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崆峒印出世【求月票最后几天双倍月票了】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第41章崆峒印出世【求月票最后几天双倍月票了】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大赤天,八景宫。

  大殿内三清分坐,太上淡然,元始冷漠,通天傲然。

  香炉青烟袅袅,三人相顾无言。

  时至今日,早已没了昔日三清的情份。

  “通天道友,你可要三思而后行啊,莫要行差踏错,界时悔之晚矣!”

  看着默然不语的通天,太上开口劝说道。

  “不错!”

  元始神色漠然道:“我等圣人执掌乾坤,凌驾于众生之上,以天地为棋盘,以万物为棋子,天地不毁,圣人永恒!”

  “通天道友何必为了区区一件至宝,置圣人脸面于不顾?”

  “你不怕老师生气?难道不怕无量量劫来临之后,万劫不覆?”

  若是其他圣人有这个念头也就罢了,他们暂时也感应不到。

  但通天毕竟是三清之一,在他刚一动去找人祖的念头之时,太上和元始二人就心有所感。

  三清同体,虽然暂时分家,昔日的情份也变得几乎消失,但却有着怎么也斩不断的联系。

  若是真的任由通天去找人祖,以一死而换得一件先天至宝的话,那他们三清的脸面就真的丢光了。

  日后鸿钧责怪起来暂且不说,开了这一道口子,天道圣人就真的没有任何威严可言了。

  至于准提,他只是老师的记名弟子,与我等真传弟子自然不同,自有鸿钧老师处置他。

  但当通天生出这个念头的时候,太上和元始二人是相当震撼和动怒的。

  他们三清何等的尊贵,秉承盘古大神的遗泽所生,在洪荒之中的跟脚无人能比。

  现在,居然要俯首屈服于区区一女子所捏造的生灵,成何体统?

  于是,在感应到通天动了念头之后,太上与元始二人连忙将通天找了过来,劝说他打消了这个念头。

  “呵,真是说的比唱的还好听呢!”

  通天闻言,面露讥讽之色,反驳道:“太上道友贵为老师的入室大弟子,待遇自然不凡,不仅命你执掌玄门,还赐下先天至宝太极图以防身!”

  “再加上盘古开天遗泽的功德所化,后天至宝天地玄黄玲珑宝塔,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上,你自然可以笑傲诸位圣人!”

  “元始道友也是不差,有老师赐下的先天至宝盘古幡,昔日分宝岩上那些威力巨大的至宝亦都被你收入囊中!”

  “你二人可谓是富到流油,不仅可镇压大教气运,赐予门下弟子亦是绰绰有余!”

  “可是我呢?说起来是三清一体,你二人何曾体会过我的感受?”

  “老师虽然赐下诛仙剑阵,但却不能镇压气运,好听不好用的东西罢了!”

  “分宝岩上,虽然我得的宝贝最多,但都是威力最弱的那一堆!”

  “感情好处都让你们得了,骂名却都由我来承担!”

  “这也就罢了,咱们三人一见面,你们二人不是说教就是讥讽,何曾顾及到我的感受?”

  “怎么,我比你们化形晚上那么一点,就成了你们任意说教的对象?”

  “真是不知所谓!”

  通天越说,就越来气。

  他铁青着脸,一股脑儿将这么多年来的委屈通通都说了出来。

  言罢,通天大袖一甩,直接站起身来,大步向殿外走去。

  跟他们二人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多说也是无益。

  还不如去找人祖,以一死换得一件先天至宝来算爽快。

  要知道,他可是思虑了许久,才终于下定了决心。

  这还没行动呢,就被太上请到了八景宫中。

  然后,开口就是一顿训斥说教,令人厌烦至极。

  眼下,将这么多年来的委屈都说出来之后,心情都好多了。

  就在这时,天地间突然一阵动荡,好似有一股无形的波动自某处发出,而后很快扩散到整个洪荒世界。

  太上、元始二人齐齐皱眉,通天也停下了脚步。

  很快,太上看了元始一眼,元始沉默了一会儿,点了点头。

  “通天道友且留步!”

  见到元始同意,太上出言挽留。

  通天转过身来,看着他们二人,一言不发。

  只听太上说道:“贫道算出有一物即将出世,而且与吾有缘,却不知是何物?”

  “但贫道却知道,那宝物定然是一件威力巨大的宝物,甚至可能是先天至宝!”

  “贫道可以将这件至宝让给通天道友,甚至我二人还会协助通天道友夺得宝物!”

  “条件就是,通天道友莫要去找人祖了!”

  “你意下如何?”

  说完,太上看着通天,等待着他的决定。

  掐指一算,太上推算得出来,这件即将出世的宝物与人族有关。

  而他昔日乃是人教教主,自然与此宝有缘,甚至可以说是此宝的天定之主。

  但那是昔日,却不是如今。

  人教教主身份被人祖所褫夺且不说,还让他道行倒退了一大截。

  这么些年过来,才慢慢恢复到原先的状态。

  如今,这件与人族相关的宝物即将出世,却是让太清有了别样的心思。

  虽然不知道人祖会不会对这件宝物感兴趣,但若是他们三清合力,倒是谁都不用怕。

  既然通天道友如此渴望得到一件至宝,不如将这件至宝让给他。

  日后,若是人祖追究起来,也是由通天道友来承担。

  这样做不仅全了三清之谊,还能将祸水东引,又免得通天被人祖所杀后跌了圣人的脸面。

  可谓是一举三得。

  就在这一瞬间,太上就想到了计策。

  向元始示意了一番并取得他的同意之后,立马就开始忽悠通天。

  你看,哥哥对你够意思了吧,一件先天至宝说让就让给你了。

  不仅如此,我们两个哥哥还合力帮你夺得此宝。

  小通天啊,你就乖乖听话好了。

  好家伙,得亏通天不知道内情,否则,怕是得气疯。

  而元始呢,他也有自己的考量。

  要说元始此人,最在乎的是圣人脸面,其次便是门下的道统。

  虽然不知道太上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若能安抚通天,不使得三清之威名扫地,倒是愿得出一把力。

  “此言当真?”

  通天闻言,果然有所意动,不禁反问道。

  若是他们二位圣人果然与自己站在同一战线,并全力助自己夺得此宝。

  那可比去找人祖领死好多了。

  能活着,谁特么愿意死啊?

  之前,想去找人祖领死,那也是万不得已的下下之策。

  眼下,有比这更好的方法获得一件至宝,孰优孰劣,不是一眼就看得出来么!

  通天,心动了!

  “圣人一言九鼎,自然是真的不能再真了!”

  太上闻言,点了点头,心里却是乐开了花。

  通天小弟啊,你还是这么的不开窍。

  脸上却是丝毫不显,一脸的淡然道:“通天道友意下如何?”

  “善!有劳太清道友、玉清道友了!”

  认真看着太上和元始的脸色,却是看不出丝毫的异常。

  通天认真的想了一下,痛快的点头答应了下来。

  “既如此,那咱们三清合力,让洪荒众生看看,什么叫圣人威严!”

  太上淡然道。

  这傻孩子终于入套了。

  “无量天尊!”

  元始宣了一声口号。

  随即,三人也不乘坐骑,一同出了大赤天,朝下界洪荒大陆而去!

  圣人神通不可揣度,三人意念一动,便穿越亿万空间,瞬间出现在一座散发着微光的仙山上空。

  通天双眼注视着下方,对二人说道:“不知此次会出什么样宝物,此物虽然宝光收敛,从泄露出来的气息来看,却有着一股皇者之气,奇哉怪哉!”

  按照三人商量的来看,这件宝物几乎已经可谓是他的囊中之物。

  是以,通天已经迫不及待的等待着宝物出世。

  元始闻言心中一动,心里默算片刻。

  旋即对太上说道:“大师兄,吾适才默算天机,发现此宝事关人族!”

  “不错,贫道亦推算出与人族有关!”

  太上闻言,点了点头道:“但方才贫道已经有言在先,将其让给通天师弟,以全三清之谊!”

  元始和通天闻言,皆是愣住了。

  “人祖那里...”

  此时,通天有些后悔了。

  与人族有关的宝物,岂不是要从人祖那里夺得?

  此行能顺利?

  一旁的元始却是默然不语,此时他才发现,低估了这位大师兄。

  他完全没想到,就在刚刚宝物的气息透露出来的一刹那。

  太上就知道了宝物的具体信息,并且,还设下了圈套让通天去钻。

  眼下,正是不上不下的局面。

  若是让通天就此放弃,他肯定不甘心。

  若是接着强夺宝物,那势必会与人祖交恶。

  哪怕是三清合力,能否在人祖手中讨得了好,元始也没有信心。

  但是无论如何,通天势必会得罪人祖。

  夺得了宝物也就罢了,若是没有得到,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那么,接下来通天还会再去找人祖做交易吗?人祖还会给他交易的机会吗?

  想到这里,元始心中一阵恶寒,只觉得浑身颤栗。

  他才发现,太上此计,无论结果如何,都已经完全杜绝了通天找人祖寻死的行为。

  果然高明,果然恶毒。

  “无妨,人祖已经带着人族退出了洪荒大陆,自开一界,几乎算是与我洪荒断绝了关系!”

  太上老神在在的说道:“此宝出自我洪荒大陆,与他人族何干?”

  如今宝物即将出世,刻不容缓,哪能容得通天临时打退堂鼓?

  他不干,也得硬着头皮干!

  “这....”

  虽然你说的很有道理,但我怎么总觉着你在忽悠我的样子?

  通天皱着眉头,只觉得进退两难。

  退吧,心有不甘。

  根据气息来看,那件宝到最少也是一件极品先天灵宝,甚至是先天至宝。

  进吧,势必会得罪人祖,甚至引发圣人大战。

  到时候,夺不夺得到宝物还是两说。

  但有了人祖这么一个威猛的敌人,日后绝对麻烦重重。

  正是想到这里,通天迟疑不定,进退两难。

  “通天道友莫非是怕了?”

  这时,元始仿佛看到了通天的迟疑,悠悠的开口说道。

  他决定,添上一把柴,让这股火烧得更大一些。

  虽然太清比较阴险,但自己与他站一条道上,总不会吃亏。

  眼下,通天还在左右摇摆不定,不激将一番,如何让他下定决心?

  “贫道怎么说也是天道圣人之一,断然没有怕的道理!”

  听了元始的话,通天不由得想到了从前,元始那时时讥讽的可恶嘴脸,倒是让他下定了决心。

  反正洪荒世界不破,圣人万劫不磨。

  得罪了人祖又如何?

  大不了就是一死而已。

  反正死了也能无限复活。

  既然如此,那还有什么好怕的?

  “善!”

  太上与元始闻言,不由得脸露笑容,点头称赞。

  “既如此,我等便在此等候宝物出世,看看它到底是何物?”

  通天的眼神逐渐变得坚定,对二人说道。

  太上与元始二人点头,太上正准备说些什么。

  正在这时,只见从天际落下一辆宝帐鸾凤车。

  但见车前有金童对对执幡幢,玉女双双捧如意;

  沉香宝座,造就飞龙走凤。

  凤车停了下来,车前童子撩起鸾帘。

  从车内走出一个容貌瑞丽,瑞彩翩跹的女子。

  正是女娲圣人!

  女娲来到场中,向着三清施了一礼道:“女娲见过三位师兄!”

  三清连忙向她还礼,还未待言语,只听得西边传来一声清扬优越的吟唱:

  大觉金仙不二时,西方妙法祖菩提。

  不生不灭三三行,全气全神万万慈。

  空寂自然随变化,真如本性任为之。

  炼就西方居胜境,修成永寿脱尘埃。

  莲花成体无穷妙,西方首领大仙来。

  停罢,又有一声吟道:

  大仙赤脚枣梨香,足踏祥云更异常;

  十二莲台演法宝,八德池边现白光。

  寿同天地言非谬,福比洪波说岂狂;

  修成舍利名胎息,清闲极乐是西方。

  四位圣人闻言,循声望去,便见得西方教的两位教主联袂而来。

  “见过诸位道友,贫道有礼了!”

  接引和准提向四圣稽首,齐齐道。

  “不知二位道友所来何事?”

  四人稽首还礼,通天眉头微微一皱,问道。

  “无它,贫道适才心神一动,演算天机,知晓此地之物与我西方有缘,故来度之!”

  准提出声道。

  此时的他,虽然伤势还未恢复,但感应到有宝即将出世,哪还顾得上这么多。

  虽然得了人祖一件先天至宝,但有句话说的好啊。

  谁会嫌自己的宝物多呢?

  自己以命换来一件先天至宝,但师兄接引却还没有呢。

  若是能夺得此宝,那师兄弟二人岂不是人手一件了?

  光是想想,就很令人激动了。

  想到这里,准提连忙从八宝功德池中出来,联合了师兄接引之后,联袂来到此地。

  此话一出,太上与元始二人只是淡漠的瞥了他一眼,便懒得理他,一心关注着即将出世的宝物。

  “准提道友,不知你自人祖处得了何等宝物,可否让贫道开开眼界?”

  倒是通天有些兴趣,出声问道。

  虽然知道准提去找了人祖,也以死换得了一件至宝。

  但说起来,那件至宝长什么样子,大伙儿可都还没有见过。

  是以,见到了准提的时候,通天立时就来了兴趣。

  “...”

  准提闻言,握紧了拳头,脸色变得铁青。

  只觉得心口隐隐作痛,那尚未复原的伤势有更进一步恶化的趋势。

  这算什么?揭开伤疤撒盐?

  哪壶不开提哪壶是吗?

  还是说,打人打脸,骂人骂娘?

  若真是一件威力巨大的至宝也就罢了,他准提反正脸皮厚,让人说几句也无妨。

  但关键的是,那木鱼说是至宝,实则鸡肋。

  除了镇压西方教气运之外,无甚攻击、防御功能。

  以之对战同阶的圣人,完全没用好吧。

  虽然可以诱惑生灵,使之加入西方教。

  但以准提圣人之能,哪怕是没有这件至宝,照样可以渡化生灵。

  想到这里,准提隐隐觉得,那件以自己生命换来的至宝一点儿也不香了。

  “好歹你准提也是个圣人之尊,怎么每次来东方打秋风时总是说这句话,凭白让人小看,真是不要一点面皮!”

  一旁的女娲闻言,摇了摇头,心底暗自有些恼怒。

  “哼!”

  准提此时只觉心中羞愤异常,冷哼一声,决定不搭理通天。

  一旁的接引暗自叹了口气,毕竟准提是西方教的二教主,他不好说什么。

  通天见状,也不以为意,遂不再多言,转而关注那件即将出世的至宝。

  一时间,场中安静了下来,六位天道圣人齐聚于此无名仙山,等待着至宝的出世。

  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间,或许是亿万年之久。

  突然,只见得下方仙山中宝光大放,将方圆亿万里方圆都照得通明。

  不仅如此,更有一股澎湃的真龙之气直冲天际,将亿万里方圆的云团搅了个粉碎。

  一股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弥漫整个洪荒世界。

  洪荒万灵万兽尽皆被其压得匍匐于地,动弹不得。

  天际有鸾鸟飞鹤盘旋飞舞,鸣叫连连!

  无数异象漫天展开,龙飞凤舞,天女散花,紫气东来。

  “轰!”

  下一刻,只听得一声轰然爆响,炸起漫天烟尘,方圆亿万里尽皆付之一炬!

  一团七彩金光从地底深处冉冉升起,渐渐露出它的本来面目。

  只见一方印玺缓缓浮现于半空,出现在众圣的眼前。

  其上有五条九爪神龙盘旋环绕,周身有七彩光芒闪耀。

  一股真龙之气铺面而来,气势凛然,神圣不可侵犯!

  印玺之上九龙相互盘绕,印座四面有五方天帝圣容。

  印玺下有大道符箓,‘崆峒’二字。

  “崆峒印!”

  见到这枚印玺的时候,六位天道圣人皆惊呼。

  竟然是崆峒印?

  崆峒印者,先天至宝也!

  既天道所出,乃人皇印玺。

  持印者,可废立人皇,可诸邪不侵,万法不破!

  “无量天尊!”

  太上宣了声道号,说道:“崆峒印乃是人皇印玺,当归吾三清所有!”

  元始、通天闻言,皆是点头称然。

  在这个时候,不管人祖会不会插手,他们三人都不可能放手,任由这件先天至宝被其他圣人夺去的。

  看到这枚玉玺的时候,他们甚至还有着更大胆的想法。

  崆峒印,人皇印玺,持之可任免人族首领。

  若是能夺得此宝,是不是可以插手人族之事?

  甚至,往更深处想,是不是可以废掉人祖在人族的人祖尊位?

  “吾乃人族圣母,此宝当与吾有缘!”

  沉思了片刻,女娲毅然站了出来说道。

  三清能想到的地方,她会想不到?

  “不,女娲道友此言大谬,你已经不是人族圣母了!”

  元始瞥了她一眼,不屑地说道。

  “你...”

  女娲闻言,气得胸脯一抖一抖,却是再也说不出话来。

  元始之言的确无误,她已经被人祖废除掉人族圣母的身份。

  再以人族圣母的身份来抢夺这件至宝的话,这个理由就有些站不住脚了。

  “哼!”

  想到这里,女娲再对比了一下双方的实力,只好默默地退到了一旁。

  女娲此举,无异于宣示放弃了对至宝的争夺。

  三清见状,皆是满意的点了点头。

  算她识相!

  太上见状,向通天看了一眼,示意他去收取了这件玉玺。

  “善!”

  通天点了点头,走上前去,便欲将玉玺收入囊中。

  “且慢,此宝与我西方有缘,贫道当度之!”

  就在此时,准提立即取出七宝妙树,伸向通天,拦下了他。

  他做不到眼睁睁看着旁人取了至宝,而自己无动于衷。

  眼见至宝出世而不可得的感觉,可是太难受了。

  他决定放手一搏,无论能否得到手。

  不努力一把,谁知道最终的结果如何呢?

  旁边的接引暗自叫糟,准提看不清形势,他却是看得分明。

  如今东方四圣已然达成了默契,可准提仍要跳出来生事,这岂不是要犯众怒了?

  就算女娲放弃了夺宝,但人有三清可是共同进退呢。

  果然不出所料,只见元始手中已经出现了盘古幡,太上手中出现了太极图。

  便是女娲也冷哼一声,取出了山河社稷图。

  准提见状一阵心虚,他此时已然看清了形势,心中顿时有了退意。

  只是开弓没有回头箭,若是就此走了,那便丢了圣人面皮。

  日后在一众圣人之中,永远也抬不起头来。

  “道友可是要做过一场?”

  太上扬了扬手中的太极图,不动声色的问道。

  此时,太上已然大怒,准提这家伙莫不是以为得了一件先天至宝,就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了?

  只是圣人之怒不显于色,但在场诸圣还是能清晰感觉到了他的愤怒。

  “这...”

  准提拿着七宝妙树,上也不是,退也不是。

  “善哉善哉!崆峒印合该通天道友所得。”

  接引见状,暗叹一口气,上前向太上行了一礼,说道。

  “哎...”

  准提叹息一声,收起了手中的七宝妙树。

  接引的话,给他一个台阶下,也算是默认了至宝的归属。

  他实在是不甘心啊。

  只是形势比人强,为之奈何?

  “善!”

  太上、元始二人闻言,这才脸色稍霁。

  总算接引懂事,否则,今天定要打得准提满地找牙不可。

  “既如此,我等就先告退了!”

  接引又再次向众圣一礼,便拉着准提回西方世界去了。

  再不走,万一等下被三清围殴怎么办?

  “通天道友,你且收了崆峒印吧!”

  眼看着西方二圣离开,太上转过身对通天说道。

  “善!”

  通天闻言,应了一声,眼神炽热的看着那悬浮的印玺。

  伸出手去,准备将此至宝收入囊中。

  “且慢!”

  就在此时,一道声音伴随着一股强横的威压,从天际远远传来。

  “咻”地一道破空声响起。

  很快,人祖的身影就从天而降,落在了通天的身前,阻止他收取崆峒印。

  崆峒印出世的气息弥漫洪荒的时候,李洛将目光从西游世界中收回。

  然后,他就发现,天道六圣都陆续来到了无名仙山中,等候着至宝的出世。

  看到这一幕,李洛干脆就不着急了。

  他倒想看看,这几位天道圣人究竟想干嘛。

  只是看了片刻,李洛就大笑了起来。

  三清之间,各怀鬼胎,反倒不如西方二圣之间来得团结。

  女娲依旧是形影单只,两边都不沾。

  对于太上的打算,李洛是看得分明。

  他明显是想将通天当成傻子玩,推到前面,试探自己的反应。

  元始的态度有些暧昧,察觉到了太上的意图,不仅没有反对,还联合太上打算坑通天一把。

  通天的应对也有些意思,打算装傻,顺水推舟,将计就计?

  这是三个人拉了三个不同的群?

  你算计我,我算计你?

  真是太有意思了!

  随后,三清商量好之后,连手震慑了女娲,并一致对付西方二圣。

  准提头铁,看不清形势,还以为三清分家之后,各自为战。

  却不曾想,人家三人暂时联合到了一起。

  反倒是局外的接引看得分明,连忙拉着准提离开,免过了一劫。

  这一点,倒是让李洛有些遗憾。

  他们怎么就不打起来呢?

  要是三清对战西方二圣,想来应该有些看头。

  为这无聊的日子增添三分色彩。

  随后,西方二圣离去,三清准备摘收胜利果实。

  看到这里,李洛就坐不住了。

  区区一件先天至宝,不算什么特别珍贵的东西,毕竟他随时可以造就一件先天至宝。

  但崆峒印却是截然不同。

  这是天道规则运转之下,以之制衡人族的产物。

  执崆峒印者,先天就占据了人族三成气运,可随意废立人皇。

  在李洛的前世神话传说之中,此印先是为三皇五帝执掌。

  后来,三皇五帝结束,由大禹的儿子夏启建立夏朝,实行‘家天下’。

  为防止后世有‘不肖’人皇,利用崆峒印之能,‘倒行逆施’、‘祸乱天下’。

  三清圣人商定,三圣轮流执掌崆峒印。

  夏朝沿袭三皇五帝,崆峒印便由太清圣人太上老君执掌。

  商汤代夏,截教大兴。

  崆峒印便由上清圣人通天教主执掌。

  商纣无道,周室当兴。

  元始天尊利用封神之战,架空人教、重创截教、暗算佛教。

  使得阐教一家独大,统领玄门。

  这样看起来,是不是很美好?

  无论是人族也好,还是诸位圣人也罢,都获得了既得利益。

  你好,我好,大家好!

  但实际上呢?

  李洛可是仔细思考过。

  前世的神话传说之中,三清得崆峒印之后,占据人族三成气运牢不可破。

  再加上,女娲圣人身为人族圣母,先天又占据人族三成气运。

  而太清圣人立下人教,又分走人族三成气运。

  整个人族,亿兆族人共享着那剩下的一成气运。

  可以说,天道圣人将人族是算计得死死的,永无翻身之地。

  可能有人要说了,洪荒中的人族也不算差了。

  三皇五帝等数位圣人坐镇火云洞,放眼整个洪荒,人族都算是第一大族,当之无愧的天地主角。

  李洛想说的是,有这种想法的人,不是坏就是蠢。

  三皇五帝是什么?

  那只是天道圣人推出来的傀儡罢了。

  他们空有圣人之名,无有圣人之实。

  有媲美圣人的名声,却没有相应的道行和法力。

  可不就是个庙中泥胎么,中看不中用。

  名义上大家同为圣人,平等相处,但实际上,三皇却矮了圣人一头,对于圣人的旨意必须遵守。

  天道圣人不染因果,三皇却染因果,与人族共存亡。

  三皇亦是如此,就更不要说后面的五帝了,完全是凑数的存在。

  天道圣人就是把人族圈在猪圈里当猪养,什么狗屁天地主角,不过是说的好听罢了。

  李洛知道,天道这是怕人道觉醒,对天道会有不利的行为。

  故而,才会死死的压制人族,绝不让人族有任何崛起的机会。

  言归正传。

  此时,看到崆峒印出世,李洛立时就知道。

  这是天道为了对付人道,而催生出来的法宝。

  所以,不管是怕了天道的诡计也好,不让天道有可趁之机也罢。

  李洛都绝不会允许,崆峒印落到任意一位天道圣人手中。

  否则,对人道来说、对人族来说、对他李洛来说,都将是一个源源不断的麻烦。

  “且慢!”

  想及于此,李洛的本体霍然站了起来,迈步间,就从人道天来到了洪荒大陆之中。

  “此乃我人族之宝,合该由吾人道掌管,尔等可有意见?”

  冷眼看着面前的四位圣人,李洛漠然说道。

  “人祖此言差矣!”

  太上作为大师兄,当仁不让的站了出来。

  “此用天道所铸之宝,该当吾等天道圣人执掌,与人道有何干系?”

  “然,此时吾六位天道圣人已经商定完毕,交由通天道友掌管!”

  “人祖莫非要强抢不成?”

  面对着强势的人祖,太上硬着头皮反驳道。

  没办法,这个时候可不能怂。

  要是怂了,那大师兄的面子丢了不说,鸿钧那一关就过不了。

  虽然鸿钧没有露面,但太上却是知道,这是天道对付人道的法宝。

  若是此宝被人祖得了去,那他不死也得脱一层皮。

  “放屁!”

  李洛双眼一瞪,质问道:“我人族已经退出了洪荒大陆,不与天道相争!”

  “可你天道三番五次找我人道的麻烦,当我这人祖是泥捏的不成?”

  “这劳什子崆峒印是干什么用的,还要我明着说出来吗?”

  “识相一点的,你们都乖乖让开,不要惹我发飙!”

  区区取巧才证得圣人的半吊子混元,也敢在他李洛面前炸刺,真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吧?

  听到李洛的话,三清的面色大变,都阴沉了下来。

  太上的脸上不复淡然,变得冷若冰霜,显然已是怒极。

  而元始作为与太上同进退的小弟,自然是同荣共辱,感同身受。

  通天也是胀红了一张脸,呐呐无言,不知道究竟该怎么办。

  “人祖,你还真就是用泥捏的,是我亲手捏的!”

  这时,一旁的吃瓜群众女娲站了出来,弱弱的出声说道。

  “你走开,没你的事!”

  李洛瞪了她一眼,这娘们真是多管闲事,有你什么事了?

  “噢!”

  女娲闻言,反倒是松了一口气,乖乖的退到一旁。

  这就是她的聪明之处了。

  就她本人而言,是极不愿得罪人祖的。

  毕竟,打不过是事实,再加上哥哥伏羲已经转世到了人族。

  她不想将人祖得罪得太过,免得哥哥受牵连。

  但身为天道圣人,自然有着其职责所在。

  面对这种天道与人道之争,她若是不站出来,日后少不得要被清算。

  如今好了,既出了头不使日后吃挂落儿,又不会太过于得罪了人祖。

  当真是两全其美。

  “哼!”

  李洛冷哼一声,不再搭理他们,直接走上前去,伸手取那崆峒印。

  “人祖真是好威风!”

  就在这时,伴随着整片天地都被禁锢,一道声音远远传来。

  李洛只觉得一阵禁锢之力弥漫开来,他法力运转间,便破除了这股力量。

  但这个时候,崆峒印已经不知所踪。

  放眼望去,就见场中多出了一老道,正是天道之主鸿钧道祖。

  虽然老道看似人形,但实则是以无数的天道规则聚拢而成。

  无穷无尽的纪元、古史、文明、时空、宇宙,皆可从中见到。

  从其眸光之中彼此交织,勾勒出一方无可形容、莫可名状、无法言说的伟岸存在。

  不可直视,不可窥全貌。

  万界万灵,万物万有,一切有形无形,有情无情,有相无相之物,皆能在其中映照出来。

  人观之见人,魔观之见魔,仙人观之见仙,神人观之见神,道人观之见道!

  凡有无之物,皆可映照!

  “老家伙竟然亲自出马,这下麻烦大了!”

  李洛深吸了一口气,暗自腹绯了一番。

  “原来是鸿钧道友,道友不在紫霄宫纳福,跑到洪荒大陆来作甚?”

  看着已经落到了鸿钧手中的崆峒印,李洛的脸色有些难看,故而质问道。

  到了这老家伙手中,想要抢回来,可是比登天还要难啊。

  同时,李洛的心里有些疑惑。

  鸿钧不是说,非大劫不出世的么?

  什么大势不改,鸿钧不出。

  如今,却是想出来就出来?

  敢情这话有如放屁?

  而且,令李洛惊讶的还有,此时他已身负三条大道于一身,早已经不是初证道之时。

  再次见到鸿钧的时候,比之初次见其的感受有所不同。

  初见其,李洛只感觉其深不可测。

  这一次再见到,却是感觉其有如水中月,雾里花般,看不真切。

  难道....

  “人祖道友说笑了!”

  鸿钧耷拉着眼皮,令人看不清眼神,缓缓的说道:“贫道虽合道,不复鸿钧,但天道是鸿钧,鸿钧却不是天道!”

  言下之意,天道所在,鸿钧亦可往也!

  洪荒大陆乃天道所属,鸿钧为何来不得?

  “天道是铁了心不让我人道好过了?”

  李洛瞬间明白鸿钧的意思,他沉下脸,冷声喝问。

  “人祖,你太跳了!这样做,不利于洪荒的有序发展!”

  鸿钧漠然道:“这样吧,你跟贫道回紫霄宫,与贫道论道一量劫,贫道自会放你回去!”

  “你想囚禁我,然后再让天道圣人插手我人族之事,以达到瓦解人道的意图?”

  李洛顺着他的话,明白了这个老家伙的意图。

  这老东西!

  李洛瞬间就明白了老家伙的谋划。

  以崆峒印为诱饵,引诱自己上钩,然后再强行将自己带到紫霄宫中。

  而失去了自己的人族,又有几个拿得出手的强者?

  除了镇元子这位准圣之外,也就姜洛王与秦羽两位大罗。

  除此之外,还有那些太乙和金仙,根本就没什么大用。

  在这种情况下,人族又能拿什么去抵挡六位天道圣人?

  真是好算计啊!

  这是赤裸裸的阳谋!

  只要放出了崆峒印,就不怕自己不上钩!

  “看来,人祖还不算太蠢!”

  鸿钧露出一副胜券在握的表情,点了点头。

  “呵,你来的是一道分身吧?本体被元缠住了,无法脱身吧?”

  就在鸿钧以为李洛会束手就擒的时候,却见李洛的嘴角露出一丝讥讽之色,笑道。

  感觉到鸿钧的气息有些怪异,李洛再一回想,当初来自吞噬星空世界的元可是对鸿钧极为感兴趣。

  这段时间,虽然没有再感应到元的气息,但他却不是那么容易放弃的人。

  于是,李洛瞬间了然。

  “嗯?原来那个外来者是你找来的?”

  听到李洛的话,鸿钧的脸上冷了下来,有些气急败坏的吼道。

  哪还有半分之前智珠在握的得意,只剩下了无限的恼怒。

  “哈哈,我就猜到是这样!”

  李洛见状,哪还不知道自己猜测无误,不由得意的大笑了起来。

  既然来的是个分身,那就没什么好怕的了。

  “走吧,去混沌之中做过一场!”

  当下,李洛对着鸿钧说道。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597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