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秃驴少逼逼来战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第38章秃驴少逼逼来战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西天灵山,大雷音寺。

  三千诸佛、五百罗汉、八大金刚、无边菩萨尽都在列。

  一个个手执幢幢宝盖、异宝仙花,坐在灵山圣境大雷音寺的大殿中,聆听如来佛祖讲法。

  佛祖聚庆云彩雾、坐于九品莲台、满空有白虹四十二道,南北通连。

  无数佛法真言从如来口中缓缓道出,众佛皆听得如痴如醉,脸露微笑,皆是大有所悟。

  “咦...”

  突然,如来停了下来,眉头微皱,转头看向东方。

  “敢问世尊,为何皱眉?”

  下方众人见状面面相觑,过了一会儿,有人出声问道。

  “有人参与到西游大劫之中,并拦住了观世音菩萨!”

  如来的目光从鹰愁涧收回,对众人缓缓的说道。

  “哦?西游本是我佛门与天庭、道门三家共商,何人敢冒此大不韪?”

  弥陀佛站了出来,疑惑的问道。

  其他人闻言,亦皆点头。

  三界中的每一次大劫,皆是由三家共商,轮流执掌乾坤。

  按理来说,三界中其他散修大能就算是不满此举,亦不会如此不智的直接插手其中。

  至于其他不入流的散修,观音菩萨自会一并打发了,怎地也不会引起佛祖的关注。

  大家都心知肚明。

  大劫本就是三家高层商量好的,定时清洗三界中的其余势力,以免触及三家的霸主地位。

  说起来,自三界诞生至今,已有多次大劫,三家共同执掌。

  该清洗的都清洗了,剩下的势力也都老老实实的蛰伏了起来,遵守三家制定的规矩。

  又有哪个愣头青敢冒出来触三家的霉头呢?

  还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啊!

  “吾亦从未见过,观其人好似并非三界中人,然其一身实力几可与吾比肩!”

  如来垂下眉头,亦是满脸不解的说道。

  刚刚,他感应到一股陌生的气息突然出现,并降临到了大唐的边疆位置。

  如来心念一动,便发现,那道气息出现的位置,赫然正是西游路上的某一个劫难设置地点。

  于是,他停下讲经说法,看了过去。

  然后,就发现了鹰愁涧旁所发生的事情。

  方运突然出现,并一指点碎了观音的掌中佛国,取经人玄奘死而复活等等。

  看到这一幕,如来皱起眉头,不停的掐算着方运的来历。

  只可惜,无论他怎样推算,都无法算出方运的任何信息。

  好像如同凭空出现,没有来处,没有去处,没有根脚。

  查不到姓名来历,修为几何,师承何处。

  就好似一张白纸,上面什么都没有写,干干净净,清清白白。

  本来没什么,若非恰逢大动,若非其插手西游,如来也不会注意到。

  但这种正常,本就不正常。

  “什么,竟然足以比肩世尊?这怎么可能?”

  底下的诸佛闻言,尽皆大惊失色,纷纷惊呼出声。

  声音中透露出一丝微不可察的窃喜与恐惧。

  如来凭什么成为西天灵山佛门领袖?

  这是一个很有意思的问题。

  有人说是德行,有人说是智慧,有人说是功德。

  还有人说,那是因为如来出生得早,若是我出生得比如来还早,那就没他什么事了。

  对于这个问题,灵山诸佛各有猜测,但都没有证实。

  实际上,确是有少数的人知道一些内幕。

  三界诞生之初,那时候还没有天庭,没有灵山,没有道门,只有寥寥无几的生灵。

  其中,老君、玉帝、如来三人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好似某一天,他们三人得了一样了不得的宝贝。

  至于是何等宝贝,外人无从得知。

  但随后的时间里,他们三人相继创建了道门、天庭、佛门势力,并开始招收门人弟子。

  无穷岁月过去了,三大势力轮流执掌三界乾坤,一直到现在,从没有变化。

  这其中并非没有势力挑战三大势力的霸主地位,但无一例外都烟消云散。

  不仅如此,他们三人都拥有着绝对的实力,根本不容任何人亵渎。

  后来者无论怎样修炼,都不可能达到他们的层次。

  这些情况,对于三界中存活时间长久的人来说,这几乎算是不公开的秘密了。

  他们也都习惯于遵从三位至强者制定的规矩,并甘之如饴。

  就好比本次西游大劫开场时,孙悟空大闹天宫的戏码。

  并非是玉帝乃到于天庭的高手打不过孙猴子,而是将显圣这个机会让给了如来佛祖。

  否则,天庭中那么多高手,难道都是吃白饭的不成?

  这只不过是三大势力早就商量好的事情罢了。

  但现在,事情出现了转机。

  佛祖竟然亲口说出,有人能与他比肩。

  如此一来,他们是不是也有机会?

  想及于此,不少人的眼中露出了异色。

  “嗯?”

  如来本想再解释一下,但突然发现方运竟然强行将观音许配给了玄奘,哪里还忍受得了。

  当即冷哼了一声,驾驭着莲台瞬间就冲出了灵山,向着鹰愁涧而去。

  娘西皮的,观音可是咱手下的头号大将,哪能容得对方胡来?

  要是去的晚了,那观音就彻底毁了。

  悠忽间,如来座下的九品莲台开到了最大的马力,瞬间破开空间,来到了鹰愁涧的上空。

  紧赶慢赶,终于在观音和玄奘拜堂之前,赶到了现场。

  “阿弥陀佛!”

  耀眼的金光落入庭院之中,化为一尊金光闪闪的佛祖法相,如来佛祖驾着莲台降临。

  “施主此举,有些过了!”

  看着方运的眼神中,透露出一丝好奇与谨慎,如来淡淡的说道。

  本想一降临就发飙,强行将对方镇压。

  但当真正面对方运这位神秘人的时候,如来才发现,对方深不可测,谁镇压谁还不一定呢。

  于是,如来只得强行压下了心中的怒意,决定先礼后兵,试探一下对方的深浅。

  “嘿,如来,你终于来了!”

  方运打量着如来,见其胸间裸露佛印*,金黄闪闪心性铭,大赤双脚行佛路。

  头长肉髻百十二,左右耳垂双大现,盘膝莲花道佛法。

  果然是满头包的秃驴。

  对于如来的降临,方运是毫不意外,

  观音都差一点点就成了玄奘的媳妇,真的只差一点点,顶多两分钟的事。

  哪怕是没有入洞房,只要拜堂完成,那她也毁了。

  方运就不信,在西游大劫的这种节骨眼上,如来会无动于衷。

  至于来之前,张三丰提醒的要注意如来、太上老君、玉帝三人的话,方运当然听在了耳中,但却没有当一回事。

  方运的想法,与张三丰可不一样。

  从小看西游记长大,方运对玉帝、如来这两个老家伙早就不爽了。

  对于崇尚无为的太上老君,方运倒是没太大的意见。

  单说玉帝和如来两个老家伙,借着大劫的名义设下大局,将小时候的偶像猴哥玩得团团转。

  而且,看看当初西游开局的时候,如来说的是什么话!

  如来对灵山诸佛说:“三界中四大部洲,众生善恶,各方不一,如那东胜神洲,敬天礼地,心爽气平。”

  “北巨芦洲,虽好杀生,只因糊口,性拙情疏,无多作践。”

  “西牛贺洲者,不贪不杀,养气潜灵,虽无上真,人人固寿。”

  “唯那南赡部洲者,贪淫乐祸,多杀多争,正所谓口舌凶场,是非恶海。”

  “唯有西方灵山佛门三藏真经,可导人向善,教化世人!”

  “吾欲将三藏真经送上东土,教化愚蠢众生,又恐其毁谤真言,不识我佛门精要,怠慢了佛门正宗!”

  “故,欲寻得一法力高强之士,往东土寻得一有慧根之人,教他苦历千山,询经万水,来灵山‘求’取真经,永传东土,教化众生!”云云。

  好家伙,合着归属于道门与天庭管辖的东胜神洲,与那西天灵山所在的西牛贺洲就都是好地方,人也都是好人。

  而那北巨芦洲虽然也杀生,但却只为糊口,就不算什么。

  而三教势力弱的南赡部洲,就成了穷山恶出刁民?

  归属于我的就是敬天礼地、心爽气平,不归属于我的就是贪淫乐祸、多杀多争!

  当真是好家伙,妥妥的双标狗啊。

  南赡部洲是什么地方?

  那就是大唐的疆域所在啊!

  说的难听点,是人族唯数不多的乐土了。

  为了让三教势力光明正大的进入南赡部洲,就给人家安上了一个‘贪淫乐祸、多杀多争’的罪名。

  不仅如此,取经人历经千山万水,重重磨难,最后还得向迦叶、摩柯二人行贿,才能求取到真经。

  九九八十一难,将玄奘和猴哥当猴耍呢?呃,不对,猴哥本来就是猴!

  呸!

  如今,方运自忖实力已经足以掀桌子,又降临到西游这方世界之中,那还不得掀它个底朝天?

  哪怕是不敌也没关系,不是还可以摇人么!

  谁怕谁呢,大不了干上一场!

  “弟子有愧世尊重任,差点误了西游大局,请世尊恕罪!”

  这时,得如来降临时的金色佛光之助,观音已经恢复了法身,一脸愧疚的来到如来面前。

  “无妨,观音尊者一时不慎失手,倒也算不得什么!”

  如来拈花一笑,微微摇头,温声说道。

  安慰了观音一番之后,如来转过头来,看向场中的方运。

  “阿弥陀佛,施主乃何方神圣,为何要插手西游大劫?”

  双手合十,喧了一声佛号,如来的目光直盯着方运,话音中隐隐含有质问之意。

  方运这家伙冒然插手大劫,完全是置三大势力于不顾,相当于直接打他们的脸。

  若是不给出一个妥善的说法,如来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我是谁,你就管不着了!”

  方运掏了掏耳朵,满不在乎的说道:“至于什么大劫,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

  “既然如此,施主为何要扣押我灵山观音尊者?”

  如来虽然不知道什么叫半毛钱半系,但听懂了对方话中的意思,遂而步步紧逼。

  “玄奘和猴哥是我朋友,你佛门欺负我朋友,我替他们出头,又有何不可?”

  方运挑了挑眉,转而质问道:“对了,我记得你这秃驴镇压了猴哥五百年,你佛门打算怎么了结此事?”

  “朋友?秃驴?了结?呵,施主说大话,也不怕闪了舌头!”

  如来闻言,心中怒火顿生,恨不得将对方打入十八层地狱永受苦难,方消心头之恨。

  “贫僧再问最后一句,施主是打定主意要与我佛门为难了?”

  深吸了一口气,如来强行压下怒火,冷声质问道。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人敢喊他秃驴了。

  若非为了佛门大计,定要打得对方满面桃花开。

  暂且先忍忍,被骂秃驴事小,查明对方的来历事大。

  若对方只是独行侠,那自然没得说。

  哪怕是付出一些代价,也要联合玉帝、老君将对方拿下,杀鸡儆猴,以儆效尤。

  “佛门又如何?很了不起么?”

  方运大手一挥,将玄奘和孙悟空二人移到万里之外,而后,身子一晃,悬浮而起。

  站到与如来平齐的高度,浑身法力弥漫,指着如来勾了勾手指,怒声喝道:“秃驴,少逼逼,来战!”

  言罢,他心念一动,打开了聊天群,同时在主群和他自身的24号分群中,同时发了一条信息。

  方运:“@所有人,即将直播大战如来秃驴,有兴趣看的来!”

  随后,他开启了两个群的直播。

  很快,无数群员进入了他的直播间。

  光芒闪烁间,无数群员来到了西游世界。

  只不过,两个群中的群员两两不相见。

  “哈哈,大战如来?可不能错过了!”

  看到直播间信息后,王超瞬间就进了直播间,兴奋的说道。

  “如来的实力可不弱,方兄弟你小心点儿!”

  张三丰捋了捋胡须,对方运告诫道。

  “没事,若是方运不敌如来,我立马本尊降临,镇压了如来秃驴!”

  秦羽挥了挥手,满不在乎的说道。

  什么叫帮亲不帮理,这就是了!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觉得理所当然。

  “嘿嘿,你们就瞧好吧!”

  方运闻言,更是信心十足。

  另一边,24号分群中。

  “卧槽,这里就是西游记世界吗?这可是一方大千世界啊,如来的实力很强吧,群主能干得过?”

  一名群员惊叹的说道,言语中充满了兴奋和担心。

  “你放心,群主既然肯开直播,肯定有十足的把握!”

  另一名群员撇了撇嘴。

  “不错!咱们啊,擦亮了眼睛仔细看就是,若是能学得一二,那成仙就有望了!”

  又有一名群员出声赞同道。

  “边上那位,是观音菩萨吧?”

  “应该是了,那圣洁之意假不了!”

  “这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有庭院?西游记中可没有与之相似的地方!”

  “莫不是大唐境内?”

  分群中的群员们议论纷纷,指指点点。

  这些群员都是仙境之下的存在,对于即将到来的大战自是兴奋不已。

  群主方运可是十五阶太乙境的至强者,即将超脱时空命运、证道永恒大罗的无上存在。

  值得群主如此慎重对待,如来佛祖定然是与其同等的存在。

  一时间,无论是主群中的分群主们,还是分群中的群员们,都颇为期待着接下来的大战。

  场中。

  方运大喝一声并开启了直播之后,法力运转间,祭出自身法宝,应付大战。

  左手一枝笔,右手一柄剑,又有一方大印沉浮于头顶三寸之地。

  笔乃上品后天灵宝乾坤笔,儒道所凝结而成,笔写乾坤,执掌阴阳!

  剑乃上品后天灵宝,昔年人祖所赐灵宝,剑斩一切不臣!

  印乃儒道至宝儒圣印,有着上品后天灵宝的威能,召唤正气长河护体,镇压自身气运。

  可以说,有这三件灵宝在手,方运基本上已经武装到了牙齿。

  “来啊,秃驴,让爷见识见识你佛门的神通!”

  方运胸膛中战意高昂,向着如来勾了勾手指。

  “阿弥陀佛!因果循环,报应不爽!昨日之因,今日之果!施主既然冥顽不灵,就休怪贫僧无礼了!”

  如来深吸一口气,其双手合十,头顶现出一片光明云,云朵中有枚金光闪闪的舍利子沉浮不定。

  其坐下的九品莲台散发出一道玄妙的佛光,将其周身都笼罩起来。

  随后,如来伸出一只手掌,掌上金光万丈,缓缓向着方运印了过去。

  一个巨大的‘卍’字印成形,遮蔽了苍穹,震动了天地。

  ‘卍’字印缓缓前进,碾压时间空间,显露出一股镇压寰宇、堂皇大气的韵味。

  “阿弥陀佛!”

  “阿弥陀佛!”

  其周围隐隐有无数佛门信徒的身影出现,吟唱着佛经,口喧着佛号,为这一掌提供助力。

  亿兆信仰之力汇聚,为‘卍’字印增添了三分威能。

  “好掌法,这就是如来神掌吧?”

  眼见着这一掌印来,方运眼露兴奋之色,手中乾坤笔连点,在虚空中书写出数个大字。

  ‘镇’、‘破’、‘封’...

  “去!”

  大字一成,方运随笔一挥,那些大字立时化作漫天神光,向着如来的手掌包围而去。

  同一时间,方运手中的圣剑竖起,平平的向着如来刺去。

  平平无奇的一剑却令如来脸色一变,好似锋芒在侧,寒毛倒竖,连忙伸出另一只手掌。

  这只手掌上,显现出一方辽阔无垠的佛国,携带着无边镇压之力,迎向方运的圣剑之锋。

  “轰!”

  一声巨响,整个三界都震动了起来。

  天空中,乌云密布,雷蛇狂舞,俨然一副末日之态。

  空间破碎化为虚无,天地法则尽皆颤抖,整个鹰愁涧被打成了废墟。

  大地崩碎为尘烟,天地能量剧烈翻涌,化作一片修罗场。

  ...

  凌霄宝殿。

  千里眼、顺风耳进了大殿,拜倒下去。

  “启禀陛下,下界发生了惊世大战,方圆十万里皆尽化为废墟!”

  两人战战兢兢的将所见所闻都说了出来。

  “哦?”

  坐于御座上的玉帝挥挥手,撤去了殿中的歌舞,颇为不在意的说道。

  “朕知道了,尔等下去吧!”

  按三人早先商量好的,西游本就是佛门兴盛之机。

  玉帝和老君虽然可以分润少许,但毕竟不是大劫主角,自然对大劫也不是很上心。

  因此,对于本次大劫之事,玉帝也不是很在意。

  此时,听了千里眼、顺风耳的禀报之后,玉帝大手一翻,取出乾坤镜,照向下界。

  此镜乃玉帝的随身至宝,可查看三界的任一角落。

  一道光华闪过,镜面上显露出鹰愁涧中的倒影。

  很快,正在大战双方的身影也出现在了镜中。

  “咦?此人是谁?”

  看到镜中的情形之后,玉帝惊咦一声,有些不可思议。

  只见得,一位从未出现过的神秘人,竟与如来大战。

  而且,从双方的交手来看,那位神秘人并未落入下风,反而是平分秋色。

  “敢问陛下,可是发生了何事?”

  听到玉帝的话之后,大殿中的其他人都面面相觑。

  太白金星站了出来,出声问道。

  “嗯...你们且看!”

  玉帝闻言,斟酌了一下之后,便将镜面一翻。

  镜中的影像立时显露在大殿的上空,以供群臣观看。

  于是,天庭众仙官便见到了令他们大惊失色的一幕。

  只见得,那人间界中,有一种神秘人正与如来佛祖大战。

  双方打得有来有往,天地震荡,乾坤反覆,空间破碎。

  但令他们震惊的却是,那神秘人也不知什么来头,竟然与如来打得有声有色。

  “敢问陛下,此人乃是何方神圣,竟可与西天佛祖对战?”

  太白金星压制着心中的激动之情,颤声问道。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

  没来由的,太白金星的脑海中突然回想起了这么一句话。

  三大至尊威临三界已亿万年,众生苦其久矣!

  如今,却是看到了一丝掀翻三大至尊统治的曙光。

  至于所谓的忠心?

  那不过是背判的筹码不够多而已。

  “朕也不知,且看下去再说!”

  玉帝的双眼微微眯起,不经意的瞟了一眼下方的众臣,淡淡的说道。

  有人挑战三界亿万年来的秩序,这是三大至尊的底线。

  玉帝的心里没有任何放松,相反,还高度重视。

  当然,他表面上依然是毫不在意,好似万事不萦于心。

  实际上,他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哪怕是拼着三界至尊的面子不要。

  也要强势出手,伙同如来将那敢于挑衅规则的家伙当场斩杀。

  同一时间,兜率宫中。

  万年不动的老宅男太上老君亦是悄然睁开了眼睛,露出一道精光。

  他的目光看向下方,看到了正在与如来大战的方运身上。

  “此人究竟是何来历?为何此前从未见过?”

  掐算了许久,毫无收获的太上老君不由得犯了嘀咕。

  同样的,太上老君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已经做好了出手的准备。

  那就是,三大至尊的威严绝不容许遭到挑衅。

  他们是规则的制定者,也是屹立于三界之巅的存在。

  若是这次的事情没有处理好,那以后如何让别人乖乖遵守他们三人所制定的规则?

  “三界从此多事矣!”

  想到这里,太上老君叹息了一声。

  ....

  “轰”然一声巨响,方运与如来对轰了一记,两人各退出了数万里。

  方运只觉得喉咙一甜,一口逆血冲了上来,体内法力一阵紊乱,受了不轻的伤。

  他能感觉到,如来的佛力之中,好似蕴含着一丝难以言明的力量。

  正是这丝力量的加持,才会突破他头顶上儒圣印的防护,使他受了不轻的伤。

  不过,对面的如来也没讨得了好,体外佛光一阵晃荡,差点破碎,显然情况也差不多。

  要知道,方运可是儒道与武道同修,1+1的效果绝对要大于2,他的全力一击,又岂是等闲。

  也就是如来有着亿万年的精深法力修为,以及西游世界所承认的尊位在身,才使得他的一身战力超强。

  否则,这一次对轰,谁胜谁负,还未为可知。

  此时初试招,便是双方不分伯仲,平分秋色的结果。

  “好个如来神掌,秃驴,再接本座一剑!”

  烟雾弥漫中,方运大喝一声,咽下喉吼中的那口逆血,挥剑冲了上去。

  “逆贼受死!”

  如来也打出了火气,阿弥陀佛也不喊了,双掌连连挥动。

  无数的‘卍’字印好似炮弹般,向着冲来的方运击去。

  “轰轰轰轰...”

  两人对招之下,法力碰撞产生的后果何其巨大?

  轰隆隆巨响下,在两人的大战下,方圆亿万里化为灰烬。

  亿兆众生被波及,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大战余波所波及到。

  瞬间就灰飞烟灭,亿兆灵魂去了地府转世。

  “嘶,这就是群主的实力吗?恐怖如斯!”

  “不虚此行,不虚此行啊!”

  看到这一幕,24号分群中的一众群员都倒吸一口凉气,大惊失色。

  那毁天灭地的场景,实在是太恐怖了。

  令得一众还没有成仙的群员们都惊呆了,只觉得大开眼界。

  “这一战,牵连甚广啊!”

  主群中,张三丰皱起了眉头,有些不悦。

  他是深知人祖的脾气的,也是进群最久的。

  平常时候,人祖虽然不大露面,很和气,好讲话。

  然而,一旦涉及到人族,可就没这么好讲的了。

  更别说,这一战中受波及的地方太广了,受牵连的人数也太多了。

  若是让人祖知道了,那还了得?

  不对,人祖神游诸天,肯定已经知道了。

  “方运兄弟有些大意了!”

  秦羽闻言,也想到了这一点,出声说道。

  “那咋办?”

  其他人闻言,面面相觑。

  虽然这方世界并不被洪荒人道管辖,这方世界的人族也与洪荒人族没有太大的关系。

  按理来说人祖不会管得这么宽。

  但他们也是人族的一份子,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呢。

  “要不然,秦羽你出手吧,制止这场争端,再想办法平复下去!”

  沉默了一会儿之后,张三丰看着秦羽,出声说道。

  “不错,以绝对的实力镇压,免得起什么夭蛾子!”

  “这劳什子西游,不游也罢,直接推平了事!”

  “就是,也让这方世界的土著知道厉害,免得整天将目光放在这一亩三分地,打来打去!”

  众群员听闻,都很赞同。

  “不急,大不了我来向人祖求情!”

  秦羽刚想点头答应,但随即心中一动,遂即摇了摇头,笑道:“不就是死了些人嘛,多大点儿事!”

  “直接施展时间倒流神通,让时间恢复到大战之前就是了!”

  却是刚才,他听到了人祖的传音,说是让他们放开了手脚玩,待会儿人祖会过来收尾。

  “咦,秦羽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张三丰一愣,情况有些不对啊。

  秦羽什么时候这么勇了?

  以往可没见过。

  “不错,我刚刚得到人祖的传音,说是让我们放开了玩,哪怕是将西游世界打了个粉碎也没事!”

  秦羽倒是没有隐瞒,直接说了出来。

  “真的假的啊?”

  有人不信,将信将疑的问道。

  “废话,肯定是真的了,我还敢假借人祖的名义来骗你们不成?”

  秦羽没好气的白了此人一眼,反问道。

  “既然如此,那还等什么?”

  王超闻言,双眼放光,搓了搓双手。

  “不错,我们真身过来耍耍,反正人祖允许了!”

  辰南弹了弹指甲,亦是跟着说道。

  “我记得东海龙宫宝贝众多,咱们不如去见识见识?”

  周青摸了摸鼻子,有些不怀好意的说道。

  “我说,难道你们就不好奇西梁女儿国嘛?”

  见到众人都是一脸的兴奋,洪青山不由得出声说道。

  此言一出,场面立时静了下来,皆是诡异的望着洪青山。

  “老洪,还是你有品味!”

  方寒不由得竖起了大拇指。

  回想一下那所谓的西梁女儿国,从上到下唯有女子,没有男子。

  方寒不由得对洪青山的品味高看了一眼。

  “说起来,那倾国倾城的嫦娥究竟长什么样子,你们就不好奇吗?”

  说到这个话题,众人都有些兴奋,王超更是双眼放光。

  “喂,当着我们的面说这个话题,真的好吗?”

  另一边,赵灵儿、黄蓉、碧瑶、狠人、江玉燕等女子很是无语。

  “说到女儿国,我有点好奇,她们那个子母河、照胎泉,落胎泉,你们就没有好奇吗?”

  赵灵儿沉吟了片刻,对众人问道。

  其实,女儿国看似美好,但细思之下,却是极其恐怖。

  只不过,男人们一听到全是女子的国度,个个都双眼放光,哪会细思背后的隐秘?

  但赵灵儿等人却是女子,看待问题的观点自然与男子不同。

  “哦,赵仙子有何高见,不如说来听听!”

  张三丰心中一动,不由得出声问道。

  “高见不敢当,浅见是有一些,我估且一说,你们也就估且一听!”

  赵灵儿嫣然一笑,说道:“在我看来,这西梁女国绝对是个不正常的地方,处处透着诡异!”

  “这里隐藏着不可为外人道的秘密,虽然没有妖怪,但人人可疑,绝对没有什么好人家,也不是什么好去处。”

  “原著第第53回‘禅主吞餐怀鬼孕黄婆运水解邪胎’中写的明白,唐玄奘和猪八戒喝了子母河的水,怀的是鬼孕、邪胎!”

  “说的好听点是子母河,不好听那就是一条鬼母河,守着这么一条河,可想而知西梁女国的女子们会是什么好人。”

  顿了顿,赵灵儿又接着说道:“唐僧师徒四人初到西梁女国时,在这条河上叫了一条渡船,船上的销公其实是个‘躺婆’,是个‘老裙钗’。其眼花眉皱面容衰,声音娇细如莺啡,一见面或微笑不语,或笑脸嘻嘻,给她渡钱也不说多也不嫌少,看上去人畜无害,服务到位,是个好人。”

  “可就是这么一个看上去人畜无害的老妪,却从未提醒唐僧师徒,这条河里的水不能喝,就这么任由唐玄奘和猪八戒喝下了子母河的水,一直到唐僧和猪八戒大着肚子忍着疼痛下船,这老妪都没有提示—句话!如此一来,你们觉得她会是个什么人?”

  述说了一遍之后,赵灵儿信誓旦旦的说道:“子母河怀孕、照胎泉照胎,落胎泉打胎,这其中必定有着不可告人的秘密!”

  她的话音一落,现场鸦雀无声。

  “真的假的啊?”

  洪青山闻言,不由得瞳孔一缩,有些不敢相信。

  “就是啊,说的这么恐怖!”

  王超的脸色也有些难看。

  “是与不是,你们到时候亲眼去看看就知道了!”

  赵灵儿自信的点了点头。

  “看来是八九不离十了,不过没关系,咱们肯定有机会去见识一番!”

  辰南沉声道。

  “其实老道倒是很想知道,那子母河的水,比之万仙子的怀孕神指又如何?”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张三丰缓缓的说道。

  “嘶!”

  众人纷纷倒吸了一口凉气,看着旁边那笑意盈盈的万碧瑶,都有些脊背发凉。

  这种逆天的神通,确实比起子母河水还要恐怖。

  子母河水的话,大不了小心一点,不乱喝水,总可以避免。

  但那怀孕神指的神通,简直是防不胜防,要是不慎中招。

  那可真是一世英名尽丧,威名扫地。

  光是想一想就令人头皮发麻。

  “诸位,先别急!”

  秦羽见状,有些哭笑不得,这歪楼都歪到什么地方去了。

  他站了出来,说道:“先不说这个了,大家先本体降临过来吧!”

  指着远处的大战,秦羽接着说道:“他们快分出胜负了,而且,玉帝和老君也快坐不住了。”

  场中。

  “轰!”

  一道庞大的能量风暴爆发,方运与如来各自后退出万里的距离。

  两人大战了上百招,如今已经渐渐分出了胜负。

  “咳咳咳!”

  只见得尘埃落定,烟尘散去之后,如来的身影露了出来。

  他躺在地上,连连咳嗽,嘴里吐出一口鲜血,气息也变得萎靡不振,面色苍白。

  显然,在刚刚的大战之中,他受了极重的伤,以至于都无法保持佛祖的颜面。

  此时,看着对面的方运,如来的眼神中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多少年了,多少年没受过这么重的伤了?

  久到他自己都快忘记了。

  自从获得了天地赐予的尊位之后,他就成了高高在上的如来佛祖。

  与天帝、老君二人平起平坐,三人共治天地。

  高居于苍穹九天之上,俯视三界亿兆众生。

  视天地为棋盘,众生为棋子。

  执掌乾坤,编织命运。

  一念天地变色,一念众生兴亡。

  亿万年过去,不是没有人挑战他们的至尊之位,但无一例外都落败了。

  以至于,如来都已经快要忘了,输是什么样的感觉了。

  没想到,今天就体验了一回。

  是的,哪怕是不想承认。

  但如来不是那种输不起的人,他不得不承认。

  他,输了!

  输给了这个神秘人!

  而且,这一波输得有点儿惨。

  但是。

  输不要紧,今天却绝不能让这个神秘人活着离开。

  想到这里,如来心念一动,两道神识去了九天之上的凌霄宝殿和兜率宫中。

  打不赢不要紧,喊老君和玉帝过来,三个人并肩子一起上。

  今天说什么也要将这神秘人弄死。

  “哈哈,秃驴,你也就这两下本事?哈哈...咳咳...”

  看着站都站不起来的如来,方运不由得哈哈大笑着出声讥疯。

  只不过,他挣扎着爬起来后,却也咳嗽连连,身子有些颤抖。

  “恶贼休得猖狂,待贫僧休整一番,再与你大战三百回合!”

  如来挣扎了一下,嘴里有气无力的喊着。

  两人都受了伤,谁先恢复过来,谁就能在接下来的争斗中占据上风。

  而且,如来需要拖延一下时间,等待着老君和玉帝降临。

  所以,就摆出一副伤势重到无法动弹的地步,试图麻痹对方。

  “呵,你是不是在待玉帝和太上老君来帮忙?”

  方运早就知道了这一茬,挣扎着盘腿坐下,对着如来讥疯道:“怎么,你当我是傻子?不知道你在摇人?”

  “既然要摇人的话,那就比比看,谁摇来的人多好了!”

  说完,他看向正虚影降临,观看直播的分群主们,说道:“如来人傻钱多,兄弟们速来!”

  至于24号分群,他在打完之后就关闭了直播。

  免得让群员们看到自己的不堪,使英名的群主形象毁于一旦。

  “哈哈,就来了!”

  秦羽等人不由得乐了,纷纷应了一声。

  而后,心神回归本体,再打开通向西游记世界的传送门,直接真身降临!

  另一边,“嗡”地一声,天地间呈现出阵阵异象。

  一驾九龙玉辇从天而降,周围围着无数天兵天将,还有各色仙女。

  玉辇之中,坐着名义上的三界至尊,昊天金阙至尊玉皇赦罪大天尊玄穹高上帝!

  简称玉帝。

  “无量天尊!”

  又有紫气东来三万里,天花乱坠,地涌金莲,一头有如太古神兽般的青牛缓缓走来。

  青牛背上坐着一位其貌不扬的老道士,赫然正是太上老君。

  三界的三位至尊,今日尽皆集齐于此地。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597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