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8章 差距(三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乾长生第618章 差距(三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法空皱眉看她。

  独孤夏晴道:“我难道是累赘?”

  “我确实不想你掺合此事,夜月宗的报复恐怕会极惨烈。”法空道。

  他行事向来是往最坏的方向预料。

  万一自己没能灭掉夜月宗呢?

  “口是心非。”独孤夏晴白他一眼。

  如果不是找自己帮忙,何必过来跟自己说,直接去动手灭杀他们便是。

  法空道:“我是想问你是不是对夜月宗有了解,夜月宗还有什么传说。”

  “他们没什么可说的。”独孤夏晴道:“能灭掉就绝不能放过。”

  “那他们为何这么难杀?”

  “这我知道,他们逃命的本事厉害。”独孤夏晴道:“应该精通一种奇功,跟他们所拜的那个月神有关吧,很难杀的,……不过这些应该难不住你。”

  难杀那是针对其他人来说的,对法空来说,应该是小事一桩,四象境的高手还杀不掉宗师?

  更何况他还有天眼通,如果真没把握,也不会动手。

  法空道:“那我便去了,等我的好消息吧。”

  “还是随你一起去吧。”独孤夏晴道:“不到万不得已,我不出手便是。”

  法空皱眉看她。

  独孤夏晴没好气的道:“你这人还真是怪,还不准帮忙了!”

  法空道:“你恐怕会忍不住出手。”

  “不会。”独孤夏晴道:“而且我即使灭不掉他们,保命总能做到的吧。”

  “夜月宗的力量很诡异,对我也有莫大威胁。”法空道:“告辞。”

  他一闪消失无踪。

  独孤夏晴顿时气结。

  她没想到法空真不用自己帮忙,似是嫌自己累赘一般。

  法空一闪消失,下一刻出现在一座山峰下。

  明月如玉轮,月光如水。

  这座山峰在月光下仿佛一只高傲的孔雀,仰头朝天,似乎在对着明月挑衅。

  法空打开了心眼。

  为防不适,他即使得到了十二个夜郎的记忆,也没全部吸纳,只选择性的选了一个夜郎的记忆之珠翻阅。

  知道了夜月宗的位置,也知道一些夜月宗的秘事。

  他再一闪,出现在一座小院里。

  这座小院位于山半腰,孤零零一座小院,后面是一座松树林,除此之外,再无别的院子,有着绝对私密的空间。

  法空负手站在小院里打量。

  现在只是上半夜,整个夜月宗还没彻底歇下。

  法空心眼所见,三百四十多个弟子正练功,几乎没有不练功偷懒的。

  法空脸色沉肃。

  如果不是他们残杀无辜为献祭,不是冷血无情,如此勤奋刻苦当可为武林弟子的楷模。

  可惜,他们越是强大,越是自律,便越是冷血残忍,对这一方天地造成的破坏就越强,就越该死。

  他负手在院子里踱步,细细打量,心眼投到了一座十米高的雕像上。

  看到这雕像,法空皱了皱眉头。

  十米高的白玉雕像矗立,奇异的花纹遍布圆柱形的白玉雕像上,看不清到底是什么图案。

  白玉雕像喷涌着冰蓝的火焰,熊熊燃烧,让他心悸。

  他收回心眼,没急着动手。

  要等他们彻底歇下来之后再动手,要杀死他们在不知不觉中,尤其是睡梦之中最佳。

  务必不让他们产生煞气与怨毒之气。

  否则,这些怨气与煞气便会形成献祭,从而激发永夜月神的力量降下。

  其实最好的办法不是杀他们,而是直接施展大光明咒把那神像超脱一遍,从而灭掉这永夜月神。

  可不灭掉他们,便没办法专心的施展大光明咒。

  所以只能先清除夜月宗的夜郎们,彻底清除掉,一个不剩才行。

  他一闪消失。

  ——

  一轮明月照神京。

  其中一间小院,孟青禾她们没有入睡。

  杀掉了那十二个夜郎,而且是亲手所杀,她们的心情仍旧处于激烈状态。

  她们对令郎又恨又惧,长期的压抑之下,已然形成了心魔。

  杀掉这十二个夜郎,她们的心结消了大变,精气神都发生了奇异的变化,个个容光焕发宛如雨水滋润过的花朵。

  六女坐在小亭里,姿势各异。

  有的趴在栏杆上看夜空的明月,有的懒洋洋倚在朱柱上读书,还有的躺在长椅中,还有两人对弈,神情专注。

  六个女子姿容皆妩媚柔美,即使姿态各异,都无一不是曼妙动人。

  对弈的两人便是孟青禾与另一个妩媚女子。

  这女子眼角有一颗美人泪痣,让她显得更加妩媚动人,却是位属二月的乔茹。

  乔茹拈着棋子,信口问道:“孟姐姐,你说法空大师能不能成功?”

  “嗯……”孟青禾沉吟。

  “我觉得很难。”乔茹淡淡道。

  “嗯——?”孟青禾看向她。

  乔茹妩媚的眼眸盯着棋盘,漫不经心的道:“法空大师是厉害,手段高绝,可是……”

  她摇头道:“如果在外面,他对付夜郎们确实是易如反掌,可是宗内呀,那又不同。”

  孟青禾皱眉道:“法空大师身怀佛咒,恰好克制我们的力量的。”

  “我知道,就像水与火一样。”乔茹轻轻放下一颗棋子,露出笑容:“水能灭火,可是水如果不够多,那能浇灭火吗?”

  “你觉得法空大师的修为不够?”

  “法空大师是二十岁左右,即使从娘胎里修炼,也不过二十年的修行积累,而且还是他一人,独自修炼的力量,”乔茹摇头道:“可宗内又不同,是三百六十多人数百年的力量积累,法空大师的水,便如一碗水,我们那边的力量,那便如一座火焰山,差得太远了。”

  孟青禾皱眉沉吟。

  “我知道孟姐姐你觉得法空大师强大,是,法空大师是够强,可是……”乔茹摇头叹口气:“感情上,我也希望法空大师是能胜的,可是理智却告诉我,不能报太大希望,现在只希望法空大师能全身而退。”

  “看来我们是命该如此。”

  “拼搏这么一次,死了也没什么。”乔茹轻笑一声:“总胜过不声不吭的死去。”

  “其实有点儿急了。”孟青禾抬头看她一眼,摇头道:“再等一年的话也来得及。”

  “再等一年,那就更没机会了。”乔茹摇头:“过了今年,我们身体就差不多垮了,到时候便是有心无力。”

  孟青禾看一眼西方,轻声道:“法空大师如果不敌的话……”

  “法空大师身怀神通,即使不敌,也能逃得掉,这倒是不必担心的。”

  “唉——!”孟青禾幽幽叹一口气:“我们这一代不成,下一代恐怕更不成,它会越来越强大……”

  “这便是命运吧。”乔茹道:“命该如此,我们这些弱女子反抗挣扎也是无济于事的。”

  “我不认命!”孟青禾缓缓道:“我偏不信,老天一直不开眼!”

  乔茹放下一颗棋子,轻声道:“孟姐姐,你败了。”

  孟青禾白她一眼:“你还有心赢棋!”

  “孟姐姐,你输了就是输啦,别耍赖!”

  “这次确实是心神不宁,否则,你早就被我屠了!”

  “嘿,你便是心静神宁,这一局也要输!”

  两人正争辩着,法空忽然出现。

  众女忙看过来。

  孟青禾起身来到他近前。

  法空对众女合什微笑,说明了来意,要孟青禾她们写一封信,或者拿一件信物,免得那六位月女不信,也要跟自己拼命。

  “已经准备好了。”孟青禾从怀里掏出一面玉牌,轻声道:“这是我的身份牌,她们看到了便知道大师是我们的人。”

  法空打量一眼这玉牌。

  约有半边手掌大小,方方正正,一面雕着一支杏花,一面雕着一个“孟”字。

  法空接过来。

  乔茹道:“大师准备要动手了?”

  法空点点头:“我准备先解决了夜郎,再解决月神,逐一下手。”

  “那大师小心。”乔茹轻声道:“就怕宗内还有一些我们不知道的机关,毕竟这些年也没有闯夜月宗的,所以我们没能见识到这些机关。”

  法空道:“如果我直接清除了月神的力量,你们能受得住吧?”

  她们身体都受到月神力量的侵蚀与改变,所以一旦月神力量消失,她们绝不会好受。

  轻者要受伤,或者武功尽弃,重者性命难保。

  “只要灭掉它,我们无所谓的。”孟青禾道。

  法空皱眉。

  因为永夜月神对天眼通有反噬,所以他一直没怎么用天眼通,看不到她们的未来变化。

  自己一旦掺合,看到的未来便不是真正的未来,一切需要尘埃落定的时候才算。

  孟青禾道:“不瞒大师说,我们其实都是灯枯油尽之人,如果按照正常的命运,我们只剩下两年的命。”

  法空皱眉:“所以你们抱着死志,想着即使死也要拉着夜月宗垫背,才不负这短暂的一生?”

  “夜月宗该死!”孟青禾冷冷道。

  法空扫一眼她们六张动人脸庞,缓缓说道:“罢了,先灭了他再说罢,我准备直接用大光明咒净化那神像。”

  “就怕没那么容易。”乔茹道:“大师还是要做好准备,神像上蕴藏的力量会超乎你的想象。”

  法空缓缓点头。

  他当然知道,孟青禾她们其实并没有信心。

  可她们没有别的选择。

  法空杀意更浓,这神像既是数百年的积累,那便是杀了多少无辜之人?

  再让这月神存在,那便是自己的罪过!

  “你们好好歇息吧,往后的日子还长。”法空合什一礼,一闪消失无踪。

  乔茹叹口气,摇摇头。

  孟青禾双眼炯炯:“乔妹妹,我相信大师一定能做到!”

  “但愿如此吧。”乔茹没反驳。

  自己也希望法空大师能灭掉月神,可世事往往不尽如人意,往往会逆人心意。

  一切都是如此的,从小到大,一切皆如是。

  其余四女一言不发,凝望夜月宗的方向,合什行礼,祈祷法空能成功。

  法空灭夜月宗,生死存亡仅在一线,她们能做的也只有祈祷。

  法空一闪出现在夜月宗一间小院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信力再次增加。

  却是来自于六位月女。

  精庞大的信力,胜过任何一位信徒十倍。

  ps:更新完毕。

大乾长生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56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