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主人背着我养了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133章 主人背着我养了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苏克发动了弎月之瞳。

  视线之中,有一个模糊的光点在闪烁。

  根据方位来到二楼的书房,里面的书籍空空如也,光点在地板上闪烁。

  蹲下去调查,什么都没有发生。

  略微犹豫后,苏克拉住了爱丽丝的手。

  “来,我们一起去一个地方。”

  随后,他发动了水镜结界。

  澄净的湖景包围了两人,与之前都不一样,这次连这栋房子也一起被装进来了。

  远处的伊丝夏缓慢回头,看着两人站在一栋凭空出现的别墅门口,语气平静地说道:

  “你还真是总能做出一些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

  爱丽丝看到伊丝夏的灵体,愣了一下。

  “咦,这不是那个死掉的姐姐吗?”

  苏克这才想起,这还是第一次带爱丽丝来这里。

  “嗯……出于各种各样的原因,她现在住在这里。”

  爱丽丝瘪着嘴看他,一副“主人背着我背后养了人!”的表情。

  苏克一脸黑线。

  幸好,伊丝夏并不是什么会在这种时候恶作剧的人,只是抱着怀里的玩偶,平静在远处看着他们。

  费了一阵工夫,苏克才将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

  伊丝夏静静看着他们,嘴角勾起一个难以察觉的柔软弧度。

  爱丽丝理解过后,两人重新进入了那栋建筑。

  里面的布置和之前一模一样,在二楼的书房里,原本空旷的书架上,此时静静搁着一本书。

  硬质的书壳是红色和黑色相间,上面印着别西卜的纹章。

  这个记号在之前别西卜的日记表面也有,基本可以证明是属于他的物品。

  问题是,仅仅一本书。

  为何他要大费周章保护起来?

  苏克走近书架,拿起了那本书。

  看上去又是一本日记。

  苏克翻开了第一页。

  “我的职业是,梦想家。”

  “这是‘密码师’途径的序列4,也许我已算得上一方强者,甚至保有了微弱的神性。”

  苏克瞳孔猛然一缩。

  序列4?

  如果别西卜是序列4,为什么会被葛妮丝一个人偶少女折磨得想要逃跑?

  就算是自己的爱人,身为序列4的强者,甚至还带有神性,恐怕动个念头就能阻止她了。

  这不合理。

  序列4“梦想家”,序列6“密码师”,这是哪个途径的?

  密码师,数据、解密相关的。

  “股民”,“运营专员”或者“质检员”?

  苏克认为“股民”的可能性更大,凭空搭建论坛,进行各种数据分析是他们的特长。

  怀着莫大的疑问,他接着往下看。

  “贝阿朵莉切……对不起,我已经深深爱上了你。”

  苏克又是一愣。

  苏克:“???”

  他没想到,这本日记读一句就会让他惊愕一句。

  贝阿朵莉切又是谁?别西卜的妻子不是叫葛妮丝吗!?

  “我加入‘长夜’,就是为了接近贝阿朵莉切,我只敢在这里将真相逐一写下,实际上……是我的行为最终导致了葛妮丝死去……”

  苏克嘴角颤抖。

  还真是不同的两个人。

  所以。

  出轨吗。

  “葛妮丝发现了我的意图,宣称要告知弎月教派,无奈之下,我只得将她勒死,幸好……还有一个人偶枢具,可以让她遗忘一切,重新开始……”

  苏克看着文字,缓慢而沉重地吸了口气。

  原来,厄运别馆的真相在这里。

  葛妮丝会变成那样,完全是别西卜的丧心病狂导致的。

  他爱上了妻子以外的人,背德的举动被揭穿,致使他杀掉了自己的妻子,同时又在制造人偶时灌输了病态的欲望,恐怕葛妮丝的人格当中,被强行灌注了和那个贝阿朵莉切有关的特征。

  想到这里,苏克的脸色突然沉了下去,语气凝重地指向日记。

  “爱丽丝,你认识这个名字吗?”

  他指的,自然是“贝阿朵莉切”这个女性名。

  “贝阿朵莉切……”爱丽丝皱起了眉头,“这个名字?我好像有点印象。”

  “是你的名字吗?”苏克突然有些紧张。

  他不知道如果爱丽丝回想起一切,之后会怎么样。

  虽然只是人偶,但这段时间,他已经习惯了与她相处。

  如果她记起一切后想要离开……

  苏克恐怕没有理由阻拦。

  “我……不能确定,”爱丽丝轻微摇了摇头,又抬头看向两边,“现在想起来一些画面,这里我好像来过……”

  她曾经来过这栋房子?

  在地窟里遇到别西卜时,苏克曾经问过爱丽丝认不认识这个人。

  当时她的回答是“总之不是印象深刻的人。”

  但是,她又对贝阿朵莉切这个名字有印象?

  总感觉线索很混乱,缺少关键的碎片。

  接着往下看。

  “‘长夜’是为末日准备,临时聚集起来的组织,成员们跨过五湖四海,远渡而来,共同的目的只有一个。”

  “那就是从神灵们的末日中,将人类拯救出来。”

  “……去他妈的末日,现在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我已经深深被这位圣贞廷的圣女所吸引,贝阿朵莉切,从看到她的第一眼我就知道,我的心根本没有任何拒绝的可能性。”

  “也许,末日将至,每个人都应该去做一些更遵从本心的抉择……”

  “若是此刻还不畅快地活一次,即使世界毁灭,也是带着悔恨而死的。”

  “……我原本以为,有这种疯狂想法的人只有我一个,可没想到……”

  “为什么?为什么他们要让贝阿朵莉切主动牺牲?”

  “不能接受,我不能接受,我,必须要做点什么。”

  “对了,芙莉雅公主,去找芙莉雅公主,她虽然在白夜城消失,但我知道她并没有死。”

  “对,就这么做,同时我还要做好最坏的打算,为此我宁愿放弃神性,放弃魔药的能力也在所不惜。”

  日记在此戛然而止。

  所以,贝阿朵莉切就是那位陪同芙莉雅公主来到白夜城的圣女?

  别西卜爱上了她,却因为什么原因,“长夜”让这位圣女非死不可?

  他因此开始准备拯救这位圣女,甚至为此放弃了神性和魔药能力。

  无从得知他最终成功了没有。

  但事实是,他最后回到了厄运别馆,在人偶葛妮丝的折磨下,逃离了收藏室,死在了隔壁的地窟里。

  苏克冷笑一声,还真是因果报应啊。

  连序列4的强者都栽在了移情别恋上。

  这时,他的眼前跳出了血字的提示。

  【相框里的纯真笑容,各分一半。】

  【拯救世界的组织,心怀鬼胎。】

  【末日是人心的终结,亦或人心的终结才是末日。】

  【僭越之爱,罪恶之爱。】

  【悲恸之爱,愤怒之爱。】

  【车轮在情爱间推动。】

  【不知这是阻碍,亦或挣脱。】

  【垂心丧志的男人回到了最初。】

  【但罪责无法逃避。】

  【毕竟。】

  【我们所有人都明白。】

  【命运的馈赠,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