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0章 不同(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乾长生第70章 不同(一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据说,光明圣教的大光明身不逊色于金刚寺的金刚不坏神功,甚至更胜一筹,修炼到最高境界,可以肉身成圣,不朽不灭。

  光明圣教的武学独成一体,武学化繁为简,化简为繁,全在一之间。

  信念坚定者,则会觉得光明圣教武学简单,如拾阶而上般轻松写意。

  信念不坚者,则会觉得武学繁复艰难。

  当然,对光明的信念坚定是一个缓慢的过程,一点一点积累,最终越来越坚固。

  信念是光明圣教的力量之源。

  身处黑暗,追求光明,守护光明,乃光明圣教的根本宗旨与信念。

  “你这丑家伙倒有点儿本事!”一个红衣女子轻笑,刀光再次化为一片清光泼洒过去。

  “光!明!”断喝声中,许志坚的拳头骤然加速。

  “叮叮!”两声脆响,清光消失,一柄弯刀高高荡起。

  握刀的红衣女子跟着弯刀一起飘然后退,轻盈如燕。

  她在空中笑盈盈的,惊奇的看着气势大变的许志坚。

  “姐姐,这丑家伙确实有点儿本事呀。”另一个红衣女子笑盈盈的道。

  “解决了他吧。”飘身后退的红衣少女落到她身边,打量许志坚:“越来越强了,有点儿古怪,别真玩脱了!”

  她感受到许志坚的厉害。

  好像遇强则强,比先前时候强了不止一倍,看起来还会继续变强。

  她们贪玩是贪玩,却不失谨慎,要把危险扼杀在萌芽。

  “好。”

  两柄弯刀挥动,化为两团清光。

  两团清光泼洒向彼此,交汇到一起后竟倏的消失。

  两女也跟着消失。

  法空微眯眼,凝神观瞧,仍看不到她们。

  这意味着加持了自己的清心咒,也看不到她们。

  比御影真经还高妙了一筹。

  于是施展天眼通。

  天眼之下,一览无余。

  她们正被一个水泡裹着,无声无息飘向许志坚,一前一后挥出弯刀。

  许志坚正凝视警戒。

  身体松弛精神紧绷,呈一触即发状态,对她们的靠近与弯刀的临身毫无所觉。

  法空终于明白宁真真与莲雪为何中刀。

  如此诡异莫测、防不胜防的刀法,骤然遇到很难避开。

  这两红衣女子唐丽唐姝仿佛身处另一个空间,彻底隔绝感知,气息毫无波动,杀意毫无泄露。

  水泡好像很悠缓,其实奇快绝伦。

  她们弯刀轻盈划过许志坚胸口与后背,便要把他剖腹。

  法空没急着出手。

  换成金刚不坏神功,即使中刀也没那么容易死,大光明身不逊色于金刚不坏神功,当然也没那么容量死。

  许志坚处于潜力激发状态。

  法空想看看这位光明圣教的高手有何本事。

  ——

  弯刀一沾身,大光明身自发防御,白光浮出身体。

  许志坚发出闷哼。

  黑衣割出两道口子,胸口与后背各有一道红线,线的一头是左肩,另一头是右肾,渗出一颗颗血珠。

  “光!明!”许志坚沉声低喝。

  拳如流星疾闪,比先前一拳更快。

  “啵!”空气泛起涟漪,震荡扩散开去。

  没打到两女。

  她们飘到他一左一右,再次挥刀。

  法空明白许志坚的思路。

  这一拳不是为了打中她们,是为了找到她们。

  空气震荡形成的波纹,遇到阻碍必会发生变形。

  理论上来说,即使隐去形迹,身体终究是实物,是会干涉波形的。

  可偏偏她们的心法诡异,空气波纹竟然毫无阻碍的穿过她们身体。

  法空摇摇头。

  再不出手,这位光明圣教的高手性命难保,这两刀要斩他脖子。

  “师叔师妹!”

  “来了!”

  灰影在树林闪了闪,宁真真与莲雪已经出现在他身边。

  许志坚身体浮现一层白光,好像穿上了一件白袍。

  “丑家伙倒是厉害!”

  “但还是要死!”

  唐丽唐姝轻哼,弯刀忽然变成晶莹剔透的冰刀,轻盈划过白光,毫无阻碍划向他脖颈。

  “定!”

  “定!”

  法空吐出两个字。

  两女现出形来,一动不动化为雕像。

  一个在许志坚左边,弯刀削向他喉咙,一个在许志坚右边,弯刀削向他后颈。

  许志坚高高伸长脖子,一动不敢动。

  两柄弯刀形成了一个圆环,把他脖子圈住,稍一动就会碰到森冷刀刃。

  两女不现形时,他没感受到刀刃存在,心不生警兆没感受到危险。

  两女现形之后,刀刃的森冷与心中的警兆让他不敢稍动。

  直觉提醒他,不动是最佳的选择。

  “砰砰!”宁真真一掌拍在他左边红衣女子胸口,莲雪拍在右边红衣女子胸口。

  两女飞到了空中。

  在空中喷出血箭,双手握到一起,顿时恢复动弹。

  左边的红衣女子怒瞪宁真真与莲雪,咬牙道:“又是你们两个臭女人!”

  “定!”

  “定!”

  法空再轻轻吐出两个字。

  宁真真与莲雪一闪出现在她们身后,再次出掌。

  “砰!”两掌几乎同时击中对方,发出一声闷响。

  “砰!”她们从空中直贯而下,重重砸进地面,陷入一尺深。

  地上有不少石块,被她们硬生生砸碎,陷入泥中。

  “砰砰!”宁真真飞身紧跟了两掌,身子挺直站稳,拍拍巴掌,低头打量着已经昏迷的她们,笑靥如花:“看你们还怎么猖狂!”

  莲雪落地后,蹲下,按上一个红衣女子后背:“她们护体罡气奇妙,能削弱我们掌力,但不可能全部消弥掉,也受伤了,她们的伤怎么恢复得这么快?”

  自己与真真是有回春咒,一直不断的加持,所以恢复速度惊人。

  “有灵丹妙药呗。”宁真真道。

  法空已经走向许志坚,合什道:“金刚寺法空,幸会。”

  “光明圣教许志坚。”许志坚肃然合什。

  法空看看他快要成渔网的黑衣:“许施主的伤……”

  “无妨。”许志坚一摆手。

  他闭上双眼,双手斜向上四十五度举起,仰面朝天,朝着天空大喊:“光!明!”

  柔和的白光缓缓从他身体浮起,在身体外凝成薄薄的光罩。

  光罩一成则开始收缩,好像纱布般覆盖他身体,慢慢渗透进皮肤,直至消失。

  伤口已然不再留血。

  法空露出赞叹笑容:“大光明身,名不虚传!”

  “天下地下,光明永存。”许志坚睁开眼,收回双手,平静说道。

  他看法空没有嘲笑的意思,便心生好感。

  施展大光明身疗伤,姿势确实有些古怪,惹了太多人嘲笑。

  “师兄,把她们宰了吧。”

  宁真真早已把两个红衣女子翻过来,比较两人相貌有什么不同。

  确实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不管是眼睛鼻子嘴巴,都一模一样没差别。

  甚至都在左嘴角处有一个痣。

  法空缓缓点头。

  她们确实是祸害,武功既高,性情又乖戾,动不动就杀人,还是以凌迟的方式杀人。

  有机会杀掉她们当然要杀掉。

  自己有定身咒,恰好克制她们,如果没定身咒,他能断定,即使宁真真莲雪加上许志坚三人联手,依旧要被她们如猫戏鼠般杀了。

  “走你们!”宁真真举掌便拍。

  “掌下留人!”许志坚忙低喝。

  宁真真根本不听他的,已经一掌拍下。

  “砰!”闷响声中,风沙走石。

  待尘土扩散,许志坚已跪倒在地,右掌上托宁真真的右掌。

  一个手掌如乌木,一个手掌如羊脂白玉,隔着一尺的距离在用罡气较量。

  宁真真绝美玉脸挂着冷笑,慢慢下压。

  许志坚跪在地上,吃力的上托,阻止她下压。

  他姿势很别扭,身体没在宁真真正下方,没办法推举上托,而是探臂前托。

  眼见他身体慢慢弯曲,右掌被慢慢压下。

  许志坚咬牙坚持,太阳穴处鼓起青筋,原本就丑陋,此时更是面目狰狞,又丑又凶。

  莲雪道:“先等等吧,真真。”

  宁真真忽然一个寸劲。

  “砰!”许志坚翻了个跟头。

  被鲜血打湿的黑衣滚上了泥土,狼狈不堪。

  宁真真冷冷斜睨一眼他,从袖中抽出雪帕,轻轻拭了拭玉掌,嫌弃他脏。

  “真真!”莲雪剜她一眼。

  她看向法空。

  法空笑着点点头,示意她来处理即可。

  莲雪对许志坚歉然道:“许施主不要紧吧?”

  许志坚摇摇头,不理会黑衣上的泥土,没有看莲雪,只是盯着宁真真,防备她再动手杀人。

  “你想干什么?”宁真真冷冷道:“难道不杀她们?”

  “是,不杀。”许志坚摇头:“人非圣贤,谁能没错?她们两个还年轻,该给她们一个改过自新的机会。”

  “饶她们?你还真是宽宏大量,仁慈无双呐,佩服!”

  “给他们机会?”她语气带着说不尽的讽刺与挖苦:“那些被她们杀掉无辜之人,可曾有机会?”

  许志坚道:“错已经铸下,她们死了也没办法逆转光阴让那些人活过来,但与其就这么杀了她们,不如让她们造福天下,对天下对苍生都有利。”

  “但对那些死去的人没利!”宁真真冷笑道:“才不管她们造不造福天下呐,她们该死那就送她们死!杀人不偿命,天理何在?”

  莲雪蹙眉。

  没想到许志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她轻轻摇头道:“许施主先前不是还说要代天行诛吗?怎现在又要救她们了?”

  许志坚道:“我就是觉得,她们武功如此高明,如果能改邪归正,能造福多少苍生!”

  “苍生苍生,你倒是心怀天下!”宁真真气极而笑,笑容冷冰冰的:“你只管活的苍生,不管冤枉而死的苍生,就你这糊涂虫,还光明呐,光明个屁!”

  法空温声道:“既然各有各的光明,那就靠本事吧。”

  想要说服光明圣教的弟子,难。

  慧闻及天下各宗为何对光明圣教弟子敬而远之,就是因为他们的顽固。

  当然顽固也能说成坚定。

  光明圣教的力量之源就是对光明的坚定,越坚定,力量越强。

  许志坚这般高手,信念几乎不可撼动。

  想说服他,几乎不可能。

  宁真真忽然出掌。

  许志坚忙再次拦截。

  莲雪摇摇头,轻飘飘两掌拍下。

  许志坚万没想到温柔如水、仁慈如观音大士的莲雪竟然会干出这种事来。

  “砰砰。”唐丽唐姝殒命。

  “砰!”许志坚与宁真真再对了一掌。

  宁真真稳稳站在原地。

  许志坚后退一步,脸色阴沉。

  PS:稍后再更一更。

  昨晚修改稿子的时候,家里开始吃晚饭,饭要凉了我才修改完,匆匆去吃饭,结果忘了发表,十点的时候群里有位大佬提醒,我才知道没发,实在是失误,今天会爆发一下以表示歉意。

  .

大乾长生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56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