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5章 诸天成图 万界成卷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遮天之意在至高第445章 诸天成图 万界成卷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一年,两年……

  天地在演化,大道在降临,众生在欢呼,口诵天帝名,但人终有力尽时,哪怕洛也不例外。

  刚开始还没有人看出弊端,毕竟洛帝太与众不同了,哪怕在反哺大宇宙,自身的生机仍在源源不断的产生,就像他自身在循环,怎么散都散不尽。

  但随着时间的流逝,那个巨人慢慢变了,最开始的一百年内,他的发丝由根根晶莹,变得多了些白发,就连晶莹的肌肤,都像是失去了应有的光泽,变得灰朴了起来。

  天帝在变老,天帝也有迟暮的一天,仿佛任何人都无法跳脱天地的束缚,终究有一天会死去。

  “怎么会这样……不可能!”

  很多人都不愿意接受自己所看到的这一幕。

  天帝震古烁今,伟力惊慑世间,是这个时代的神明,亦是众生的信仰。

  短短的一百年,像是一个纪元般那么久远,让人们由最初的欣喜,变得开始了压抑与难受。

  蓦然回首,他们发现天帝太年轻了,总龄才不过三百多年,对于一个仙台小修来说,还不及一次长久的闭关。

  可天帝明明还有数不清的岁月,还能俯视一代又一代人,观遍诸天繁华,坐看时光长河起伏。

  “天帝……您快点停下吧……”

  数不清的生灵哀求,低语与浅唱,祈祷与祭拜,化成了无边宏愿,汇聚在那个巨人身旁,将他环绕。

  但天帝像是死寂了,又像是心有死志,始终闭着双目,未曾有过一次动静。

  生机依然在散发,速度越来越快,这种外泄,终究还是打破了一种平衡,循环的生机补充不足自身,产生的速度落后于外泄,导致巨人的衰老在加快。

  这是一种不可逆的转变,除非立刻停止,要不然终有一天,天帝会真正的死去。

  众生看的难受,他们未哀,天帝已老,没人清楚天帝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众生的祈求仍在继续。

  又是一百年过去了,天帝已经四百多岁了……那个巨人像是彻底失去了生机,发丝全白,生机全无,最后缓缓的化成了一尊石像,依然耸立在天地间。

  石像巨大,头顶天,脚踏地,当世无人能比肩。

  天帝之死,众生有感,不知有多少人自发的送行,也不知有多少人仍在虔诚的祈祷,每天都有数不清的生灵对着巨大的石像祭拜。

  但天帝终究逝去了,生于伟岸,死后亦镇压宇宙,无人敢亵渎,哪怕是至尊都不敢跳出来一个。

  整整两百年,凡人两生,修士一梦,伟岸身影的凋零,是万生物的生,他以己之身,开启了这个繁荣无比的盛世。

  两百年来,一代又一代人崛起,速度之快,惊爆世人的眼球。

  圣人成片的出现在宇宙中,准帝都不像以前那般难寻,反而时常出现。

  这些年来,突破到准帝的大圣数不胜数,很多老一辈都突破了,甚至包括了当初最强的那一代人,如古皇子、圣体、神族至尊等人。

  这是极不可思议的,按照大人物的推算,那一代人若要证得准帝,大概需要三百年左右,然而,他们只用了两百年。

  且,真正帝关开启了,诸准帝争雄,大战连连,每一次都是一场神战,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惨烈无比,绝世人杰凋落,可怕的难以想象。

  因为这个时代天骄太多了,古代遗留加上当世,让人看的眼花缭乱,他们是可怕的,当年被洛帝压的黯然无光,现在他们绽放出了属于自己的无上风采,让这个时代群星璀璨,夺目无比。

  圣体、神族至尊、圣皇子、火麟子、凰虚道、龙女、黄金女、道一、太初、帝皇、尹天德、摇光……

  太多了,甚至还有很多根本就没有加入,如太遥,伊轻舞,姬子等。

  此外,还有下一代人,如太阳体、太阴体、根本数不胜数。

  诸多皇道的死去,天帝的无私,让这个时代耀眼的吓死人,谁都不敢想,这么多可怕的盖世英杰共世,谁会最终胜出。

  但有帝者亲自开口,“此世成帝者,当为天帝!”

  有人说,那句话来自麒麟皇,也有人说是九幽大帝所言,更有人说,那句话出自另一位天帝口中!

  这是惊人的,让宇宙中的争霸更加残酷了,大帝可以有数位,但天帝一个时代只有一个,谁先登顶破了金乌大帝的道,谁便可成就一世天帝之名!

  春去秋落,一年又一年,那位天帝早已石化,再也没有转醒,无论是众生的祈祷还祭拜,从来没有过回应。

  又是一百年过去了,天帝现世三百载,世间已沧桑。

  一代新人换旧人,人们似乎已经忘了天帝,曾经的期待与祈愿,终究化成了悲叹。

  “他真的死去了吗……”

  巨大的石像眉心前,一道白衣身影静立,她看着这个惊艳了整个时代的男子,有太多的疑问。

  “他曾说过,你与我们不是一路人,你属于这个时代,而我们则属于另一界。”一道身影自虚空中现身,青衣依旧,雄姿伟岸,似乎一直都守在这里。

  “你们为仙,我只想见证轮回,而他知道轮回,也知道轮回路……”女帝平静开口,很多地府的故地她都去了,但始终未曾寻到所谓的轮回路,仿佛世间根本就没有那条路,又或者根本就不在这个世界中。

  “世间无轮回,所谓的转生,不过是一场大梦,醒来万古成空。”

  “肯定有轮回,没有只说明我没有寻到。”

  两大天帝争锋,于这里论道,探讨轮回,但却没有一个人看到,这不止是执念,更是道的分歧。

  或许一年,或许两年,这片天地间时不时不断有声音响起,那两人太可怕了,学究天人,神魂可游太虚,盘坐在虚空,所说见解,所谈秘闻,根本闻所未闻。

  但到了最后,两人突然停下了,因为他们感受到了一种波动,宛若一个无上巨人即将复苏,那不朽的气机,恢宏的伟力,在这一刻化成了一缕很特殊的生机,像是寂灭之火重新点燃,始一波动,就让整个宇宙都颤动了起来。

  “咚!”

  “咚!”

  “咚!”

  一道道颤动声突然响起,由近到远,扩散向天地,像是复苏的脉动,让整个大宇宙都在跟着共鸣。

  这一刻,众生抬头,遥望宇宙,他们感受到了一种心悸,像是有一尊蛰伏的庞然大物要复苏了。

  “发生了什么……难道有人要证道了吗……”

  这一刻,一些绝顶天骄纷纷惊骇,目露绝望与不甘,他们已经快看到顶点了,只待登天而上,破开束缚,然而,此时却有人好像要证道了。

  但紧接着,这种想法被推翻了开来。

  因为这一刻,世界各地都在亮起,一条条古老的道痕,一片片神秘而繁奥的符号,像是开天辟地之前就已经存在,根本无人能察觉,但此时,它们全部浮现了,像是在与什么共鸣。

  这是可怕的,天降无数仙莲,宛若大道之花,美的惊人,它们散发着秩序之力,铺天盖地而落,洒满世间。

  “咚!”

  “咚!”

  “咚!”

  宇宙仍在轰鸣,大道仍在颤栗,仿佛随时都会崩开,那种声音太可怕了,像是天地的心跳,从虚无中而来,降临这个宇宙中。

  “是谁……”

  宇宙边缘的混沌中,一柄雪亮的天刀复醒,它横空而起,宛若一个至强的生灵,扫视宇宙。

  “是他吗……”火桑星上,一个男子显化而出,眺望星空。

  “要成功了吗……”

  盖九幽与麒麟皇一同到来,与青帝一起,看看巨大的石像。

  它一如既往,并没有变化,仍然是石质,但下一刻,无边道痕自石体上出现,让它缓缓开始了变化。

  “咔嚓咔嚓……”

  一声声让人头皮发麻的声音响起,石像开始出现了龟裂,一块块巨大的石壳脱落,砸向九幽,发出惊天的轰鸣。

  同时,也露出了一片片晶莹如玉的肌肤。

  这很难想象,天帝已死,众生有感,做不了假,但不知为何,他的肉身至今还保存着难以想象的生机,就像是早已不朽,根本无法破灭,哪怕是时间长河的侵蚀,都难以将之同化。

  一众帝者罕见的露出忐忑与肃穆的表情,他们凝望这个巨大的身影,眉头紧蹙。

  “失败了吗……”

  哪怕是青帝都说不准,这个生灵很完美,和过去一样,英姿伟岸,风采绝伦。

  但此时的他,像是一尊沉睡中的人,有纯净的无神之力,也有难以想象的生机,身上更上散发着不朽的长生气息,他被万千道则缭绕,被海量仙光笼罩,超然而尊贵。

  然而,让人不解的是,他像是缺失了本我,缺少了一种灵,躯体虽完美,但却像是一具……仙尸!

  “怎么会这样!”盖九幽似乎不愿相信,哪怕是其他几人都不愿意相信眼前的一幕。

  “蜕变无法复制,有太多的意外,他的真灵死了……”女帝开口,她是过来人,看的很通透,哪怕是她,一路走来,都充满了太多的意外,数次都险些真正的死去。

  “真的死了吗……”青帝目露睿光,打量着巨大的身影,最后缓缓伸手,触向了其眉心。

  然而,就在他触摸的那一刻,惊天变故发生了,他的动作很轻,只是想探查原因。

  可就在此时,一团混沌仙火猛然出现,汹涌澎湃的火焰像是要燃烧万物,始一出现,就迅速扩散向天地间,将几位帝者都逼退了。

  这是惊人的一幕,仙道秩序交织,法则燃烧,那团火的霸烈可怕的惊人,它点燃一切,包括洛的尸身,虽然烧的很慢,但洛的身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崩解,在融化!

  隐隐约约,像是有无数世界被点燃,又像是一个个大宇宙在惊天仙火中幻起幻灭。

  伴随着成片的时光之力,像是一篇古史画卷,绽放在众人面前。

  仙火燃烧诸天万界,让这里形成了一片奇异之地,有莫名的力量在迸发。

  几帝始终关注着,火光映入他们的瞳孔,照亮他们的脸庞,让他们一动不动。

  不知过了多久,也不知烧了过久,天帝身已经不在,不管是血液还是骨骼,全部被融化的一干二净,就像是彻底抺去了洛存在于世间的最后痕迹。

  仙火仍在继续,它本为混沌仙火,但此时它竟然发生了变化,像是由仙光和黑光组合而成,它们扭曲缠绕,渐渐的化成了一个半身仙光,半身诡异黑光的人影。

  人影看不清面貌,也感受不到气机,祂就那般站在那里,在虚与实之间来回闪烁,很诡异,也很可怕,让一众帝者的眉头紧锁。

  但这种现象并没有持续太久,那个人影就崩了开来,化成万千秩序与古符。

  符号古老而神秘,每一个都像是一个独立的大千世界,蕴有一种浩瀚无边的力量。

  没人知道发生了什么,仙光古符五千,黑光古符五千,各占据了半边天,它们烙印在虚空上,散发至仙与至邪的气息。

  这很矛盾,它们即像是仙道之源,又像是诡异之源,两种截然不同的力量,明明彼此间排斥,可它们竟然相安无事,反而缓缓的形成了一张图!

  这是一张很奇异的图,诸天为画,万界为卷,最方上一片虚无,像是不知起点,也不知终点,不可触,不可追溯,隐隐约约,有一道人影挺立。

  在他的下方,血海无边,每一朵浪花,都像是蕴含了数不清的大界,它幻起幻灭,拍击着一座孤岛与一片模糊的高原。

  众帝不知道那是什么,但这幅画卷太诡异了,就像是它的本身,显化出的物体很模糊,但却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可怕力量。

  画卷仍在继续,仙光流动,黑光游走,伴随着时光的伟力,大道的线条,似乎在勾勒一个个古老的世间。

  隐隐约约中,他们看到了耸立在无边血色海洋中的那座孤岛上亮起了十颗无比璀璨的仙符,但比孤岛更可怕的是那片高原,它直接亮起了二十个,一个比一个黑暗,黑的仿佛能吞噬诸天万界,黑的仿佛可以吞噬众生。

遮天之意在至高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5584/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