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7章 借刀(一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大乾长生第907章 借刀(一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六柄剑划出六道匹练,仿佛六道素绢从不同的方向缠绕向慈恩和尚。

  慈恩和尚脸色沉肃,鬼魅般一闪,再次带着那青年出现在十丈外,却是他们原本打斗之地。

  六柄剑疾如流星追过来。

  他们六人对忽然钻出来搅和事的慈恩和尚深恨,要把他一块儿杀掉。

  一旦动手,那就毫不留情, 将剑法催发到极致,迅如流星,一个呼吸已经到了慈恩和尚跟前。

  慈恩和尚眼中闪过寒芒。

  他身怀精神力,对于杀意最敏锐。

  如此轻易便要杀人,这六人显然不是什么好路数,手上一定沾染了不少的鲜血。

  他断喝一声:“住手!”

  这一声断喝如晴天霹雳, 震得所有人眼前发白, 动作停滞。

  六柄剑停在他一米之外。

  六人戛然而止, 呆立片刻,随即脸色大变,拧身往相反方向蹿出,要逃之夭夭。

  点子太硬,扯呼!

  “站住!”慈恩和尚再次断喝。

  六人再人脑海一片空白,茫然失措,脚步已经停住,罡气瞬间停流。

  恢复过来时,慈恩和尚已经拦在他们三步外,目光平静淡漠,如神祇俯看众生:“你们到底是何宗弟子,说罢。”

  六人对视一眼,嘴巴紧闭。

  如此强敌,不能乱说话。

  一直被慈恩和尚扯在身边的青年此时开口:“大师,在下残天道刘晚舟, 他们是天海剑派的弟子。”

  “天海剑派?”慈恩和尚皱眉,随即脸色微变,扭头看向身边的青年:“魔宗六道,残天道?”

  刘晚舟合什:“正是, 不知大师法号,何方高僧?”

  慈恩和尚眼神复杂,轻轻摇头。

  他又看向六个青年,缓缓道:“天海剑派……”

  语气之中蕴含着复杂的情绪,很难说得清到底都有什么,或有失望,或有愤怒,或有讽刺,或有叹息。

  圆脸青年露出笑容:“大师与敝宗有渊源吧?”

  “我与天海剑派没有渊源,”慈恩和尚摇头,看向刘晚舟:“倒是与魔宗有渊源。”

  “大师是大雪山的高僧吧?”圆脸青年忙道:“敝宗前掌门乃大雪山法空神僧记名弟子。”

  慈恩和尚平静淡漠看着他。

  圆脸青年笑道:“所以我们天海剑派与大雪山也是一家人,别是大水冲了龙王庙。”

  刘晚舟发出一声冷笑:“一家人?张老二,要点儿脸吧!”

  圆脸青年不理他,看向慈恩和尚,笑道:“大师别看他现在可怜,他当初杀无辜之人的时候可一点儿不可怜,现在是形势不妙才如此狼狈。”

  慈恩和尚皱眉。

  圆脸青年忙道:“你问问他, 是不是杀了两个老人。”

  刘晚舟冷笑:“张老二,那两個老家伙害了多少人?早就该死。”

  “他们是手无缚鸡之力的老人。”

  “他们是练功走火入魔,是老天开眼。”刘晚舟冷笑:“可惜老天眼睛还不够明, 没直接收了他们,那我便代天诛之!”

  圆脸青年冷冷道:“你残天道弟子,一个魔宗弟子,有何资格代天行诛!”

  “我残天道也是名门正派!”

  “哈哈……”

  慈恩和尚已经听明白了他们的话,沉声道:“那两个老人是何身份?”

  刘晚舟道:“大师,他们是春水剑宗的高手,春水剑宗是天海剑派的附庸。”

  慈恩和尚皱眉看着他:“他们两个作恶多端?”

  “虚伪之极,恶毒残暴之极,死在他们手下的无辜之人不下于一百。”刘晚舟沉声道:“我也是从一个垂死之人嘴里知道的这秘密,调查了半年,才弄清楚。”

  慈恩和尚目光如炬,要洞彻刘晚舟的心底。

  刘晚舟神情坦荡:“大师不信,可以自己查,他们虽然做得隐秘,却并不是天衣无缝,不过因为是春水剑宗,有天海剑派撑腰,才没人敢查罢了!”

  圆脸青年冷笑道:“刘晚舟,纵使他们有罪,也是南监察司或者绿衣司治罪,你一个白身,凭什么杀人?我们要把你捉了送到南监察司!”

  “南监察司?”刘晚舟发出冷笑。

  “你们残天道的少主李莺不是绿衣司的人嘛,伱真要查清楚了,为何不禀报她?”圆脸青年不屑道:“说得好听。”

  刘晚舟咬着牙,冷笑道:“这两个人渣,多活一刻都是我的罪过!”

  他对慈恩和尚道:“我已经将调查结果呈给了少主,少主转给了南监察司,可惜……只能我亲自动手了!”

  “嘿……”圆脸青年摇头笑了。

  刘晚舟对慈恩和尚道:“少主虽然位高权重,可是南监察司更忌惮天海剑派,谁让他们是三大宗之一呢,三大宗在朝廷里的势力滔滔,少主这个前司卿正又算得了什么呢!”

  圆脸青年摇头不已:“刘晚舟你还是太天真。”

  武林之中,魔宗六道确实声势浩荡,可是在朝廷中,比起三大宗,差的不是一星半点儿。

  慈恩和尚脸色阴沉。

  这些都打破了他的认知。

  圆脸青年道:“大师可是大雪山的神僧?我们应该是一致对外,收拾魔宗六道才是。”

  慈恩和尚缓缓道:“贫僧非是大雪山弟子。”

  “不是?那应该与大雪山也有渊源吧?”圆脸青年笑道:“天下佛门以大雪山为宗。”

  刘晚舟缓缓道:“只恨我武功低微,不能杀掉你张老二这个虚伪卑鄙之人,你做了多少坏事,以为没人知道?”

  圆脸青年不屑道:“你这是要借刀杀人,刘晚舟,手段太卑鄙太拙劣了吧?”

  他对慈恩和尚道:“大师不管是哪一寺的高僧,都不该帮魔崽子的,不过今天就看在大师的面子上,暂且饶他一命,在下等就先告辞了,大师,后会有期!”

  他说着合什一礼,转身便要走。

  他心中惴惴,不知眼前这个不知来历、武功高深莫测的和尚会不会忌惮天海剑派而放过自己六人。

  慈恩和尚这一次没有动,看着他们六人缓步离开。

  刘晚舟冷冷瞪着他们,看着他们六个身形消失在小巷口,消失不见。

  他扭头看向慈恩和尚,合什一礼,轻声道:“多谢大师救命之恩,不过大师,他们睚眦必报,绝不会放过大师的,大师可以悄悄跟上去听听他们的打算。”

  慈恩和尚心情复杂莫名。

  万万没想到,阴差阳错之下竟然救了一个魔宗弟子,简直就是莫大的讽刺。

  并不是说魔宗弟子是恶人,关键是自己是魔宗弟子的仇人。

  自己下山是要杀新一代魔尊的,一旦杀掉魔尊,所有魔宗弟子都会视自己为大仇,非要杀自己不可的。

  可现在自己偏偏救了一个仇人。

  刘晚舟道:“还没请教大师的法号,大恩容后报之!”

  “……不必了。”慈恩和尚缓缓道:“权当一场梦幻吧,阿弥陀佛,贫僧告辞。”

  “那……大师好走。”刘晚舟看他如此,无奈说道:“大师如果找我,可来残天道的分院。”

  “阿弥陀佛。”慈恩和尚合什,转身一闪消失。

  他身如鬼魅,已然追上了那六人。

  六人已然蹿出了城市,钻进树林,在林内疾驰如奔马。

  一个方脸青年一边疾驰一边说话,一脸侥幸神情,感慨道:“张师兄,我们这一次真是命大。”

  另一个青年道:“这和尚很厉害?”

  “非常厉害。”一个憨厚青年声音低沉:“比我们想象的更厉害。”

  “可他并不敢杀我们。”

  “不是不能杀,而是不敢杀,还是怕我们天海剑派的。”

  “嘿,天下间哪一个真敢杀我们?”

  “算这和尚识趣!”

  “张师兄?”

  “这和尚我们要杀掉。”圆脸青年冷笑一声道:“敢救残天道弟子,便是与魔宗沆瀣一气,便罪该万死!”

  “对,魔崽子都该死!”其余五人脸上露出杀气与狂热。

  “杀光魔崽子!”

  “杀光魔崽子!”

  他们一走疾驰一边低吼,声音中透出狂热与坚定,带着无可阻挡的意志。

  慈恩和尚脸色平静淡漠。

  对于他们的偏执与狂热并不稀奇,世间有各种各样的人,有各种各样的想法。

  他们能这般偏执狂热的想法,也必有原因的。

  魔宗弟子行事既然不全是邪恶的,可是称之为魔宗并非无由,行事带了几分魔性与邪性。

  被很多人痛恨也是难免的。

  “可是张师兄,这和尚很厉害,而且我们也不知道他的身份,不好找。”

  “嘿。”圆脸青年发出一声冷笑:“放心,他逃不掉的,我已经用了千里追风散。”

  “竟然用了这般珍贵之物?”

  “凡得罪我天海剑派的,一个甭想逃!”

  “张师兄,我们不是对手啊。”

  “我们不是对手,那就请师叔师伯。”圆脸青年道:“这和尚再强也要死!”

  “对。”

  慈恩和尚平静淡漠的看着他们,忽然停住了身形,瞥一眼他们便准备离开。

  “还有那个刘晚舟,一定得死!”

  “明天我们便追上他,宰了他,这一次别再戏弄,直接杀掉便是,免得夜长梦多!”

  “他知道得太多了。”圆脸青年冷冷道:“再查下去,会把我们也查出来。”

  “多管闲事,自取灭亡。”

  “凡是多管闲事的都该死,不管是那臭和尚,还是刘晚舟!”

  “嘿,把他宰了之后,再把那两个老家伙的事按到他身上,说他栽赃陷害,再完美不过!”

  “嘿,不愧是张师兄!”

  慈恩和尚脸色阴沉下来,双眼闪烁寒芒。

  他原本不想出手收拾他们,虽有诸多缺点,虽然不像好人,可武林高手,真正光明正大的又有几个?

  可没想到,他们歹毒至此。

  不但要杀自己,要杀刘晚舟,栽赃刘晚舟,恐怕下一步也会栽赃自己。

  他们的手段太过恶毒,太过恶心。

  自己身为伏魔寺的弟子,还要容忍这样的魔头继续存活于世间?

  比起魔宗弟子,这六个天海剑派的弟子才是真正的魔头,其罪当诛。

  遇到魔头,尽管这些魔头的势力极强,后台极硬,自己还是要出手的。

  他想到这里,一闪出现在六人跟前。

  正在疾驰的六人一边说话一边催动轻功,难免分心,乍看有黑影出现,吓了一跳,忙戛然而止。

  待发现是慈恩和尚,他们的心一沉。

  月光之下,慈恩和尚的光头湛湛放光,双眼寒芒闪烁,看着极为吓人。

  法空坐在山峰之巅的巨石上,看着这一幕,摇摇头。

  都不是善茬儿。

  一阵晚风徐徐送来,他紫金袈裟飘动,清新的气息在口鼻间缭绕,沁人心脾。

  他很喜欢这里的夜晚,夜色格外的纯正,格外的舒服,坐在这里会有身心俱寂之感。

  坐在山巅,沐浴着月华,吹拂着夜风,看着万里之外的激烈精彩场面,实是世间莫大的享受。

  现实比虚幻更加的魔幻,更加的离奇曲折,更加的好看。

  眼前这一幕便是。

  这六个天海剑派的弟子心思恶毒,行事隐秘而卑鄙,可谓是难缠。

  那个刘晚舟也不是善茬儿。

  他在遇到险境时,拼命抵抗,毫不气馁,这股精气神是极重要的天赋。

  他在武学修炼上会得益于这股精气神,不断奋进,有望踏入大宗师,是残天道的后起之秀。

  而他手段也厉害,能沉得住气,在最后时刻背刺一刀。

  这一刀就是借刀杀人,借慈恩和尚的手杀那六人。

  现在看,已经是得逞。

  慈恩和尚修为厉害,甚至有极厉害的精神力量,能隐隐约约洞彻人心,类似于慧心通明。

  可惜,他毕竟阅历太浅,还是会被牵着鼻子走。

  他或者偷偷出手,或者抢先出手,能做到尽量不沾染因果,如今却是拖拖拉拉,因果已沾染上身了。

  他摇摇头。

  这便是经历与阅历,是武功强弱也没办法弥补的。

  武林没那么容易闯荡的,处处都是学问,处处都是坑。

  只凭着武功高强便能纵横四方,这只是幻想,不切实际。

  如果换成自己,不等他们说话,直接弄昏迷,或者神不知鬼不觉的施展定身咒,助刘晚舟一臂之力。

  而且出手的时机也不对。

  出手也要沉住气,等刘晚舟垂危之际再出手,先在暗处听一听,弄清楚虚实。

  总之都胜过直接出面,与他们朝面。

  要知道,武功再强,天海剑派弟子也不是那么容易杀的,也是留有后手的。

  杀了天海剑派弟子,一定会被天海剑派觉察,一定会追索凶手。

  伏魔寺隐藏得再秘密,天海剑派这样的宗门追索之下,终究还是会被追到的。

  到那个时候,伏魔寺必然要付出代价。

  https://rg/novel/115/115721/64772088.html

  rgrg

大乾长生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56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