚步声,一名白裙如雪的女修,在一座座倒塌的残垣断壁、废墟屋顶上纵横。

  身法不错,步法也不错,武道天赋还行。

  行进之间,动作优美而轻灵,飘飘若仙。

  她的头顶,悬浮着一盏忽明忽暗、火焰暗淡的长明灯。

  长明灯散发的昏暗光芒,在她身外形成了一层结界,替她抵挡了头顶的雨水。

  全身上下,没有一滴水沾上。

  可这名年轻女修的形势,却是并不乐观,她头顶的长明灯在雨夜里快速暗淡。

  似乎雨水中的某些存在已经注意到了她。

  一股神秘的道韵缠绕而上,正在快速消耗着长明灯的造化灵液。

  女子面色着急的在雨夜中穿行。

  她突然美眸一亮,发现了高塔的亮光,就像是一名溺水者突然抓住了一条救命稻草,希望来的真是突然。

  可她距离高塔还有些距离,头顶的长明灯慢慢油尽灯枯,轰然熄灭。

  “不!”

  雨夜下,骤然响起一声凄厉惨叫。

  女修已经能够想象得到。

  一滴一滴的雨水落在她的身上,然后瞬间感染一切,变成一只疯狂嗜血的怪物。

  此时的毒雨,比刚开始时还要恐怖百倍!千倍!

  “妹妹,你在叫什么”

  “”

  女修一脸懵逼,然后急忙查看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变成那种丑陋的存在。

  很快,她松了口气,随即抬头。

  只见她的上方天空,一朵黑云飘着,一个半透明的女子正半躺在云台之上。x

  面色揶揄的看着她,“尽兴了吗要不要再来两嗓子”

  女修听完这话,顿时一头的黑线。

  神特么的再来两嗓子,此时的她,钻地缝的心都有了。

  随即她突然抬头,好似想到什么,“你你是孽兽吗高阶孽兽”

  剑魂妹子摇了摇头,伸手,“我是剑魂,我主人在那边哦。”

  女修顺着方向看了过去,正是她之前看到灯光的高塔所在的方向上。

  “那我,能去那里避一避雨吗”

  “当然可以,姐姐就是主人派来接你的,不然,你可能真的嗷一嗓子就凉凉了。”

  “”

  这个小姐姐好漂亮,就是说话风格,她有些无法适应。

  秦丰等了几分钟左右的时间。

  毒雨一直下个不停,半点要停的意思都没有。

  剑魂妹子终于把那个女修接了回来。

  嗡!

  女修的到来,似乎触发了什么机制,大殿内原本安静燃烧的长明灯,突然暗淡了许多。

  “我去!什么情况!”

  “白真!”

  白真没有等秦丰话落,就已经开始给长明灯加灯油了。

  大量的造化灵液冲进去,直接填满了才停下。

  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仿佛灯灭了会有什么大恐怖降临一番。

  “城灵,这是怎么回事”

  “那是固运灯,毒雨不仅仅能够感染,还能够消除气运。

  固运灯的作用就是消耗小代价的气运,形成庇佑。

  虽然气运依然在消耗,但比直面毒雨要少得多,是一个发明的保命灵宝!”

  “我们的气运很充沛,灯怎么可能会灭。”

  一边的宋匡疑惑问道。

  城灵淡淡一笑,解释道:“这位大人身上有豁免,你们和这位大人的气运是一体的。

  只要距离不太远,也能够享受豁免。

  固运灯燃烧,几乎不会消耗气运,之所以会灭,是因为那位姑娘的原因。”

  “因为她”所有人都齐齐看过去。

  那名女修似乎知道城灵,一点都不惊讶,“晋湘拜见城灵,诸位前辈,的确是因为我的原因。

  固运灯在多人一起使用的时候,是遵守木桶原理的。

  能盛多少水,看最短的那一块木板。

  而固运灯能烧多久,也是看气运最少的那一个人。

  当然,如果有足够的造化灵液,也可以代替气运的燃烧。”

  原来是这样,听到这个,秦丰等人就秒懂了。

  “晋湘道友是高塔城的幸存者”

  “前辈误会了,我和前辈一样,都是误入这里的外来者,高塔城已经没有幸存者了。”

  只听晋湘说道:“我在此城已经呆了两百年,刚来的时候修为在圣人中期。

  这些年气运一直在燃烧,我被迫自降修为。

  这一次,要不是为了寻找新的固运灯,我也不会差点死在紫血雨之下。”

  说完,她又道:“当然,如果不出来找固运灯,我也会被孽兽找到,最后要么被撕碎,要么成为它们中的一员。”

  秦丰听完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有固运灯在,孽兽不会攻击你”

  “不是这样的,灯只是屏蔽气息,让孽兽没那么容易找到。”

  秦丰伸手一抓,坠落在原地的固运灯,被秦丰远远摄取过来,“它还能用吗”

  城灵淡淡说道:“灯芯还没坏,添加造化灵液便可以使用。”

  “白真!”

  “简单。”

  白真接过飞来的固运灯,大量的造化灵液聚集。

  伸手一个响指,灌满之后就被点亮了。

  温煦的光,徐徐充满四周,让整个大殿都亮堂了许多。

  “晋湘道友,除了你之外,高塔城还有其他的外来人吗”

  “没有了,至少我这两百年里,没有遇到过一次。”

  城灵也在这时说道:“高塔城所有活着的生命,今天都在这里。”

  “所有”

  “是的,所有!”

  秦丰又问,“沧海界的土著生命全都死了吗”

  塔灵摇了摇头,“我只是高塔城的城灵,外界的事情,我并不知道。”

  说着,她看向晋湘,“外来者,你可以问一问她。”

  晋湘见秦丰看过来,急忙说道:“我一直藏在高塔城,两百年都在这里,没出去过。

  不过期间倒是远远听到过几次斗法的动静。

  就是不知道,是本界土著,还是和我们一样的外来者在交战。”

  秦丰听完,若有所思,“所以说,现在的高塔城已经成为孽兽的老巢”

  “可以这样说。”

  一边的韩玟语气跃跃欲试,“实力如何”

  晋湘张了张嘴,摇头道:“就我所知,高塔城内修为最高的孽兽是八首虎,天道后期!

  那还是有一次高塔城外一次斗法动静太大,把他给惊动了。

  他出城作战,我隐于暗处许久才听到的。”

  说着,她又道:“当然,这是我听到的,具体的、真实的战力我就不知道了。”

  “除了八首虎呢”

  “没有了。”

  众人诧异,任远直接问道:“没有了就一只孽兽”

  晋湘见他们误会,连忙解释,“不是只有一只,而是只有一个!”

  秦丰听明白了,“你的意思是,高塔城只有一个诞生神智的孽兽

  其他的孽兽都是脑残,只有本能,没有智慧。”

  “对!就是这个意思!”

  “八首虎的修为是最高的吗”

  “不是,还有三只连八首虎都不敢靠近的孽兽,修为未知!”

  晋湘的话音一落,众人就齐齐松了口气。

  这一幕让晋湘不由自主的汗毛直立,这些人的表情好诡异。

  没有凝重,没有恐惧,恰恰相反,竟然一个个松了口气的样子。

  这又是什么情况

  “才三个大道境,外加一个天道境,土鸡瓦狗啊。”

  “谁去跑一趟,四个道级,也是不错的收获。”

  “就是不知道是什么大道的”

  “肯定是枪道的。”杜坤语气非常坚定。

  其他人闻言,全都没有理他。

  杜坤见此,一下子就不满了,要不是打不过,他不介意花点时间全挑一遍。

  晋湘站在一边,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孽兽是兽,好像没有擅长武器类大道的。”

  “”

  此言一出,众人顿时轰然大笑。

  杜坤黑着脸,继续问:“那你知道八首虎这四只崽子主修什么大道吗”

  “不知道。”晋湘回答的很干脆。

  她刚来的时候才圣人境,现在更是已经降到了大罗境。

  她还没活够,怎么可能知道道级的信息。

  沧海界,地心深处。

  一张坚韧的法则之网投影,包裹着一只独目怪虫。

  法则之网投影外,一个白衣胜雪,长发披肩的蓝瞳青年躺在一张云床上。

  几乎是同一时间,怪虫和青年同时睁开了眼睛。

  “第一层封印开了,看来你撑不住了。”

  “一个畜生,懂个屁。”

  独目怪虫“吼”的一声,显得有些恼怒。

  爆喝道:“灵辰,等你的沧海界彻底陷落的时候,我倒要看看,你还能不能这么嘴硬和嚣张。”

  “呵,就凭你一只大脑虫”

  “灵辰,你再敢用这种轻蔑的语气跟我说话,等我冲开封印,我一定要让你付出千倍万倍的代价。”

  灵辰眼神瞥了独目怪虫一眼,翻过身,一副眼不见为净的架势。

  嘴里还喃喃说道:“畜生就是畜生,大清早的扰人清梦。”

  说完心念一动,法则之网倏然收紧了一些。

  任由那独目怪虫怎么咆哮,世界核心内,都是一片寂静。

  “若森道友,你的后手用上了,看来你没有及时回来前线出事了吗

  希望你的后手有用吧。

  若是最后撑不住,我也只能先走一步了。”

  说完,心中又道:“只是能不能同归于尽,我就不能保证了。”

  这一天,各方强者都慢慢适应了新的世界。

  高塔城内,中心一处好似比斗场的地方。

  大量黑点慢慢向着这边靠近。

  “吼!”

  八首虎最先发现。

  其他孽兽毕竟只有本能,并不会主动的长距离的散发出神念警戒。

  “倒是挺警惕的。”

  “主公,我们怎么打”

  秦丰看了看四周,许多孽兽已经被惊动,正在向着这边汇聚。

  他嘴角荡起一丝不屑,淡淡说道:“围点打援,我们不能仅仅享受好处,还得给那位前辈干点活。

  从道德层面、因果层面上来说,这都是应该的。”

  说着,他看向那些孽兽,“所以,拿好处的时候,顺便刷刷怪吧。”

  “是,主公!”众人闻言,都是咧嘴一笑。

  而八首虎显然也是感知到了秦丰等人的大致战力,面露绝望之色,暴吼道:“杀,杀光他们!”

  他希望这些脑残能够给他拖延一点时间。

  然而,事实却是出乎预料。

  二十多个大道境,联合出手,直接把他们五只给打趴下了。

  没错,五只道级!

  一个长脑子,四个脑残。

  这四个脑残里面,三个大道境,一个天道境。

  那个天道境看着应该是刚刚晋升没多久。

  “来的好!”

  “哈哈哈,继续叫,叫的越大声越好!”

  “还真不少呢。”

  秦丰看了看四周,“都别大意,还有,慢慢试探一下豁免的距离!”

  秦丰是得到了名额的,他进来是不会被压制的。

  但是美伊等人不行,离开太远,他们的修为就会被沧海界的法则之网压制。

  “我来吧,这样不耽误战斗!”

  任远直接放出三千剑魂,飞向四面八方。

  沿途所过,孽兽群无可阻挡,漫天的血雾不时炸开,残肢断臂漫天飞。

  其他人也是纷纷出手,空间震荡,各种道韵弥漫。

  吼!

  一只大道境孽兽突然爆吼一声。

  重伤之躯依然拼着冲锋,有人带头,其他三只脑残也是瞬间冲上天空。

  八首虎见此,眼中升起一丝希冀。

  冲锋,对,冲锋,只要我能逃出去,一切的牺牲都是值得的。

  一瞬间,战斗再次爆发。

  美伊轻哼一声,“砍了四肢,别打死了。”

  她话音刚落,身形已经原地消失,直接出现在一群孽兽面前。

  一枪横扫,轰隆隆的炸响。

  低阶的孽兽全部四分五裂。

  只剩下隐藏其中的八首虎倒飞而回。

  “你们是谁敢和我们孽神族作对”

  八首虎翻滚着,直至撞到一块巨石才停下,“外来者,你们是外来者,你们在找死!

  你们敢杀我,泰兰德首领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

  “没关系,我们又不占城,杀了你,我们直接就离开!”

  “”

  八首虎闻言怔了一下,觉得好有道理。

  完全无言以对。

  美伊、余梦、钟明、杜坤、梁峰、白真、宋匡、朱武、任远、马松、韩玟、

  莫家兄弟、徐梅、王腾、顾嵩、盖九幽、

  周处、赵生、东方川雷、袁怡、才敬、左通、允十、史火。

  二十五名大道境纷纷大喝,一个个放开手脚,胡作非为。

  竟然以大欺小,一招接一招的虐杀兽群。

  秦丰悬浮在半空中。

  他没有出手,而是皱着眉头查看四方。

  晋湘小心翼翼的跟在他身边,面无血色的看着之前和她谈笑风生的众人。

  都是大道境!

  全部都是大道境!

  疯了吧。

  这样的人,怎么会来这样的地方,活腻味了

  还是集体自杀

  “前辈,你们真的是人族”

  “怎么,你自己就是人族,也分不清吗”

  秦丰说完,突然抬头看天,“一会儿小心保护好自己,来人了。”

  同一时间。

  正在刷怪的美伊、韩玟、余梦和白真齐齐回到秦丰身边。

  四人都是大道中期,来的人似乎也是大道中期。

  至少感知到的威势是这样。

  “八首,大王有事相招”

  “云穹大人,救命啊,高塔城有外来者!”

  云穹闻言一脸懵逼,瞬间精神有些恍惚,什么情况,发生什么了

  我上次来这里还没有这么多强者啊。

  他正在靠近,隐约间,感知到了二十多股大道境的威势。

  没有一个比他弱的

  怎么可能

  天还没亮吗

  云穹整个人骇然失色,不对啊,这里肯定发生了什么事!

  然后他很快就听到了八首虎的求救。

  顿时整个人脸就黑透了。

  “出手,留下他!”秦丰淡淡说道。

  轰隆!

  一声巨响传出。

  接着,一声又一声的巨响传出。

  云穹也是一拳接一拳打出,如同打到了钢铁上面,拳意瞬间粉碎。

  当然,抵挡还是有效果的。

  敌人的攻击被拦下,他自己则是借着力道重新飞入高空。

  “下去吧!”白真的声音响起。

  原来不知何时,他已经悄悄来到了高空,包抄后路。

  他攻击力没有其他三女强悍。

  只能干这种粗活了。

  也是没办法。

  他来的太突然,战斗爆发的也是太突然。

  但是,他也不傻,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唯有拼死一战!

  美伊轻喝一声,长枪再次抽回,道韵弥漫,一枪朝着云穹刺去,带着无限的杀机。

  凋零之意笼罩了云穹四面八方。

  而云穹见此,也面色剧变!

  凋零大道!

  他怕这个啊,或者说,谨慎战的,都比较怵这种特殊属性。

  但是他毕竟是大道后期强者,带着一些不敢置信,依旧是怒吼咆哮不停,一拳拳打出。

  轰隆隆的巨响传出。

  空间都被打碎了一大片。

  轰隆隆!

  无数道韵席卷。x

  云穹浑身爆裂,血流如注,嘴巴张大,带着不敢置信和愕然,我他么到底遇到谁了div

诸天从三国开始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484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