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小狐娘苏玖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仙箓第一百五十八章 小狐娘苏玖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害上一章已经修改,相当于重写了一遍

  抱歉,打斗描写菜鸡,见笑了。

  今天相当于码了八千字,居然还没码完,先发后改哈

  许道没入毒雾之中,身上的金光罩法术大放光芒,四下立刻响起一阵滋滋的声音。

  此是毒雾在腐蚀法术灵光,想要侵入到他的肉体中,直接毒死他。

  好在许道刚刚驾驭蚍蜉来过此地,他有所准备,趁着法术,迅速的在毒雾中穿行,极短的时间内就走出毒雾的范围,进入洞府内里。

  啪咔!

  刚从毒雾中踏出,许道的身子出现在苏玖身边,他身上的金光罩法术就支撑不住,破灭了一次。

  这让许道脸色微凛,心中暗道:“不愧是毒妇,用毒的手段就是高明,要是刚才不用蚍蜉堵住她的去路,让她逃入洞府中,只怕是难办了。”

  念头纷呈间,他打量了一些被自己拖行来的苗女尸体,眼皮又惊跳了数下。

  只见短短几息只见,苗女的尸体居然就全部腐化完毕,煞气充斥了尸体的每一个角落,将其变作成了一团红黑相间的肉块。

  许道心中也是再度庆幸起来:“不知这毒妇究竟中了什么手段,幸好没有被她牵连到。”

  思忖着,他也是暗暗皱眉。

  尸体变成这个模样,血肉腐蚀,煞气弥散,是无法作为炼尸材料的,鬼市中不会有人收,而且此人是舍诏族人,许道也不可能将它拿到舍诏鬼市中去贩卖。

  同时其中诡异的煞气已经和苗女的尸气、血气混做一团,许道也没有手段将其提炼出来。

  若是非要尝试,指不定也会染上煞气,害了自己的肉身。

  “罢了。”看着不断融化变形,甚至生长出根根肉芽的苗女尸体,许道从囊中掏出一张火符,直接打出。

  滋啦!立刻,一团明晃晃的火焰升腾而起,照亮了洞府中的每一个角落。

  苗女的身体终归是死去,煞气遇见烈火,且是百倍于它的火焰,终归是被烧散,慢慢的化作了一团灰烬。

  而一直待在洞府中,被钉在十字架上面的苏玖,也被明亮的火焰照到脸颊,其从昏睡中睁开了眼睛。

  苏玖勉强抬起头颅,她看着站在她跟前的身影,立刻从对方身上察觉到了熟悉的味道。

  许道正低眼打量着燃烧中的苗女尸体,察觉到身旁苏玖的动作,也抬起眼睛看向对方。

  苏玖望见许道的眼神,麻木的心神顿时活泛起来,她怔怔的望着火堆前的许道,只觉许道周身大放光芒,仿佛天神下凡一般。

  同时立刻的,苏玖就感觉口中一空,堵住她嘴巴的东西被拿开,禁锢四肢的黑钉也被拔走了。

  “老爷”黑钉拔走,苏玖身子一震,立刻传出剧痛。她只来得及叫出两个字,便再度陷入昏死之中。

  而闭眼前的最后一幕,许道的身形已经奔至她的跟前,让她的心神彻底一松,安心下来。

  一把扶住苏玖的身子骨,许道伸手在对方的鼻窍间探了探,又直接压在她的心口,感受了一下苏玖的心跳,暗道:“只是昏睡过去了。”0

  定睛想了想,他便从囊中取出一点血蜜,直接喂给苏玖,又捏碎止血疗伤的丹药,在苏玖的手脚出涂抹上,然后才给身无一物的苏玖披了件道袍,包裹住其娇小的身子。

  处理好这些,许道转头望向苗女洞府正中的石屋,唤过了墨鱼剑。

  现在苗女身死,眼前所有的这些东西,包括护住洞府的毒雾,全都姓许了,可以任由他处置。

  若非此处是在舍诏的后山,死在他手上的苗女还是一个后期道徒,担心舍诏也有魂灯这等东西,许道几乎都想在这个地方直接住下。

  虽然不能行鸠占鹊巢之形,但他也可以行鸠占鹊巢之实,直接将整个洞府搬空便是。

  于是许道踱步走向洞府正中的事物,手中飞剑击鸣,劈向整幢石屋。

  有飞剑和蚍蜉在手,没有花费多少工夫,他便将苗女洞府中的所有阵法都破解掉,打开了石屋,任由他取用

  打杀并搬空了苗女所有的家当之后,许道处理好手脚,又忙不迭的离开舍诏后山,回到山城之中。

  因为之前苗女就是在吕家药铺掳走的苏玖,他担心此事已经透露出去,会引来舍诏方面的探查,便索性又带着刀客和苏玖两人,直接弃了吕家药铺,换了个地方居住,只是没有离开舍山罢了。

  如此一来,当苏玖从昏睡醒来时,她发现四周一片陌生,既不是囚禁她的地方,也不是她熟悉的大宅院。

  但是醒来的第一眼,她就又看见了熟悉的人脸。

  “玖儿,你醒来了啊!”对方口中响起欢喜的声音,透露着一股关心的热切感。

  只是此人并非苏玖想要第一个见到的人,而是老刀客。

  刀客端着一碗汤药,脸上露出笑容,热心的放到床头,说:“老爷正在练功,说你要是醒了,有力气的话可以径自去找他,没有力气可以先躺着,他之后会来找你。”

  听见刀客口中的话,苏玖恍惚的接过对方手中的汤药,道鞋一声,她理清了头绪,便将汤药灌入了腹中。

  “老爷在哪”饮完汤药,苏玖丝毫没有迟疑,便出声询问老刀客。

  刀客回答道:“老爷新开了一间密室,这四天一直都在密室中练功,我来带你过去。”

  随即,苏玖便艰难支撑着身子,从床上翻下,她蹒跚的地上走动起来,额间冒出冷汗,但还是坚持让刀客带路。

  没走几步,她发现房中居然还有个带着轮子的奇怪座椅,刀客也连忙引导她坐过去,并说:

  “这是老爷叫木匠给你打的,说是你醒来后,可能暂时会用上。”

  当下,苏玖心头一暖,从车队到舍诏、从恶毒苗女的洞府到现在新的居所,其间的种种画面,全都在她的脑中翻起来。

  她没有抗拒,坐在了带有木轮的椅子上面,由刀客推着,往许道所在的密室走去。

  等两人来到密室门前,刀客呼唤内里,过了约莫一刻钟的时间,密室厚重的石门缓缓被拉开,内里光线黯淡,让外面的瞧不见里面景象。

  没等两人说话,密室中就有许道的声音传出来:“苏玖进来,沙老先下去罢。”

  “是,老爷!”两人先后都恭敬的说出话来。x

  当苏玖伸出腿脚,咬着牙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时,她发现一股柔和的力道从密室中传来,轻轻推动了她坐下的木椅。

  并有温柔的声音响起:“且坐着,不用站起来。”

  这间密室不大,目前仅有十丈大小,许道盘坐在中央,他无须动用蚍蜉或飞剑,直接用摄物术就将苏玖拉了过来。

  密室中,许道待在一方人高的大鼎跟前,鼎上有盖子,底下还燃烧着青白色的火焰,似乎在烹煮着什么东西。

  他盘膝而坐,正面大鼎,两手放在膝上掐着法诀,直到苏玖移动到他跟前一步半远,他才睁开了眼睛,侧头看过去。

  “恢复的可好”开口第一句话,许道便是问苏玖身上的伤势如何。

  苏玖听见,沉默着并没有回答,她低着头,突地身子颤抖,从木椅上面站起来,跪在了地上,然后膝行至许道跟前,行叩首之礼。

  她躬着身子,一直都没有抬起头来,娇躯颤抖不已,仍旧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许道瞧见眼前这一幕,张开口顿了顿,轻叹一声,只是伸手抚摸上了对方的脑袋,轻轻揉起来。

  感受着手下像小狗小猫一般颤抖,却又不敢出声的苏玖,他柔声说到:

  “别担心,老爷在。”

  听见这话,苏玖将自己的头反而埋的更深,同时身子哆嗦的幅度更大。

  瞧见这一幕,许道眼睛微眯,他抚摸着对方的小脑袋,干脆将其一把抱起,放在膝上,好生安慰起来。

  良久过来。

  苏玖双目通红,她自己推木椅,蹒跚着从密室中走了出去。

  此一幕令在院中正在打扫的刀客诧异不已,嘀咕到:“不愧是老爷,这等伤势都能一下子治疗好。”

  刚才在密室中,许道实际上并没有对小狐娘苏玖医治什么,只是又赐给了她一份血蜜,令其服用,然后动用了自己身上的雷火之气,帮助其推拿了一番。

  两人修行的是同一门功法,还是许道根据阴雷法自我总结而出的,自是能相互增益,提升功法的疗伤效果。

  而苏玖的肉身其实也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势,有创的伤口其实就只要手足上的四处,其余部位都完好,自是十多天内被苗女换血法折磨了许久,心神失守,崩溃过数回。

  许道替她推拿活络,宽慰了数句,也就渐渐让她的身子好转过来。

  当苏玖伸出腿脚,咬着牙想要从椅子上站起来时,她发现一股柔和的力道从密室中传来,轻轻推动了她坐下的木椅。

  并有温柔的声音响起:“且坐着,不用站起来。”

  这间密室不大,目前仅有十丈大小,许道盘坐在中央,他无须动用蚍蜉或飞剑,直接用摄物术就将苏玖拉了过来。

  密室中,许道待在一方人高的大鼎跟前,鼎上有盖子,底下还燃烧着青白色的火焰,似乎在烹煮着什么东西。

  他盘膝而坐,正面大鼎,两手放在膝上掐着法诀,直到苏玖移动到他跟前一步半远,他才睁开了眼睛,侧头看过去。

  “恢复的可好”开口第一句话,许道便是问苏玖身上的伤势如何。

  苏玖听见,沉默着并没有回答,她低着头,突地身子颤抖,从木椅上面站起来,跪在了地上,然后膝行至许道跟前,行叩首之礼。

  她躬着身子,一直都没有抬起头来,娇躯颤抖不已,仍旧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许道瞧见眼前这一幕,张开口顿了顿,轻叹一声,只是伸手抚摸上了对方的脑袋,轻轻揉起来。

  感受着手下像小狗小猫一般颤抖,却又不敢出声的苏玖,他柔声说到:

  “别担心,老爷在。”

  听见这话,苏玖将自己的头反而埋的更深,同时身子哆嗦的幅度更大。

  瞧见这一幕,许道眼睛微眯,他抚摸着对方的小脑袋,干脆将其一把抱起,放在膝上,好生安慰起来。

  良久过来。

  苏玖双目通红,她自己推木椅,蹒跚着从密室中走了出去。x

  此一幕令在院中正在打扫的刀客诧异不已,嘀咕到:“不愧是老爷,这等伤势都能一下子治疗好。”

  刚才在密室中,许道实际上并没有对小狐娘苏玖医治什么,只是又赐给了她一份血蜜,令其服用,然后动用了自己身上的雷火之气,帮助其推拿了一番。

  两人修行的是同一门功法,还是许道根据阴雷法自我总结而出的,自是能相互增益,提升功法的疗伤效果。

  而苏玖的肉身其实也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势,有创的伤口其实就只要手足上的四处,其余部位都完好,自是十多天内被苗女换血法折磨了许久,心神失守,崩溃过数回。

  许道替她推拿活络,宽慰了数句,也就渐渐让她的身子好转过来。

  此一幕令在院中正在打扫的刀客诧异不已,嘀咕到:“不愧是老爷,这等伤势都能一下子治疗好。”

  刚才在密室中,许道实际上并没有对小狐娘苏玖医治什么,只是又赐给了她一份血蜜,令其服用,然后动用了自己身上的雷火之气,帮助其推拿了一番。

  两人修行的是同一门功法,还是许道根据阴雷法自我总结而出的,自是能相互增益,提升功法的疗伤效果。

  而苏玖的肉身其实也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势,有创的伤口其实就只要手足上的四处,其余部位都完好,自是十多天内被苗女换血法折磨了许久,心神失守,崩溃过数回。

  许道替她推拿活络,宽慰了数句,也就渐渐让她的身子好转过来。

  而苏玖的肉身其实也并未受到太大的伤势,有创的伤口其实就只要手足上的四处,其余部位都完好,自是十多天内被苗女换血法折磨了许久,心神失守,崩溃过数回。

  许道替她推拿活络,宽慰了数句,也就渐渐让她的身子好转过来。div

仙箓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8680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