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众圣论道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第18章众圣论道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南天门。

  出了清净天,李洛携手妻子女姜,后面跟着道童青岚,没有多久便驾云来到南天门外。

  向守门天将出示了请柬之后,进了南天门,本人一路游览着天宫的景色。

  只见得:明霞幌幌映天光,碧雾蒙蒙遮斗口。

  这一层天名为贾奕天,里面有着三十三座天宫:乃遣云宫、毗沙宫、五明宫、太阳宫、花药宫等等,一宫宫脊吞金稳兽。

  又有七十二重宝殿:乃朝会殿、凌虚殿、宝光殿、天王殿、灵官殿一殿殿柱列玉麒麟。

  有亿万年不谢的名花,炼药炉边,有万万载常青的绣草。

  又至那朝圣楼前,绛纱衣、星辰灿烂,芙蓉冠、金璧辉煌,玉簪珠履,紫绶金章。

  女姜赞叹不已,虽然这天庭景像与清净天之景大不相同,少了清静自然,却也是贵气逼人!

  不愧是整个洪荒权力中心,至尊至贵的天庭所在。

  “小仙拜见圣人,拜见人后娘娘,见过青岚上仙!容小仙在前面引路!”

  早有太白金星远远便看到李洛三人的身影,一阵碎步小跑地来到众人面前,郑重行礼道。

  “有劳了!”

  对这个和善的小老头,李洛倒是很有好感,微微一笑道。

  随即,便跟在太白金星的后面进入了凌霄宝殿。

  “昊天恭迎圣人玉趾亲临!”

  甫一进入殿内,便闻得一道声音传来。

  紧接着,便有两人快步迎了出来,躬身向着李洛三人行礼。

  李洛放眼望去,其中一人身穿九章法服,头戴十二行珠冠冕旒,手持玉笏的皇者,正是昊天上帝。

  他的右手边乃是身着凤袍霞衣,头戴金钗的帝后瑶池。

  “上帝无需多礼,吾携贱内及道童前来叨扰了!”

  李洛轻轻拂袖,将二人扶了起来,朗声回道。

  他转头看向瑶池之内,却见得已经来了不少人,倒是天道六圣一个没来,自己来得最早。

  来的这些人中,有四海龙王、有李长庚收服的一众散修、有一众被昊天收服的星官等。

  还有人族一众上天为官的族人。

  “圣人请上座!”

  这边,昊天上帝亲自带着李洛三人进了瑶池之内。

  值此蟠桃盛宴,瑶池内倒是装饰一新,九霄彩霞,祥云缭绕,霞光四射,瑞霭漫漫。

  那彩云深处,一重重琼楼玉宇,一层层宝阁珠榭,尽是金箔银瓦盖顶,花砖玛瑙铺地。

  辉煌瑰丽,珠光宝气袭人,玉阶上供着琪花瑶草、灵芝香蕙;

  殿上摆满一桌桌丰盛的筵席,左边是素酒素食、仙果山珍,清茶香茗代酒,供诸天众仙受用;

  右边是仙酒荤菜,龙肝凤髓,海味熊掌,为众仙备办。

  尽管筵席荤素有别,而琼果蟠桃,却是仙神皆宜之物;

  西廊铺陈诸天、四海、三界难得出名的乐队舞伎,歌舞助兴。

  瑶池的最上首,有着七尊席位,料想是七位圣人的座位。

  就连昊天与瑶池二人的席位也略低于这七尊席位。

  七尊席位一字排开,左三右四。

  下方的中间,是昊天上帝与帝后瑶池的尊位。

  带着李洛等人来到上首的右一席位之处,昊天恭敬的请人祖坐下,这才退了下来。

  很快,便有天宫仙娥送来了灵果仙酿。

  “拜见人祖、人后!”

  “父亲、母亲!”

  李洛三人坐下之后,一众人族在姜洛王的带领下上前拜见。

  镇元子、秦羽、山、海、林等族人尽皆欢喜不已。

  “不用多礼,快起来吧!”

  李洛点了点头,温声笑道。

  众人便都站了起来。

  “王儿,过来娘这边!”

  一旁的女姜好似想到了什么,对儿子姜洛王召了召手。

  “母亲!”

  姜洛王走了过去,轻声唤道。

  “王儿,听你父亲说,你在外界娶了一个妻子,还生了一个女儿?怎地也不带回来让为娘看看?”

  抓着儿子的手,女姜埋怨道。

  说起来就有气,儿子娶了媳妇,她这个当娘的居然都没收到风声。

  要不是丈夫说起来,她还被蒙在鼓里呢。

  更不用说,还生了一个孙女了。

  眼下看到了儿子,这还得了?不得数落他一顿?

  “呃”

  姜洛王闻言,脸色瞬间一垮,耷拉了下来。

  这事实在太梦幻了,他也想不到啊。

  要说那李欣也不是什么特别的女子,姿色也不过上等,称不上倾国倾城。

  带着一丝江南女子的温婉,嫣然一笑的神情,仪态万方的举止。

  或许,这样才会吸引了他那分身,并沦陷在温柔窝吧。

  “娘,这事孩儿以后再和你说!”

  眼睛的余光已经瞥到,不少人都注意到这边的动静,姜洛王感觉有些不自在。

  “有什么不好说的,就在这里说!”

  女姜沉着脸,根本不理会他的难堪。

  “行了,有什么事回去再说!”

  一旁的李洛低声喝止了他们。

  这种家长里短,就没必要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了。

  而且,他感觉到,六位圣人马上要降临了。

  果然,下一刻,太清带着唯一的弟子玄都突然降临到了瑶池,云头落了下来。

  “昊天(瑶池)恭迎太清师兄!”

  那边,昊天上帝见状,脸上的不自然稍纵即逝,很快就露出了微笑,带着瑶池上前恭迎。

  大师兄真会摆谱,招呼都不打一声,就直接就降临了。

  将自己这三界至尊置于何处?

  哪像人家人祖,贵为圣人至尊,却也按规矩行事,从南天门进入。

  当真是不为人子也!

  “嗯!”

  太清脸色淡然,只是微微点头,便算是应对。

  “大师兄请上座!”

  昊天自讨了个没趣,却又不敢发作,只好带着他师徒二人,来到李洛旁边的右二席位。

  太清二话不说,当下便坐了下去。

  昊天见状,眼底生出一丝怒火,脸上却仍是风轻云淡,丝毫不显尴尬。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手上青筋暴涨,显得很气愤。

  瑶池感知到了他的情况,伸手握住了他的手,示意他一切都忍耐下来。

  “见过人祖!”

  另一边,太清坐下后,向着李洛揖了一个道礼。

  “拜见人祖!”

  一旁的玄都也跟着恭恭敬敬的行礼。

  “太清圣人,好久不见啊!”

  李洛拱了拱手还礼,和颜悦色的说道。

  “玄都,不错,起来吧!”

  看着眼前恭敬行礼的玄都,李洛点了点头。

  这小子虽然拜了太清为师,却还没有忘记身为人族的本份。

  李洛记得,他传过几次消息回族里。

  这一点,倒是让李洛记忆犹新。

  “谢人祖!”

  玄都拜谢了一声,才回到座位上坐好。

  “老道听闻,人祖已经有了孙儿?恭喜恭喜啊!”

  这时,太清捋着胡须,好似聊家常般说道。

  “嗯,孩子大了,总得成家立业嘛!”

  李洛没有否认,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下来。

  “人族首领姜洛王拜见太清圣人!”

  见太清说到自己,姜洛王上前行礼拜见。

  “不错不错!”

  太清打量了一番,点了点头,夸赞道。

  他将腰间挂着的葫芦摘了下来,倒出三丸金丹,递了过去。

  说道:“初次见面,老道也没什么拿得出手的,就送你三丸金丹吧!”

  那金丹甫一出现,便绽放出金光万丈,璀璨生辉,满室清香。

  “封!”

  太清轻喝一声,将那金丹封印了起来,免得药力流失。

  “嘶!”

  其他人见状,都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如此神奇的金丹,虽然从没听过名字,也没见识过其神效。

  但凭其卖相、再加上这是太清圣人亲手送出,众人便知道,定然是了不得的神丹。

  “九转金丹!”

  李洛却是看到,这金丹上云纹九重,显然正是赫赫有名的九转金丹。

  这九转金丹可是了不得,李洛曾得到太清所传的《太清仙诀》,上面有记载。

  此丹以天地为炉、阴阳为火、规则为药,诞生先天元神、衍化先天一炁、合天地大道。

  服之可立地证就大罗之道。

  虽然只是最弱的大罗,根基禁锢,再无提升的可能。

  但只需要服食一丸金丹,便可立即超脱时空命运长河,收束过去未来三身,证道永恒大罗。

  如此神效的金丹,莫说洪荒世界,哪怕是放到诸天万界之中,也是绝世神丹,无出其右者。

  李洛得到《太清仙诀》之后,虽然后面改修了他道,并未修习太清之道。

  但却也借鉴学习了太清炼丹之法中的精髓,开创出自身的炼丹之道。

  只不过,这九转金丹却是怎么也炼不成,最多只能炼制八转金丹。

  如今,太清这出手便是三丸九转金丹,倒是让李洛心中若有所思。

  这老头可不是大方的主儿,今天这般大献殷勤为得是哪般?

  “收起来吧,还不谢谢太清圣人?”

  回过神来,见儿子面露难色,不知如何是好,李洛当下便对他说道。

  甭管太清打得是什么主意,有好处那就先吃下再说。

  虽然李洛看不上这九转金丹,但族人们用得上啊。

  将这三丸金丹放到族中宝库里,明码标价兑换,有需要的族人自然会考虑。

  “是,谢太清圣人赐丹!”

  姜洛王闻言,恭恭敬敬的收下了三丸金丹,并向太清表示感谢。

  “一点小玩意儿,不值一提!”

  太清摆了摆手,淡淡的说道。

  好似浑然不将这三枚价值不菲的金丹放在眼里般。

  “太清圣人客气了,有空常来人道宫坐坐!”

  太清说的风轻云淡,李洛却是不能不当一回事,顺势对他发起了邀请。

  所谓礼下于人,必有所求!太清这般做,肯定是有着什么目地。

  顺便,摸摸这个老狐狸的底,看看他这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善!”

  太清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点头应下。

  果然,人祖很快就领会了自己的意思。

  两人闲聊了几句,很快,玉清元始、上清通天以及女娲、接引、准提五位圣人也联袂而来。

  他们不仅自己来了,还带着门下得意弟子。

  元始带了玉虚十二仙,通天带了八大弟子,女娲带着妖族十太子陆压,接引准提带着药师、弥勒。

  众人一番见礼,倒是好不热闹。

  午时三刻,值殿星官宣布:蟠桃宴开始!

  即刻金钟鼍鼓齐鸣,三百六十支乐队,齐奏仙乐。

  三千六百行彩衣仙子,舒展鲛纱舞袖,融着仙乐,翩翩起舞。

  舞姿时而似嫦娥奔月宫,时而如金凤采牡丹,时而象游龙戏春水,倒是好不热闹。

  不仅如此,更有无数宫娥端着硕大的蟠桃穿插其中,一一送到众人桌上。

  地位最低的仙人们桌上的蟠桃,三千年一熟,桃子略小,吃了可增加千年法力;

  而其余中层仙官桌上的蟠桃,却是六千年一熟,桃子稍大,吃了可增加万年法力;

  至于各圣人及其门徒、天庭高层桌上的,却是紫纹缃核,九千年一熟,吃了可增加一元会法力。

  这看似华丽壮观的蟠桃宴,实则也分三六九等,各有各的待遇不同。

  只看这桃子的不同档次,便可见一斑。

  在场诸仙,品仙酒,尝蟠桃,聆仙乐,观舞蹈,评长道短,说古述今,你一言我一语,一个个乐得不可开交。

  上方。

  “你们吃吧,我就不吃了!”

  看着每人身前都放置了两枚九千年一熟的紫纹缃核蟠桃,李洛摆了摆手,示意妻子女姜与道童青岚开吃。

  对他来说,无论是几千年一熟,都没有什么区别。

  唯一的区别,可能就是口味不同而已。

  桃子中蕴含的灵力虽然庞大,但对如今已是混元境的他而言,根本就没有半点作用。

  可能还顶不上他运转一次周天吸纳的混沌之气多呢。

  “妾身也不吃了,先留着吧!”

  女姜闻言,嫣然一笑,将自己和李洛身前的四个桃子收了起来。

  至于青岚道童,倒是毫不客气,吃得是津津有味。

  姜洛王也没有吃,而是收了起来。

  李洛笑了笑,没有说话,转头看向其他人。

  诸位圣人也都没有吃,而是让给了门下弟子。

  二代的弟子们,此时倒是一边吃着桃子,一边观看着场中众仙女的曼妙舞姿。

  “准提道友,有空来我人道宫中坐坐!”

  看到坐在对面的接引准提师兄弟,李洛双眼一亮,回想到之前的设想,不由得出言邀请。

  “人祖道友只邀请准提,却不邀请我们,这又是为哪般?”

  一旁的通天闻言,不待准提回话,率先问道。

  听得两人开口说话,在场其他人不约而同的停下了说话声,将耳朵竖了起来。

  就连天庭的仙乐也不自然的放低了音量,生怕打扰到圣人们谈话。

  唯有场中跳舞的仙女们,依旧跳个不停。

  “不错,今天难得大家都到齐了,不如找个地方聚聚!”

  女娲也一改常态,言笑颜颜。

  “之前混沌一战,人祖力战外来强者,可是让我等大开眼界啊!”

  接引悲苦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出声说道。

  “人祖道友可不能厚此薄彼啊!”

  太清笑着说道。

  “大师兄所言甚是!”

  元始点了点头。

  却是不曾想,李洛一开口,其余几位圣人都相继接话。

  “哈哈,这倒是我的不是了,大家同去!”

  李洛见状,不由得哈哈大笑,爽朗的说道。

  这天道六圣好似商量好了一般,意见统一,倒是令李洛大开眼界。

  什么时候,走上不同道路的他们,竟然也会联合到一起了?

  真是稀奇。

  不过,纵然是六圣齐上,他也全然不惧。

  所以,李洛干脆就顺势答应了下来,好好看看这些圣人究竟想干什么。

  “善!”

  听得李洛此话,几位圣人都点头称善。

  另一边。

  酒过三巡,昊天上帝从座椅上站起,朗声说道。

  “朕受道祖之命接任天帝!天帝者,统御诸天、综领万圣、主宰天地、开化万天、行天之道、布天之德、造化万物、济度群生、权衡三界、统御万灵、而无量度人,是为至尊之神、万天帝王也。”

  “今日是天庭首次召开蟠桃盛会,群神众仙咸集,盛况空前!特请众贤卿各显神通,以示天宫威仪,方不负此良辰佳会!”

  此言一出,众圣的脸色立时便垮了下来。

  综领万圣,统御诸天,主宰天地

  这是不甘心当傀儡,想抢夺圣人的权柄么?

  还是以为有人祖撑腰,就想翻身做主了?

  而且,说的好听点叫各显神通,说的不好听,那就是显威风、亮肌肉。

  怎么地,将我等请来,是来看你杀鸡儆猴的吗?

  众圣又不是傻子,哪还听不出昊天话中的意思。

  “哼!不当人子!”

  元始冷哼一声,当即便拂袖带着门下弟子直接离开。

  他是最要面子的人,昊天如此做为,无异于打他的脸。

  元始能给他好脸色才怪呢。

  “唉,去休,去休!”

  太清一甩拂尘,也带着玄都离开。

  其他四位圣人倒是没有说什么,都拂袖离去。

  倒是其余二代弟子们,皆对昊天怒目而视。

  显然,师尊受辱,弟子感同身受。

  “吾去了,上帝好自为之吧!”

  李洛见状,倒也能够理解双方的处境,他摇了摇头,也带着人族强者离开了。

  显然,昊天这是操之过急了。

  刚刚有些起色,就想在圣人面前显摆,他们哪能受得了这刺激。

  给脸色看都是轻的,日后使绊子布局下套之类的,绝对少不了。

  很快,现场便走了一大半人。

  昊天的脸色变得很难看,几乎黑如锅底,阴沉得快要滴出水来。

  “吾与帝后有事,先行退下,诸位爱卿吃着喝着!”

  半晌之后,昊天才回复了神色,对着众人说了一句,带着帝后瑶池离开。

  回到寝宫,他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怒火,大发雷霆。

  瑶池只好温声安慰,两人窃窃私语良久,才平复下来。

  却说,离了瑶池仙境,出了南天门,李洛却是发现,天道六圣竟然在此地等候。

  “诸位,既然如此,那就到我人道宫坐坐?”

  李洛见状,嘴角上扬,露出一丝笑容道。

  看来,这些家伙是来真的了。

  “善!”

  太清几人对视一眼,皆点头称是,好似就等着他这句话一般。

  于是。

  李洛便带着众人一路出了贾奕天,回到了清净天,进了人道宫。

  众人依次坐下,各弟子也都分成几个队伍坐好。

  “诸位,今日有缘相聚,不如大家论道一番如何?”

  元始坐下后,迫不及待的说道。

  “道兄所言甚是!今日我等相聚在此,何不共论大道,岂不快哉?”

  准提很是赞同,开口回道。

  “我为东道主,便由我先来吧!”

  李洛冷眼旁观,猜到了这些人的意图,明显是见自己实力进展迅速,想要窥视自己的秘密。

  既然如此,那就比上一场好了。

  “有物混成,先天地而生,寂静兮寥廓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为天地母!”

  “不知其名,强曰道也。”

  “故故,道为天地始,为万物母,故能弥纶天地,化育万物!”

  “大则涵盖天地,小则细入微尘;无乎不在,而无乎不存,以其不器,故无不器也。”

  论起道来,李洛自然是信手捻来,随口就来。

  当然,他可没这么傻,傻乎乎的将自己的大道说与众人听。

  说的也不过是自己道途,求道的方向而已。

  说的直白点,不过是吹吹牛皮,光说不练的那种。

  众圣闻言,都点了点头。

  众弟子闻言,摇头晃脑,好似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太清老子接着说道:“道大,天大,地大,人亦大!是故人法地、地法天、天法道、道法自然!是故人不违地,乃得全安,法地也;地不违天,乃得全载,法天也;天不违道,乃得全覆,法道也;道不违自然,乃得全性,法自然者!在方而法方,在圆而法圆,于自然无所违也!自然者,无称之言,穷极之辞也,用智不及无知,而形魄不及精象,精象不及无形,有仪不及无仪,故转相法也!”

  众圣纷纷点头应合。

  玉清元始说道:“道兄所言无误!天道运转,自有其理,吾等应顺天而行,明天道、修功德、了道真!”

  阐教十二仙闻言,纷纷点头,大有老师说的是天地至理的感觉!

  “道兄所言固然不错,却不知天道酬勤,不努力争取又怎会得到,吾等正该截取那一丝天机为己用!”

  上清通天却有不同的意见,摇了摇头反驳了元始的话。

  “老师所言甚是!”

  多宝、金灵圣母等八位截教弟子都点头应是。

  “天道何其深远广大?又岂能随意截取?道友却是说笑了!”

  元始闻言,不屑的说道。

  一句话却是将截教众仙得罪了个遍,俱都怒目而视。

  截取一线天道乃是截教立教之精义,上清微言。

  截教众弟子无不视之为至高之道。

  如今元始圣人出言污蔑,却是犯了截教众仙的忌讳!

  只不过,元始毕竟是同通天一辈的圣人之尊,不是他们这些小辈可以置喙的。

  是以,他们个个都怒视着阐教一方,大有‘打不赢你们,我瞪死你们’的感觉。

  “哼,道兄安敢辱及我截教?”

  通天闻言,剑眉竖起,冷声道。

  元始之言,不仅触及到了众弟子的忌讳,更是在否认他的道途。

  大道相争,没有妥协,非死即生!

  “非是吾辱及截教,只是截教实不如我阐教也!我阐教乃是盘古正宗,上体天心,顺应天道,乃是真正的修仙了道之士!”

  元始却是老神在在,丝毫不慌,淡淡的说道。

  “难道只许你阐教为盘古正宗,我截教便不是么?你我同为盘古所化,又同拜一师,你阐教修仙得道,我截教的弟子便不如了么?”

  通天豁然站了起来,指着元始怒骂道:“端得不为人子!”

  一席话将元始说得无言以对。

  通天教主也是盘古元神之一,更何况截教号称万仙来朝,有道真仙自是不少,阐教却是远远不及。

  只是之前,巫妖量劫结束之后,各教弟子开始下山传道,阐教和截教弟子早有冲突。

  阐教弟子一向自命盘古正宗,是以一向眼高于顶,对那些异兽所化的截教弟子自是看不顺眼。

  常在背后言其皆为羽毛禽兽,也配修仙了道?

  这却大大触怒了截教弟子。

  只因红莲白藕青荷叶,三教本是一家,是以,他们都克制着不找阐教弟子的麻烦。

  今天,却是彻底撕破了脸皮!

  “三清名份,早已消失,道友说什么同为盘古所化,也不怕惹人笑话!”

  元始傲然回道,竟是丝毫不顾及双方的情谊。

  “无量天尊!既然如此,元始道友可敢与贫道去混沌之中做过一场?”

  通天高宣一声道号,随即头现一方庆云,上清仙光大放,庆云之上有三花,垂下道道青色玄气。

  “阐教欺人太甚!”

  多宝怒哼一声,庆云之上悬浮着三花,三花上有千余件灵宝,剑、刀、棍、枪、戟、鞭

  可谓是五花八门、无奇不有,宝光大作,照亮整个大殿。

  一众截教弟子见大师兄都已经出手了,哪还会有迟疑,各自都放出三花与法宝。

  有云霄的混元金斗,碧霄的金绞剪,赵公明的二十四颗定海神珠等等。

  “贫道怕你不成,走,去混沌中了结这段因果!”

  元始霍然站起身,怒目而视,毫不示弱,祭出顶上三花,玉清仙光大放。

  他身后的阐教弟子见状,也都祭出庆云,头上三花上托着各自的法宝,顿时毫光大放,直朝截教众仙那边压过去。

  一时间,两股光芒在大殿的中央碰撞,溅起丝丝火花,一股沉闷的气息弥漫。

  双方彼此僵持不下,法力渐渐加大,无形的气息搅动着大殿之上的帷帐,发出猎猎的风声。

  “哼,放肆!”

  双方正在竭力催动法力,互不相让,忽然一声冷哼传入耳际。

  虽是淡淡,但听在众人耳中却犹如雷鸣般。

  还未反应过来,只觉一股强劲的威压传来,顿时将众人压伏于地无法动弹!

  哪怕是元始、通天二位圣人,也都感觉一股莫大的威压降临,令人骇然不已。

  在这股压力之下,二位圣人身上的护体仙光都摇摇欲坠,几近遗散。

  只觉得自身无比渺小,好似蝼蚁之于大象般。

  直到这个时候,他们二人才骇然想起,这人祖可不是老好人。

  死在他手下的那不知名混元道祖,可正是前车之鉴啊。

  “你二人想干什么,要拆了我人道宫吗?”

  此时,李洛双眼微咪,眼中精光闪闪,一股绝大的气势正从他身上迸发而来。

  他有理由怀疑,这些家伙是串通好了,来试探他的底线。

  否则,哪有当着外人的面,两人一言不合就大打出手的?

  早干什么去了?

  “人祖道友请恕罪!”

  坐于一旁的太清连忙出声打圆场,却是心底一惊,暗自感叹。

  果然盛名之下无虚士,人祖只是光凭气势,便压得二位师弟抬不起头来!

  “二位师弟,快快向人祖道友请罪!”

  顿了顿,太清看向元始、通天二人,喝道。

  “请人祖道友恕罪!”

  通天被压制得胀红了脸,只好硬道。

  “请道友恕罪!”

  元始也是差不多,他可不敢硬来。

  “哼!”

  李洛冷哼一声,这才收回气势,立时压力顿消,好似一切都没有发生般。

  只不过,刚从地上爬起来的阐截二教弟子那狼狈模样,显示着刚刚那一幕的真实性。

  “论道归论道,但诸位若是想打架的话,我随时可以奉陪!”

  李洛仍然冷着脸,盯着元始和通天二人道。

  “不敢!”

  元始和通天皆低下头去,连道不敢。

  和人祖打架,嫌命长了么?

  他们可不想拿自己的小命,去尝试人祖的刀是否依然锋利。

  “欲为神仙,先为君子;人道不修,大道远矣;人道是大道之阶,大道是人道之极;不有人道,安求大道?”

  看二人服软,李洛也不知他们是否心服,当下又接着说道。

  “天行有常,万物有范,一人之身心,唯有感悟一途,此乃天道也。”

  太清想了想,接下话头说道。

  所谓的天道,便是规则。

  从小处来讲,便是太阳东升西落,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是天地规则的外在体现。

  从大处来讲,世界上所有的规则都是天道。

  但人道却是不同,人的喜怒哀乐,七情六欲,皆为人道也。

  修天道者,须摈弃人道的七情六欲,方可求得大道,为无情之道。

  而人道者,却是顺应自身情绪,为有情众生之道。

  二者之间,道途玄殊。

  “大道三千,殊途同归!”

  见二人的意见相左,接引开口出道。

  “无量天尊!各行各道,九死无悔!”

  太清闻言,点了点头,算是认可接引的话。

  “善!”

  李洛想了想,点头道。

  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道。

  这是根据个人的性格、资质、悟性所决定。

  谁也不能说他人的道便是错误,也不能肯定自己的道就一定对。

  不到最后那一刻,最终谁胜谁负,谁优谁劣,又有谁知道呢?

  无论是阐教教义,还是截教教义,甚至是佛门寂灭教义,人道都来者不拒。

  去芜存精、求同存异、殊途同归才是人族,甚至整个人道该有的态度。

  论道自然是不欢而散,也没哪个愿意再论道。

  一时间,大殿的气氛便沉寂了下来。

  “人祖道友,我等今日专程上门拜访,有一事想请教人祖道友!”

  太清沉思了片刻,打破了殿中的沉静。

  “哦?想请教我?”

  李洛闻言,眉头一挑,倒是有些好奇。

  难道这天底下还有什么事情,值得六位天道圣人联袂到访请教的吗?

  “不错,我等想请教人祖道友,如何才能证得混元之道!”

  太清的脸色看不出任何变化,语气略显恭敬的说道。

  若是没他李洛的到来,或许天道六圣并不会怀疑。

  毕竟,大家都是通过道祖鸿钧获得鸿蒙紫气,再立下大教、或是获得海量天道功德证道。

  之前,诸圣也都心安理得,没有任何怀疑,并以自己能证道而沾沾自喜。

  但是。

  当人祖李洛证道混元之后,这一切都变了。

  刚开始时,众圣都有些心惊,甚至怀疑是不是鸿钧道祖赐下了鸿蒙紫气。

  或者说,是不是当年红云身死之时,那道鸿蒙紫气被人祖得了去。

  后面,他们赫然发现,人祖证道之时,虽然有一道紫气一闪而逝。

  但那根本就不是鸿蒙紫气,而是一种与鸿蒙紫气功能相同,但却又不同的紫气。

  那么问题来了。

  人祖证道之时,那道一闪而逝的紫气究竟是什么?

  它又与鸿蒙紫气之间,有着什么样的关联和不同之处呢?

  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天道六圣并没有将这件事放在心上。

  顶多是在脑海中一闪而地,瞬间就抛到了脑后。

  但是。

  眼见着自己的道行艰难提升,千万年来也只是微乎其乎。

  而那人祖呢,以五行大道证道,没多久又显露出其精修毁灭大道。

  这也就罢了,千百年后,人祖于混沌之中大战不知名混元道祖,并将其斩杀。

  此战之中,显露出其精深的道行。

  而后,更是悟透了轮回大道,身兼三条大道于一身。

  如此迅速的发展,很快就引起了诸圣人猜疑。

  于是,六人碰头之后,便决定找个机会,向人祖好生请教一番。

  太清此言一出,在场众人都是一惊。

  圣人门徒弟子们都没想到,今天竟然可以听到如此劲爆的消息。

  太清圣人竟然向人祖请教如何证得混元之道!

  不对啊,诸位圣人不是已经证道了么?

  为什么还要问这个问题?

  一时间,所有人都竖起了耳朵,生怕漏掉了半个字。

  “证道混元啊,很简单嘛,将一条大道领悟到尽头大圆满,便可自然而然的证道混元了!”

  李洛闻言,颇为意外,却是想不到太清竟然问了这样一个问题。

  不过,想想天道六圣证道的过程,再想一想自己,他便猜到了真相。

  但是,想要证道混元,可没有这么简单。

  若是单单告诉别人如何证道,就可以直接证道的话,早就混元境满地走了。

  要知道,人道之下,除了他自己之外,尚还有准圣境的镇元子、大罗境的秦羽等人。

  除了努力领悟大道,别无他法。

  “呃,人祖说笑了,领悟到大道尽头圆满,谈何容易啊!”

  太清苦笑着摇了摇头。

  他绝然不相信,人祖所说‘领悟大道圆满’的方法。

  肯定还有其他方法,只不过,人祖不愿说罢了。

  但这种事,除非人祖亲口说出,否则,打又打不过,难道还能强抢不成?

  “领悟大道很简单啊!目前为止,我已经将五行、轮回、毁灭三条大道领悟到了圆满状态!”

  李洛呵呵一笑,说道:“除此之外,造化、阴阳、时间、空间等七条大道皆已入门,用不了多久就可以将之推进到圆满状态!”

  难道我会告诉你们,我用的是聊天群金手指加点,所以才会升级如此迅速!

  怎么可能!

  反正我就是这样领悟大道的,至于你们信不信,那我就不管了。

  “呃,可能人祖的悟性好,吾等的资质低下吧!”

  准提撇了撇嘴,脸上写满了我不相信。

  “无量天尊!”

  接引高宣了一声口号。

  “人祖道友好悟性,吾等皆不如也!”

  太清面色微沉,有些不自然的说道。

  其余几人没有说话,但都脸色不太自然。

  你人祖不说就不说吧,找个这么烂的借口。

  任谁听了都会不舒服!

  至于二代弟子们,却都只带了耳朵,其他什么都没带。

  能让他们听就已经很不错了,哪有他们发表意见的资格。

  只不过,一个个心里都惊骇莫名。

  这人祖果然名不虚传,与众不同。

  “我并没有炫耀的意思!”

  李洛摊了摊手,一脸的无辜。

  “不过,我有一笔生意想和诸位商量一下!”

  看着在场的六位圣人,李洛心中一动,屈指弹出一道禁制,将其他人都隔绝在外。

  “生意?什么生意?”

  太清闻言一愣,好奇的问道。

  “你们六人无论是谁,只要让我杀上一次,我可以送他一件先天至宝!”

  目光在六位圣人的脸上扫过,李洛一字一句的说道。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597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