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九章 听说海里是你的主场?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第一百六十九章 听说海里是你的主场?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深渊海怪再度扬起了难以描述的肢体。

  那就如同一条原本光滑的触手,上面却结满了凸凹不平的硬质痂块。

  而就这么一条触手,也比十多条船并列起来还宽。

  人类的战舰像被重锤击碎的玩具,船板木屑扬得到处都是,半条船被高高抛起,落到了视野尽头以外。

  此外,海面在海怪的动作下形成了巨大的高低差,海啸、龙卷、漩涡等天灾以极度夸张的方式呈现,说是世界末日也不过如此了。

  涂祝在水镜结界中深深吸了口气。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虽然不想说没有经过论证的结果,”安格斯缓缓推了推眼镜,“但与此相符的传说,恐怕就只有深渊了。”

  “深渊……”

  “库洛他能调动深渊的力量?”刘悟天皱紧眉头问了一句。

  “恐怕不是。”伊丝夏脸上的神情并没有因深渊海怪出现而缓解,画面里海怪的动作同样波及到了苏克,说明它只是被召唤到了此处,并没有站在他们这边。

  再回想出海那时候发生的事情,苏克能明确预知到深渊海怪朝他们过来,本身就能说明很多问题。

  能召唤,但并不友善。

  苏克从直冲天际的海啸中穿过,挥舞雨火月光与贝亚特剑刃相交。

  身下,大量的船只被海啸拍碎,毫无反抗能力。

  也许魔药能力能够一定程度抑制灾难,但在厉海权杖的影响下,灵性的效果被抵消了。

  剩下的,只能任由深渊海怪将额外的灾难赋予。

  贝亚特推开苏克,锯齿刀猛然变长,以遥远的距离再度穿透而来。

  火焰!

  苏克并未闪躲,而是运起权柄挥动月光剑,顺延他的攻势,奔腾的薪火在贝亚特所在的位置乍然斩过。

  双边都被击中,穿透胸膛的苏克变成一张纸人,贝亚特则化成了一滩海水落下。

  两人都在另一边现身,贝亚特的眼神沉了下来。

  “你的实力比之前增强太多,是因为那把剑吗。”

  苏克用骤然缩紧的雨刃替代了回答。

  还有从梅斯卡徒身上夺来的权柄。

  贝亚特满脸怒恼的左右闪躲,同时用锯齿刀砍掉周围雨刃,看得出来,他用海水承受攻击的能力和纸人替身一样,会对自身灵性造成不小负担。

  就在这时,苏克的灵性突然产生预警。

  身后!

  回身拉扯,空气里有一股死亡的不详气息蔓延而至,一道黑光从归港的方向轰了过来。

  侧身闪躲,贝亚特已经接近了他身后。

  “太慢了!”

  回身接击的同时,贝亚特维持蓄势挥剑的动作,左眼陡然变得漆黑一片。

  苏克对这个能力并不陌生,李草就是吃上这一击后动弹不得,被林鸦轻易就贴上了负面标签。

  不需要过多考虑,他当即开启薪柴姿态,燃烧自己的权柄之力。

  与此同时,一道紫韵圣光笼罩在他身上,上方的光球有悲哀圣歌传来。

  “修女”魔药能力,“祈福”,这种施加给他人,抵抗不洁与侵蚀的能力不知为何阻挡了序列4的魔药效果。

  同时那些歌声,也让专心对付苏克的贝亚特动作滞缓了一下。

  苏克心下一沉,带着火焰朝海面俯冲,同时也在内心感慨了一句

  恐怕你是算好这个时间的吧,伊丝夏。

  水镜结界里,伊丝夏闭眼站起,双手拖着紫色的水晶球。

  此刻她的身上,正迸发出强烈的位格之力。

  “夏琳……”沈流月看着她的背影,不知为何感觉现在的她异常坚强。

  是啊……没什么好犹豫的。

  有一件事情,她并没有完全告诉苏克。

  她只说了修女订立誓愿需要付出代价,代价越高,提升越大。

  但那个“代价”,若是自己强烈渴望却无法得到的,约束自身所带来的力量,将难以估量。

  微微勾起苦涩的嘴角,伊丝夏抬手张开双臂,强烈的意愿透过灵性光球传递出去。

  “修女”魔药能力,“虔诚感染”。

  在“誓愿”的位格影响下,她的情绪传递给了海面船上的每一个人。

  令人视线模糊的大雨,末日般的场景,深渊的古老气息,现在伊丝夏传递的、无法排解的阴郁情绪成了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水手们变得萎靡不振,不少人跪倒在甲板上,放弃抵抗。

  更有激进者选择自我了结,以死解脱。

  贝亚特咬牙啐了一声,抬手毁掉那颗光球,却被一层紫色的圣光阻挡。

  “修女”能力,“圣洁之躯”,同样可以作为于灵性生成出来的产物。

  当前伊丝夏生成的灵性光球,即使是贝亚特也要多花上那么几秒才能破坏,而苏克在这个时间足够逃跑了。

  贝亚特迅速做出决断,跟随苏克直冲入海。

  他的目标很明确,绝对不能让他逃掉!

  冲破升腾的蒸汽,贝亚特潜入海中,眼神微微滞了一下。

  身下,是庞大到难以估量的深渊生物,一颗有大型战舰那么大的眼珠静静凝视着他。

  苏克正在不远处停下,似乎是在等他。

  “妄想在海里与我战斗?愚蠢。”贝亚特冷冷说了一声,随后有十多名魔药职业者同样冲入海下,围绕在贝亚特周围。

  苏克对着他摇了摇头。

  “你想说海里是你的主场?”

  他目光转向了一边。

  “那你应该先问下这位的意见。”

  咕噜——

  海里飞快扬起气泡,一杆深蓝色的长戟穿透昏暗海水,直奔贝亚特而来。

  即使是贝亚特,此刻也露出了一瞬的惊恐,他周围的魔药职业者似乎还没意识到这是什么,企图进行阻挡。

  “愚蠢!”

  他这次,是对着自己周围的那些人说的。

  深蓝色长戟骤然发光,饱含神性威力的一击产生强烈爆炸,就连深渊海怪的触手都被撼动。

  海面上,更是掀起了一颗发光的爆裂球体,朝着四周缓缓扩散,粉碎了沿途的一切。

  苏克好不容易稳住身子,眼前的海水都已经被掏空,周围的海水甚至都还没来得及涌过来。

  他苦笑着看了一眼投出长枪的人鱼男子。

  玛蒂雅古海督军,序列2的使神,尤利安。

  他下半身的鳞片有一块变得漆黑,似乎是在苏克一行人离开后,被那个盒子的人偶侵蚀了。

  所以这样看的话,这一击还不是他全部的实力。

  在海里的他真是个怪物。

  克洛怡带着人鱼军势们赶了过来,苏克伸手拦住了她们。

  “跟刚才说的一样,不要介入。”

  他之所以停下,就是因为遇到了克洛怡和刚被她们召唤回来的尤利安。

  “我知道的,”克洛怡看了一眼庞大的深渊海怪,手举祭祀权杖,指了指腾出来空着的豚湾车,“但请让我们掩护你离开吧。”

  苏克朝她点头,没做犹豫踏上豚湾车,沿着海水飞速驶离。

  也许贝亚特能召集到数百艘战舰和大量中序列强者,甚至还有切茜娅的气息从中出手。

  但他也同样不是孤立无援。

  费尽心力,苏克将厉海权杖从手中扒下收进虚空,同时解除掉薪柴状态,此时他才发现,自己的灵性基本都快要被榨干了。

  “呼……”

  就在他松懈下来的时候,海水中突然有成百上千的利箭刺了过来。

  想控制豚湾车已经晚了,带有灵性的海豚被纷纷贯穿,血液在海水中扩散。

  苏克神情一凛。

  他对那些倒刺的箭矢并不陌生。

  看来,这次的宾客到的真是齐全啊。

  绒毛怪兽

全球降临:克苏鲁的地窟游戏 https://www.lnwow.net/html/book/96817/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