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章 手段(四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乾长生第125章 手段(四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围观的人们纷纷散去。

  临走之前,都会好奇的看法空。

  他们想象中,法空身为金刚寺外院住持,被指着脸骂,脸色一定会阴沉沉,恼怒之极。

  可法空却是平和从容,目光温和的与众人一一颔首,弄得他们反而不好意思。

  林飞扬则阴沉着脸,气哼哼的坐到法空对面。

  法空笑了笑:“几个小人,便把你气成这样?”

  林飞扬恨恨道:“欠揍的家伙,真恨不得再给几个耳光。”

  “再打就真受伤了。”

  “太气人了!”林飞扬不解恨。

  即使众人散去,二楼中原本的宾客们也不时的看一眼法空与林飞扬。

  既好奇林飞扬的身法快,打耳光不见踪影。

  又好奇法空的反应。

  真泰然自若,还是伪装的?

  不过法空身穿紫金袈裟,平静从容,一派高僧风范,还是让他们忍不住生出好感。

  有人忍不住攀谈:“这位大师,真是金刚寺别院的新任主持?”

  林飞扬忽然瞪大眼睛,惊奇的道:“不对呀。”

  众人纷纷看过来。

  林飞扬一拍桌子,大声道:“我们被算计啦!”

  法空笑看他,摇摇头。

  即使现在才看出来,不过终究还是省过味来,也不算蠢到家。

  林飞扬大声道:“我们是今天早晨刚到神京,悄悄的进了别院,怎么就有人知道和尚你是新住持了呢?这消息也忒灵通了吧?”

  众人若有所思。

  林飞扬道:“如果不是特意盯着金刚别院,怎么会知道你是新住持?这明明就是有人暗算我们嘛!”

  “算了。”法空摆手。

  “这要说清楚啊。”林飞扬挭起脖子:“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我们什么也没干,就遭此暗算,谁这么卑鄙无耻?”

  众人纷纷摇头。

  “飞天寺!”林飞扬大声道:“一定是飞天寺,他们果然不是什么好人!”

  法空一挥手打断他:“行啦,闭嘴吧。”

  林飞扬悻悻的哼一声:“卑鄙啊卑鄙,无耻啊无耻,真是……气煞人也。”

  法空道:“无证无据的事,别乱说话,吃饭吧。”

  “气都气饱了!”

  “吃饱了就闭上嘴吧!”

  “唉——!”林飞扬抓起酒杯,咕嘟咕嘟一饮而尽,把气都撒在了酒上。

  法空悠然自得的喝着自己的酒,闭上眼睛如陶醉状。

  心眼打开。

  四个青年踉跄下楼梯,一手捂着脸,疼痛难当,哼哼叽叽。

  观云楼是一座高楼,共有三层,每一层都有二十几层楼梯,又宽又大,走起来很难摔倒。

  可他们四个在走的时候,忽然脚下一拌蒜,然后化为滚地葫芦咕噜噜滚下了楼梯,“砰”的一声,重重摔成一堆。

  众人都以为他们是酒醉,手脚不好使,所以不小心摔倒。

  他们心里有数,自己已经醒了酒,稍一运功早就散发了酒意。

  是自己双脚忽然一滞,好像被人用双手死死抓住,一动不能动,而同时,罡气也停止运转。

  抬步下楼之际,这么一变故,只能眼睁睁看着自己倒栽下去,没直接撞得脑浆迸例也是幸运,只是鼻子流血,身上摔得疼痛难当。

  他们抬头瞪一眼楼顶,在众人哄笑声中,彼此扶起对方,踉跄着逃离观云楼。

  法空继续闭眼。

  四人踉跄着出了楼,狼狈不堪的挤进汹涌的朱雀大道中,脚下灵活。

  三拐两拐,进了一座小巷,来到一个灰衣人跟前。

  灰衣人头戴一黑斗笠,遮住自己脸庞,正静静站在小巷阴影里一动不动。

  看他们过来,他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布囊,高高抛给他们,转身便走。

  四个青年忙纷纷伸手,接稳了布囊,打开一瞧,月光之下,银光闪烁,一堆碎银子。

  他们彼此对望一眼,笑了起来。

  他们觉得这件事办砸了,还能得到酬劳,当真是运气好,碰到一个好主顾。

  可惜没见到人脸,可这一行的规矩他们懂,看不到脸才是最好的,免得后续有麻烦要灭自己的口。

  灰衣人出了小巷,将斗笠往后一掀,负于背后,钻进了朱雀大道汹涌的人群里。

  却是一个英俊潇洒的青年。

  他在人群里穿梭如鱼,灵动的绕来绕去,最终往北一转,穿过一条小巷,来到一座寻常人家的宅院。

  轻轻敲门,里面有一个老妪拉开门,看到是他,便打开门让他进去。

  英俊青年只是抱拳一礼,没说话,转过照壁来到院子正庭。

  院中央却是一个方形池子,约有三米宽。

  池水湛蓝,澄澈见底,可看到有闪烁着亮光的小泡泡不时浮上来。

  却是一眼泉水。

  池边站着一个俊逸中年男子,身形挺拔修长,黑亮的小胡子更显得他面如冠玉。

  他手里是一把铜钱,正气定神闲的观赏着池水,盯着一个个闪亮的气泡。

  英俊青年抱拳:“香主,办成了。”

  俊逸中年淡淡的道:“可看过那位新任住持了?”

  “是。”英俊青年点头:“确实不是寻常人物,相貌寻常,但风采不寻常,难怪会派过来做住持。”

  “呵呵……”俊逸中年笑了,摇头道:“金刚寺可没寻常人物。”

  “但再不寻常,碰到香主,也是一样要灰头土脸,最终灰溜溜的缩回金刚寺。”

  “归根到底,金刚寺还是太傲,觉得别院没那么重要。”俊逸中年摇头:“莫要得意忘形。”

  “是。”英俊青年笑道:“香主这一招挑拨离间,借刀杀人,是暗算于无形,他们一定会认为是飞天寺,这一对老对头一定会斗起来。”

  “这是一定的。”俊逸中年淡淡一笑,将一枚铜钱往池水里一抛。

  两个小气泡悠悠上浮,闪着亮光,恰好托住了下沉的铜钱,令它浮起,慢慢到了水面。

  俊逸中年露出笑容:“斗吧,斗吧,斗得越激烈越好,我们也能看看热闹,哈哈……”

  他忽然发出大笑。

  笑得突兀,笑声沙哑难听。

  他平时说话低沉,听不出如何,这般一笑,便暴露了嗓音的弱点。

  英俊青年面不改色的微笑:“香主神机妙算!”

  “去吧去吧。”俊逸中年摆摆手:“别再靠近金刚寺别院,得小心那些老家伙,个个狡诈,不能不防。”

  “是。”英俊青年抱拳退出去。

  俊逸中年又抛出一枚铜钱。

  只是这枚铜钱却没能被浮起的气泡托起,晃悠悠的坠落到池底。

  俊逸中年哼一声,紧盯着池水一动不动。

  法空睁开眼。

  他若有所思的轻啜一口酒,送一块酱肉进嘴里,慢慢咀嚼。

  原来就有点儿怀疑,这手段太糙,现在证实果然不是飞天寺所为。

  不过换了一个人,即使怀疑有问题,也同样会怀疑飞天寺。

  疑邻盗斧,这样一来,与飞天寺肯定要斗起来的。

  他看看周围,发现一个个宾客都在偷偷打量自己,便没直接施展神足通。

  ——

  两人酒足饭饱,懒洋洋的下了观云楼,沐浴着秋天明媚的阳光,慢慢悠悠在朱雀大道上闲逛,朝别院走去。

  他们慵懒的靠近,远远便发现别院前戒备森严。

  近百甲兵已然将别院前围了三层。

  最中央是许妙如。

  许妙如一袭素淡的蓝衫,头戴幂帽,垂下的白纱遮住了美丽的脸庞。

  小桃小杏两侍女扶着她,身边跟着楚煜,正等候在别院大门外。

  这么多的甲兵,引得飞天寺香客们的好奇。

  他们纷纷驻足观看,想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甲兵们围得密密麻麻,几乎没有缝隙,可人总有高矮不同,还是会有缝隙。

  有人从缝隙里认出了楚煜。

  信王府的三公子,而且俊美逼人,所过之处极引人注目。

  “竟然是信王府的人。”

  “看那两个丫环,应该是信王妃,我认得其中一位丫环,是王妃的贴身丫环。”有香客压低声音。

  小桃与小杏不管是容貌还是身材及气质都过人,站在人群里如鹤立鸡群之中。

  “为何信王妃人要去金刚别院?”

  “为何不来我们飞天寺别院?”

  “嘿嘿……”众香客摇头失笑。

  他们随即又敛去笑容,恢复严肃,觉得微微有些惭愧,信王爷行事让人佩服,对王妃不敬确实不该。

  另有一些香客则露出古怪笑容。

  这些是痛恨信王的。

  信王开了一个恶劣的先例,一旦朝廷循此例,那么自己这些生意人则随时有破败之忧。

  “来了来了!”楚煜忽然叫道。

  他大步流星出了甲兵的包围,来到法空近前,抱怨道:“法空,你们别院也忒不近人情了!”

  他们敲门。

  大门打开之后,守门人只是冷冷瞪一眼他们,问找谁,然后又说住持不在,改天再来,便“砰”的关上门,再敲也不开了。

  许妙如已经轻盈的迎过来,远远合什行礼:“大师!”

  法空合什笑道:“王妃别来无恙。”

  “托大师的福,”许妙如摘下幂帽,递给旁边的小杏,露出绝丽的脸庞,嫣然笑道:“大师总算是来神京了!”

  林飞扬已经去叫开门。

  许妙如挥手退开众甲兵,让他们等在外面,自己与两个丫环及楚煜随法空进去。

  法空颇为感慨:“是啊,终于还是来神京了。”

  在众香客的惊奇目光中,法空一行人进了别院,惹来他们的议论纷纷。

  “王妃果然美得天下罕有!”

  “传说不虚!名不虚传!”

  “没想到这位便是新任住持,太年轻了吧?”

  “没想到王妃竟然与他有交情。”

  “攀上信王妃,金刚寺别院这便要起势了。”

  “起势?嘿,是倒霉吧?”

  “……也对。”

  PS:更新完毕。

大乾长生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56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