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九章 一言九鼎陆行舟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第六十九章 一言九鼎陆行舟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血光冲天,陆行舟默默地站在东北方祭殿的门口,他的脚旁则是被其一招枭首的天运化身的尸体。

  而他的视线则是集中在了眼前的祭殿中。

  此前为了困住天运化身,催动人心轮而显得情绪繁杂的双眸,此时又重新回归到了淡漠无情的状态,双眸望向那祭殿,目光却没有落在那有形的建筑上,而是穿过冥冥,看到了祭殿后的景象。

  那是一座和自己所处皇城,仿佛镜子两面般的另一座皇城。

  如果说自己现在所处的皇城,是末日皇朝的衰败景象,那祭殿对面的那一座皇城,就是盛世皇朝的辉煌气象。

  但最重要的是

  在祭殿的另一边,同样有一道身着龙袍的人影正负手站在东北祭殿的位置,双眼灼灼地朝着自己看来。

  “怎么?不敢来么?”

  两人隔着一座祭殿,好似隔着一面透明的墙壁一般,相对而立,后者的面容也随之映入了陆行舟眼帘。

  “看来最后是朕功亏一篑了。”

  似乎是察觉到了陆行舟的视线,天运突然笑了笑

  “不过这并不是结束,只是开头而已,你的宗门中人是逆天观对吧?他们有不少都在朕这个世界。”

  “”

  陆行舟面色不变,他当然清楚,在这个时间点只看到了裴寻真,而其他时间点他都走过一遍了,想也知道安月瑶和岳晚成是落入第一时间点了,不过看着样子,他们应该还没有被天运给找到。

  为什么?

  陆行舟眼眸中无数思绪划过,绝对的理智和由此而生的强大推演能力让他可以在瞬息之间就得出答案

  “看来你也不是真就稳操胜卷了,且不谈你能否真身过来,就算是在你那边,怕也不是天下太平吧?”

  “哦?”

  见陆行舟主动开口,天运也是轻笑一声“疥癞之患而已,能如何?看来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也罢,最多十日,朕就将你的门人弟子一同带来,想来到时候,你总会愿意来和朕好好谈谈了。”

  “不用那么麻烦。”陆行舟针锋相对,分毫不让“我陆行舟说话向来一言九鼎,三天后便亲自去找你!”

  说话的同时,陆行舟也逐渐集中精神。

  而在他的右眼中,一面古镜随着他的精神集中缓缓浮现而出,哪怕隔着一座祭殿,仍旧映照出了一层光影。

  “轰隆隆!”

  煌煌气运冲霄而起,果然不出陆行舟所料,身为第一历的盖世天骄,又是一国皇帝,天运身上的气运之旺,甚至还要超过萧禹余,而在那气运光柱之中,还可见到一枚枚斗大的字符载浮载沉。

  谢文烨天运)

  生于人仙界,为秉气运而生,乃天煞孤星命格,父母妻子皆被其克死,其为人却又至情至性,三十二岁为救友人才踏上修行路,但终是无力回天,友人与一年后身死,临死前向其阐述了自己对修行的渴望。其遂立志要登顶巅峰,替友人达成梦想。而后用五年筑基,用三年成就武圣,用一年成就巅峰武圣,再一年,其便登顶人仙,与另一人并立当世,直至国子监祭礼后消失

  怎么回事?!

  自己看得应该是天运才对吧,为什么显露出来的却是一个截然不同的人不对,谢文烨,自己好像有印象。

  陆行舟思索少顷,便反应了过来这个名字自己曾经在第四时间点的春秋殿里看到过!天煞孤星谢文烨,

  第四世界的开道人杰!

  但如今,这位曾经的开道人杰,居然呈现出的是天运的模样,就连气运显化的名字背后也有天运的备注。

  为什么?

  就在陆行舟还想继续查探的时候,陡然间,原本还一脸淡然的天运突然神色一变,似是发现了什么。

  “哼!”

  下一秒,天运便猛地甩动衣袖。

  而伴随着这么一个动作,原本还能看清的景象立刻模糊了下去,显然是天运主动隔断了两者间的联系。

  只剩下陆行舟一人留在了祭殿前。

  “倒是果断。”

  双眸中流光纵横,好一会儿过后,陆行舟才渐渐从那种天人合一般的状态退出,回归了原本的模样。而几乎同时,此前被他祭向天空的杀生剑也重新回返,剑光一闪,萧禹余便从中走了出来。

  “对面那是个狠角色啊。”

  “怎么样?”

  “没什么。”陆行舟摇了摇头“对方的修为比现在的我更高,虽然算是同一境界,但彼此积累不同。不过没关系,既然在同一境界,那就没什么好怕的,给我修炼几天,我就能超过他了。”

  “哦对了。”

  说到这里,陆行舟突然转头看向了萧禹余,然后挑起大拇指,咧开嘴角,露出了一口锃亮的大白牙

  “兄弟你真好用!”

  萧禹余“”

  将狂怒暴走的萧禹余打发走后,陆行舟才收敛了原本轻松的笑容,事情当然没有他刚刚说得那么容易。毕竟天运可不是那些修炼了三四十年才修到巅峰武圣的庸才,自己在进步对方也在进步。

  且两者怕是已经没有缓和的余地了。

  基于对篡天夺运术的造诣,加上刚刚看到的气运生平,陆行舟对此时天运的手段已经有了大致的推测

  “想来这就是天子封神术了。”

  “了不起。”

  和陆行舟的除七魄养三魂不同,天运显然对三魂七魄有截然不同的理解,他选择的道路是同时滋养三魂七魄,滋养的方法则是用气运浇灌。而所谓天子封神,册封的神,乃是人仙的顶上之神!

  “将三魂七魄全部转化为顶上之神,而后融汇一体,将自身顶上之神的力量提升到一个难以想象的程度。”

  如此奇思妙想,倒是不愧其的身份。

  问题在于

  “这种方法太慢了,哪怕有一国气运作为支撑,想要将三魂七魄全部转化为顶上之神那样的存在,也太过困难,况且到最后还有融会贯通的最后一步,那一步恐怕才是这条道路最困难的一步。”

  所以需要走捷径。

  没错。

  想到此前谢文烨的模样,陆行舟已然明白了过来恐怕天运是将其他时间点的人杰都给炼成身外化身了!自己一路走来,除了第八世界的韩长卿和王伯仁外,其他世界都再没看到一位人杰了!

  而这些世界,有的存在两位人杰并立,有的则是一位人杰独身。

  但无论如何,

  他们绝对可以满足天运的要求!

  “三魂七魄,十具分身,十位人杰。恐怕还不仅如此,若是统合了九个时代的人杰,有其气运为凭依,说不定这九个时代都会被一举贯通,而能够违逆时间的力量,肯定也可以糅合三魂七魄。”

  这恐怕就是天运的谋划,或者说,是那位蕴魔宗阳神至尊的谋划。

  双方各取所需。

  天运借此成就大道,而那位魔尊则趁机脱出囚牢。

  想到这里,陆行舟甚至开始怀疑,那位天运是真的被魔尊给夺舍了,还是两人达成了某种秘密的交易

  “仔细想来,我应该也是他的目标。”

  “在第三世界从天运手中得到的天子封神术,就是第一个引子,而第二世界被篡改过的游仙客留言,以及那枚完美命格,恐怕就是第二个引子。最后太裕王等人的来袭,便应该是第三个引子。”

  “而天运坐收渔翁之利的,应该就是此前被我枭首的化身。”

  “三个引子,

  每一个都在将我引向万劫不复的深渊,若是我真的修炼了天子封神术,然后又在太裕王等人的压迫下炼化了那完美命格,那天运应该就会在最后关头出手,将我炼成和谢文烨一样的身外化身。”

  这个谋划一环扣一环。

  若非自己可以用离散气运作弊的话,恐怕自己为了救下萧禹余和裴寻真,真会被迫选择炼化那完美命格。

  “呼”

  陆行舟轻轻吐出一口浊气,旋即压下了心中的后怕感,复又望向了祭殿的方向。

  仔细想来,九个时代的人杰绝对不止十位,有数个时代都是双雄并立,如果他们全部都被炼成了傀儡的话,那恐怕天运的三魂七魄早就全部封神了,而现在既然没有,就说明有人逃出生天了。

  而那些人,恐怕就是天运此前所说的疥癞之患了。

  这也是自己的机会。

  如果直接通过祭殿过去的话,必然会出现在了中央皇城,也就是天运的大本营,那和送人头没区别。

  但是如果能在传送的时候,让落地点从固定的稷下学宫,变成随机的话,就可以有效避过天运的围剿了。

  不过这并不现实。

  既然如此,那就只有

  陆行舟收回注意力,因为在他的神意感应里,萧禹余正拽着裴寻真和陈易生飞驰而来,而在其手上还提着一个半死不活的中年男子,赫然是和陆行舟还有裴寻真都有旧怨的拜神教教主沙钵罗。

  而让陆行舟满意的是,裴寻真此时的修为已经突破到巅峰武圣了。

  继打野之后,中单的发育也很可观啊。

  不错!

  “见过师祖。”在东北方祭殿前站定后,裴寻真立刻拱手对着陆行舟行了一礼,而其身后的陈易生则是同样躬身行礼,不过和裴寻真相比,陈易生的脸上却是带着几乎是难以抑制的灿烂笑容。

  好家伙,我这刚昏迷过去没多久,眼睛一闭一睁,陆行舟就大发神威全灭对面了?

  赌赢啦!

  起飞!

  投机成功的爽快感让陈易生握剑的手都有些颤抖,此前萧禹余过来的时候甚至还顺手帮他调整了一下渔歌子,而当陈易生跟在裴寻真后行礼,却见到陆行舟竟是笑着对他点头示意后,他就明白

  自己已经真正变成逆天观的一份子了。

  舔到最后,

  应有尽有!

  当然,陆行舟是不清楚陈易生内心想法的,毕竟他现在可没有开人心轮,所以他仍旧将注意力放在了裴寻真身上

  “李京翰呢?”

  “弟子已经与之了断。”

  “哦。”陆行舟点了点头,旋即目光一转,便落在了沙钵罗的身上“那这个还留着干啥?刚好凑个双”

  话音未落,沙钵罗就死命挣扎了起来

  “等!等等!国师饶命啊!”

  “我有用!我有用的!”

  “你?”

  陆行舟看着沙钵罗,这位曾经还能和他正面交锋的巅峰武圣,在如今的他看来却是不值一提,所以他并没有什么欺负和折磨的兴趣,本来是想给对方一个痛快的,却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之喜?

  “说说看,你有什么用?”

  “说了能饶我一命么?”沙钵罗眼中露出了一丝期冀。

  陆行舟见状也是和蔼一笑“寻真,就地埋了吧。”

  “我说我说!”

  被吓了个魂飞魄散的沙钵罗哪里还敢讨价还价,赶紧叫道“我有拜神教历代传承的万神策可以献给师祖!”

  此言一出,陆行舟还没说什么呢,一旁的陈易生突然就幽幽开口道“杀了你,我们一样能得到吧?”

  沙钵罗“!!!”

  没办法,对陈易生而言,沙钵罗这种几乎可以说是阶级仇人了,他要是真被招安了,那不是等于自家多出一个争位置的敌人么,本着敌人还是尽早解决掉得好,陈易生这才毫不犹豫地拆台了。

  而眼见陆行舟的眼神渐渐不善,沙钵罗立刻抛出了自己的底牌

  “我知道岳晚成的下落!”

  “你知道?”

  “是的!”

  沙钵罗语气急促地继续道“此前他被虫群追杀到了城墙上,结果被李京翰看到,却在关键时刻用遁地龙逃了出去,然后陛下我是说天圣帝这狗贼强迫我去抓他,所以我手里刚好有点线索。”

  “我发誓我没说谎!”

  “呵。”

  陆行舟轻笑一声,他当然知道沙钵罗没说谎人,人心轮在辨别这一点上有着先天的优势,但他还是挥了挥手

  “老萧,动手。”

  沙钵罗“诶?”

  砰!萧禹余神意一动,沙钵罗便当场昏迷了过去,然后裴寻真非常熟络地上前把他身上的东西扒了个金光,陈易生在犹豫了三秒钟后也加入了进去,并成功帮助裴寻真找到了拜神教的万神策。

  而另一边,萧禹余则是看向了陆行舟

  “所以?接下来你打算怎么办?”

  “带上他。”

  陆行舟朝沙钵罗努了努嘴,而后咧嘴一笑“我刚和天运,也就是对面那位说了,三天后亲自去找他。”

  “你和他说了三天后?”

  “说了。”

  “说得坚定么?”

  “一言九鼎!”

  “那我建议我们现在就出发。”

  “我也是这么想的!”

  陆行舟和萧禹余面面相觑,而后同时露出了无良的笑容。

  三天后?

  傻子才和你玩这些啦!

这个门派要逆天啊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0552/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