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2章 锁定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乾长生第432章 锁定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待法空一睁开眼,独孤夏晴便问“是不是找到线索了?”

  法空慢慢点头。

  独孤夏晴眸子一亮“难道找到那刺客了?”

  “找到了。”法空缓缓点头。

  独孤夏晴惊奇的看他。

  法空笑道“怎么?”

  “他们如果这么容易找到,早就被找到了。”独孤夏晴道“不会弄错了吧?”

  法空失笑。

  独孤夏晴半信半疑。

  她知道法空是神僧,可并没亲眼见识过他的神通,天眼通刚才是见识过了,可并没有得到验证,所以仍半信半疑。

  身为她这般意志纯粹坚凝的人物,不会轻易信人,更相信自己的判断。

  法空道“这位刺客离你可不远。”

  “嗯?”

  “不如我们去见一见?”法空道。

  “难道就在云京?”

  “不错。”

  “那去看看!”独孤夏晴紧抿嘴唇。

  上一次刺杀,如果不是自己用了秘术,如果不是自己命大,真要被他所杀。

  她当时重伤垂危,有了灵丹才侥幸活下来,有机会报这个仇,怎么可能放过。

  “走吧。”

  两人飘出了小亭,落到一条小船上。

  小船无人摇橹,宛如离弦之箭射出去,速度越来越快。

  到了后来便是船不沉水,贴着湖水疾掠。

  法空与独孤夏晴并肩站在船头。

  劲风之下,袈裟猎猎,雪白罗衫款款。

  独孤夏晴轻掠过鬓边的几缕秀发,笑道“大师,你是如何召下大雪的?”

  法空道“佛咒而已,没什么稀奇的。”

  “佛咒的威力真有这么大?”

  “那要看什么样的佛咒了。”法空道“一般的佛咒威力寻常,大愿咒那就不同,众生愿力多少,决定了大愿咒的威力多大。”

  他摇摇头“神京大旱,众生皆苦,纷纷生出大愿,渴望雨水以解干旱,我不过是顺势而为。”

  “佛咒真有这般妙用?”独孤夏晴惋惜的摇摇头。

  大云与大乾大永不同,信奉的是长生天,信的是神灵,而不是佛法。

  法空双手结印,一道清心咒。

  独孤夏晴感受到琼浆落入脑海,脑海清澈,思维灵动如神,身体轻盈如羽。

  她惊奇的看向法空。

  法空微笑“清心咒。”

  随即又结了一道咒“回春咒。”

  独孤夏晴赞叹。

  小船疾驶半个时辰,来到了岸边。

  岸边是一棵棵柳树,正垂下万千柳条。

  清风一拂,柳条拂动,婆娑生姿。

  独孤夏晴一拂罗袖,缆绳如蛇般飞出去,绕着一棵歪脖子柳树转一圈。

  两人飘下小船,落到堤上。

  正午的湖堤上有不少行人,正悠然欣赏着湖景,看到两人飘飘而来,只是看一眼而已。

  大云的武者占比远胜大乾,几乎人人练武,对于武者视若平常人。

  在大云,没练武功的反而让人觉得不正常。

  “要进城吗?”

  “在城里。”

  “这家伙胆子够大的。”独孤夏晴轻轻摇头“要知道,不仅仅是我在追查,有太多人在追查幽冥宗高手。”

  法空道“举世皆敌?”

  独孤夏晴点点头“偏偏还能安然无恙,还真是不得不让人佩服,更重要的是,他还敢留在云京,要真被发现,他想逃都逃不掉吧?”

  “既然敢留在云京,想必是有脱身之法的。”法空道“我们就看看吧。”

  两人下了柳堤往东城门而去,进城之后,喧嚣之气扑面而来。

  宽阔的大街上,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来往行人多数是绸缎绫罗,神态悠然自得。

  这个时候还能在大街上闲逛的,都是不愁吃不愁穿的闲人,要赚钱的都在各处干活呢,没有闲功夫玩。

  法空看得出云京的富人太多,远比神京的富人更多,既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他随即抛开这心思,带着独孤夏晴钻进了人群,宛如鱼儿进入河流之中。

  独孤夏晴一袭白衫如雪,他紫金袈裟飘飘,两人走在一起颇引人注目。

  不过独孤夏晴相貌平平,他也是相貌平常,所以人们又很快转开目光,觉得没什么可看的。

  法空走了百米远忽然停住,往右一拐进入一条小巷,走出小巷的时候,再次往左一拐,进入另一条川流不息的大道上。

  独孤夏晴感觉到了异样“他的位置在挪动?”

  法空若有所思,忽然笑起来。

  独孤夏晴疑惑看他。

  法空摇头道“终于知道他们为何一直没被发现,一直能逍遥至今的缘故了。”

  “什么缘故?”

  “他们能感应到危险,提前避开。”法空道。

  “大师你是说,他感应到了我们的靠近,所以也在远离我们两个?”

  “正是。”

  独孤夏晴蹙微想了想,点点头。

  有这种精微的感应能力并不是不能接受,至少比法空的佛咒更容易接受。

  既然见识过了佛咒,当然也可以相信有这种精微感应。

  “那我们还逮不到他了?”独孤夏晴哼道“甚至连看都看不到他?”

  “这有点儿像大宗师的感应了。”法空笑道。

  “大师可有办法?”

  法空袖中滑出一枚白玉佩,递给独孤夏晴“拿着这个,差不多就能行了。”

  独孤夏晴接过来,好奇的打量一番,看不出有什么玄妙。

  法空道“遮掩气息之用,看看能不能行吧,……我们继续追。”

  独孤夏晴笑着收入袖中,与法空并肩走在川流不息的大道上,周围商铺林立,卖各种各样的东西。

  平常的时候,独孤夏晴自己一人过来闲逛,觉得很有趣,能一个人逛上一整天都不觉得无聊,不觉得累。

  今天却没了闲心。

  迫不及待的想看到那刺客。

  偶尔还会做噩梦,梦到这个刺客,如果能把他打败,心念就能彻底通达,剑法也会更上一层楼。

  法空带着独孤夏晴来一座酒楼,飞鹤楼。

  正午时分,正是吃饭的时候。

  飞鹤楼上,划拳声、叫骂声、反驳声、说笑声,各种各样的大笑大叫杂揉在一起,喧闹更胜过外面大街。

  两人慢慢进入酒楼。

  喧闹声与酒菜香气混杂在一起,朝着他们两个涌来。

  独孤夏晴蹙了蹙修长的眉毛。

  这飞鹤楼听着名字颇雅,其实是一处中等端的酒楼,大众普通消费,所以甭想有那种大酒楼的幽静与雅致。

  她幽静惯了,很不习惯这样的吵闹,迫不及待想离开。

  可为了找到那个刺客,只能委屈一下自己,适应一下这里。

  法空来到一张桌边,坐下来招呼小二,要了几样招牌菜还有一壶酒。

  “看到那个人了吗?”法空笑问独孤夏晴。

  独孤夏晴摇头。

  她进来的时候,迅速扫了一眼酒楼各个宾客,没发现自己要找的那个。

  “那个穿绿袍的。”法空道“坐在窗边。”

  独孤夏晴转头,坦然扫视四周,轻声点点头“看到了,不是他吧?”

  “便是他了。”法空道“容貌变化而已,应该是练了某种易容之术,能一直不被人找到,会易容之术也不难理解。”

  “真是他?”独孤夏晴蹙眉。

  她细细感应,却一点儿感应不到,整个人的气息完全不同了,再加上容貌不同,即使对面也认不出来。

  万一弄错了的话……

  法空笑了笑“是不是,试一试便知道了,现在不急,我们先吃了饭再说。”

  “行。”

  饭菜上得很快,两人吃了半饱。

  没吃太饱是怕待会儿动手的时候反应会变慢。

  可那个绿袍中年独自一人,却是悠然自在的慢慢吃,细嚼慢咽,不时还喝一杯酒,消磨着时间。

  青袍中年看上去不过是一个穷困潦倒失意之人,寄情于酒,再无其他,让人鄙夷。

  所以也不会有太多人去注意到他。

  法空与与独孤夏晴也一边说着闲话一边吃饭,可最终还是不如这青袍中年慢。

  他们起身离开。

  两人出了飞鹤楼,到楼旁的一间茶馆。

  坐在街边的木桌旁,要了两碗茶慢慢品尝。

  半个时辰之后,两人喝下了足足四大碗茶,才见到那绿袍中年慢慢悠悠下楼,摇摇晃晃往西走,喝得醉醺醺的。

  法空制止了独孤夏晴,不让她动。

  独孤夏晴看着那青袍中年慢慢融入人流,消失不见影子,疑惑的看向他。

  法空道“他很警觉,一旦发现我们跟着,就会一直在人多的地方转悠,我们没有动手的机会。”

  “……也对。”独孤夏晴点头。

  一刻钟后,法空起身“可以了。”

  两人沿着大街往西一直出了西城门,来到一处树林外,堵到了那绿袍中年跟前。

  他腰间别着一把斧头,腰间缠着几圈绳子,一幅樵夫的打扮。

  他正要进树林,便看到了法空与独孤夏晴。

  独孤夏晴轻哼一声“幽冥宗的,还记得五年前的刺杀吗?”

  青袍中年皱了皱眉,抽出斧头指着他们“你们想干什么?打家劫舍就找错了人,我一块银子也没有,只有两个铜板!”

  法空微笑看着他。

  独孤夏晴半信半疑,动作却不犹豫,袖中长剑轻盈钻出来,朝着青袍中年刺出。

  “叮叮叮叮……”斧头挡住了这又快又灵的剑法。

  独孤夏晴的剑又快又狠,招招致命,由不得他再装下去,否则真要没命。

  看到笨重的斧头竟然挡得住自己的剑,独孤夏晴再无怀疑。

  剑光顿盛,清光笼罩了青袍中年。

  “嗤!”寒光一闪。

  独孤夏晴倏的后退,左手捂右肩,惊奇的看着青袍中年。

  青袍中年右手提着一柄乌黑长剑,缓缓挺直身体,气势大变。

  宛如一只猛虎苏醒过来,森然欲噬人。

大乾长生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56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