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齐天大圣孙悟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第27章齐天大圣孙悟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西游记世界。

  乃是洪荒多元世界下的附属世界。

  其生成的来历并不为人所知。

  世界背景,大致是佛、道、天庭三大势力布下了西游之局。

  借此清扫世间不臣,进一步巩固自身的统治。

  顺带,按照三家商议好的方式,佛法东传,光大佛门。

  同时,三家瓜分胜利果实。

  这方世界有如来佛祖、玉皇大帝、太上老君、菩提老祖、黎山老母等绝顶高手。

  尽皆是证得太乙的存在。

  至于之下金仙境的存在,那就更是数不胜数了。

  那么问题来了!

  洪荒世界的昊天上帝,与西游记世界中的玉皇大帝是什么关系?

  洪荒中的太清,与西游中的太上老君又是什么关系?

  如来佛祖呢?

  菩提老祖又是谁?

  黎山老母呢?

  甚至这方世界中,出场过的元始天尊与灵宝天尊,是否就是元始和通天圣人的分身?

  他们跟洪荒世界有着什么样的关系?

  说来,不止是西游世界。

  聊天群中,可还有着一个来自封神榜世界的群员呢。

  洪荒、封神、西游,它们之间又有着什么样的关联?

  如此种种,着实令人难以辨明。

  江流儿深知,西游之路乃是一个棋局,世间大能者们布下的棋局。

  天地为棋,众生为棋子。

  而自己,只是一颗微不足道的棋子而已。

  若是加入聊天群之前的江流儿,或许根本就不知道这些内幕,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但加入了聊天群之后,江流儿知道了许多许多。

  对于江流儿而言,这场棋局,何尝不是他与整个世界的博弈呢?

  如来、太上老君、玉帝三人的棋局中,设定的是佛法东传,金蝉子成佛,皆大欢喜。

  但江流儿却觉得,有了聊天群的帮助,以一颗棋子的身份,未尝不能成长到参与棋局的地步。

  玄奘:“拜见人祖,江流儿明白!感谢大家的鼓励和支持!”

  这时,看到群员们都很鼓励自己,甚至是人祖也出言表示支持,江流儿就更有信心了。

  【伯爵】武当张道人:“西游大幕正式拉开,你想好要怎么做了吗?”

  玄奘:“我想定个小目标,夺得本世界的统治权,需要诸位的帮助!”

  自从得了《西游记》这本书,江流儿熟读于心,对于后面发生的事情,算得上是了然于胸。

  对于接下来的发展,江流儿心里大概有个想法。

  借着西游路的开启,动摇三家的统治。

  九九八十一难,说起来不过是佛道天庭三家排排坐、分果果而已。

  顺便打击那些游离在三家之外的势力。

  顺我者、敕封为仙神,逆我者、贬为妖魔。

  如此腐朽的世界,简直令人作呕。

  既然如此,我江流儿就掀翻了这天!

  法海:“夺取世界统治权?听起来倒是有点儿意思!”

  如来老儿的假惺惺面孔,他早就见识过了。

  眼下看到江流儿这小兄弟也跟自己是一样的态度,法海倒是对他生出了些许好感。

  道济:“自来到洪荒之后,我已经放弃佛法,转修我人道仙诀!但玄奘大师如有需要,随时可以知会一声!”

  李修缘已经改回了本名,佛经不念了,佛法也不看了,斋也不吃了。

  修仙好啊,修仙妙啊!

  【群主】人祖:“夺取一方大千世界的统治,这可不是什么小目标,你要加油才行!”

  小和尚的想法是好的,李洛当然不会反对。

  无论群员们选择什么道路,他都表示支持。

  百花齐放、百家争鸣才是煌煌人道该有的样子。

  【管理员】大秦始皇帝:“人祖说的不错,大千世界毕竟不是中小千世界可比,势力错综复杂,除非你以无上伟力强行破局!否则的话,朕建议你仔细斟酌才行!”

  看着江流儿的话,嬴政百感交集。

  身为第一批进入聊天群的五人组之一。

  如今已经落伍了,不再是实力最强的存在了。

  这些来自大千世界的群员,后来居上,已经返超了前辈。

  远的不说石昊、秦羽、方寒等人,就说新入群的孟奇、周青、纪宁、玄奘等人。

  也都年纪轻轻就崛起,成长到巅峰也花不了多长时间。

  而自己呢,勉强跟上了大部队的脚步。

  嬴政不禁感叹,出身大千世界就是好啊,无论做什么事都是事半功倍!

  玄奘:“多谢诸位教诲,江流儿必定谨记于心!后面如果有需要,我会申请诸位的援助!”

  近些日子里,长安城可以说是非常的热闹。

  前些日子,天空中突然掉下一个龙头,令城里的人为之惊恐。

  然后,有小道消息说,大唐皇帝吓得每天都睡不着觉,派了大将秦叔宝和尉迟恭两人守夜才得以安宁。

  但是,堂堂大将军不可能每天晚上都给皇帝守门吧。

  于是,大唐皇帝李世民命令画师把两位大将的模样画下来,贴在门上。

  只是,没过几天,皇帝驾崩的消息传出,令天下震动。

  还没等天下缟素,全国皆哀,那驾崩的大唐皇帝又突然还阳了。

  江流儿得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后院劈柴呢。

  他知道,天空中落下的龙头,是因为唐皇失约之后梦中斩了泾河龙王,被其冤魂报复所致。

  至于其起因,已经不重要了。

  这些都只不过是为了顺利开启西游之路而已。

  随后。

  大唐皇帝颁发了圣旨,说是要召集天下的有道高僧,举办一场盛大的水陆法会,来超度地府中的亡魂。

  消息一经发出,天下佛门都了。

  而临近长安城不过百里地的金山寺,自然也就在征召的范围了。

  当圣旨传来之后,主持悟明大师就带着全寺所有弟子动身,前往长安参加水陆法会。

  毫无意外,江流儿也在此列。

  唐皇召集天下高僧,自然没有这么快速。

  足足花了半个多月的时间,天下间有名有姓的高僧才齐集长安。

  当然,召集而来的僧人何止一两千人,万人都不止。

  怎么办?

  谁人上场,谁人不上?

  当然是比试一场。

  比什么?

  比佛法!

  于是,在水陆大会的前夕,众僧来了一场论佛大会。

  却不成想,年纪轻轻的金山寺小沙弥江流儿佛法高超,竟然夺得了魁首。

  唐皇当即命人查明了江流儿的身世,这才得知,江流儿的身份不简单。

  外公是当朝大臣殷开山,他父亲是昔年的状元陈光蕊,官拜文渊殿大学士。

  江流儿一心只喜修持寂灭,不爱世间荣华富贵。

  查得他根源又好,德行又高。

  千经万典,无所不通。

  佛号仙音,无般不会。

  有诗曰:父是海州陈状元,外公总管当朝长。

  出身命犯落江星,顺水随波泱。

  金山寺里有大缘,长安和尚将他养。

  从小被称江流儿,法名叫做陈玄奘。

  当即,大唐皇帝便决定,召江流儿进宫面圣。

  江流儿进宫之后,大唐皇帝问道:“可是学士陈光蕊之子陈玄奘否?”

  江流儿回道:“启禀陛下,臣是。”

  大唐皇帝道:“果然不错,是个有德行有禅心的和尚!朕赐你左僧纲、右僧纲、天下大阐都僧纲之职。”

  玄奘顿时领旨谢恩,受了大阐官爵。

  而后,大唐皇帝一并赐下五彩织金袈裟一件,毗卢帽一顶。

  令他用心再拜明僧,排次阇黎班首,书办旨意,前赴化生寺,择定吉日良时,开演经法。

  江流儿领旨而出宫,遂到化生寺里,聚集众僧,打造禅榻,装修功德,整理音乐。

  选得大小明僧共计一千二百名,分派上中下三堂。

  诸所佛前,物件皆齐,头头有次。

  选到九月初三的黄道吉日,开启那七七四十九日水陆法会。

  玄奘:“不负重望,终于安排好了水陆法会的事宜!”

  将事情都安排下去之后,江流儿终于闲了下来,打开聊天群,向众人汇报战果。

  他身为总管天下佛门的大阐都僧纲,自然不用事事都亲历亲为。

  只需要将大概的章程安排下去,其余佛门高僧自然会将事情办的漂漂亮亮。

  天下所有高僧举办的水陆法会,不说后无来者,起码是前无古人。

  这件事情,对于提升佛门的声威而言,自然是有着极大的推进作用。

  纵使是对于江流儿坐上大阐都僧纲之职,有些人心有不满。

  但是,所有高僧都不会允许有人将这趟法会搞砸,否则,天下佛门都不会放过他。

  【伯爵】武当张道人:“不错嘛,竟然在上万名高僧的手中夺得了大阐都僧纲之职!”

  纲,首领也。

  大阐都僧纲,管理天下僧人的官员。

  能以十八岁之龄做到这个职位,真的是不简单。

  不仅要深得皇帝隆恩,还要佛法精深,方能服众。

  由此看来,江流儿这个小家伙,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简单。

  怕是早就为西行之局做好了准备,将佛经背得滚瓜烂熟不说,还能明了佛经本意。

  这小家伙真是心机深沉。

  张三丰若有所思的想道。

  玄奘:“哈哈,原本的命运之中,我就能以此职统领天下僧人,继而召开水陆法会,并西行求取真经!没道理加入了聊天群之后,我会变得不堪吧?”

  为了这一天的到来,江流儿可是准备了十来年呢。

  每日辛苦做杂务的同时,还要努力修炼,剩下的时间还要苦读佛经。

  这十来年的功夫如一日,真是个中辛苦谁能知?

  好在,如今苦尽甘来,总算是不负厚望。

  这一日,距离正式举办法会的日子越来越近。

  突然,在长安城里来了一个光头赤脚、身穿破衣的癞痢和尚,身后跟着一个小沙弥,当街叫卖祖上传下来的袈裟和锡杖。

  要说这癞痢和尚虽然看起来其貌不扬,但手中的袈裟和锡杖看起来却极为不凡。

  见到这种情况,当然有人询问他,这两件宝贝作价几何。

  “袈裟作价五千两,锡杖作价两千两!”

  癞痢和尚昂起头,说出了两件宝贝的价格。

  周围无数人皆摇头,觉得这和尚定是穷疯了。

  七千两的价格,足以令人望而却步。

  “大师此言可是当真?我买了!”

  这时,一道声音从人群中传出。

  众人闻声,退了开来,将那出声之人显露出来。

  来人赫然正是刚刚领到大阐都僧纲之职的江流儿。

  知道《西游记》,又怎么会不知这和尚正是西天灵山的观世音菩萨所化呢。

  而他身后的小沙弥,正是其座下童子惠岸行者,也就是天庭托塔天王李靖的二儿子木叱。

  而菩萨手中的袈裟和锡杖,正是西天佛祖如来所赐予取经人的装备。

  这癞痢和尚和木叱刚一进长安城,就被江流儿得到了消息。

  终于,在癞痢和尚开始叫卖的时候,江流儿就赶了过来。

  看到正在售卖袈裟的两人,他心念一动,打开聊天群,拍下了两人的照片。

  “哦,你是哪家寺庙的高僧,竟然说要买我的宝贝?”

  癞痢和尚先是一愣,待看到从人群中踏出的江流儿之后,眼中精光一闪,大笑道。

  他已经看出来了江流儿的身份,正是佛祖座下二弟子金蝉子的转世之身。

  也是本次西游取经路上的主角。

  “阿弥陀佛!贫僧玄奘,忝为大唐大阐都僧纲,明日举办水陆法会,为天下苍生祈福,为冤死亡灵超度!”

  江流儿宣了一声佛号之后,说道:“大师手中的袈裟和锡杖正和贫僧开办法会之用,便言出价买下!”

  “怎么,大师的袈裟和锡杖不卖吗?还是说,嫌价格低了,想要坐地起价?”

  看着观音所化的癞痢和尚,江流儿反问道。

  “阿弥陀佛,原来是玄奘大师,失礼失礼!”

  癞痢和尚双手合十,行了一礼后,说道:“只不过,老衲这宝贝可了不得!”

  “若是能识得此宝者,老衲分文不取。若是不识此宝者,千金不换!”

  “敢问玄奘大师,你可识得老衲的宝贝?”

  虽然早就确定了要让玄奘当这取经人,而袈裟锡杖也是取经人的必备装备。

  但观音觉得,有必要考察这取经人一番。

  放养了十八年,谁知道这取经人有没有长歪啊!

  这时,见着街面上围了老大一群人,刚刚散朝回来的当朝宰相萧瑀便命人将人群驱散。

  萧瑀走了过去,问道:“和尚,你这宝贝有何好处,值得这般高价?”

  观音说道:“袈裟有好处,有不好处;有要钱处,有不要钱处。”

  萧瑀问道:“何为好?何为不好?”

  观音回道:“着了我袈裟,不入沉沦,不堕地狱,不遭恶毒之难,不遇虎狼之穴,便是好处;若贪淫乐祸的愚僧,不斋不戒的和尚,毁经谤佛的凡夫,难见我袈裟之面,这便是不好处。”

  萧瑀又问道:“何为要钱?何为不要钱?”

  观音回道:“不遵佛法,不敬三宝,强买袈裟、锡杖,定要卖他七千两,这便是要钱;若敬重三宝,见善随喜,皈依我佛,承受得起,我将袈裟、锡杖,情愿送他,与我结个善缘,这便是不要钱。”

  随后,观音又看向一旁的江流儿,问道:“大师身为大唐大阐都僧纲,可识得我袈裟锡杖的厉害?”

  “这袈裟名为锦澜袈裟,有龙披一缕,免大鹏吞噬之灾;鹤挂一丝,得超凡入圣之妙,但坐处有万神朝礼;凡举动有七佛随身;袈裟是冰蚕造练抽丝,巧匠翻腾为线;仙娥织就,神女机成;方方簇幅绣花缝,片片相帮堆锦簆;玲珑散碎斗妆花,色亮飘光喷宝艳;穿上满身红雾绕,脱来一段彩云飞;三天门外透玄光,五岳山前生宝气;重重嵌就西番莲,灼灼悬珠星斗象;四角上有夜明珠,攒顶间一颗祖母绿;虽无全照原本体,也有生光八宝攒;袈裟闲时折迭,遇圣才穿;闲时折迭,千层包裹透虹霓;遇圣才穿,惊动诸天神鬼怕;上边有如意珠、摩尼珠、辟尘珠、定风珠;又有那红玛瑙、紫珊瑚、夜明珠、舍利子;偷月沁白,与日争红;条条仙气盈空,朵朵祥光捧圣;条条仙气盈空,照彻了天关;朵朵祥光捧圣,影遍了世界;照山川,惊虎豹;影海岛,动鱼龙;沿边两道销金锁,叩领连环白玉琮。”

  江流儿闻言,不紧不慢的回道。

  心说,幸好我知道你这袈裟的来历,否则还真答不上来。

  “哦,锡杖呢?”

  观音的目光有些惊奇,脸上不显,继而问道。

  难道他已经觉醒了前世金蝉子的记忆?

  否则,他怎么知道这袈裟的来历?

  “锡杖名为九环杖,以铜镶铁造九连环,九节仙藤永驻颜;入手厌看青骨瘦,下山轻带白云还;摩珂五祖游天阙,罗卜寻娘破地关;不染红尘些子秽,喜伴神僧上玉山。”

  江流儿不紧不慢的回道:“大师,不知贫僧说的可对?”

  根据聊天群的品阶来看,这两件佛宝都有着下品后天灵宝的品阶。

  对于灵山佛门这等势力来说,自然算不得什么。

  但对于江流儿来说,若是获得这两件灵宝,那当真是如虎添翼。

  “不错,正是如大师所言!”

  听得江流儿准确的说出两年宝贝的来历,观音更是确信,他已经恢复了前世记忆。

  “既然玄奘大师佛法高深,兼修德行,老衲便将这两件宝贝送与大师吧!”

  观音沉吟了片刻,便命木叱捧着袈裟和锡杖走上前,递到江流儿的面前。

  “大师此言何意?贫僧虽然身无分文,但得遇此宝,可叩请皇帝陛下购下此宝,何来赠送之说?”

  江流儿摇了摇头,说道:“我大唐以仁义治国,从无强抢他人祖宝之说!敢问萧宰相,贫僧此言是否在理?”

  后半句,他转头问向一旁的宰相萧瑀。

  “不错,我大唐仁义满天下,可不会干这种强抢的买卖!”

  萧瑀点了点头道:“和尚,我大唐皇帝十分好善,满朝文武无不奉行,即今起建水陆大会,这袈裟正好与玄奘法师穿用!你与我入朝见圣驾罢。”

  “贫僧有愿在前,原说果有敬重三宝,见善随喜,皈依我佛,不要钱,愿送与他!”

  观音摇了摇头道:“今见玄奘大师明德止善,有德有行,宣扬大法,理当奉上,决不要钱。”

  说完,便留下袈裟锡杖,带着木叱飘然而去。

  “这...”

  想不到观音竟然如此干脆,留下两件佛宝转身就走,倒是令在场众人都惊讶不已。

  “阿弥陀佛,大师大德!”

  江流儿收下了佛宝之后,立即神色庄重的对其离开的方向行了一礼。

  心里却是有些雀跃。

  没有护身宝贝怎么办,佛门会送来。

  没有门人弟子怎么办,佛门会寻来。

  观音简直就是送宝大队长嘛。

  随后,众人自行散去。

  玄奘:“@殷十娘,殷姐姐,瞧瞧我刚刚看到了谁?照片.jpeg!”

  拿着袈裟锡杖回来之后,江流儿打开聊天群,艾特了一下殷十娘之后,顺带将之前拍的照片上传了。

  【伯爵】武当张道人:“这是...自西天而来售卖袈裟的观音菩萨和惠岸行者?”

  看着照片,那老和尚和小沙弥虽然其貌不扬,但小沙弥手中的袈裟却是闪闪发光。

  张三丰回想了一下,很快就想到,正是西游开局之时,观音赠宝的情形。

  殷十娘:“那小沙弥...莫非就是我的二儿木叱?”

  看着照片中那张依稀有些眼熟的面孔,殷十娘有些傻眼。

  难道,真的如《封神榜》所述,自己的夫君真的上天做了那劳什子托塔天王?

  大儿金叱成了西方教的前部护法?

  小儿子木叱成了阐教门下普贤真人的弟子,而后随着他叛教而出,加入了西方教?

  而且,自己还生了三儿子哪叱?

  一时间,殷十娘的脑海中念头纷杂,难以理清。

  玄奘:“是的,根据我从古籍中看到的消息,惠岸行者确实是昔日殷商时期陈塘关总兵李靖的二子木叱!”

  这方世界虽然是独立的,但实际上与封神世界有着一丝难以切断的关联。

  江流儿也弄不清,他们二者之间是什么关系。

  【群主】人祖:“@玄奘,@殷十娘,命运把握在你们自己的手中,之前的命运之书只是时空命运长河中的一种可能,仅供参考而已!”

  看着他们二人的对话,李洛不得不冒出来提醒道。

  加入了聊天群之后,所有的命运便都改变了。

  当然,如果群员们不能摆正心态,积极改变自身命运。

  那么,命运便会自动回到原有的轨迹。

  想要改变命运,还需要靠群员们自身的努力。

  玄奘:“多谢人祖教诲,江流儿醒得!”

  殷十娘:“谢过人祖教诲,妾身知道了。”

  看着人祖的话,二人连忙回话。

  同时,对于自身的命运,也都有了不同的见解。

  ...

  一转眼,就到了水陆法会的举办之日。

  这一天,整个长安城都无比热闹,不仅是长安城内的百姓,就连周边千里的许多人,都闻声赶来。

  法会现场,江流儿手执手环杖,身披锦澜袈裟,庄严宝相,一步步走上法会的高台。

  然后,开始讲经说法。

  “观自在菩萨,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照见五蕴皆空,度一切苦厄...”

  江流钱讲经说法,自然非同凡响,其身后有佛光隐现,祥瑞浮现,片片详云,朵朵金莲。

  在场聆听讲经的无数百姓无不感觉心神受沐、通明空灵,尽皆老老实实的竖耳恭听。

  江流儿在台上念了一会儿《心经》、一会儿《受生度亡经》,又开始念《安邦天宝篆》,而后便接着念《劝修功卷》。

  “哈哈,这就是大唐的高僧吗?竟然只会照本宣科,真是不知所谓!”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嘲笑声在场中响起。

  一个癞痢和尚跳了出来,指着台上的江流儿嘲笑不已。

  “什么人竟敢捣乱?快快下去!”

  看着癞痢和尚跳出来,旁边的侍卫大惊,连忙上前喝止。

  “你这和尚捣什么乱,快快离去!”

  参加法会的其余高僧皆怒目而视,出声驱赶癞痢和尚。

  “原来是大师,敢问大师可有不同的见解?”

  江流儿抬起头,见到观音的化身,出声配合问道。

  他知道,这是西游之路上必经的程序之一。

  若非此次法会上引出大小乘佛法之别,又哪来的西行求取大乘真经之说呢?

  “贫僧观你讲法,却是只讲小乘佛法,而不讲大乘佛法!”

  观音菩萨走近前来,指着高台上的江流儿问道:“你是不讲,还是根本就不懂大乘佛法?”

  “什么,佛法还有大乘小乘之说?”

  “我也是第一次听说!”

  “这癞痢和尚是何方高僧?”

  周围聆听讲法的群众都炸开了锅,议论纷纷。

  就连参与水陆法会的一众高僧也都面面相觑。

  他们虽说是大唐境内佛法最高的僧人,但却也只会小乘佛法,压根就没有听说过大乘佛法之说。

  很快,这边的动静引起了皇帝的注意,大唐皇帝的御驾很快就出了宫,来到了会场。

  见了皇帝,周围百姓无不俯身跪拜,唯那癞痢和尚动都不动,拜也不拜。

  大唐皇帝却认得他,道:“你便是那日送袈裟的和尚罢?”

  癞痢和尚回道:“正是。”

  大唐皇帝道:“你既来此处听讲,只该吃些斋便是了,为何扰乱法会?”

  癞痢和尚说道:“那大师讲的是小乘教法,度不得亡者升天。我有大乘佛法三藏,可以度亡脱苦,寿身无坏。”

  大唐皇帝闻言,正色问道:“你那大乘佛法,在于何处?”

  癞痢和尚说道:“在西天大雷音寺我佛如来处,能解百冤之结,能消无妄之灾。”

  大唐皇帝问道:“你可记得大乘佛法的内容么?”

  癞痢和尚回道:“我记得。”

  大唐皇帝大喜道:“请大师上台开讲。”

  那癞痢和尚带着木叱变回真身,脚踩祥云凌空而立。

  一身白色的佛纱,背后佛光普照,手上端着一个白玉瓷瓶,插着一节嫩绿色的杨柳。

  左边是惠岸行者,手执长棍,抖擞精神。

  “江流儿,你佛法高深,一心向善,希望你能够一路西行,前往西方极乐世界取得大乘佛法,普渡世人!”

  看着下方的江流儿,观音菩萨脸带慈祥的说道。

  “拜见菩萨!”

  “南无观世音菩萨!”

  见得这一幕,上至大唐皇帝与一众文武百官跪地焚香,下至满寺僧尼道俗、士农工商,齐齐拜下。

  那菩萨的祥云渐行渐远,霎时间便消失不见。

  “西天,我会去的!”

  江流儿看着观音离去的身影,默默的说道。

  “贫僧愿为陛下求取真经,保我大唐江山永固。”

  随后,他迈动脚步,来到皇帝的面前,施礼道。

  “大师果能尽此忠贤,不怕路途遥远,跋山涉水,朕愿与你结拜为兄弟。”

  大唐皇帝闻言大喜,上前将江流儿扶起道。

  “谢陛下!”

  江流儿连忙谢恩。

  大唐皇帝说到做到,当即就在寺里的佛像前面,与江流儿拜了三拜,正式结拜为兄弟。

  江流儿发誓道:“陛下,贫僧这一去,定要竭尽全力,直至西天,如若不到西天,不得真经,即便是死也不敢回国,便教贫僧永堕无间地狱。”

  随后,两人在佛前拈香拜佛,以此立下誓言。

  事情到了这里,已经简单明了。

  大唐皇帝心慕大乘佛法,便命大阐都僧纲前往西天灵山求取真经。

  江流儿前往西天,也不是说什么一心向佛,只不过是为了完成唐皇的任务罢了。

  而观音呢,已经完成了此行的任务,自然不再多留,径直离开了。

  一转眼的功夫,便到了玄奘大师正式西行的日子。

  对,此乃唐皇御赐给江流儿的法号,玄奘大法师。

  长安城外,人山人海,无数人为西行取经的玄奘大法师送行。

  大唐皇帝亲自端着一杯素酒,从地上捏了一些灰尘,撒入酒中。

  “御弟,此去千山万水,愿你宁恋本国一捻土,莫爱他乡万现金!”

  端着酒杯送到江流儿面前,大唐皇帝语重心长的说道。

  “陛下且放心,贫僧明白,定不敢忘初心!”

  江流儿接过唐皇手中的酒杯,将其一饮而尽,郑重的回道。

  说完,他牵过马匹,带着两个护卫,便头也不回的往西边走去。

  潇洒的骑着千里马,带着大唐皇帝的期望,江流儿正式踏上了西行之路。

  ...

  玄奘:“诸位,我已经来到了两界山,即将开启九九八十一难!”

  坐在马上,江流儿打开聊天群,说道。

  出了长安城,已经过去了两个多月了。

  这一路走来,有着皇帝御赐的通关文牒,倒是畅通无阻。

  带着两个护卫,江流儿很快就来到了大唐的边境,两界山。

  【伯爵】武当张道人:“两界山,岂不就是五指山了?那你很快就能见到第一个弟子了!”

  《西游记》中有记载,当初唐皇李世民西征定鼎天下之际,一路将大唐的疆域横推到了五指山附近。

  只不过,五指山实在是太高了,而且,又有佛祖设下的佛揭。

  因此,唐皇曾令,以此山为大唐天下的边界线。

  东边属大唐所管,西边乃是鞑靼的地界。

  而五指山也改名为两界山,意思便是说,过了这两界山,便不再是大唐的国土。

  对于这一段说法,张三丰当然是知之甚详。

  眼下,蓦然听到两界山的名字,他便想起来了,《西游记》中的那只猴子。

  方运:“我靠,猴哥马上要出场了吗?”

  远在永生世界旅游的方运见到他们的聊天,眼中露出一丝兴奋之色。

  穿越者有几个没听说过猴哥的大名?

  根本就没有。

  甚至可以说,十四亿华夏人,就没有一个没听说过的。

  这可是儿时的偶像!

  【伯爵】石昊:“我有点印象,那只战天战地的猴子!”

  听到方运说起,石昊蓦然回首,想起了当初在遮天世界地球的快乐日子。

  猴子的、电视、电影、动漫等等,他都不知道看过多少遍。

  虽然那时候还年幼,但那时的画面,却是仍旧有如昨日。

  孟奇:“卧槽,孙大圣?小和尚快快开直播,我要一睹大圣的风采!”

  看到江流儿的话,孟奇不由得回想起了前世的记忆。

  纪宁:“开直播加一!”

  说到地球的穿越者,我纪宁也是啊。

  【群主】人祖:“既然如此,那就开个直播看看吧!”

  看到大家都在起哄,李洛虽然一眼就看到了地底的那只猴子,但还是出声让江流儿开直播。

  好久没有人开直播了,大家都只顾着自己分群里的群员,主群里却冷清下来了。

  借着孙猴子出世这个机会,顺便让江流儿开启直播,热闹热闹。

  说起来,这只猴子可谓是前世的全民偶像。

  身如玄铁,火眼金睛,长生不老,还有七十二变,一个跟头就是十万八千里。

  我要这天,再遮不住我眼;要这地,再埋不了我心;

  要这众生,都明白我意;要那诸佛,都烟消云散。

  法力高强,又爱打抱不平,聪明、机智、嫉恶如仇。

  强大、瞩目、独立、反抗、无畏、觉醒,这就是人们心中的齐天大圣。

  上敢大闹天宫,下能斩妖除魔,立心端要与天齐,千钧棒能澄万里。

  这样的齐天大圣,是所有人心中遥不可及的英雄。

  他坐在万妖顿首的群山之上,头顶是雷霆与天火,眸中映着十万天兵天将的倒影,眨眼间就已经踩着七色的云彩到达每个人梦想的尽头。

  但即便是如此,他也不得不屈服于现实。

  只得忠心耿耿、一心一意保唐僧去西天取经。

  一路上降妖除怪、积德行善、为民除害,可却总是被唐僧冤枉,然而每次被冤枉之后,他不但不报复还主动认错。

  孙悟空是一个荡魔除邪、匡危扶倾的英雄豪杰。

  他以叱吒风云的战斗姿态,救民於水火,除霸于当道,表现了极大的救世热忱。

  套用乌鸡国众僧的话语,说他:专秉忠良之心,与人间报不平之事,济困扶危,恤孤念寡。

  因此,孙悟空成为多灾多难的民众所企盼的真正救星。

  其具有顽强执著、不屈不挠的英雄品质。

  在打白骨精、降平顶山和狮驼岭妖魔、借芭蕉扇等过程中,他都经历了一而再、再而三的战斗。

  实际上,挫折、失败对孙悟空是常有的事,多少次濒临绝境、孤立无援,甚至被妖魔缴去金箍棒。

  他都从不气馁,往往吸取教训,计上心来,重新抖擞精神,继续作战,终于绝处逢生,赢得胜利。

  用孙悟空自己的话说:老孙的买卖,原是这等做,一定先输后赢。

  这充分体现出他那不畏艰险、前仆后继的顽强精神。

  然而。

  在李洛看来,孙悟空仍旧有着无数的缺点。

  成为齐天大圣之前,孙悟空是什么样子呢?

  他从小就天赋异禀,大智大勇的吗?

  《西游记》中,那个顶天立地的身影背后,胆小、懦弱的猴子。

  其初见菩提祖师时,只是一只懵懂混沌的石猴,不知道生气,不知道仇恨,也没有任何脾气。

  唯一有的是对于死亡的恐惧,驱使着他远渡山海,求仙拜佛。

  说来也是可笑可叹,谁曾想到,顶天立地的齐天大圣,他的猴生并不是因为渴望变强,仅仅是出于对死亡的恐惧。

  至于石猴是如何成为齐天大圣的,《西游记》的后文中也有讲述。

  拜菩提为师,是因为对于死亡的恐惧,想要习得长生法术;

  后来回到花果山,得知混世魔王欺负群猴,于是出手就将其打死;

  再后来演练兵将,聚首七十二洞妖王;又大闹龙宫夺取神铁,结拜了牛魔王等六个魔王;

  直到黑白无常勾魂,凭借通天彻地的本领欺压阎王;

  接着不满弼马温官职反下天庭,在小弟的奉承下自称齐天大圣。

  贪婪、狠毒、恃强、凌弱、自大、盲目。

  这才是猴子的真面目。

  玄奘:“人祖所言甚是,我这就开启直播!”

  见到人祖亲自发话,江流儿哪会有迟疑,当即顺从如流,开启了直播功能。

  “叮!方运进入了直播间!”

  “叮!孟奇进入了直播间!”

  “叮!纪宁进入...”

  “叮!周青...”

  “叮...”

  “叮...”

  很快,有空闲时间的群员们都进入了江流儿的直播间。

  众人只觉得视线一变,眼前便出现了一座大山,向大山看去,却见这山高万丈有余,极似一只手掌。

  视线的最中心,当下最惹的注意的是一个坐在马上的和尚,生得唇红齿白,面如冠玉,气宇轩昂,确实是一表人才。

  至于和尚身后跟着的两个护卫,直接被众人略过。

  和尚便是江流儿,也就是唐皇的御弟唐玄奘大法师了。

  “这里便是两界山了吗?是不是很快就可以看到猴哥了?”

  仰头看着高不见顶的五指山,方运出声问道。

  “是啊,活生生的猴哥啊,我还从没见过呢!”

  纪宁微微一笑着,应和道。

  “我倒是见过我那方世界的大圣,只不过是已经封为战斗胜佛的大圣!”

  周青出声说道。

  “那没意思,猴哥在成佛之后已经死了,取而代之的是名为战斗圣佛的活死人而已!”

  方运摇了摇头道。

  成了佛,就再也不是猴哥了!

  “你说的倒也是!”

  周青回忆了一下之前与圣佛接触之后的点点滴滴,不由得点了点头。

  “诸位,欢迎来到我的直播间,我是江流儿!我们即将踏上两界山,见到我那第一个徒儿!”

  这时,江流儿拱了拱手,面向一众群员说道。

  随后,他快步向着五指山走了过去。

  这座山,传闻是如来佛祖压下的手掌所化,暗含金木水火土五行之力。

  所以,即叫五指山,也叫五行山。

  约莫走了二十来里的路程,江流儿终于走到了五行山的山脚下。

  山壁旁,有着一处狭小的平台,平台旁边,种着一株桃树,看起来已经很老了。

  平台上,落满了枯树叶。

  树叶的下方,露出了一颗毛绒绒的脑袋,还有两只脏兮兮的猴臂。

  其尖嘴缩腮,金睛火眼,头上堆苔藓,耳中生薜萝,鬓边少发多青草,颔下无须有绿莎。

  眉间土,鼻凹泥,十分狼狈,指头粗,手掌厚,尘垢余多。

  还喜得眼睛转动,喉舌声和,语言虽利便,身体莫能那。

  正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孙大圣,今朝正是被压在五行山下五百年期满之日。

  劫难已满,立可脱身。

  “你就是五百年前大闹天宫的齐天大圣孙悟空?”

  江流儿俯下身来,对着猴头问道。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597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