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世界为棋盘众生为棋子【求月票求全订】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第42章世界为棋盘众生为棋子【求月票求全订】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混沌之外。

  到处都是灰蒙蒙的一片,难辨方向。

  阵阵混沌气流在混沌中流动,虽看似平静,实乃危险万分。

  混沌之气乃是万物之本源,具有腐蚀万物之能。

  混沌,乃是诸天万界最危险的地方。

  只有大罗境之上的存在,方可于混沌之中来去自如。

  大罗之下者,哪怕是到了拥有先天灵宝的太乙之境。

  如若不小心沾到一丝混沌之气,立马便会被混沌之气侵蚀,瞬间形神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然而,对于元来说,混沌之气乃是再温和不过的气流了。

  一道混沌乱流迎面扑来,元只感觉有如清风拂面,丝毫不受影响。

  辞别了人祖之后,元就在这混沌之中闲逛了起来。

  混沌之地,说大也大,说小也小。

  大到无边无际,且没有上下左右之分,没有时间空间之别,极易迷失方向。

  小到元可一眼尽收眼底,且发现了居于混沌之中的一些存在。

  这些存在,少数为大罗境强者,多数为混元存在。

  尽皆开辟一方世界为道场,自给自足。

  或各自静修悟道,或邀朋友唤友论道,倒也逍遥自在,快乐无边。

  对于这些人,元才没有兴趣拜访打扰。

  他的目光放到了距离洪荒不远的一个地方。

  远远望去,只见一座古朴的道观耸立于混沌之中,阵阵古朴晦涩的气息从道观之中散发出来,仿佛大道至理都包含其中。

  令人一见之下,刹那之间就沉浸在对大道的感悟当中,浑然忘了身在何处。

  这个道观,给元的感觉非常奇特。

  虽然看似一座不起眼的道观,但实则是以无数的天道规则聚拢而成。

  无穷无尽的纪元、古史、文明、时空、宇宙,皆可从中见到。

  道观之中的法理彼此交织,勾勒出一方无可形容、莫可名状、无法言说的伟岸存在。

  不可直视,不可窥全貌。

  万界万灵,万物万有,一切有形无形,有情无情,有相无相之物,皆能映照其中。

  人观之见人,魔观之见魔,仙人观之见仙,神人观之见神,道人观之见道!

  凡有无之物,皆可映照!

  总之,给元一种非常矛盾的感觉,说它是一个人吧,不太像。

  说它是以天地规则具象化显现的存在吧,又似是而非。

  尽管从人祖的口中得知那道观中的主人不太好惹,但元不是那种怕事的人。

  直白的说,他就喜欢惹这种麻烦。

  像那些隐世清修的混沌散修,他才懒得搭理呢。

  于是,在混沌之中观察了一段时间之后,元就直接找到上这座道观。

  “有人没有,有的话,麻烦吱个声!”

  来到道观的门前,穿着旧布鞋,一身破旧长衫,头发披散,不修边幅的元敲了敲门,大声囔囔道。

  “咚咚咚...”

  一只手挖着鼻孔,一只手猛地敲门,整个人看起来吊儿啷当的样子。

  若非在这混沌之中,别人看到他这个样子,定然会以为他是那种敲寡妇门的二流子。

  “咚咚咚...”

  敲了半天,没有任何反应。

  “哟嗬,居然不搭理我?”

  敲着敲着,元就是一愣,一双浑浊的双眼明显变得更亮了起来。

  人都是这种性子,轻易就得到的东西根本就不会珍惜,但越来弄到手越来劲。

  若是道观的主人如人祖那般,客客气气的开门迎客,让他进去与主人论道一番。

  可能元也就客客气气的与人论道,然后大家和和气气的互相道别,说些日后常来之类的话。

  大家好聚好散,还能做个朋友。

  但这道观的主人好似防贼一样,既不搭理,也不开门,瞬间就让元的爆脾气上来了。

  那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爆脾气。

  “快开门啊,我是你失散多年的爷爷啊...”

  “乖孙,你不能不认我这个爷爷啊...”

  “爷爷我在外流浪多年,你可不能嫌弃爷爷啊...”

  “你不开门,爷爷就不走了...”

  一边咚咚的砸门,元一边大声囔囔着。

  “老乡,你不要怕,我不是土匪...”

  “老乡,你要老婆不要?”

  “你特娘的快开门,躲在里面生娃呢?”

  “你开不开门?再不开门我可要动手了!”

  他变着法的叫囔着,声音不大,并没有传到混沌之中让外人听到。

  但却尽数传入到道观之中,好似在耳边轻语般,令人烦不胜烦。

  道观里面。

  “唉...”

  鸿钧从虚无中显化了出来,叹息了一声。

  他的状态很奇特,说是人又不是,说是天道化身也似是而非。

  虽然合道了,但他还保留着属于鸿钧的记忆,有着属于鸿钧的喜恶情感。

  对于名下四名入室弟子和两名外门弟子,他有着师父般的慈爱。

  对于洪荒世界中的天地众生,他有着道祖般高高在上的俯视和博爱。

  对于人道之主的人祖,他有着非同一般的厌恶与无奈。

  只不过,合道之后,鸿钧的身上有着天道的特性,天道也沾染上了鸿钧的偏好。

  总之一句话,鸿钧是天道的一部分,天道却绝非仅是鸿钧。

  此前,鸿钧一直都是非量劫不出,寻常的小事,他也懒得管,自有六位天道圣人管。

  但是,今天是不得不出来了。

  道观外面那个糟老头子也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神经病一样在门外叫嚣着。

  这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糟老头的气息极为深奥,极为不好惹。

  否则的话,鸿钧早就打开道观之门迎客,让这个糟老头知道什么叫做强者的威严不可辱。

  于是,他决定置之不理,任由糟老头叫嚣。

  在鸿钧想来,只要自己置之不理,老头总会有失去耐心的时候,自己会离开。

  哪知道,这糟老头竟然变本加厉,不仅砸门,还用上了自身大道之力。

  道观的门被砸得砰砰响,震动了整座紫霄宫内的天道法理。

  要知道,这座道观虽然看似不起眼,但实际上,却凝聚了洪荒世界的天道规则。

  三千天道规则具现化之后的产物,根本就不是任何先天至宝之类的宝物可比。

  这么说吧,攻击这座道观,就等同于是在攻击整个洪荒世界的天道。

  然而,洪荒世界的天道何其广博也?

  基本上等同于一位身负九十九条大道的道主。

  不说别的,单单是天道的自动反击之力,都足够喝一壶的了。

  所以,混沌之中那些寻常的混元强者,都不敢到紫霄宫来撒野。

  更不用说那些混元之下的大罗境了。

  哪个来了,都得老老实实,乖乖的夹起尾巴。

  哪个敢敲一下道观大门试试?

  保证让他爽得七窍生烟,七魄升天。

  眼下这个糟老头,他的每一次砸门,都在攻击紫霄宫的天道法理,并且不落下风。

  不仅如此,天道法理竟然有一丝不稳的迹象。

  若是再任由其砸下去,紫霄宫都要被砸碎了。

  这种情况下,鸿钧不得不显化出来。

  “老家伙,你再不开门,就别怪劳资破门而入了?”

  “我数一、二、三...”

  门外,糟老头兀自指着观门叫嚣着。

  “吱呀!”

  就在这时,道观的门无风自动敞开。

  “哟呵,你终于舍得开门了?”

  见到这种情况,元正欲敲击的手一顿,当即就是一愣。

  他拢了拢头上乱糟糟的头发,而后迈步走进了紫霄宫。

  道观之中,极为玄妙,法理交织,散发出一股极其凝重的气息。

  元却视而不见,大步走进宫殿之内。

  正殿之中,中央有座高台,高台下方空荡荡一片。

  高台上盘坐着一个老道,其周身萦绕着无数天道法理神纹。

  “老道士,你就是道观的主人?之前怎地不开门?”

  站在大殿的中央,元伸出挖鼻孔的手指,指着鸿钧叫道。

  样子要多嚣张就有多嚣张。

  “无量天尊,贫道鸿钧,欢迎道友来紫霄宫!”

  鸿钧睁开眼来,向其揖了一礼,淡淡的一笑道。

  “我叫元,原来你就是洪荒世界天道之主鸿钧!”

  元听闻,倒是不再那么生气,埋怨道:“不过,你这老家伙也够苟的,若非我砸门,你还不出来了是吧?”

  劳资只是想找你论个道,聊个天罢了。

  你特娘的像防贼一样,这就让人很不爽了!

  怎地,看不起劳资是吧?

  “贫道不知道友来历,不知道友意图,哪敢冒然开门!”

  鸿钧见此人言语粗鄙,却也不动怒,而是解释道:“谁知是敌是友?”

  “我要是敌人,你躲在这乌龟壳里能躲得了一世?”

  元闻言,双眼一瞪。

  随后,挥了挥手道:“行了,不说这个了,我想见识见识你的本事,出招吧!”

  他勾了勾手指,神情有些跃跃欲试。

  若是对方如人祖般客气,那他是无论如何也不会鲁莽的。

  但对方既然表露出如此做派,那没得说,打过一架再来谈别的。

  “不不不,贫道已经许多年没动手了,道友神通了得,贫道甘拜下风!”

  鸿钧闻言,心下了然,这家伙寻自己,就是想与自己比斗,当下认输道。

  既然不是那种恶意来寻事的,他哪里愿与其动手,不如忽悠了过去便罢。

  打赢了没奖励,打输了掉面子。

  何必呢。

  “嗯?打都没打,你怎地知道你不如我?”

  元双眼一瞪,怒道:“你特娘的看不起我?”

  这老家伙娘们叽叽,磨磨蹭蹭的,忒不爽快。

  打个架而已,推三阻四的。

  这是不将他放在眼里啊!

  言罢,抡起拳头就冲了上去。

  这架是打也得打,不打也得打。

  “慢来慢来!”

  看到对方的行为,鸿钧知道,这一架是免不了了。

  不过,他可不想与对方表演一场全武行,那也太跌道祖的面子了。

  “你又待怎地?”

  元前冲的身子一停,瞪着对方。

  “武比也太掉份了,不如我们来文比吧!”

  鸿钧老神在在的说道。

  既然这场比试避免不了,那就只能积极应战了。

  只不过,怎么比,他还是想争取一下的。

  “咦,武比如何,文比又如何?”

  元闻言,立时来了兴趣。

  “这文比嘛,就是以天地为棋盘,我俩下一盘棋,谁输谁赢,岂不是一目了然?”

  鸿钧缓缓的说道。

  “哦?以天地为棋盘么?听起来倒是有点儿意思!”

  元闻言,思虑了一番,倒是同意了下来:“好吧,就按你说的来。”

  这种玩法见所未见,倒是可以开开眼界。

  “善!”

  鸿钧轻笑一声,手指轻轻一点,当即便有一方石刻的棋盘凭空落下。

  棋盘直接刻在石桌上,左右各有一方石凳。

  石桌、石凳皆流转着天道法理的光辉,不是凡物。

  “道友请!”

  随后,鸿钧随意的坐在一方石凳上,指着对面的空位,对元邀请道。

  “好,咱就陪你玩玩!”

  看到这一幕,元捋了捋乱糟糟的头发,一屁股坐了下来。

  随后,他向棋盘看去,却是长方形的格状,有纵横各19条线段,将棋盘分成361个交叉点。

  两人的手旁,各有一盒黑白二色的棋子。

  “以世界为棋,倒是有点儿意思!”

  元拾起一枚棋子看了起来,却是发现,这些棋子不是普通的棋子,乃是一方大世界。

  仔细看去,这方世界之内,日升月落,天地轮转。

  芸芸众生,红尘俗世都在这方世界之中显现出来,栖息生存。

  “以天地为棋盘,以世界为棋子,争一局天翻地覆,搏一世龙战于野!”

  以一方方的世界作为棋子,对方果然不愧是天道之主。

  难怪人祖当初会说,要自己小心天道之主。

  “这棋,怎么个下法?”

  沉吟了一会儿,元出声问道。

  他从未见过这种玩法,此时真的坐上阵来,倒是有些脸红。

  天底下居然还有他不知道的玩法。

  “此乃围棋,亦称对弈!”

  鸿钧也不意外,一道光芒绽放,显现在两人之间,里面包含着围棋之道的下法。

  “哦,我来看看!”

  元闻言,伸手触及光芒,瞬间就接收了光芒里面的信息。

  以他的聪明,很快就精通了围棋之道。

  “这种玩法我还是第一次见,手痒着呢,来吧!”

  很快,元就搓了搓手,拿起一棋黑子,一脸的兴奋之色。

  “道友慢来,既然是下棋,怎么能没有彩头?”

  鸿钧拱了拱手,笑盈盈的说道。

  “彩头?没问题!”

  元闻言,先是一愣,而后很快就反应过来。

  彩头,说的就是赌注吧?

  “我有《列元术》一卷,可意志证圣,以作彩头如何?”

  元伸指一点,便有一张羊皮卷出现在一旁,上面详细的记载了他的得意秘术。

  羊皮卷上面被元设下了封印,只可观及前面的秘术介绍,却不可观全貌。

  鸿钧闻言,看了羊皮卷一眼,很快就对此秘术的大略介绍了然于胸。

  这一刻,他的心里生起了惊涛骇浪。

  这是一门完全有别于洪荒世界修行之道的秘术,直让他大开眼界的同时,心里也泛起了波澜。

  看到这门秘术,鸿钧终于确定了下来,这位不速之客,确实是来自未知的远方。

  至于这个远到底有多远,那就比较耐人寻味了。

  要知道,鸿钧可不是天道六圣,几乎没有离开洪荒世界。

  在成为天道代言人之后,鸿钧游遍混沌,对于混沌之中的那些存在也是知之甚详。

  那些存在,大多数是昔日盘古开天时,所幸存的混沌神魔转世。

  不仅是他们,就连鸿钧自己,也是三千神魔之一。

  当年的龙凤量劫,实际上就是他和罗睺争夺洪荒的代言人。

  幸运的是,鸿钧战而胜之,后面干脆就将这些转世而来的神魔都驱逐出了洪荒。

  于是,这些人就在混沌之中开辟道场,自娱自乐,逍遥自在。

  鸿钧也不去管他们,只要不干涉洪荒世界,插手他的地盘就行。

  这些人里,比较有名的就是杨眉大仙了。

  还有一些不是很有名的人,平日里从不涉足洪荒,也没有留下名号。

  言而总之,总而言之。

  尽管这些混沌神魔们各自的道不同,但大体而言,却都是有迹可寻,一体相承。

  可是,现在这个突如其来的糟老头子,却是来自于未知的地方。

  从他拿出的秘术里,鸿钧便窥见了冰山一角。

  这是一种完全有别于洪荒世界修行之道的修行之道。

  或许,对方亦是来自于一方与洪荒世界相等的大世界。

  或者,对方是那种浪迹于混沌的独行侠。

  或是说,这老头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才得到的这门秘术,实际上,他依然还是洪荒世界的一员。

  只不过,自己从未见过此人,也没有听说过此人的名号罢了。

  “善!”

  思及于此,鸿钧的双眼泛起了一丝莫名的光彩。

  “此术博大精深,足以令大罗境的存在证道混元,吾亦不能小气了!”

  琢磨了一下,鸿钧亦是同样的屈指一点,一枚精致的玉简出现在了场中。

  上面记载了他所创造的《斩三尸》证道之法。

  这是一门修行到了大罗境之后,证道混元的法门。

  足以跟对方拿出来的《列元术》秘术所媲美。

  “咦,这种法门倒是新奇!”

  元拿起玉简,很快就获知了《斩三尸》之法的介绍,不由得惊奇不已。

  斩去自身善念、恶念以及自我,使元神变得纯粹,以便于更好的悟道。

  前面这三步都不难,难就难在最后的三尸合一,以证道混元。

  可以说,斩三尸之道自鸿钧成圣并紫霄宫三讲之后,在洪荒世界传播了无数年。

  凭借此法斩去三尸的准圣有无数个,但能三尸合一证混元者,却是一个也没有。

  “怎么样,能不能与道友的秘术相比?”

  见对方的表情,鸿钧有些得意。

  “足以,就用此物作为彩头!”

  元当然不会拒绝,这也正是他找上鸿钧的目的之一。

  见识其他世界的修行之道,触类旁通之下,吸取其中的精华化为己用。

  然后,再顺手赐下一门修行之道,结个善缘,岂不是乐滋滋。

  “善!”

  既然说好了,那就好办了。

  很快,两人的彩头就放到了石桌的一旁。

  谁要是胜了此局,就将二者都拿走。

  至于彩头上的封印,简直不值一提。

  “来者是客,道友先请!”

  石桌前,鸿钧微微一笑,示意元执子先行。

  虽然对方的修为极为高深,怕是与自己也相差不远。

  但对弈又不是全靠武力,还涉及到对弈棋的精通,以及算计之道等等。

  棋道,弈道,亦是一种修行之道。

  比拼的是双方的谋略,博取大势。

  对于元来说,弈棋之道乃新学,算得上是萌新中的萌新。

  若是不让对方先行的话,怕是对方输得很难看啊。

  于是,鸿钧便知趣的让对方先行,让出先手之机,也算是公平公正之局。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

  元闻言,倒也当仁不让。

  伸出手来,在棋盒中取出一格黑色的棋子。

  然后,凝视着棋盘,沉思了片刻,一子下在天元之中。

  只是这一刻,元便觉得心神剧震,一股难以说言的感觉涌上心头。

  抬眼望去,就好似视角被无限拉伸。

  原本简易朴素的棋盘上风起云涌,瞬间就发生了极大的变化。

  弱指间,它就变成了一方宇宙,内里无数世界沉浮不定。

  星空浩渺无垠无边,世界如繁星般渺小。

  随着元的一子落下,映衬在棋盘上,便是一方大世界砸下,坠落到了宇宙之中。

  立时,便是天崩地裂,熔岩翻滚,山河破碎,好似世界末日来临一般。

  在那世界之中,一队队手持兵戈、身着甲胄的天神降临,迅速朝着宇宙中进发。

  恰好对应了围棋之中的气劫,这枚棋子周围的四个气劫不灭,则这群天神不灭。

  日后黑白双方厮杀,棋子勾连成势,绞杀于这片宇宙星河之中,直战至最后一刻。

  天翻地覆之下,双方以数目论输赢。

  虽然看似是围棋的玩法,实则却是玩弄一方方大世界苍生的命运。

  落子于宇宙之间,来决定此方世界最终的命运。

  如此手段,如此行径。

  当真是不可思议,大出元的预料。

  “天命,原来只是他人手中的玩物罢了!”

  一子落下,元不禁感叹万分。

  “好,落子天元,道友好气魄!”

  见得元先手便直接落子于棋盘的正中间,鸿钧不由得惊呼出声。

  围棋之道,一般而言,讲究的是金角银边草肚皮。

  很少有人先手不在角上,直接落子天元的。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如此大胆,如此不讲规矩,如此勇猛。

  说话间,鸿钧伸手捏住一枚白子,径直落在了棋盘之中。

  刹那间,棋盘之上的黑白二子便展开了大局,各自积蓄着力量,等待着最终一战。

  “来!”

  两人各自落子,很快便下了几十手。

  棋盘上纵横交错,黑白子勾连成势,大局已定。

  对方开始接触,频频交战,整个棋盘上杀伐之气沸反盈天。

  这片宇宙天地之中,天翻地覆,震动不休。

  双方皆是步步紧逼,势要杀出个你死我活不可。

  很快,战况便陷入了胶着状态。

  两人竟然不分伯仲,元身为新手,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只是!

  啪嗒一声。

  随着一枚白子的落下。

  “道友承让了!”

  看着对方的阵势,鸿钧的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

  棋局到了此时,局势已经很明显了。

  前后不过三手,白方便将黑方全军包围,逼到了角落里。

  元皱起了眉头,思虑了许多之后,这才落下棋子。

  啪嗒一声。

  黑子缓缓落下。

  然而,终究是大势已去!

  再无回天之力!

  棋落无悔,胜负已分。

  数了一下数目,鸿钧赢了。

  元不是输不起的人,他挥手将《列元术》推给了对方。

  “哼,再来!”

  元有些不服输。

  然后,他便重新拿出了彩头,继续棋局。

  一局,两局,三局...十局...二十局...五十局...

  两人的棋局越下越多,及至后面,鸿钧胜利的次数也越来越少。

  元毕竟是与其境界相等的存在,很快就将弈棋之道吃透并推陈出新。

  下到后来,两人各自使出浑身解数,以推算之道对阵对方的推算之道。

  鸿钧甚至祭起了造化玉碟,以辅助自己推算下一手、下三十手、下一百手。

  而元也是不遑多让,头顶上方浮现出一方神秘的法宝,与其对阵。

  时间推移,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或许是一瞬间,或许是亿万年。

  “轰隆隆...”

  此时已经是第九十九局,两人已经不再满足于以天地为棋。

  而是以时空命运长河为棋局,过去未来现在为棋子。

  他们每下一子,时空命运长河便会暴动一次。

  一子落下,便有过去的无数事物被改变。

  一子落下,便有未来的无数天骄被抹杀。

  一子落下,便有一方大世界陷入了终湮。

  “嗯?”

  不知道过了多久,鸿钧霍然回过神来,抬头看去。

  却是才发现,他跟元的对弈已经过去了数个量劫之久。

  当然,这是因为他们二人已经不再处于紫霄宫中,而是来到了时空命运长河的堤岸之上。

  他们已经超脱了时间的流逝,超脱了空间的束缚。

  时间对他们而言,已经没有了任何意义。

  但是。

  洪荒世界中亦过去了上千年。

  这时,洪荒大陆中,崆峒印出世,险此被人祖霸占。

  鸿钧目光转动间,很快就发现了这一幕。

  方才,却是天道大势的改变,才令他惊醒过来。

  否则,两人的棋局还不知道要下到什么时候去。

  若是因为与元对弈,而疏忽了对洪荒世界的管理。

  天道落败,甚至被人道占据,那就一切都完了。

  亿万年的精心布局亦会毁于一旦不说,他本人亦会死无葬身之地。

  “莫不是,这个家伙跟人祖是一伙的?”

  想到这里,鸿钧后怕不已。

  再一看眼下的棋局。

  两人下了九十九局,虽说互有输赢,但基本上是打了个平手。

  两人各自都是赢四十九局、负四十九局。

  只剩下这最后一局,便可彻底分出胜负!

  “道友稍等!”

  沉吟间,鸿钧心念一动,一道分身从体内走出,向着洪荒大陆落去。

  棋局不能不下,但洪荒大陆也不能不管。

  “哦?你与人祖小朋友有过节?”

  看到鸿钧的动作,元从棋局中回过神来,向着那分身的落处看了过去。

  很快,他就看到了对方的目的地,正是那人祖以及天道六圣的所在处。

  场中,人祖对峙四位天道圣人不落下风,气势高昂,不可一世。

  再看鸿钧老道分身前去的方向,元哪里不知道对方的意图。

  “嗯?道友认识人祖?”

  鸿钧闻言,皱起了眉头。

  若是对方认识人祖,甚至双方关系不错的话,那事情就有些棘手了。

  “不错,人祖小朋友可比你这糟老头子好玩多了!”

  元翻了个白眼,没好气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贫道便邀请人祖来此地!”

  鸿钧闻言,神情有些慎重的说道。

  “也好!”

  元无所谓的点了点头。

  ....

  洪荒大陆,无名仙山。

  “走吧,去混沌之中做过一场!”

  了解到事情的真相之后,李洛当即说道。

  如果说之前还有怀疑的话,那鸿钧的话出口之后,他就完全证实了之前所说。

  果然,元那个家伙还没走,正在紫霄宫中做客呢。

  虽然不知道两人发生了什么事,但看鸿钧那略带一些恼怒的表情就可略知一二。

  以他对元的了解,鸿钧与其相处得定然不是很愉快。

  但却拿对方无可奈何,颇有些无奈的意思。

  如此一来,正中李洛的下怀。

  鸿钧的本体被缠住的话,对付眼前区区分身,想来是不在话下。

  既然如此,那还怕个锤子。

  硬刚到底!

  言罢,他当先一步迈出,出了洪荒大陆,来到混沌之中。

  终于要直面洪荒世界中最大的boss鸿钧了,李洛只觉得浑身热血,战意高昂。

  “嗡!”

  他伸手一晃,整个人迎风便涨,现出混沌境的法身。

  其身长亿万丈高大,庆云浮于头顶,一方巨鼎悬浮其中,散发出朦朦仙光。

  五行鼎的旁边,又有一枚散发着纯粹毁灭气息的珠子沉浮不定。

  巨人的右手中,握着一根长亿万里的紫色长鞭,鞭鞘上闪烁着一股绝世锋芒。

  攻防兼备,可谓是武装到了牙齿。

  “呼!”

  混沌气流涌动间,鸿钧的身影蓦然出现。

  与李洛相比,他就好似一只微不足道的蝼蚁般。

  既没有显化出法宝,也没有散发出强大的气势。

  但看着鸿钧的样子,李洛却是不敢有丝毫的小看。

  “哗!”

  很快,这边的动静就吸引了无数人瞩目。

  天道六圣相继赶到了混沌之中,说是观战也好,说是为鸿钧助威也罢。

  而人族界之中,数道光华闪过,跨步来到混沌之中。

  正是镇元子、姜洛王、秦羽等人族强者,他们站在与天道圣人相对的方向。

  双方之间泾渭分明,互不打扰。

  除了他们之外,混沌之中的不少强者也者投来了好奇的目光。

  “天道之主与人道之主要打起来了?”

  看到场中对峙的两人之后,众人彻底了。

  洪荒世界,有天地人三道的存在。

  三道之主分别是鸿钧、后土、人祖三人。

  平日里,各道之间虽然有着竞争,但三道之主两两不相见。

  尤其是,随着人道撤出了洪荒大陆之后,天人二道之间更是有如隔着一条天河。

  非太乙者,连两界壁垒都打不破,谈何穿行于两界?

  说老死不相往来,也没什么区别了。

  想不到,如今两道之主居然会碰面,并于混沌中约战。

  这可是亿万年难得遇到的一幕。

  若是错过了这一战,那还不知道要等到什么时候了。

  “无量天尊!”

  鸿钧宣了一声口号,垂下眼眸,便默然以待。

  随着话音落下,他的身上,散发出一道朦朦清光,好似朝阳晨曦,充满了无限希望。

  令人绝不敢小觑。

  “鸿钧道友,接我一鞭!”

  看到这一幕,李洛不再迟疑,挥动着手中的造人鞭,向鸿钧甩了过去。

  一鞭既出,古朴异常,不带一丝烟火之气,从容飘逸。

  却又暗含杀机,处处凶险,稍有不慎,便会被击中!

  长鞭如阴冷毒蛇,携带着一股沛然之力,推平了双方中间的无数混沌之地。

  五行大道、毁灭大道、轮回大道,三条大道之力轮转不休,散发出一阵玄妙的奥义。

  “哗啦!”

  顿时,混沌之气了起来。

  亿万光年内的混沌之气立时被碾碎,清浊分立,地水风火乱窜。

  万千大道俱在其中演化,端得是玄奥无比!

  “道友好手段!”

  看着迎面而来的一鞭,鸿钧赞叹了一声,也不见他有什么动作。

  但见其体内倏然涌现无数的紫气,飞腾上升,充盈混沌,祥瑞寰宇!

  只见得,一道青色仙光浮现而出,自虚空中现出身来,幽幽地荡着气息!

  仙光好似一个乌龟壳般,将鸿钧笼罩了起来。

  “轰!”

  鞭鞘如闪电般,瞬间击在青色仙光上,爆发出一道巨大的轰鸣。

  两人周边的亿万光年之地,好似发生了一场巨大的爆炸般。

  “咕噜咕噜...”

  混沌之气有如烧开的水般,了起来。

  二者的大道之力互相碰撞,无边混沌之地立时被打成虚无。

  也不知过了多久,的混沌才停歇下来。

  “嗡!”

  只见得鸿钧身上的青色仙光荡漾间,泛起一道道涟漪,却是丝毫无损。

  却是人祖那一击并未建功,根本就没有打破鸿钧的防御。

  “再来!”

  李洛见状,也不恼怒,手腕一抖,长鞭随声而去。

  鞭鞘有如一条阴冷的灵蛇,不停的在虚空中蜿蜒前行,时隐时现,寻找着可趁之机。

  就好似一位极有耐心的猎人,等待着猎物露出马脚,立马便发动雷霆一击。

  然而,即便是如此,其一招一式之间显露出来的大道气息,亦是令观战之人如痴如醉。

  这也是他们冒着被大战波及的风险,也要亲自前来观战的原因所在。

  单凭自己悟道,何年何月才能有进步?

  若是能亲眼观得如此存在大战,那可比自己傻乎乎的去领悟大道强多了。

  若是能领悟得一丝,也是了不得的成果。

  场中,人祖主攻,鸿钧主防。

  两人都很有耐心,不急不徐。

  不知道过了多久,李洛左手一抹,灭世珠出现在手中。

  看着眼前如同顶着乌龟壳般的鸿钧,将灭世珠向其扔去。

  这老道,不愧为天道之主,哪怕是站着不动,任由自己攻击,亦是没有讨到半点好。

  寻找了许久,亦没有找到对方的破绽。

  李洛不想再等下去,平白浪费时间。

  灭世珠虽然只是后天至宝一级,但却比之寻常的先天至宝亦要胜上一筹。

  二者相差的,不过是一条先天不灭灵光罢了。

  但灭世珠内,充斥着纯粹的毁灭大道之力,一经爆发开来,立时就是惊天动地。

  寻常的混元境不死也要脱层皮,大罗境就更不用说了,哪怕是沾染到一丝毁灭气息,亦要陨落。

  此时,灭世珠似快似慢的向着鸿钧飞去,沿途所过之处,混沌之气亦为之碾碎为虚无。

  “嘶,快退!”

  见到此珠,周围观战的众人无不脸色大变,身形爆退亿万光年之远。

  上次那位神秘混元境强者死于此珠之下的一幕,他们可还没有忘记呢。

  若是沾染上了一丝,那就完蛋了。

  “嗯?”

  看着飞来的灭世珠,鸿钧皱了一下眉头,收起了脸上的漫不经心。

  他能感应到,这枚不起眼的珠子不简单。

  法眼之下,那根本就不是一枚珠子,而是一条毁灭大道显化于世。

  “嗡!”

  心念一动,一枚古朴的青色瓦片状法宝出现,却是其将造化玉碟取了出来。

  这是一件不全的混沌灵宝,虽然只是辅助类的宝物,并不擅长攻击、防御。

  但怎么说也是混沌灵宝,非先天宝物可比。

  造化玉碟浮现于鸿钧的头顶,道道仙光垂落,散发出一股极其玄奥的气息。

  “轰!”

  说时迟,那时快,灭世珠很快就来到了鸿钧的身前,猛然爆了开来。

  一股冲天而起的气浪有如水波般,荡漾开来,爆发出无穷无尽的毁灭大道之力。

  方圆亿万光年,瞬间就化作虚无,彻底被这股毁灭大道之力所蒸发。

洪荒人祖,开局加入聊天群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5971/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